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二章 六角大楼

时间:2018-05-17作者:哥德尔系统

    抓到这只叫做中星的鸡之后,川普心情大好,不过,貌似这只鸡还不是最大最肥,最讨厌的那一只。

    川普想了想,接着问幕僚们,“我记得还有一个叫中为的华国公司吧,好像规模比中星还要大?”。

    商务代表是最有发言权的了,他点点头,“是的,中为是华国最大的通讯设备制造商,它的规模大概是中星的十倍以上”。

    川普热切的目光投向了旧爱新欢,cia和f的长官,“朋友们,关于中为,你们就没有什么可说的吗”。

    出乎总统预料的是,会议现场陷入了一阵难堪的沉默,没有人抢先跳出来,中为可不是中星,在大米国政界耕耘多年,光砸下去的政治献金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在座的哪一位,或多或少都跟中为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这个时候跳出来,不是找抽吗。

    川普好像也意识到什么,嗯,好像自家的建筑公司,跟中为的关系也是很不错的哈,貌似在金州中为某研究中心,就是自家建筑公司承建的。“今天的天气还真不错”,总统先生打了个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中星这只鸡,一定要杀出风格,杀出水平,杀得华国人闻风丧胆才行”。

    简短的办公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川普当上大米国总统之后,这个蓝星最庞大的官僚机构效率一下子提升了不少,毕竟,敢说敢做也是一个优点,总比怕这怕那,雷声大雨点小要好很多是不是。

    人们陆续离开了总统会客厅,川普上任以后,特别喜欢这间富丽堂皇,而且大小适中的房间,他的女儿,被认为是下一届或者下下一届大米国总统最有力的竞争者,亲自为房间挑选了最接近黄金颜色的厚厚窗帘,中午时分,拉开窗帘之后,金黄色的阳光投影在金黄色的窗帘上,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让人迷醉的黄金的颜色。

    “卡瑟琳,我下午的日程安排是什么”,川普揉了揉脑袋,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高强度的会议只开了一个多小时,川普就感觉有点hold不住了。

    “总统先生,下午是我们前往大西洋考察疑似外星黑洞舰队的汇报”,漂亮干练的白宫秘书卡瑟琳拿出随身的特制palm平板,调出了总统下午的日程安排。

    “考虑到有关内容的保密级别,这次舰队科学官的汇报安排在六角大楼进行”。

    “狗屎”,川普嘟哝了一句,“又要让我坐车,不能就安排在我的会议室进行吗?”,

    卡瑟琳仔细的看了看下午的日程安排,摇了摇头,“恐怕不行”,

    “下午听取汇报的除了您以外,还有来自蓝星其它四大流氓的观察员”,卡瑟琳报出了几个名字,

    “以及几位知名的科学家,我们大米国的威腾,以及,来自华国的王一男教授”。

    “王一男教授”,川普记得自己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对,本届诺贝物理学和化学奖的双料获奖者,新科阿贝尔奖得主,提出了g-w不可描述定理,被认为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卡瑟琳的眼睛里面冒出了小星星,

    “而且还特别年轻,特别帅,好像今年刚刚三十岁”。

    川普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一头白发,虽然精心的染过色,不过总不能染成黑色对不,那也太假了。“刚刚三十啊”,“那会我还在为挣到自己的第一个一万美金而努力呢”。

    挥挥手把一脸花痴的卡瑟琳赶了出去,“出发的时候再叫醒我”,川普说,

    “让我一个人呆会”,“哭一哭我逝去的青春”(这是作者脑补的)

    虽然贵为蓝星第一强国的名义老大,三军统帅,川普的本质还是一个商人,保留了商人一些很有趣的特质,比如说,对未知的东西充满了敬畏,以及,对于牛x东西的认同。

    对于川普来说,王一男就是这么一个未知的牛x东西。

    而就在这天下午,大米国,华盛顿,六角大楼,就是那栋被飞机撞掉一个角的巨大建筑里面,商人川普和科学家王一男的第一次见面无声无息的发生了。

    第一眼看到这个年轻人,久经商场的川普,对这个有点小帅的家伙就充满了好感,“该死的伊万卡,跟她说了多少次,不要这么早结婚”,川普在心里开始嘀咕,

    “虽然她找的那个家伙有点小钱,也有点小帅,跟眼前这个年轻人比起来,那还是土得掉渣了啊”,

    “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人”,时代杂志在王一男头像下面附上的这个小标题,那可不是哗众取宠,而是整个蓝星,包括大米国科学界的共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逼格啊。

    带着点对面这个华国人不能成为自己女婿的遗憾,川普主动对王一男伸出了手,“王一男教授吗,我女儿可是你的忠实粉丝”,“等下一定要给我多签几个名,不然回去她一定饶不了我的”。

