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四十三章 瓶颈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王守仁对王一男的哥大夫很感兴趣,“我还以为哥大夫是个外国人呢,想不到是个人工智能”,王守仁说,“之前也有不少团队找我合作开发中医辅助诊断的计算机程序“,

    ”其中也不乏华国的683之类的高科技项目,但是他们拿到中医典籍的时候,往往都会有一种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感觉“,

    ”大部分到最后就是白白花了一大笔钱,还是无疾而终“。

    “你这个烟箱分析的思路非常好,这样就避开了很多难以描述的理论问题”

    “这不是我的发明,米歌在下围棋的时候就使用了这种思路,现在米歌的围棋狗已经可以让天下两子了”,王一男说。

    两人越说越投机,王一男也想借机交好这位中医国手,目前的哥大夫独立出诊还有很多欠缺,但如果作为有经验的中医大夫的补充,那可是绝对能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

    正聊的开心呢,邓若烟过来了,”王老,一男“,”我爷爷醒了,麻烦你们再去看看吧“。

    两人来到邓老的卧室,邓老已经自己坐了起来,靠在床头,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看见他们进来,邓老点点头,说,”王老不愧是大国手啊,药到病除,我感觉自己好多了,麻烦王老再给看看“。

    王守仁走上前去,”这回多亏了一男小友的提醒,老朽不敢居功“,

    ”耽误了邓老几天病情,实在是惭愧“。

    说完,王老先生就认真的帮邓老把脉。

    显然,邓老只知道自己吃了王守仁的方子,还不知道王一男这茬,他用询问的眼光看了一下邓若烟的父亲,

    “事情是这样的,王老的方子里面有几味药的分量值得商榷,正好若烟请来的王一男小朋友对中医也颇有见地”,

    “他跟王老讨论了一下,就调整了药方,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

    好嘛,王一男一下子就变成小朋友了,不过看看房间里的各位大佬,小朋友就小朋友吧,看起来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

    王大国手给邓老号完脉,“基本上没什么大碍”,

    “可以适当的喝点粥,这个方子的剂量减半,饭后再服一剂就行了”。

    邓老爷子大病初愈,喝了点粥很快又睡着了,邓若烟的父亲要回政府上班,邓若烟就负责送他们回去。

    王一男看着熟悉的公司小楼,摸摸身上的衣服,貌似全湿透了,虽然还不到一天,可给他的刺激,那可是平时十天半月都碰不到一次的。

    “以后就算再有妹子的眼泪,这种高风险的事情,还是不能干了”,虽然回想起分别时邓若烟感激而又欣慰的神情,王一男内心还是有一些小激动,不过他还是暗自下定决心,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才是正理啊”。

    哥大夫这次算小小的出了风头,不过问题也很多,这次要不是王守仁自己能够下决心根据哥大夫的建议,修改自己所开方子的话,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王一男决定以后不能让哥大夫再冒头了,不过王一男也跟王守仁说好了,有疑难杂症,哥大夫可以帮他做参考,互惠互利。

    不管怎样,这次算是平安过关,而且也卖了老邓家一个人情,除了李文静之后一个星期都给王一男脸色看以外,事情还算是圆满。

    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顺利的,超导理论的研究就好像钻进了一个死胡同。王一男和李文静提出了一种新的晶格模型,能够很好的模拟氧化物在低温区的很多行为,但是对于三种以上的化合物,这个理论就无能为力了。

    “一旦把化合物的数量提升到三种,我们的晶格模型在很多点就会出现无穷大”,虽然平时就没给王一男好脸色,但是在工作的时候,李文静还是一板一眼的。

    “使用量子力学中的重整化技术呢?”,王一男说,

    “不行啊,按下葫芦起了瓢,经常是修正了一个无穷大,又会出现新的无穷大“

    ”难道是我们的晶格模型有问题吗“,李文静有点怀疑。

    ”不会,从各方面的表现来看,这个模型应该非常接近那个隐藏在背后的真正模型了“,王一男说,

    ”我有预感,只要解决了这个无穷大的问题,我们一定可以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问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啊“

    王一男也犯了愁,目前的晶格模型形式化工作也已经完成,他和李文静也尝试使用哥德尔系统进行分析,但是每次分析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陷入死循环,有一次还导致哥德尔系统逻辑紊乱,要不是及时切断了电源,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看来要想突破,还是要把重点放在哥德尔系统上啊,王一男召集孙伟,赵天成和李飞开了一个讨论会,李文静和张琪也参加了讨论。

    “我记得上次我们曾经开会讨论过哥德尔系统的性能提升方案,我们还是按照上次的顺序,文静,你先说一下理论上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王一男做了简单的开场白。

