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十二章 硬件高手 孙伟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第一次看到那栋小楼的时候,其实我的内心是抗拒的”,多年后,孙伟在回忆自己第一次见到王一男的情形,总是用这句话开始。

    “为什么抗拒?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这是个好奇的女记者,自从王一男,李文静获得诺贝尔奖之后,采访他和他的团队成为各大媒体的必修课,走正规途径,这名记者估计要排到猴年马月去了,仗着容貌姣好,这名女记者独辟蹊径,专攻孙伟,也成了企鹅新闻的一大名记。

    “当时我刚从国外回来,从水木大学去米国留学了三年,不吹牛的说,我在集成电路设计方面,那是一把好手,本来,中芯,还有宝岛的宝电都给了我难以拒绝的 offer,我准备在帝都玩几天就去魔都看看这两家公司的“。

    “我们家跟李诗尧老师是世交,我跟他女儿一个院里面长大,算是发小吧,后来她留在n大读书,我去了水木大学”。

    “对,他女儿就是李文静,也是诺贝尔奖的获得人”

    “我跟李文静确实没什么的,虽然从小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吧,你知道,两个人太熟了反而很难发生点什么,我从来不把她当女孩子看的”。

    ”后来听说李文静在搞什么高深的数学“,

    “对就是哥德尔什么的,她搞的东西我不是特别明白,我后来负责的主要是一些逻辑实现的部分”

    “李文静找到我,说他们需要一个做fpga的,希望我去跟王一男聊聊,我怎么都得给她这个面子啊,就去了。”

    “当时想,不管这个王一男说得天花乱坠,也不去他们这个啥子渣渣公司蹚浑水”

    “所以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

    孙伟叫了一辆嘟嘟专车,从酒店到吉祥村的容与科技,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站在那个小院门口的时候,孙伟又累又饿,他决定不管李文静的面子了,跟王一男聊几句就走,正好李文静又被单位叫去游说了,一时半会过来不来。

    第一次见到王一男,孙伟觉得,这个男人好年轻,王一男个子不高,大概175左右吧,戴着眼镜,长得眉清目秀,孙伟承认,还是有点小帅。孙伟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王一男的眼睛,那种特别自信,但是又充满谦卑的眼神。仿佛对一切了如指掌,又仿佛对一切都充满探究和好奇。反正,孙伟从来没想过,这两种特别矛盾的特质,会出现在同一个人的眼神里。

    而王一男第一次看见孙伟,就感觉这个高高大大的北方小伙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要想让这个有真本事的人留下来,不拿出点干货是不行的了。

    孙伟没准备什么resume之类的东西,他本来就只是跟王一男聊聊的。当然,出于礼貌,孙伟还是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本科毕业于水木大学电子科学系,集成电路硕士研究生,保送standford大学ic设计专业,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回国。”

    “在ieee发表了十余篇论文,被引用数基本都在一百以上”。

    好吧,王一男觉得在孙伟面前,自己n大本科的身份,就是个渣。

    “我比较擅长的领域是硬件h265编解码,以及ai所使用卷积网络的快速算法,在ieee发表了几篇关于h265编解码的论文”

    “对了,你知道h265吗?”

    王一男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妈蛋,h265我都不知道,我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省得在这丢人现眼。

    打开电脑,王一男搜索了ieee的文章,果然,署名叫做 weisun from stanford的文章不少,其中有一篇关于h265硬件实现和优化的还被列入去年最佳视频压缩论文之一,得到了广泛引用。王一男对fpga略有涉猎,他大概看了一下文章,确实很有见地,但是以王一男这方面的水平,只能说孙伟肯定比自己高明,高明多少就不好说了。

    孙伟甚至都没有兴趣了解容与科技大概的研究方向,显然,今天想忽悠他是不太可能了。

    “既然这样,你可别怪我放大招了”,王一男想。

    “那我就告辞了”,孙伟似乎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的兴趣。

    “好的,留个邮件地址给我给我吧,回头有什么要请教的地方我给你邮件”,孙伟有些不情愿的留下邮箱地址,似乎觉得多此一举。

    “小样,你等着”王一男在心里想。

    第二天一早,王一男召集李文静,还有手下两个软件开发,一个叫李飞,一个叫赵天成,开了一个小会。

    “伙计们,我们有活干了“。

    他调出孙伟发表的那篇去年最佳h265的论文,文中采用一种新的方法对h265的宏块搜索和选择进行优化,使其能够更简单的在fpga硬件电路中实现。简单来说,h265是一种超高效率的视频压缩算法,它能够自动根据视频中运动物体的局部性,选择4x4,8x8甚至4x16,4x32等等多种矩形,对图像进行分块,然后在每个块之间寻找变化和联系,从而对运动图像进行压缩,要得到更好的压缩效率,分块的搜索和匹配需要耗费大量的计算能力。

