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四十一章 歌大夫出山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什么余光为不余光为的”,邓若烟的脸立刻又红了,

    “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是咋的了,不会是你有了喜欢的人吧“,钱中华好死不死的问。

    ”胡说什么啊“,邓若烟忍不住一脚就踢了过来,

    “还不是我爷爷的身体”。

    钱爷爷立刻就急了,”老邓是咋的啦,前几天是听保健局的人说身体不太好,不过也就是吃不下饭什么的,没什么大问题“

    ”而且也让大国手王守仁去看了呀“。

    邓若烟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是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胃口不好,不过都快一个月了,闻什么都说臭,吃啥都吐,就算年轻人也顶不住啊,王守仁前天开了方子,吃了两天也没啥效果“

    钱中华的父亲脸色也渐渐的严肃起来了,邓若烟的父亲跟钱中华的爷爷关系匪浅,在很多方面算是相互扶持,同气连枝的。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真是不小的打击啊。

    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王守仁大夫是硕果仅存的中医大国手,他开的方子都没什么效果,说明事情是真的很棘手。

    而且去给邓老看病的,当然也会有西医的大夫,西医的大夫没有提出什么治疗方案,那说明从西医的角度来看,病人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这种疑难杂症,最是麻烦。

    看着邓若烟梨花带雨的模样,王一男不知咋的,脑子又开始抽风了,他小声问李文静,

    “咱们的哥大夫最近有没有继续训练”。

    “一直都有,哥大夫跟各大中医院的联网都还在,他们所有的症状和处方信息都会输入哥大夫中“

    ”你觉得会不会有用?“王一男问,

    李文静知道他在问什么,迟疑了一下,李文静说,“也许有用,毕竟之前哥大夫开的处方,别的老中医都认可了”,

    “不过风险还是有点大,咱们可都不懂医术啊”

    “不管了,反正不可能直接让哥大夫去看病的,咱们最多只是ti gong一个参考”。

    王一男咳嗽了两声,“咳咳”,

    “中华,你还记得我之前让你联系华国中医学会的人吗?”,王一男问,

    “是啊,你们要了所有的存档的中医案例,后来还跟医疗信息网联通了“,钱中华回答道。

    ”你不说我还忘了这事,话说你们要这些数据干什么?“

    ”我们在接116所的活之前,一共弄了两个哥德尔系统的应用“,王一男心想在座的几位,保密级别应该都没啥问题,就直说了,

    ”一个是跟你们有关部门合作的哥百万“,

    ”对,这个我知道,还有一个呢“,

    ”另外一个就是中医的人工智能,哥大夫了“

    这回钱中华的爷爷也来了兴趣,”你不会告诉我,你们的这个哥大夫,已经能够给病人看病了吧“

    ”严格来说,不完全是,毕竟哥大夫是完全建立在黑箱之上的“,王一男回答到,

    ”但是作为对医生的辅助,价值应该是很大的“,王一男大概解释了一下他对中医的理解,以及哥大夫的理论基础。

    最后,王一男说到,“没有能够阐述清楚的理论基础,直接使用哥大夫去诊断甚至开处方,我想至少在没有更多的临床病例之前,没有人敢冒这个险,但是作为对有经验医生的辅助,哥大夫的分析应该还是有价值的”。

    看着王一男侃侃而谈,邓若烟不禁想起中午时候的情形,她陪着爷爷待了一上午,看着爷爷一天一天消瘦,邓若烟心里难受极了。中午从爷爷的房间出来,想去外面随便吃点,刚开车离开爷爷住的院子没多远,就接到一个dian hua,

    “立涵,你怎么想到给我打dian hua的”,邓若烟问,

    “你现在是不是在你爷爷那里”,杨立涵问,杨立涵就是之前王一男他们庆功宴会上没有出现,但是跟邓若烟在一块的神秘失明女子,也就是多次神秘dian hua中出现的女声。

    对于这个闺蜜的神通广大,邓若烟一点都不奇怪了,“是啊,我爷爷病一直都不好,最近估计都得在这儿呆着”。

    “我劝你下午还是去一趟钱老家”,杨立涵说,

    “为什么啊,我爷爷病成这样,现在哪有时间去钱老家“

    ”就是因为你爷爷的病,你才应该去一趟“,说完,杨立涵就挂掉了dian hua。

    邓若烟拿着dian hua愣了半天,下午还是来到了钱老家,对于她这个闺蜜种种神鬼莫测的本事,她还是佩服得紧,她说下午来一趟钱老家,就说明钱老家一定有什么可以帮到爷爷。

    “难道,王一男还真的能治爷爷的病?”,思绪从中午的回忆中收了回来,邓若烟问到,

    ”王一男,你就告诉我,我爷爷的病,你有没有办法?“

    王一男一下子噎住了,对于他自己提出的所谓黑箱中医,以及采用米歌的神经网络训练来处理中医诊断和处方数据,王一男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米歌能够让天下两子,没道理哥大夫不能成为最牛的中医大夫啊。

    不过就这么着让哥大夫直接去帮邓若烟的爷爷看病,王一男就算心脏再大,还是有点不敢拍胸脯的。

    那可是开国将军啊,真要是出点什么问题,谁来负责任?

