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十一章 开工和招聘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当年太祖他们第一次发现自己有可能彻底打赢这场战争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太祖高瞻远瞩的在西北做了一个虽不起眼,但意义重大的报告。

    王一男搬出一个小白板,在上面写下当年太祖报告的名字: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总的来说,目前我们的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我们总算有钱了”。

    “我们取得了两个重大进展,一个是哥德尔系统初露锋芒,在撸啊撸和早期库柏对理论的应用中,获得了很好的效果,另外一个是在材料上,我们成功的制备出可以稳定实现液氮温区超导的线圈材料,已经领先了托马斯的团队”。

    “但是,我们也面临两个巨大的挑战,首先,是哥德尔系统已经到了计算能力的瓶颈,我们已经无法用来继续提高超导的理论基础,其次,是程潜所设置的专利壁垒,使得即使我们制造了稳定的超导材料,也无法避免他们可能的侵权诉讼”。

    “所以,当前我们的核心任务,是尽一切可能,提高哥德尔系统的计算能力,或者,降低抽象现实系统的必须维度。提高计算能力主要由我负责,理论上简化应用维度由文静负责。新的材料配方的事情,优先级可以稍微靠后”,王一男敲了敲白板。

    “当然,最紧迫的任务,还是扩大我们的团队,但是我还是要重申,在扩大团队的时候,一定遵循宁缺毋滥的原则,我们需要的是一只精英团队,而不是某士康那样的人头大军”。

    “曙光就在前面,我们应当努力”

    掌声响了起来,李文静像从来不认识一样的看着王一男,每一个学霸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闷骚男,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天生的 leader(其实最后一句是太祖的原话,王一男忍住了没告诉李文静)。

    第二天,王一男请了一个装修队,把吉祥村的那栋小楼简单的装修了一下,就是刷了一下外墙,院子整修一下,挂上公司的牌子(虽然还没注册完成),一楼隔断多做了几个工位出来,再添置几台空调和空气净化器就搞定了。当然王一男也小小的任性了一下,小时候没钱的时候,王一男最喜欢喝那种现调机的饮料,雪碧芬达什么的,不过每次只舍得买一杯,那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啥时候,咱有了钱,买一杯倒一杯。

    现在公司有了三千万,王一男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个现调机回来,这回总可以喝个够了吧,王一男美滋滋的想。他围着现调机坐了一个下午,雪碧,芬达换着来,可乐据说有色素杀精的,那个不能喝,王一男一直喝到自己快吐了为止。

    喝完饮料,作为ceo,王一男需要列出公司的人力资源需求。

    首先,作为投资方,容亿基金需要指定一个会计,这是题中应有之义,投资方需要对资金进行有效的监管,不过张琪现在亲任cfo了,会计的事情就没有放到最高优先级。当然,一个掌管现金的出纳是必须的。

    行政方面需要找一个办公室主任,兼任行政主管,兼任hr(人力资源)主管,这个也不着急,找一个各方面都信得过的人最重要。

    最紧缺的还是干活的,王一男现在手下有两大块,一块是哥德尔系统的软件开发和维护。

    目前有两个人,一个水平还不错,另外一个就一般般了,这个团队急需扩充,需要真正的高手加盟。

    另外一块是超导材料的制备和实验,这部分以前一直是王一男自己来做的,出于保密的目的,这一块需要扩充人手,但是一定要仔细考察之后,才能接触到制备配方之类的公司核心机密。王一男准备找几个应届大学生,嗯,说的不好听,就是几只可靠的科研狗。

    李文静肯定会尽快辞职过来,提升哥德尔系统的计算能力以及降低应用复杂度,都需要很强大的数学能力支撑。李文静也需要有自己的团队,当然这方面的人才也是紧缺,只能尽量去找了。

    对了,李文静不是说有一个fpga的高手吗,这种人才可遇而不可求,一定不能错过。目前cpu和gpu的潜力已经挖掘的差不多了,要想再把哥德尔系统的计算里提升一个数量级,专用的逻辑电路是必不可少的。

    fpga全称是现场可编程门阵列,是介于专用电路比如说cpu和gpu,以及普通的门阵列之间的一种技术,既有专用电路的高集成的特性,又有相对成本较低的优点,是ai研究领域杀人放火的利器。

    列出简单的需求之后,王一男找到了52job,还有大华英才网,高端人才的需求,直接去人才市场上淘是很难的,王一男想试试这些所谓的高端人才网站。当然他还把要求提给了一个据说特牛的猎头公司,叫做“食人族”,听起来很吓人的样子,应该有两把刷子。

