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三章 最高等级的传话者

时间:2018-05-17作者:哥德尔系统

    “让我们回顾一下之前的两道题目以及它们的答案”,王一男在白板上写下“激光雷达”几个字,

    “整个事件的起源是因为激光雷达的信号”,王一男接着说,“出现第一个黑洞是因为我们在南太平洋搜寻失踪航班的时候”,“大规模、高频度的使用了激光雷达进行扫描”。

    “后来我们分析,很有可能是这种高度调制,非人工的激光信号,被这个智慧生命的某个传感器接收到了,这种信号代表蓝星人类的科技已经达到了一个基础水平”,

    “这个智慧生命的代表觉得人类的科技满足了一个最低标准,可以开始出题了”。

    “接下来的题目是关于信号处理和逻辑还有蓝星的地形图,没有发展到太空时代的文明,显然无法知道整个蓝星的完整地貌,通过对黑洞发射出来的信号进行分析,我们发现了隐藏的地图,上面指明了蓝星上的八个点,也就是这次各国分别考察的八个位置”,王一男说,

    “华国考察的结果跟大米国很类似,只不过不是在水下,欧罗巴和毛熊的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从初步了解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差不多的”,王一男说,

    “这八个蓝星上的位置,对应了散布在整个太阳系的八个点”,

    “我想不管怎么样,接下来的题目或者答案应该就在太阳系中这八个位置那里”,王一男停顿了几秒钟,

    “所以,是时候去看看了”。

    “去看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人类技术虽然已经可以将飞行器送出太阳系,但是发射航天器仍然是一件非常复杂,耗资巨大,以及风险巨大的事情,当然,如果马斯克的可回收火箭技术成熟了,上面的话我会把它吞回去的。

    会议的最后,总算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想办法到太阳系的这八个位置去看看。然而,真要把飞行器送到这八个地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地月之间的拉格朗日点还好,木星和卫星之间的拉格朗日点可就没那么容易到了。

    特别是在毛熊解体之后,没有了对手的nasa,也失去了深空探索的动力,跟登月时代的土星五号比起来,现代的大推力火箭技术,实际上已经退步了许多,新的希望也就落在以马斯克为代表的私人航天公司上了。

    “我会约一下spacex的马斯克先生,还有蓝色起源的扎克”,科学代表主动请缨,

    “看一看可以在太阳系内自由飞行的航天器,目前的技术是不是可以实现,大概的预算会是多少”。

    “这是很有必要的,对了,去spacex的时候最好带上我,有些细节我也想了解一下”,王一男在旁边补充道。

    作为一个目标是星辰大海的男人,马斯克童鞋的经验还是很值得学习的。

    “王教授,不知道您接下来有什么安排”,会议结束之后,川普再次找到了王一男,

    “我大概会去一趟大使馆,准备尽快安排回国的事情了”,王一男回答道,

    从十一月底离开帝都,在欧罗巴进行了一圈讲学之后,在斯德哥尔摩领取了属于自己的奖金和奖章,王一男还来不及回国,就因为外星黑洞的事情,直接来到了大米国,这兜兜转转,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要不今晚来我家里共进晚餐?伊万卡早就想跟您认识一下了”,川普对王一男发出了邀请,

    “这个”,王一男有点迟疑,这可不像传说中对华国超级不友好的川普啊,搁别的地方,那就是一个标准的脑残粉,不过反正我也没权利决定什么国家大事,王一男想想也就释然了,就算被川普忽悠瘸了都没事,更何况说起奸商本性来,谁忽悠谁还真不一定呢。

    “没问题,我先去趟大使馆,你晚点让人去大使馆接我吧”,王一男很爽快的答应了。

    然而在大使馆,却发生了让王一男意料之外的事情,王一男觉得川普请自己吃饭,只是一个迷之粉丝做出来的出人意料举动,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新任的参赞可不是这么想的。

    “为什么川普会请你共进晚餐”,

    “就在他上午刚刚发起了跟华国贸易战的时候”,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含的深意,还是说他想要表达什么,政治人物的任何举动都不能等闲视之”。

    驻大米国第一武官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是不是川普想表达缓和的意思,上午的贸易战是因为国内外的压力做出的决定,其实还有很多可以协商的余地”,

    因为上午川普做出的制裁决定被视为对华国贸易战的宣战信号,华国驻大米国大使被紧急召回国内商量应对措施,所以大使馆做主的就这么小猫两三只,大伙吵得不亦乐乎。

    “不行,我觉得王教授不能轻易参加这次宴会”,参赞说,

    “必须等我们把川普的意图研判清楚,或者等待国内批准之后才能成行”,

    “而且王教授参加宴会本身,是不是就表达了我们有缓和的意图呢,这种错误意图的传达,很可能不是我们的本意”。

    王一男本来还饶有兴趣的听着神仙打架呢,没想到话题饶了一会,还是回到自己头上了,话说这帮人当官的时间太久了,是不是脑子都被烧坏了,王一男想,你们给我开过一分钱的薪水吗,去吃顿不要钱的晚饭,还需要你们批准?

