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章 王一男的故事 上

时间:2017-10-08作者:哥德尔系统

    王一男出生在蜀省的一个小城市里面。是那种老式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当年建设大三线的时候,从魔都搬迁过去的。从小时候开始,王一男就特别喜欢看书,什么样的书他都看,《故事会》《小学生作文选刊》《科学画报》,最喜欢看的,还是《少年科学画报》。

    王一男属于那种特别聪明,但是不好好学习的顽皮孩子,上学的时候,不管该干的不该干的,反正只要是有意思的事情,他都干过,足球,篮球,乒乓球就不说了,还有各种兴趣班,当然像逃课,抓知了,掏蜂巢之类的也少不了,反正没少被班主任告状。王一男的父亲是个特别开明的知识分子,他总说“男孩子嘛,那是一定要放养的,管的太宽了,一点灵气都没有了,以后肯定没什么出息”,每次都这样把班主任打发走了。

    王一男最牛的一次,是小学四年级暑假的时候。他父母同在一个单位,是个挺大的研究所,所里面有自己的图书室,是个平房。王一男垂涎里面的书很久了,但是每次他用父亲的借书证去看书,只能借三本,而且手续很麻烦。一天晚上,王一男偷偷用弹弓把图书室边上的的路灯给打灭了。然后很耐心的等了两天,看着没什么人注意。他找了一根很粗的铁丝,然后在铁丝的一段弄了一个凸起,凸起的高度在家里做过好几次实验,都调整好了。带着这根铁丝,还有一条用来捅煤灰的铁钩,电筒和一面小镜子。王一男在半夜和两个小伙伴来到图书室的后面,他们爬上窗台,因为是夏天,窗户上面的气窗是开着的。探着头,一个小伙伴用电筒照着插销,另外一个用镜子来观察插销的位置,王一南先用铁钩把窗户的插销钩起来。然后,将带有凸起的铁丝插进插销和窗户之间,那个凸起的高度在家做过好几次实验,正好把插销顶起来转动到垂直的位置,最后再用铁钩钩住插销,往上一拉,窗户就可以打开了。

    王一男和两个小伙伴从打开的窗户钻到图书室里面,就像书耗子进到粮仓里一样。整个暑假,他全泡在图书室里了,也就是在那个图书室里,他看到一本《量子力学史话》,里面描写了20世纪初,那些光彩夺目的大师们,爱因斯坦,德布罗意,薛定谔,海森堡。。。。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彻底把小家伙给吸引住了,物理学真的很有意思啊。

    不过到了中学的时候,小城里面开始流行各种录像厅,台球厅,录像厅里总放着香港的各种武侠或者烟道片,台球厅,更是这些叛逆期小孩的最爱。作为一个贪玩的孩子,王一男毫不意外的堕落了,他整天逃课,跟街上的老大们出去打桌球,偶尔还打打群架,当然,王一男胆小,每次都躲在外面喊加油,所以幸运的是,没出什么大事。

    直到高三寒假的时候。

    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王一男考砸了,本来成绩还不算太差的他,排在全班三十几名。王一男硬着头皮把成绩单拿给父亲,父亲看了好久,出乎意料的没有骂他,自记事以来,父亲就没有打过他。

    “寒假去趟魔都吧,你外公一直让你去玩,你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外公呢”

    王一男不想去,寒假多宝贵的时间啊,大好的录像厅,台球厅等着我们的小马仔征服,说不定,还能跟老大学学怎么泡妞呢。

    “你就听我一次,回来,你也算成年,我就再不管你了”,架不住父亲哀求的目光,总的来说,叛逆归叛逆,王一男还是个孝顺孩子,他还是登上了去魔都的火车。

    那个年代,从王一男家到魔都,火车要开四十多个小时,不过王一男从来没出过远门,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四十多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

    外公很喜欢王一男这个第一次见的外孙,不过他亲孙子对这个小表弟不怎么友好,当然,王一男觉得不是针对他的,因为他的表哥就是典型的魔都人,有句俗话是这么说的,“在魔都人眼中,只有两种人,魔都人,乡巴佬”,谁会对一个乡巴佬友好啊。

    不友好归不友好,表哥还是带着王一男在魔都玩了好几天,什么当年租界的建筑啊,什么东方明珠啊。什么大海路啊,当然还包括机场,红桥机场也是一个重要景点,王一男在机场边上,看见真实的飞机起降,整个人都被镇住了。

    小城市长大的王一男哪见过这些,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什么都是那么的新奇。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快过年了,王一男也匆匆告别了外公一家,坐上了回去的火车。

    看着渐渐远去的,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一片钢筋水泥的丛林,王一男年轻的心,好像有什么陌生的情绪在生长。

    回到小城的时候,还是下午,王一男手痒的不行,跑进台球厅,跟小伙伴来了几局。录像,夜啤酒。当然,要过年了,古惑仔们,也是顾不上打群架的。

    还是一样的生活,桌球,录像,调戏调戏小姑娘。只是王一男总觉得怎么都不得劲。

    直到大年三十,一家人坐在火柜里烤火,一边看着春节联欢晚会。

    新年钟声敲响,新的一年到来了,王一男突然有点想哭,自打小学五年级,跟隔壁班的熊孩子打架输了哭过一场之后,王一男就再没哭过了。

    “我出去走走”,王一男对父亲说。

    “注意安全”,父亲没问他去哪里。

    王一男独自爬上研究所边上的一座小山,山上有一个废弃的输电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整座小城。看着小城的点点灯光,天空中偶尔有几束烟花炸开,鞭炮声此起彼伏。王一男突然就泪流满面。

    “你甘心在这里过一辈子吗?”