    “按照上次会议的思路,理论组最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将现实系统映射到理论空间的形式化理论中,这方面我们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李文静说,

    “这在116所以及哥大夫和最新的晶格模型中得到了体现,我们现在将现实系统形式化到哥德尔的神经网络的时间大大缩短,真实性也大大提升了。”

    “但是在性能方面,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

    王一男对此早有预料,“嗯,形式化理论做到现在已经很出乎我的预料了”。

    “我来说说软件部分的工作吧,目前主要的瓶颈还是在于多维空间的搜索和匹配,我们在恢复哥德尔系统的时候,也对之前的整体架构进行了一些优化,现在对异构系统的支持能力大大加强了,我们也把绝大多数常规的工作放到cpu或者gpu上,尽可能降低fpga的压力”。

    “但是要想提升性能,还得着落在孙伟你们这里,孙伟你来说说把“,王一男对孙伟说。

    “我们已经利用哥德尔系统对fpga电路进行了多次迭代,当迭代之后有足够的性能提升之后,我们都会灰度替换一部分fpga芯片,事实上,目前哥德尔系统的fpga芯片,一部分已经是第五代了”。

    “但是最近的迭代已经很难获得性能提升了,而且增加fpga芯片带来的性能提升已经极度微小”,

    “事实上,已经微小到不值得这么干”。

    “也就是说,通过硬件提升哥德尔系统性能的路,差不多走到了尽头。”

    孙伟的这番话让会议室陷入了长久的寂静。作为资深的硬件专家,他的判断是具有相当可信度的,也就是说,除非能找到新的方案,否则,就算王一男他们投入再多的资金,都没办法提升哥德尔系统的性能了。

    “有没有办法提高冷却系统的冷却效率,然后超频使用?”,李飞是个资深的diy玩家,他家的电脑都是超频的,自然就想到超频这一招了。

    “不行,超频获得的性能提升本来就有限,而且这样的风险太大了,万一烧坏了芯片、板卡,哭都来不及”,王一男立刻否决了这个提议。

    “供应商那里有没有新的fpga设备呢,能不能提升专用电路的性能”,张琪说,

    “厂商确实有一些新的fpga设备,不过都不成熟,而且目前fpga本身的性能提升也进入一个瓶颈期,两代fpga芯片之间,性能提升不到20%”,孙伟说,“不过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作为一个备选项”。

    眼看着突破就在眼前,却隔了一堵厚厚的墙,这种滋味可真难受,王一男多羡慕那些开金手指或者自带系统的人啊,md,这不科学,凭什么系统就可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有问题,问系统啊,碰到读者怀疑点什么,一句外星科技就打发了。

    同样是主角,为什么我的待遇这么差呢,编个中医处方还怕露怯,“作者,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王一男正吐槽呢,电话响了,是邓若烟的,

    “一男,晚上有事吗”,王一男很想说有事,可话到嘴边,他那个见到漂亮妹子就腿软的毛病又犯了,”没事,没事,就算有事,邓小姐有吩咐,那还不是一句话吗“。

    “所以说有些人就是天生欠扁,要我是李文静,我也大耳刮子抽他”,张琪在边上暗自吐槽。

    “晚上有个酒会,有不少投资圈和it圈的朋友,我想对你可能有点用,你能来吗,叫上李文静,就在上次吃烤鸭的地方”,

    王一男心想,这会议到现在也开不下去了,去换换脑子也好,不过看到一边李文静竖着耳朵的样子,王一男又开始结巴了,

    “酒会啊,你知道我是个乡下人,不适合这种场合”,王一男很艰难的说,“还是算了把”。

    “钱中华也会来的,他让我一定把你叫来,要不让他直接给你电话?”,邓若烟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有礼。

    好吧,好吧,二比一对吧,王一男在脑子里进行了一场简单的投票,“嗯,那我来看看吧”

    “大家都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吧,尽可能的放开思路,不要受现有东西的限制”,王一男对大家说,

    “我相信,这是最后一道难关了,迈过去,就一马平川”。

    会议草草结束,王一男去叫李文静,理所当然的收获了一脸的鄙视和白眼。

    “爱去自己去,本姑娘可没功夫陪你去泡妞”,

    “这是为了公司发展,认识一下投资商和it圈的朋友肯定是有好处的”,王一男解释到,

    “少来,反正我是不去的”,王一男也不想想,人家不大耳刮子抽他算不错的了,还想让李文静陪他去。

    磨叽了一个多小时,王一男还是得灰溜溜的一个人去,他打了辆出租,也没收拾收拾自己,就往西城的小胡同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