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章 杀鸡给兔子看

时间:2018-05-17作者:哥德尔系统

    大米国,著名的圆顶白房子,这里经常在好来屋大片里面作为恐怖袭击的背景,但是在现实中,估计没有哪个胆大包天的恐怖组织胆敢袭击这栋建筑。

    因为那样的话,基本上就是跟整个蓝星流氓集团的老大宣战了,由此带来的后果,你懂的。

    数百年来,这座白房子的主人,大米国的总统总是在驴党和象党之中产生,当然,按照大米国的宪法,不属于任何党派的候选人也能参选总统,理论上来说,一只兔子也有当上鹰酱总统的可能性,前提是,在大米国出生并定居十四年以上。

    曾经有一个计算机大亨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了大米国总统,并且获得了19%的选票,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只不过,理论上无党无派的有钱人成为大米国总统的可能性总还是存在的,就像你我中六合彩一样,万一实现了呢。

    本届大米国总统川普是来自共和党的候选人,当然了,这哥们以前也支持过民主党的总统获选人,作为一个商人,他的行为是很可以被理解的,趋利避害是商人的天性嘛,怎么划算怎么来是川普有生以来的信条。

    但是,川普仍然是一个有原则,有理想的总统,他的理想很简单,“让大米国再次强大起来!”。

    作为一个很奇葩的总统,川普颠覆了很多大米国选举的潜规则,比如说政治正确,也许是因为公众审美疲劳的缘故,选民们忽视了川普种种劣迹以及跟大毛眉来眼去的指控,就记住了川普的竞选口号:“大米国是我们的大米国”。

    至少在姿态上,川普做到了大米国优先的基本原则,拜托,我大米国又不是国际主义战士,在大米国境线以外,那管你洪水滔天,更准确的来说是,“在我大米国利益之外,哪管你洪水滔天”。

    川普上台以来,虽然刷新了最不专业政府的下限,但是在大部分铁杆米国人那里反而获得了足够的支持,本来嘛,人们总是看到眼前,至少这个总统还看起来还是为我们考虑的是不是?

    这天上午,川普召集自己的幕僚,一朝天子一朝臣,放在大米国也一样,川普的幕僚基本都是自己的一起放羊和挣钱的铁哥们。

    “哥们啊,最近各自把自己手下打理的怎么样了,汇报一下先?”,川普开口了,

    “国防部的老爷们比较难弄,不过在我换掉一批,提拔一批之后,基本上七七八八了”,国防部长说,

    “除了一些一线的将军们以外,基本上都能做到唯命是从,那帮一线军人问题不大,他们都是服从命令的好手”。

    “非常好”,川普对国防部长还是很满意的,不愧是当年一起xxx的死党。

    “f呢,这帮兔崽子当年在我竞选的时候居然敢给我使绊子,有没有杀几只鸡给猴崽子们看看?”,

    新上任的f老大一脸的忐忑不安,“我已经把好几个中层干部换掉了,但是这里面的水太深”,

    “有几个部门甚至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有多少人,是干什么的”,

    “你是吃什么的xxx”,川普开始发飙了,“整整半年的时间,你就换了几个中层干部,那几个副局长呢,不要告诉我他们现在已经对你唯命是从”。

    “换掉副局长的影响太大了,而且涉及到太多政府的隐秘,甚至一些大毛的证据”,这位新任老大开始支支吾吾了,他当然不会告诉川普,其中一位副局长拿出来关于自己的黑材料,那叫一个触目惊心,还有位副局长直接给他看了一些关于总统先生的视频和录音,要是泄露出去,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所以,身为总统的自己人,扛枪和挡雷那是基本功,川普把他喷的满脸都是口水,也只有默默的咽下去了,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能说。

    再次询问了自己各大幕僚的情况之后,川普很乐观的发现,形势不是小好,简直是一片大好啊。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们的支持率有点偏低”,

    “那个该死的盖洛普民调,居然说我们的支持率还不到30%!”,川普一边说着,一边气的胡子都飘了起来。

    “再怎么样,咱们35%的支持率总是有的嘛”,

    “所以无论如何,咱们必须做点什么来积累声望,不然一个任期都没坐满就被赶下去,那也太丢人了”。

    于是在白房子的会议室里面,开始爆发了激烈的争论,一般而言,凝聚民心士气,效果最好也是最简单的时机是外敌入侵。然而,作为蓝星上毫无争议的流氓头子,要寻找敌人,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在铁幕时代,最好的敌人当然是毛熊啦,数百万大军,还有在欧罗巴边境上的钢铁洪流,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有这样的对手,欧罗巴一帮小弟乖得不行,都不用老大发话,每年的保护费就乖乖的送上来了。

    不过自从演员出生的李根总统,用半真半假的《星球大战》计划把毛熊忽悠瘸了以后,这个敌人承受不住内部和外部的压力,一下子轰然倒塌,剩下大毛二毛孤苦伶仃,远称不上合格的对手了。

    本来这个时候,兔子就应该毫无疑问成为大米国最大的假想敌,可没想到**兄弟跳了出来,丧心病狂的“911”,虽然没人性,可是客观上也帮助兔子转移了大米国的视线,有了偷偷刷兵发育的机会。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挂了,疑似**的后台傻大木也挂了,反正借此机会,大米国把不听话的小流氓都揍了一顿,结果最近,连最不听话,手里还有大蘑菇,不能随便揍的北棒子也服软了。

    川普拔剑四顾,心底一片茫然,“问世间,对手为何物?”