    王一男一脸懵逼的跟这个白头发的老头子握了握手,“这家伙不是对华国特别不友好吗,好像上午刚刚发起了对华国的贸易战,対中星的严厉制裁已经在华国掀起了轩然大波”,

    “居然现在这么和蔼可亲的跟我握手,搞得跟个普通粉丝似的,难道我的主角光环,已经到了连敌人都会被感召的程度了?”。

    参加下午汇报的另外一个知名专家,是大米国的威腾,目前在普林斯顿任教,他提出的超级弦论,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成为描述宇宙的终极理论,原因很简单,这个理论在数学上实在是太漂亮了。

    当然,按照王一男的最新研究成果,很有可能超级弦论就是一个典型的不可描述理论实例,由于某些本质上的限制,超级弦论在夸克尺度上,将存在无法表述的情况,也就是说,一定存在有些情况,超级弦无法描述其内部机理,因为本质上,那是一个逻辑上的黑洞,或者称之为形式化系统的黑洞。

    跟威腾寒暄了几句,王一男没好意思跟他提起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告诉一个信仰上帝的人自己发现了上帝不存在的证据,这可不是一个绅士的行为。

    参加两次海上考察舰队的科学代表,首先播放了几段录像,其中一部分是王一男之前就看过的,还有一部分是前往另外一个地点的舰队拍摄的。

    虽然已经有过一次经验,但是当看到海底无人摄像机这一分钟还是生机盎然的热带海洋画面,色彩鲜艳的热带鱼在镜头前来回穿梭,下一分钟就变成漆黑的天空,点缀着清晰到吓人的繁星,王一男仍然感觉到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他况且如此,更不要说一帮吃瓜群众,包括一头白发的川普了,王一男看着总统先生嘴巴张开半天都无法合拢,都有点担心他的血压了。

    “所有的证据表明,这个黑色的物体,甚至我们都无法断定这是不是一个实体,还仅仅只是一个畸形的时空”,科学代表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肯定是某种形态的智慧生物所创造,而且这种智慧生物在时间和空间的本质理解和应用上,显然已经远远超过了蓝星的现有水平”。

    “之前王一男教授提出了一个理论,认为这些东西是智慧生物出给我们的考题”,

    “也正是根据这个理论,王一男教授破译了其中一个黑洞发出的信号,指出了我们所发现的八个位置的黑洞”,科学代表说,“综合我们拿到的新资料,王一男教授有什么新的看法吗?”

    “那我就献丑了”,王一男走到播放视频的白板前面,“假设我的看法是正确的,这确实是某种智慧生物给蓝星出的考题”,

    科学代表说,“在这八个位置发现了预期中的黑洞,充分证明了您的理论是正确的,我们可以认为这就是智慧生命给蓝星人类的考题”,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怎么才算答上了这个考题呢,如果还有下一道考题,那么下一道考题又在哪里呢”。

    王一男点点头,“在尝试回答这道考题之前,我有一个疑问,这个疑问可能是大家都忽略了”,

    “从上次我看到的那个点的录像来看,探测器进入黑洞之后,来到了一片星空对吧,通过对星空中星星位置的比对,我们可以定位探测器所处的位置是在太阳和蓝星以及月球之间的拉格朗日点”,

    科学代表表示同意,“是的,从星图来看,这个位置是非常精确的”,

    “这次探测器进入另外一个黑洞,我们拍下来一片新的星空,我注意到,刚才科学代表汇报中提到,这片星空从星图判断,位于木星和他最大的卫星之间的拉格朗日点”,

    “没错,计算机模拟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而且跟进入黑洞的时间完全对应上,分秒不差”,科学代表补充道。

    “但是我们都忽略了一点,怎么证明探测器所处的位置,正好就是我们这个时空,我们所猜想的同一个位置呢”,王一男说,

    这句话有点拗口,但是在座的都是聪明人,也许除了川普以外都听懂了,当然完全蒙圈的川普选择了一言不发,藏拙他还是很熟练的。

    也许探测器进入了一个平行宇宙?也许探测器进入了十分钟之前,或者十分钟之后的当前宇宙?

    既然在大西洋底可以通往星空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发生,那么比这更荒谬的事情,也没有理由绝对不会发生了。

    科学代表一拍大腿,“是我忽略了,应该让送过去探测器向蓝星发送信号的”,

    “只要我们在蓝星上能收到信号,就能证明这是同一个时空,而且从接收到信号的时间,就可以判断出一些有趣的东西了”,

    “比如说时间是哪里的时间,海底还是拉格朗日点”。

    舰队指挥给科学代表泼了一盆冷水,“所有的黑洞都消失了”,

    “现在再想去发射信号已经完全来不及”。

    王一男敲了敲白板,嗯,这种感觉不要太爽哦,居然可以在蓝星流氓老大面前敲黑板,充老大。

    “我们假设这是同一个时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嗯,接下来我建议该请漫威的编剧来给总统先生做顾问了,对于平行宇宙,他们比我们专业”,王一男的冷笑话引发了会议室一片笑声,开玩笑,请他们来讨论神奇宝石的作用么。

    “那么,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怎样算给出合格的答案?”,王一男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