    “哥大夫还是一个实验性的系统,现在还没有经过实际病人的考验,我们对它的内部机制也不清楚,所以。。。“

    ”我不要听这些,又不是让哥大夫去医院当医生,我就问,让哥大夫去看看,会不会对我爷爷的病有帮助?“,邓若烟打断了王一男的话。

    看着邓若烟的眼泪,王一男一个”不“字在嘴边,就是说不出来,从小到大,王一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孩子的眼泪,当年在李诗尧葬礼上,李文静的眼泪,就让他毕业后不由自主的奔波至今。

    显然在mei nu的眼泪面前,历史重演了,王一男说出嘴的话,就变成了,”应该会对医生有一些帮助吧“。

    钱中华的爷爷说话了,“一男,既然可能会有帮助,那就去看一看”,

    “你也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毕竟你不是医生,真正开处方什么的,自然有专业的人去干”

    “现在太晚了,中华,你明天陪一男去一趟吧”

    “好”。

    说到这里,晚宴也没法再继续下去了,钱老的保健医生也过来催促两遍,老人家该休息了。

    邓若烟自己开车来的,她直接开车回爷爷家了。钱中华驱车把王一男和李文静送了回去,一路上,任凭王一男怎么插科打诨,李文静都一言不发,半路就让钱中华把她放了下去,说是约好朋友,要去喝茶。

    王一男还纳闷呢,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咋一下子就变脸了呢。

    “我原来以为自己是个当兵的粗人,想不到在某些方面,你比我还像个雏”,钱中华忍不住教训他。

    “咋了”,王一男问,

    “你丫是装傻还是真傻,当着李文静的面对着别的女人大献殷勤”,钱中华说,

    “换我也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王一男有点晕,“你是说李文静对我有意思?”

    “靠,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你不会是火星来的吧”,钱中华说,

    ”话说,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别耽误了人家好姑娘“,

    ”我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王一男说,

    ”我跟她太熟了,好像就一直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

    钱中华骂了一句,”mmp,真是好白菜都被戴眼镜的猪拱了“,

    “对了,一男,明天你要是没把握,就不要发表意见了”,钱中华说,

    “我刚跟邓若烟通了dian hua,明天会有一个专家组会诊,包括西医,中医,还有米国戴维斯医学会的两个专家”

    “你跟王守仁国手一起作为中医专家参加”,

    “记住,多看,多听,少说话”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王一男知道钱中华是为了他好,”谢啦,中华“,

    ”没事,咱哥两谁跟谁啊“。

    第二天一早,王一男还在睡觉呢,就被钱中华从被子里拽了出来,“睡个懒觉都不行”,王一男嘟囔着上了车,他给李文静打了dian hua,李文静死活不肯去,没办法,王一男只好让她在公司跟哥大夫跟前呆着,好歹有个技术支援不是。

    钱中华驱车还是往西山方向开过去,王一男有点纳闷,“不是去医院会诊么”,

    “不是,邓老这病不用在医院呆着,就在家里会诊”,qi che拐上另外一条小道,进过两道岗哨之后,进到一处挺大的院子里。

    会诊的医生基本都到了,有两个蓝眼睛高鼻梁的白种人,一看就是戴维医学会的专家,其他大都是头发花白的白大褂大夫,也是,专家嘛,不到四十你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的。

    王一男一进门,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如果说王一男是来会诊的专家,大家都是不信的,从来没听说过三十岁不到的专家,不过看陪同的钱中华和接他们进来的邓若烟,好像又不是简单的小辈来看望病人。

    王一男一见这形势不对啊,他看着其中一个胡子都有点白了的老人,老人没穿白大褂,还背着个小药箱,应该是针灸的器材什么的,王一男想,这位应该就是中医国手王守仁了吧。

    他连忙快步走到王守仁的边上,“王老,我是王一男,懂一点点中医,是若烟叫来给你打下手的”。

    一帮吃瓜大夫这才释然了,原来是主人家的晚辈,想跟王大国手学两招呢。

    王守仁有点懵,邓若烟连忙走过去说,“一男是我的朋友,中医也算是家学渊源,我告诉他您在给我爷爷看病,他就非要跟来说跟您学两手”

    王大国手这才有点明白了,“不知这位小兄弟师承何人啊”

    “啊,我师傅是个外国人,别人都叫他哥大夫”,

    “我咋没听说还有中医国手是外国人呢”

    王大国手有点凌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