    “你确信自己属于这个地方吗?”王一男问自己。

    在没去过魔都之前,王一男也许会回答是,但是去过魔都之后的王一男,终于明白,这座小城不是自己人生的终点,而是人生的起点。我的未来,一定是星辰大海。

    从农历大年初一到公历的七月七号(高考的那一天),王一男度过了有生以来最疯狂的5个月。

    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疯狂的学习计划,要把自己丢失的时间找回来,早上六点起床,背英语单词。

    一直到上课为止,吃饭背,走路也背。

    上课的时候,王一男除了参加模拟考试以外,坐在课堂上,从来不听老师讲课,而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学习。

    物理,基础很好,需要多做模拟考试题就行了,只用花费10%的时间

    语文,基础不错,但是文言文要加强,花费10%的时间

    化学,拉下太多,需要全面系统补课,花费15%的时间

    数学,主要高中内容基本没学,需要补习高中内容,花费15%时间

    生物,这个简单,每天花5%时间背背书就行了。

    政治,这个没辙,每天花15%时间背吧,

    英语,这个实在是太差了,而且据说英语不及格会影响大学录取的,这个花30%的时间,往死里弄!

    王一男给自己制定了精确到天的计划,每天不完成,就不睡觉。

    父母把王一男的变化看在眼里,默默的支持着他,每当十二点,王一男还没睡觉的时候,母亲总是做好了醪糟甜酒,卧一个鸡蛋,悄悄地放在王一男的桌上。

    一个聪明人,就算再不努力,也不会混的太惨,一个聪明人,稍微努力一点,肯定会混得不错,要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努力到拼命的程度,那一定会创造奇迹的。

    王一男放了一颗卫星,高考的时候,他物理考了满分,数学120总分,他考了110分,语文120总分,他考了105分,最后满分700,他考了610,全校第三名。

    水木大学,帝都大学的招生老师,都觉得王一男会填自己的学校,不过最后,熊孩子到底是熊孩子,一考的不错,就开始翘尾巴了,他看着水木和帝都都要军训一年,王一男这个不爽啊,他最怕这种出操,站队列啥的了。于是王一男选择了不需要军训的n大,物理系,也就是在那里,认识了李文静。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很牛,物理满分啊,610的总分,有几个人这么厉害的“,王一男说。

    “不过没几天,我就被好好教育要低调做人了”

    刚进学校没多久,有一天,大家正在宿舍聊天呢,隔壁寝室的一个同学过来串门,他跟我上铺的程潜是老乡,n大数学系的,上来他就嚷嚷说,系里面今天专业课,老师出了一道题目,是一个多项式相关的,超级难,说一整节课的时间,估计到下课都没人能做的出来,他们系有个女生,20分钟就搞定,他也只花了25分钟。

    “那个女生肯定是李文静吧”,张琪问。

    “嗯,是我,不过这事很丢脸,一男他们宿舍都是一群变态”,李文静说。

    程潜就说,“物理系学的数学,比数学系难多了,你把题目给我们看看”,他的同学就把写在小本子的题目拿给我们宿舍的人看了,当时我们宿舍有三个人在,我,程潜,杨行知。

    程潜是浙省的高考状元,不想去北方,就读了n大,杨行知父亲是物理系的教授,算是保送的。

    我们几个凑过去看了题目,没想象中那么难,基础课的《数理方法》,貌似都要难一些,就是稍微绕了一点。

    结果我们三个差不多同时算出答案,杨行知最慢,也只花了十五分钟,我和程潜大概都花了十分钟多一点把。

    程潜的老乡被打击的不轻,结果还没完,这时候我们宿舍的古南回来了,这哥们是个神人,平时很少见他去上课,看我们在讨论,他拿过小本子,看了看,然后说,这个多项式问题,很像某种能级跃迁嘛,这个能级不可能是氢,没那么复杂,也不可能是。。。。

    他巴拉巴拉说了一通,做了两个假设,一个推论,1分钟之后,古南直接把答案报了出来。

    “所以说你们宿舍的人都是变态”,李文静在边上说。

    “以后在理学院,一男他们宿舍的 f4就出名了,叫 fast 4”

    “哈哈,原来是这样的f4“

    “嗯,从此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王一男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