    很快,52job和大华英才就给王一男发来了一堆简历。

    “我曾经在xxx项目工作过”,嗯,这样写的,应该是给 xxx 项目的组员倒过开水。

    “精通各种编程语言,c++,java,python,javascript...“这样写的,多半是读过某东方的几堂培训班。

    “负责了xxx项目的开发“,敢这么写的,应该还是有点干货的,但是没有任何项目技术方案,团队组成的介绍,顶多,负责其中一小部分。

    “主持了xxx系统的开发,该系统适应了a需求,使用了b技术方案,团队由x个后端,y个前端,z个美工组成。。。”这样的简历,勉强有点像样了。

    再看看月薪要求,

    每月五千软妹币的,嗯,太便宜了,咱不要。

    每月一万软妹币的,嗯还是太便宜了,有钱了,王一男感觉自己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土豪的感觉真好。

    这个,每月要求两万软妹币的,可以考虑下,

    哇,这个每月要求三万软妹币的,约来面试一下。

    这个,没提薪资要求的,我靠,原来是水木大学的,原来没提的意思,就是老板你看着给,不好弄啊,也约来面试一下吧。

    王一男挑选了十几份简历,hr经理没到位之前,他只能自己一个个打电话。

    “请问是某某某吗,嗯,我们是容与科技,对,你明天可以来面试吗,”

    “公司在吉祥村,对,就是南边的那个吉祥村”

    “什么,来不了,好的,我知道了”

    一听到公司在吉祥村,三分之一的人打了退堂鼓,王一男约了五个应聘者第二天下午面试。

    李文静的辞职工作进行的也不顺利,她所在单位的领导,死活不肯放走这么能干的手下,立刻给加了薪,又承诺升职,又是出国进修什么的,然后找了一帮同事、领导,聊天,谈心,大打感情牌,反正就是不放人。

    “明天我就不去单位,直接过来了,以后就你养我了”,李文静在威信上跟王一男说。

    “公司养,公司养,张琪是有钱人,咱就不给他开工资了,ceo和cto,每个月开个五万软妹币,不过分吧”

    “是不是太多了?”李文静是个实在人,我也花不了那么多钱。

    “嗯,那就三万吧”

    第二天一早,李文静就来到公司,原来她也约了几个数学专业的人面试,这年头,学数学的人找工作可比学计算机的难多了,所以她收到的简历里面,很有一些b大啊,水木之类的牌子货,让王一男很是羡慕了一阵子。

    第一个来公司面试的,叫赵克勤,是b大数学系硕士毕业,目前在科学院计算所工作,因为觉得研究所工资太低,所以想换个环境试试看,看见公司不起眼的办公场地,脸色就不太好了,就差没把鼻孔翘到天上去。在院子门口的时候,是王一男把他接进来的,所以他把王一男当看门的了,“给我泡点茶哈”。王一男没搭理他。

    李文静给了他一份面试题,前面基础部分还好,赵克勤做的不错,最后一道题,是个高阶矩阵的化简,赵克勤就蒙了,“这种题目,能拿来做面试题,不是用来写论文的吗,或者用计算机算,这么短时间,谁能做的出来啊”

    “我们这儿,这是基本要求,看门的都能做出来”,李文静说,

    “看门的,你给他演示演示”

    “我才不傻,他肯定之前看过这份题目,这样,现在矩阵是十七阶的,而且对称,有本事,简化一个十九阶,非对称的试试”

    王一男知道,李文静应该是看上这个赵克勤了,但是这家伙太傲,需要敲打敲打。“你设定系数吧”

    王一男拿起赵克勤修改好的题目,直接在烟板上开始演算。

    其实他有点欺负人,因为之前研究的需要,他用哥德尔系统专门针对矩阵简化算法进行过很长时间的优化,得到很多新的之前都没有人使用过的方法。

    “这里,可以施加一个扰动,这样这个子块就可以认为是零了。。。”

    李文静在边上乐,总算有人体会到我当年面对变态的感觉了。

    在赵克勤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王大门房在烟板上写下最后一笔,扔掉粉笔,拍拍手,他出去接下一个应聘者。

    “好吧,具体薪酬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看见赵克勤被打击的差不了,李文静上去安抚一下,这小孩还是不错的,值得培养。

    第一个应聘者的素质就很不错,王一男和李文静很是高兴。

    可惜的是,一个赵克勤显然消耗掉了他们一整天的运气。之后的应聘者,那是各种坑,特别是王一男约的那几个软件高手。

    “请说一下 java 和 javascript之间的关系”

    “javascript就是 java脚本化之后的语言”,这哥们英语不错。。。

    “请谈谈你对c++11,c++14的看法”

    “这个,c++后面加上数字是什么鬼?”

    “请问函数式编程语言,在冯诺依曼体系上有什么先天的缺陷?“

    “怎么你说的每个词我都懂,放在一起我就懵呢。。。”

    “不行,这样很难找到高水平的人”,王一男说。

    “只能去挖人了,巨硬和米哥在中国都有研究院,那边水平比较靠谱,张琪跟他们关系不错,让他想办法去挖人吧”

    “对了,你说的那个fpga的高手呢,他能来不”

    “孙伟啊,他这两天刚回来,这样,我约他明天过来跟你聊聊,能不能把他忽悠来,就看你的本事了。”李文静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