    王一男说,“我们现在针对h265进行哥德尔建模,从而能找到孙伟算法的缺陷并进行改进”。

    “文静,这个基本的数学模型是二维图像在时间域的分布,你负责抽象出宏块的定义,以及参数选择等等的约束条件”。

    “没问题,这个很简单”。

    “我负责将孙伟的文章中fpga实现部分进行建模,让哥德尔系统可以识别fpga的基本组成元素”。

    “李飞,你负责编写一个视频流的导入模块”。

    “赵天成,你根据通行的视频质量评估标准,我不管你自己写一个还是找一个开源的项目,反正可以对编码的视频质量进行量化评估就行,ok?”

    “大家都听明白了吗,所有工作必须在三天内完成,否则,李飞,以后你就负责焊板子,赵天成你就去看水车吧”

    “完成了,这个月全部双薪!“

    王一男他们开始了疯狂的三天冲刺,对于他们团队来说,这种时不时的抽风已经是常态了,当然,平时王一男没什么管理,大家有事就来公司转转,点个卯,没事不来也行。王一男唯一的要求,关键时候不能掉链子。好在第二天,赵克勤听李文静说他们在进行闭关冲刺,主动加入了进来,他之前研究过视频压缩相关算法,要不然,李飞和赵天成没有视频相关的经验,那是一定会拖后腿的。

    第三天的时候,孙伟给李文静打电话,说准备去魔都了,李文静让他推迟一天,说是作为多年的发小,总要给他践行的。

    终于,在第三天晚上,所有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王一男启动了哥德尔系统,从数学上,视频压缩问题,也就是h265编码被简化成时间域上的二维矩阵(二维图像)的有损转化。

    孙伟的工作实际上就是提出了一个转化的模型,这个模型可以很方便的使用vhdl语言描述,并且在fpga上实现。

    这几天,王一男他们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个问题和孙伟的解决方案形式化,变成一个数学上的形式系统。

    整个问题域和孙伟的论文被输入了哥德尔系统中,漫长的计算开始了。

    “哎,果然是到了计算力的瓶颈啊,现在动不动就要以小时来计算时间了”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就好了”,王一男把李文静他们都赶了回去,自己一个人在椅子上打盹。

    凌晨四点,终端发出“哔哔哔哔”的蜂鸣声,一下子把王一男从睡梦中惊醒。

    “啊哈,总算出来了,让我看看”,王一男跑到卫生间,用冷水抹了一把脸。

    “原来孙伟的算法还有这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这里,如果去掉删选环节,直接使用前面的数据,不但可以提升15%的效率,还可以提高图像的质量啊”

    “还有这里,这个fpga的设计是有问题的,会造成并发的时候所有的计算核心竞争同一个锁,降低效率”

    “还有这里,这里”

    。。。

    哥德尔系统找到孙伟算法的十七处缺陷,只要修正前面五处,最终硬件的效率将提升80%。

    王一男复制了这五处缺陷以及改进方案,还有最终效率提升80%的结果,发到孙伟的邮箱里。

    然后,直接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毕竟连续工作七十二小时,铁人也熬不住了。

    王一男是被门铃声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的打开门,就感觉一个北方大汉一把扑过来,抓住他的手,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肯定请了专门的高手吧,他在哪?”

    孙伟拽着王一男就冲了进来,还东张西望的寻找那个神秘高手。王一男一把甩开他的手,“滚,我可不好这口”。

    “想知道神秘高手在哪?”,先签了这个。

    王一男拿出保密协议,孙伟只看了一眼,就签上自己的名字,“就算你把我卖掉,我也认了”。

    王一男带着孙伟,来到地下室,看着眼前的四个机柜,孙伟的嘴张的比张琪还要大,他比张琪更加意识到这样强大的ai意味着什么。

    “目前系统无法复制,只能在这唯一的一套系统上升级,我们想让你来,就是从硬件上提升他的计算极限。。。”

    没等王一男说完,孙伟直接打断了他,“让中芯啥的见鬼去吧,能够改进这套系统,你就算赶我我都不走了”

    “对了,老板,你每个月给我开多少钱,魔都那边可是给了十万软妹币的月薪啊”

    “什么,一万,老板,你不能这样啊,帝都一万软妹币是会饿死的”

    “老板,有股份没”

    。。。

    王一男无语的走进电梯,边上,是喋喋不休的孙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