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三十八章 哥德尔的飞行训练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八小时以后,睡了一觉精神抖擞的王一男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准备开工了。

    当然116所的那几个ada攻城狮望着王一男的目光,跟望着五行山底下的妖怪,那是完全没有两样。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之前他们对王一男这个boss,说实话是有点不怎么服气,整天在公司晃来晃去,吹牛打屁的,好像啥都不干的样子。理论方面,李文静是一个妖孽,连大佬们都服她,这个没话说,但是王一男,哼哼,写过ada么,这可是军标,军标啊。

    貌似王一男连研究生都不是,就一个普普通通的本科毕业生,还是物理系的。你说你一物理系的本科,老老实实弄你的固体物理得了,跑到我们家自留地里充大只,几个意思啊。

    他们仔细看了王一男三天的成果,有c++的代码,也有ada的模块。c++不说了,之前就知道王一男c/c++厉害,哥德尔系统大部分代码都是他写的。不过这么两天就能让整个流程跑起来,很不容易,虽说王一男之前解说整个方案的时候,看起来很简单。

    就是 ada 到 gcc 再到 dragonegg 最后是 llvm的 ir,但是每一步都有一些特别的地方,比如说116所使用的ada扩展啊,gcc的运行环境啊,dragonegg就更扯了,116所的攻城狮这两天专门去看了这个项目,结果发现已经停滞两年了!代码库里面最新的代码居然编译不过。

    原来发起的那帮人貌似都干别的去了。。。

    王一男居然修改了所有的编译错误不算,还补上了所缺少的所有模块代码,他修正的dragonegg版本支持了最新的gcc和llvm版本。

    原来以为这几天王一男弄好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打开ada的目录,看到密密麻麻的doc和samples的时候,116所的攻城狮直接崩溃了。原来将飞控系统的ada程序编译成llvm的ir代码只是热身而已,王一男将整个飞控系统的框架全部搭建好了,输入是飞行高度,速度等等飞行包线里面的各个点。形式化的是各个操纵面的状态,包括发动机的输出范围,输出就是实际获得的各种真实或者模拟数据。

    也就是说,王一男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一个独立的迭代系统,可以直接使用给哥德尔系统进行训练!

    当然,这个系统跟实际的系统比较起来,做了大量的简化,比如说,原来发动机的推力曲线是一个复杂分阶段不规则的曲线,王一男直接用一个线性的输出代替了。

    实际系统中双垂尾是可以差动的,也就是各有自己的偏转角度,为了简化问题,王一男直接设定为随动,也就是同步偏转。

    不过用数学的术语来说,王一男的简化系统和实际系统之间,是拓扑等价的,换句话来说,王一男已经完成了95%的工作,剩下的事情从时间上来说会耗费更多,但是从难度上来说,最困难的部分已经全部被王一男完成了。

    剩下的都是力气活了。

    赵天成和李飞对于这个妖孽的老大已经习惯了,可116的那些攻城狮哪见过这个呀。厚厚的眼镜片下面,都是小星星,甚至还有一个哥们,拿着打印的几页程序,一定要王一男签名。

    说是以程序下酒的话,这两页ada 代码,至少要配两瓶老茅才行。

    王一男很快就把剩下的工作分派下去,这回不用他再动手了,116所的攻城狮还有赵天成他们都抢着活干,用赵天成的话来说,

    ”这回要是再让老板出手,我们都可以一头撞死了“

    很快,一周之后,所有需要补充和完善的代码就完成了,王一男他们用比较典型的模拟数据进行了神经网络的预学习,实际上就是相当于测试,找到代码中隐藏的问题并改正。

    感谢dod(米国国防部)设计的ada语言在第一天就把稳定性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感谢llvm提供了如此优秀的基础架构和ir,使得哥德尔能理解ada语言。实际上llvm我们每个人几乎都会用到,因为水果机ios和macos都是利用llvm架构起来的。

    当然最感谢的还是王一男的天才架构能力,三天时间弄出来的牛x玩意。

    这么庞大和复杂的系统,经过一周的迭代和回归之后,居然修正了绝大多数严重的bug,剩下的,只是一些格式错误和警告信息之类的bug,王一男决定无视。

    周末,最后一组测试用例顺利运行完成。王一男在公司大声宣布。

    ”一切就绪,哥德尔系统可以开始学习飞行了!”

