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三十一章 一个叫王一男的妖怪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我觉得你这时间估计有点乐观啊”,王一男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杨总师。

    “呵呵,是有点乐观,不过我们有把握在十五个月内解决问题”,杨总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军中粮尽否?”,王一男开了个玩笑,”你不是曹操,我也不是许攸,咱们就不整虚的了吧“,

    ”虽然我不太懂飞控程序,不过从理论上,任何控制率,可以认为是下面几个变量的方程的某些特定解“,

    王一男随手在旁边白板上写下:升力体、控制面、推力控制,”这是可以控制的部分,我们认为这些是变量“

    升力,阻力,涡流,rcs(雷达反射面积),”这些是无法完全控制的,可以认为是约束条件,也就是常量“。

    “解还是随时间变化的,偏微分方程”,王一男补充到。

    “我来的时候在飞机上看到的资料对你们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我不太懂航空器的技术细节,但是我注意到,由于更换发动机,你们重写了30%的飞控代码”,

    ”但是,从发动机对气动外形的影响,以及对推力响应曲线的影响来看,控制率失效的部分应该远大于30%,也就是说,即使在现在,你们应该也在安排队伍重写至少70%的部分“。

    ”我没说错吧“,王一男说。

    杨总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用看妖怪一样的眼光看着王一男,对钱中华说,

    ”之前你让空军的同志告诉我会有一个妖怪过来“,

    ”现在我总算相信了“,“你们这个叫王一男的,真tmd是个妖怪”。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相信你们还是有可能在一年半内完成的“,王一男敲了敲白板,在杨总师要杀人的目光中,补上最后一刀。

    “我注意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试飞测试都是在亚音速进行的,即使不太懂航空领域,我也知道对于航空器来说,亚音速,跨音速和超音速是完全不同的空气动力学领域”

    “即使做最乐观的估计,你们目前的飞行控制率,进入跨音速和超音速领域,也最少有一半需要重写”

    “所以,我的估计是三年”,王一男扔掉水笔,盖棺定论,

    “最快”。

    钱中华在边上都有点看呆了,他知道王一男牛,虽然之前没有搞过航空相关的,不过带过来应该总有点用吧,就把他绑过来了。

    没想到王一男居然这么牛,看着杨总师目瞪口呆的样子,钱中华知道十之八九让王一男说中了。

    “别卖关子了”,钱中华瞪了一眼王一男。

    “116所是我老头子力挺的,当初也是他力排众议选择蜀都这边承担某型战斗机的研发”

    “如果真的还需要三年时间才能重新开始试飞的话,这中间变数就太大了”,钱中华说。

    杨总师摇了摇头,“很好很精确,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我都忍不住为你鼓掌了”,他对王一男说,

    ”你估计的时间和我们内部估计的时间一模一样“,

    ”如果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们也只有如实的汇报这个时间了,毕竟,科学是来不得一点虚假的“

    ”更不能让我们的试飞员,为不成熟的飞控系统冒险“

    五分钟时间很快就到了,会议接着开始。

    作为反对派的代表,g老继续开喷,

    ”综上所述,我建议长期终止xxx型号战斗机的试飞工作,以便116所有足够的时间继续完善基于涡扇51的飞控系统,“

    ”这样等到涡扇51可用的时候,xxx型号战斗机可以达到最初的设计状态“,

    空军代表忍不住了,“那你估计等待的时间是多长呢“,

    ”乐观的估计,三年吧,当然三年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我们谁都无法保证”,

    “所以还是需要有更稳妥的备份方案”,

    “常规布局,采用成熟发动机的yyy型号,我看还是可以继续发展”

    “yyy型号的指标太差了,完全跟米国的f25不是一个档次的”,空军不干了。

    “但还是比目前我们装备的三代机要好不少,有总比没有好啊”。

    g老的发言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眼看总装的领导要做总结发言,甚至开始投票了。

    王一男看了看忧心忡忡的杨总师,满脸焦虑的钱中华,都快哭出来的好几位116所技术员。

    当然,还有会议室里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不管他们有着这样那样的考虑,但真真切切的,华国航空工业,就是他们用烟发和汗水铸成的啊。

    如果放弃了,认怂了,退回去了,也许错过的,不是一个型号,而是赶超世界最先进水平的一次机会,王一男觉得,自己还是该做点什么。

    他心想,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耽误两三个月的时间,最后证明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好吧,我不是军人,演砸了应该不会枪毙吧“,王一男一边给自己找借口,一边走到会议桌前,拿起话筒,王一男说。

    “能让我说两句吗”,当时去接他的空军军官立刻在边上说,”这是我们空军的特邀专家,王一男“

    王一男对总装的领导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在发言之前,我有几个问题先问一下杨总师,就两分钟,不会耽误大家时间的”

    王一男把杨总师和钱中华拉到门外,对杨总师说,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很重要,你一定要如实回答“