    于是,在座这帮川普的铁杆兄弟们的眼里,不约而同的出现了一个猥琐发育,时不时还抡着板砖来一发的长耳朵动物的身影。

    “这只猥琐的兔子,我已经忍了他很久了”,川普给会议定下来一个基调,“一定要把这次兔子给彻底查个底掉,有什么黑材料,赶紧都弄上来”。

    这个时候,当然是用到cia和f的时候了,cia的老大不算是川普的嫡系,只不过在之前的选举大战中立场谨慎,没有直接像f前老大那样,跳出来怼川普,所以在清洗风暴中幸存下来,这个时候,正是他表忠心的最好机会啊,于是cia老板跳出来说,

    “川老大,咱们前段时间不是怼北棒子进行严格的禁运吗,要做到连一只蚂蚁都不能运出来,一只蚊子都不能飞进去,结果我们发现有华国的货轮,偷偷的开往北棒子”。

    “查,给我往死里查”,川普立刻兴奋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借口,支持恐怖分子北棒,我倒要看看这只死兔子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候不开眼的国务卿,仗着自己跟川普有点什么七歪八拐的亲戚关系,举起手弱弱的说,“那个,总统先生您不是下个月要跟北棒的金胖子会面吗”,

    “所以我们刚刚已经把北棒从恐怖分子的黑名单上拿掉了,总不能让总统先生您跟恐怖分子头目会面啊”。

    川普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过他一挥手,“这个不重要”,

    “只有我跟他会面的那两天他不是恐怖分子,其他时间都还是嘛”,川普点点头,为自己的绝妙思路点了一百二十个赞,

    “就这么办,你马上去把北棒加回到黑名单,等我出发前拿下来,回来之后再加回来”。

    好吧,作为蓝星最大流氓团伙的老大,就是这么任性。

    看到cia抢了头彩,f的新任老大也不甘心落后,来之前已经做好充分准备的他,立刻抛出了独家猛料,“我这里有最新的内线报告,来自华国第二大的通讯设备厂商,中星,在我们将波斯列为恐怖主义支持国家之后,仍然为他们提供来自我们大米国,以及我们盟国的各种设备”。

    这个时候cia的老大有点纳闷了,因为这事情是他在任的时候经手的,“我记得这是上届政府的事情吧,咱们还开出了接近十亿美刀的罚单,好像中星已经缴纳了罚款”。

    “我靠,十亿美刀啊,咱们能不能再罚十亿美刀”,听到十亿美刀的罚款,川普的眼睛立刻变亮了许多,连常年的老花似乎都消失了。

    “没错,中星是缴纳了罚款,但是我们的人一直盯着这家公司呢”,f新任老大总算找到一次表功的机会,他滔滔不绝的说,“最近我们买通的内线发现,他们虽然交了钱,但是并没有完整的履行《谅解备忘录》上面所有的义务”。

    这回连边上一直插不上话的商务部负责人也兴奋起来了,“太好了,他们难道还在继续向波斯供货吗”,

    “这么胆大包天,一定要狠狠的收拾收拾,我大米国说过的话,难道能当放个屁?”,

    “咳,咳,咳”,f新任老大有点尴尬的摇摇头,“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

    “在《谅解备忘录》里面,中星答应处理所有涉及波斯事件的责任人员,但是实际上,有几名涉事员工不但没有被开除,反而拿到了更多的奖金”。

    一伙人面面相觑,“这个,貌似不算太大的问题吧?”,

    这是个小问题,但是发现这个小问题的手段,可是个大问题了,大伙看着f新头目的眼神都变了,“你买通的内线,连这种情报都弄得到,未免太厉害了吧”,更加可怕的是,谁知道自己手下,会不会也被这丫的买通了。

    显然,大多数人都没太把违约本身当回事,然而这个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总统先生却由衷的笑了起来,“违约就是违约”,

    总统先生义正言辞的说,“不能因为违反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否认了违约这件事情本身”,

    “谅解备忘录是我们在上帝的眼皮底下达成的共识,必须一丝不差的被履行”。

    这个时候的川普,就像是一个虔诚的牧师一般,代表上帝宣判,“中星违反了在上帝面前达成的协议,就必须得到惩罚!”。

    “现在,让我们代表上帝,来惩罚这个不守信的家伙吧,阿门”。

    好吧,最后一句话总算暴露了川普的本意。

    与会代表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没有大米爹的中星,你不背锅,谁背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