    “明天放假,大家该玩玩,该睡睡”,

    “下周一接着干”

    王一男随即给杨总师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并问他数据什么时候进场。

    116所所积累的型号飞行数据,以及模拟数据,那是机密中的机密,比黄金贵重多了,当然不能随大部队一起过来。

    杨总师说数据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王一男的通知呢,他马上联系空军的专机,明天就亲自护送过来。

    第二天下午,一架空军的运输机就空运了两个集装箱过来,里面全是磁盘阵列,钱中华安排了部队护送到容与公司。

    周一,所有人都聚集在哥德尔系统前,两个集装箱的东西不能直接全部接进来啊,光耗电就不得了。这段时间116所也没闲着,他们专门做了一种分组的存储机柜,每个机柜都是一个独立的存储单元。

    通上电就能访问,再通过光纤,就能输入到哥德尔系统里面,这样就可以每次接入一个机柜的数据。

    王一男难得谦虚了一次,他对杨总师说,

    “我们前已经有了两个系统,都有自己的小名,其中一个看病的叫哥大夫”

    “这个针对飞行器的人工智能,你也给它取个名字吧”

    杨总师想了一会,“叫哥鲲鹏吧”,

    “希望它能够做到,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能帮助我们的型号战机,守护华国的天空“

    ”好名字“,王一男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他再次检查了供电,冷却,还有就是接入点的情况,然后对赵天成说,

    ”开始吧“

    在一片寂静中,赵天成在终端上启动了训练脚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一男感到嗡嗡的电流声好像变大了一点,也变得欢快了一点。

    这次训练程序,王一男他们做了一些改进,在一些关键节点上会输出调试信息,这样一是在训练过程中出现问题可以随时调整。

    二是可以大概估算训练的进度。

    三十分钟后,终端开始一行行的输出各种信息,第一个迭代节点完成了,王一男走过去,检查了一下输出的信息,

    “嗯,一切正常”,他对杨总师说,

    “从目前的速度来看,完成全部样本的训练,大概需要两周的时间”,

    “这么久”,杨总师有点意外,”那训练完成之后,得到对我们有帮助的缺陷还需要多久。“

    “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训练时间和分析时间的比例大概是五比一”。王一男回答到。

    “也就是说,大概十六天到十七天的时候,我们可以获得结果”,杨总师问到,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的话,是这样的”,王一男回答。

    “这段时间,你们派人在这里盯着就行了,没必要人都在这里,我们这里也只需要一两个人处理一些小的异常”

    “ok,我知道了”

    “另外数据训练完之后,我会让钱中华的人帮忙就地销毁,家里有备份,放在这里虽然很安全,不过最安全的,还是销毁了好。”杨总师安排到。

    “没问题”,王一男封存了所有的终端,除了他自己以及紧急情况得到授权的赵天成以外,任何人不能接触哥德尔系统。

    于是在这个没人打搅的安静环境中,哥德尔系统开始学习飞行。

    在哥德尔系统内部的信息空间中,没有人能够理解的结构在不断的产生,进化和消亡。

    如果有更高维的智慧生命能够看到哥德系统的意识世界,然后把它翻译成人类能够理解的画面,大概是这样的。

    一开始啥都没有,后来,神说要有重力,有空气,就有了重力,有了空气,有了阻力,也有了升力,

    再后来各种形状的物体,在空气中,在风中,在不同密度和和速度的气流中飞行,有的升起,有的落下。

    再后来,如果有人能看到的话,就会惊奇的发现,各种人类历史上出现过和没有出现过的飞行器气动布局,在哥德尔的意识世界中都出现了。

    两翼面、三翼面、单垂直尾翼、双垂直尾翼、后掠翼、甚至前掠翼、升力体,翼身融合。

    还有双体,三体飞行器,还有环状飞行器等等等等。

    利用116所提供的22t的数据,经过两周的学习和进化,哥德尔学会了飞行。

    各种形状,布局的飞行器,在哥德尔的操纵下,已经可以自如的在天空翱翔。

    训练完成之后,就差最后一步了,那就是将最新版116所的飞行控制率软件输入到哥德尔系统中,然后进行模拟演算,寻找其中的缺陷。

    杨总师亲自将装有最新飞控软件的硬盘带到帝都。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所受到压力也越来越大,连116所内部也出现了不少不同的声音,自从上次会议开过之后,杨总师将所有的赌注全部都押给了王一男,飞控软件连一行更新都没做。

    116所内部就有人说这样太冒险了,总要有备份方案云云,建议杨总师成立一个单独的队伍对飞控软件进行改进。

    杨总师就一句话,反正半年后我就辞职了,你们爱咋整咋整,这段时间,就别添乱了。

    把硬盘交给王一男,杨总师说,

    “这可是我身家性命,半辈子的名声啊”

    “哎呀,客官您尽管放心,我这店虽小,那也是四九城里头一份,您就等着好消息吧”

    王一男一把抢过硬盘,“小case啦”,随手就连上哥德尔系统,启动了脚本。

    大概三十分钟后,改进后的系统显示了预估的进度,38小时27分。

    “好吧好吧,放假两天”

    “都回去休息吧”,王一男说,

    “老杨,要不要我带你在帝都玩两天?”

    “不用了,我正好去部里面找几个老朋友聊聊天,也得为万一退休了提前做打算是不”

    “嘿嘿”,王一男讪笑了两声。

    “我现在只关心你们今年飞控一半的经费是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