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三十章 蜀都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钱中华自己开车,带着王一男一路向前飞驰。

    “我们这是要去哪”,王一男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钱中华一点口风都不露。

    二十分钟后,汽车来到南郊的一个军用机场,钱中华的汽车经过两个岗哨之后,一直开到一架已经在发动的国产运七边上。

    钱中华接过扶梯前一个空军打扮的女兵递过来的巨大的头戴式耳机,

    在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中,递给王一男,然后指了指他的耳朵,示意他带上。

    王一男带上耳机,立刻听到钱中华的声音,“先登机再说”

    ”好吧,不是把我绑架了就行“,王一男和钱中华刚登上飞机,运七就起飞了。

    偌大的机舱里面,只有钱中华和王一男两名乘客,钱中华拿起一个伞包递给王一男,

    耳机里传来钱中华的声音,“会跳伞吗”。

    王一男茫然的摇摇头,“大哥,别吓我行吗,咱们这是去打仗么”

    “哈哈”,钱中华大笑起来,“吓吓你”,说完把伞包丢在一边,递给王一男一份文件,封面上一个“绝密”的红色印章,亮瞎了王一男的眼睛。

    王一男摇摇头,“不看,不看,别给我来这套,看了之后我一定会陷入大麻烦的”

    “上了飞机就由不得你了,反正这文件到了我手里,你又跟我一起上了飞机,你看没看过,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钱中华无所谓的说到。

    王一男想到自己看过的一个笑话,说是一个农夫养了一头驴,有一天他带着驴去逛市场,回来的时候,有人放了一个鞭炮,“呯”的一声。他也没管,牵了驴就回家了。

    到家以后他把驴扔在棚子里就去吃饭了,结果那头驴自己跑回放鞭炮的地方,到处找着,这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呢。

    王一男觉得自己就是那头驴,没一会,他就忍不住打开了那份绝密文件。

    文件是关于某型号国产战斗机的,刚看了个标题,王一男就忍不住对钱中华说,“你确定,这东西能给我看”

    “放心吧,你现在的密级已经不低了,这次的活你要是干的漂亮,回头给你申请个军衔”

    “关于某型战斗机飞控系统的研讨会”,这是文件的名字,王一男仔细的看了一遍文件。

    大概是这么回事,某型战斗机在设计过程中,本来预计使用的是下一代国产发动机涡扇 51,但是由于国产涡轮风扇叶片工艺不过关,还有一系列工艺,测试问题,所以发动机的定型时间被无限期推迟了

    发动机出了问题,飞机怎么办,不能停下来等发动机吧,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去,三年五载算少的,十年八年都正常。

    没办法,设计单位只好临时改用毛熊的发动机三姨夫。

    但是战斗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更改发动机牵涉的方面太多了,首先是外形的不一样,三姨夫比涡扇51更长,更细一些,所以设计方首先要修正外形,不是简单的修正发动机舱就行,整体的气动外形都需要做相应的修改。

    同时,两者的重量也不一样,所以整架飞机都需要重新配平。

    这都不是最麻烦的事情,最麻烦的还是发动机的推力响应曲线完全不一样,

    比如说在什么高度下,输出多大的推力,从10吨推力提升到12吨推力,需要的时间是0.5秒还是0.8秒

    新战斗机用的是全数字电传操控系统,还有飞火一体控制系统,也就是从每一个舵面的控制,到发动机的油门大小,武器的瞄准和发射,全部都是由计算机控制的。

    更要命的是,某型战斗机采用了鸭翼气动布局,是完全静不稳定的。

    啥叫静不稳定,打个比方,飞机所有控制面全部都不动,比如说襟翼,垂直尾翼等等,在一定高度和速度下,如果飞机可以保持稳定的飞行,那么,这架飞机就是静稳定的。

    相反,如果在一定的高度和速度下,必须通过不同控制面的微小动作不间断的调整,才能保持稳定飞行的,就是静不稳定的飞行器。

    在没有数字电传飞控的时代,所有的飞机都是静稳定的,因为静不稳定的飞机,需要飞行员不间断的微调控制面,先不说可能出错,光这个紧张的工作量,没上天几分钟,再牛的飞行员也会累瘫了。

    但是从战斗的角度来说,静不稳定的飞行器,其敏捷程度,比如说回旋的半径啊,机头的瞬时指向啊,绝对要领先静稳定的飞行器太多了,所以现代战斗机都是静不稳定的,利用机载计算机预先编制的各种控制率来操控飞机。