    “你问吧,在不涉及比这次研讨会更高密级的情况下,我都会如实回答的”,杨总师说。

    “你们现在使用超级计算机对飞行状态进行模拟,可以做到替代多少比例的实际飞行”,

    “基本上可以做到完全一致”,杨总师回答到。

    “那不对啊,如果完全一致的话,理论上出事故的那几次,在超级计算机上也是可以模拟出来的”,王一男疑惑的问到。

    “这就涉及到一个覆盖率的问题了”,

    “我们提取出事故那一瞬间战斗机的姿态,飞行高度,温度,风速以及战斗机的各项参数,输入到超级计算机之后,确实成功的重现了事故的状况”

    “但是在出现事故之前,我们不可能穷举飞行器在空中会出现的所有情况,只能进行合理的外延和类比”

    “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刚巧在那种特定的高度,空气密度,风速和飞行状态下,鸭翼后方的一个涡流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破碎”

    “从而产生了一个额外的不稳定负压”

    “飞行控制率没有考虑到这个负压的出现,还是按照常规的方案控制舵面”

    “这就造成了一个正反馈,飞机很快就进入了尾旋”

    王一男点了点头,“了解了”。

    “第二个问题,飞行控制率是不是用ada语言描述的?”(ada是米国军方开发的专门为军方服务的程序设计语言,所以说兔子的真爱其实是鹰酱),王一男问。

    “没错,网上的传言都是真的”

    王一男松了一口气,ada是语法非常严格的程序设计语言,在哥德尔系统设计的初期,王一男他们曾经涉足过,所以对ada语言的形式化还是很有研究,如果这样的话,将所有飞行控制率自动形式化是有可能的。

    “最后一个问题,所有中间状态的控制率在各种情况下的模拟和实际数据,都还有吧”

    “当然,我们至少有20个t的数据,不过这都是绝密中的绝密”

    王一男转向钱中华,“还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该问你还是杨总师”

    “什么问题”,钱中华问,“这儿有我的事吗?”

    “当然,钱你们谁来出”,王一男理所当然的说,

    “帮忙归帮忙,费用当然要说好了,如果要接这活,哥德尔系统的所有计算资源都得投进来”,

    “没费用,你让我们都喝西北风啊”

    杨总师有点要蒙圈,

    “你先等等,什么费用不费用的”,杨总师问。

    “你的意思是你有办法解决我们的问题?”

    “怎么可能呢,就算你能弄到米国f25的飞控系统也没用啊,咱们的控制率,复杂程度要甩f25几条街。”

    王一男笑了笑,“按照传统的思路当然没办法,我也不会写飞控软件。”

    “但是从神经网络的角度来看,你们面临的问题一点都不特殊”

    “限定的领域,流体力学本质上还是比较简单的,实际的速度,温度,空气密度,风速等等,就这么一些外部因素”

    “有限的元素,控制面,发动机,升力体”

    “足够多的训练样本,你们有20t的原始数据啊”

    “有这些东西,就足够哥德尔系统发挥了”

    “我有把握能够发现你们控制率里面绝大多数缺陷,并进行迭代改正“

    ”只要你们的数据足够完整,也就是样本数量足够大,按照之前的经验,除了发现缺陷以外,整体效率还能提升50%以上“

    ”我不信,你别骗我“,显然杨总师还是不愿意相信。

    ”你知道前几天撸啊撸百战百胜的的美美美美小猪吗“,王一男问。

    ”知道啊,我们所里面的打撸啊撸的小年轻都仔细研究过她的比赛了,大家一致认为她后面有一个强大的人工智能。“

    ”不可能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水平“

    ”美美美美小猪是我们的员工,你明白了吧“

    杨总师呆住了,“不会吧”

    王一男转向钱中华,“费用怎么说,没有一千万软妹币别想让我们出手啊,连电费都不够呢”

    “经费不是问题”,钱中华还没说话呢,杨总师已经回过神来了,“飞控系统是我们某型号战斗机的大脑”

    “只要能解决大脑的问题,我们可以把整个飞控今年的预算分一半给你们”。

    王一男傻傻的问钱中华,“你们有钱还是他们有钱?”

    钱中华回手就一巴掌拍他脑袋上,你说呢,“他们一架飞机要卖几个亿软妹币”,

    “你说谁有钱”。

    “别急着高兴,要是解决不了,我估计自己也干不下去了,回头带着一帮手下吃穷你”,杨总师说。

    “哈哈,你这么说,我有点想故意演砸了,能弄你们一票大神过来,那也值啊”,王一男说。

    “想都别想,你真有把握?”钱中华问到,“千万别勉强”

    “八成把握吧,只要116所这边的数据足够”。

    “数据绝对没问题,我们所有成功或者失败的数据,全部都完整保存下来了“,杨总师说到。

    ”三个月时间,我保证给某型战斗机一个全新的大脑“,王一男也是豁出去了。

    “问题是,说服里面这帮人不容易啊”,回头看了看会议室里的一帮大佬,王一男还是心里有点发虚,

    ”你相信我容易,让他们相信我那可太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