    “你们慢慢吵,该汇报就向上头汇报”,王一男说,“我先去睡会,等川普的人到了之后叫我”。

    这是完全没把参赞,还有武官童鞋放在眼里嘛,“王一男同志,你怎么能这样无组织无纪律呢”,

    “外交无小事,这要是对我国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不愧是在大米国混迹多年的参赞,一顶大帽子“呼”的一下就飞了过来。

    王一男也懒得跟他废话,“对了,你们这有休息室吧”,王一男和颜悦色的对着边上正做记录的小秘书说,“带我过去吧”。

    参赞同学感觉到自己的面子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他忍不住举起手,想拍一拍桌子,没有大使,这一亩三分地我就是老大,我还治不了你?边上的心腹一把拉住了他,“大使回国的时候,唯一交代的事情,就是要我们招待好王一男教授”,这位心腹还是很清醒的,“该怎么做,咱们是不是先汇报?”

    眼看着参赞没有进一步举动,小秘书连忙带着王一男离开了会议室,“王教授,休息室在这边”。

    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王一男总管把欧罗巴过来的时差调整的差不多了,川普派来的专车已经在大使馆等了有一会,奇怪的是,偌大的大使馆居然就像没人了一样,小秘书带着王一男一直到坐上总统专车,都没看见半个人影,看起来官员们跟国内沟通的结果不咋样,所以都很有默契的躲了起来,不想看到这个有点自鸣得意的家伙。

    专车在小小的华盛顿特区转了没一会,就来到一个小小的庄园,王一男有点纳闷,川普同学的豪宅不是在弗罗里达的海湖庄园山庄吗,怎么在首都也有私家小庄园,这大米国总统的待遇未免也太好了吧。

    站在门口的川普给王一男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这是我女儿在华盛顿的住宅,今天她是主人”,川普很快打消了王一男的疑虑。

    好吧,伊万卡和他的犹太丈夫也在川普边上,他们一起欢迎了王一男的到来,这让王一男把一点点小心思放了下来,“万一,万一川普的女儿看上我了,那该咋办?”。

    果然,伊万卡和他的丈夫才是真正的科学粉丝,也许是因为犹太人太聪明的缘故,所以他们对于特别聪明的家伙,比如说王一男之流,有一种天然的崇拜。

    伊万卡拿出一叠《times》,“这是让他们送来的最新特刊”,

    “王教授,多签几个名送给我吧”,伊万卡说,

    “我自己收藏,还有好几个朋友托付我很久了”。

    没的说,对于很有可能成为某一届大米国总统的美女,王一男觉得搞好交情肯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龙飞凤舞的写上自己的中文名字之后,按照伊万卡的要求,王一男还特地在边上用英文加上,“给美丽的伊万卡,世界的奥秘让我们拥有共同的期待”。

    不过说实话,大米国虽然很发达,论起吃东西的艺术来说,比华国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川普专门带来了自己的私人厨师团队,在厨房里面折腾了半天,用王一男的话来说,做出来的东西勉勉强强可以吃下去吧。

    川普开始吹嘘自己当年在商场上如何从一穷二白开始,打下偌大的基业,看着伊万卡和她丈夫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王一男就知道这估计不是他第一次忆苦思甜了,不过据说人一旦年纪大了,就开始更多的回忆过去而不是期待明天,王一男表示考虑到这个因素的话,那还是原谅他了。

    吃完饭,川普带着王一男来到房间后面的小院子里面,拿着割草机比划了一下,伊万卡和她老公知机的消失了,看起来真正的戏肉要上演了,不过,王一男有些惊恐的想,该不会是让我来给他女儿做家务吧,说实话,割草机这样的玩意,还真没用过。

    就在王一男费劲的猜测川普真实目的的时候,“难道大使馆的那帮家伙没猜错,川普真的是想让我带点什么消息给华国政府吗?”,王一男想,“到时候我是装作没听见呢,还是装作没听见呢”,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小学三年级王一男都已经明白了。

    但是川普接下来说出来的话,还是出乎王一男的预料。

    “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川普说,“原话是这样的”,

    “我们不是敌人”,

    “我不希望必须做出我不想做的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