    飞行员只要把自己的意图通过操纵杆传递给机载计算机,比如说爬升,倒飞等等。剩下的事情,油门和舵面的控制,都是机载计算机完成的。

    换发折腾了好几年,前段时间,据说设计单位搞定了,作为一个军迷的王一男,好像在某论坛看到类似

    “新型国产战斗机首飞成功”的帖子,还有用手机拍摄的模模糊糊的照片。

    论坛里的老军迷们还狂欢了好一阵子呢。

    不过,从文件里面来看,首飞之后,遇到了大麻烦。

    出现了几次飞行过程中超出预设控制率的情况,实际上也就是飞机突然不受控了,还有一次在平飞过程中,毫无征兆的进入尾旋,虽然飞行员处置得当,没有造成机毁人亡的惨痛事故,但所有的原型机还是全部被迫停飞。

    对原始设计方案的质疑也开始多了起来,于是,上级有关部门就组织了这场研讨会,对某型战斗机的设计进行全面的评估。钱中华最近不是到处找专家请教哥德尔系统可能的应用吗。说实话,他说的太玄乎,大部分专家是不屑一顾的。

    今天钱中华在航空工业部跟帝都航空的几个专家聊天,说到这个研讨会已经在蜀都开了两天了,钱中华一琢磨,空军这块正好他父亲有足够的影响力,他和王一男可以作为空军特邀专家,代表空军参会,也算名正言顺。

    于是就把王一男给拉来了。

    ”那我们这是去蜀都?“明白了前因后果,王一男也松了一口气,顾问顾问,顾而不问也正常是不。

    ”是的“。

    在强烈的颠簸中,飞机很快在蜀都飞机设计所,也就是俗称的116所自己的机场降落了。

    ”真牛,还是飞机设计所牛,自带机场,我就问还有谁“,王一男相当的羡慕,以后看来要把公司搬出帝都了,在帝都自己弄个机场肯定没戏,蜀都,长安什么的,估计还是有可能的。

    扶梯刚靠上来,钱中华就拉着王一男爬了下去,登上早等在边上的吉普直奔会议室而去。

    “怎么样了”,钱中华问坐在副驾驶位的一个空军军官。

    “我来的时候讨论的还很激烈,不过情况对116所不是很有利”,军官说,

    “tmd,这帮官老爷,挑毛病都是一把好手”,显然,空军上下还是更喜欢116所一些。

    吉普车在一栋小楼前面停了下来,小楼门口的卫兵检查过他们的证件后,空军军官带着他俩来到一个不大的会议室。三人从后门进去,找墙边的几张椅子坐了下来。

    “从这两个案例来看,xxx号计划的飞控系统出现问题不是偶然的”

    “如此复杂的气动设计,控制面选择本来就超过了现有的技术水平”

    “即使没有换发的事情,我相信同样的问题也会出现”

    “所以,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设计方选择了过于激进的空气动力设计,从而造成了今天的一系列恶果”

    巨大的会议桌前面,围坐了二十来号人,大部分都没有穿军装,而且白发苍苍,年纪都不小了。一个六十出头的老人对着话筒侃侃而谈。

    ”这是谁啊?“钱中华小声的问一起的空军军官。

    ”某霍伊的总师,之前竞标这型飞机研制的时候,输给了116所,这下可让他逮着机会了“,军官瘪了瘪嘴。

    这时一个中年人打断了他,”g老,您说的太武断了吧“

    ”作为一架双发重型战机,而且是华国第一款隐身战机,在我们发动机跟米国有重大差距,而且相当长时间无法弥补的情况下,在气动外形上做创新,我觉得不是冒险,而是必须的“

    ”冒险的结果就是飞控系统不过关,要不是飞行员素质过硬,你们早就机毁人亡了“

    ”如果不冒险,还没上天就落后人家二十年,以后真打起来了,你还让我们的战士用烧火棍跟敌人打?“

    ”你你你,烧火棍说谁呢“,看这架势,眼瞅着就要打起来了。

    ”好了好了,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吵架的“,坐在主位上的总装的负责人敲了敲桌子。

    ”今天是第三天了,各方的意见都已经阐述得很充分,会议不能无休止的拖下去,今天必须有个结论“

    ”先休会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继续,不行就投票表决,今天一定要拿出一个最终方案来“

    会议室的人三三两两的散开了,空军军官把钱中华和王一男带到刚才说话的中年人面前。

    ”这是116所的杨总师,也是某型战斗机的总设计师“,他对钱中华和王一男说。

    ”杨总师,这是空军方面请来的专家钱中华,王一男“。

    王一男跟杨总师握了一下手,

    ”闲话就不说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目前你们最大的难题是什么,我们好看看能不能帮的上忙“

    ”现在情况很复杂,某霍伊搞了个传统布局的方案,一直有自己的支持者,他们这次的目标是两个方案并行。“

    ”目前我们最大的问题还是在飞控上,双发和隐身的要求,加上鸭翼和全动垂尾,这几个因素已经接近我们的极限“

    ”现在发动机的更换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出问题也就是必然的了“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王一男问到。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就算不修改气动外形,要彻底解决飞控的问题,最乐观的估计,也要一年以上“

    ”从目前情况看,我们很难再争取到一年的时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