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荣耀之旅(三)

时间:2018-04-26作者:哥德尔系统

    “说这句话的,是一位生活在几千年前华国古代的哲学家,老子,直到今天,《道德经》仍然是一部关于人关于大自然,难以想象的杰作”,王一男说,

    “老子说的这句话,似乎也蕴含了这个道理,自然界似乎觉得,不可能存在完美的东西,而人类总是很贪心的想把一切纳入掌控”。

    “格罗腾迪克先生发现,穷极这些数学工具和方法之后,仍然存在一些阴影,一些阳光永远无法触及的角落,一些远离我们的语言和逻辑,不可描述的部分”,

    “虽然无法描述,但是这些东西依然存在,我们依然可以去尝试着理解它,去使用它,去适应它”。如果程潜在现场,听到王一男说的这些话,一定会给他点一百五十个赞的,是的,程潜采用某种方式跟神经网络连接的大脑,能看到许多身为人类无法看到,无法理解的真理,一些奇怪的,不言自明的,没有逻辑的逻辑,

    可是他说不出来,语言是贫乏的,甚至连逻辑和理论也是贫乏的,程潜觉得自己已经理解了王一男跟李文静的论文,自己的一只手仿佛已经触及到大自然最本质,最核心的秘密,可是当他回头望向自己出发的地方,却只有一团迷雾,神秘,冰冷,而又难以言说。

    这种感觉让程潜想要发狂,但是他却只能闷着头向前,继续向前,一路走向大自然迷雾的更深处,走向王一男和李文静都没有到达过的地方。

    当然,正在进行自己荣耀之旅的王一男不知道就在欧罗巴,离他很近的地方所发生的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更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些什么,毕竟,那个了不起的女巫,也只能看见一些模糊的、破碎的片段而已。

    在华国电视台那位美丽的女主持人,当然还有她身边一脸警惕周慧的注视下,王一男在欧罗巴核子研究中心的讲台上侃侃而谈,

    “有人说《g-w不可描述定理》证明了机器最终会比人聪明,进而引发了人工智能会不会对人类形成威胁的讨论”,王一男的这句话显然是现场非常多的听众想问的问题,这个会议中心陷入了一阵突如其来的沉默,仿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下都能听清楚。

    “no no no”,王一男一连用了三个否定词来表示自己的反对,“《g-w不可描述定理》只是证明了形式化系统的局限性,证明了逻辑和语言不是我们智慧的全部而已,灵感和直觉,甚至包括音乐创作和绘画的灵感,同样是我们人类智慧的一部分”,

    “华国古代有一种著名心灵修炼法门,叫做禅宗,禅宗里面有很多关于顿悟的故事”,王一男说,

    “我想《g-w不可描述定理》为这些小故事找到了现代的理论基础,不是师傅不愿说,是师傅也说不出来啊,因为语言无法表达人类所有的智慧嘛”,

    “所谓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说的也同样是这个道理”,

    王一男想了半天,还是用东方的禅宗举例,避开了有关宗教的大坑,毕竟在欧罗巴关于上帝的问题还是小心点好,一不小心得罪了教廷,好吧,后果你懂的。

    “至于说人工智能会不会对人类造成威胁”,王一男接着说,

    “这就跟我们的定理没有任何关系了,当然,我个人认为,对人类文明威胁更大的,是人类本身的野心和贪婪,而不是某种我们无法描述其内部机理的人工智能”,

    “毕竟,直到今天我们也无法理解在围棋的世界里面,战无不胜的米歌狗狗对吗”。

    然而,王一男刚说到这里,就发现台下起了一点点小小的骚动,好像还有人在说着什么,这在非常有礼貌的欧罗巴人里面,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王一男停了下来,对着台下的听众说,“刚才发生了什么,有谁能告诉我吗?”,

    这时候台下有人举起了手,王一男示意工作人员给他拿去一个无线话筒,这位听众拿过话筒,先不好意思的对王一男说了一声抱歉,然后说,“前几天的最新消息,米歌的狗狗在狐狸围棋网组织的《蓝星最强棋士决定战》中输掉了第一盘,而且是完败”,

    “但是它的对手没有参加之后的几次对局,就此失踪了,据华国棋院的职业高手判断,这名棋手的风格,更接近人类而不是人工智能”。

    短短的两句话,在王一男的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他立刻想起前几天在斯潘利希,老佛爷的庄园,杨立函跟他描述的关于未来的片段,头上插满了电线的怪物,居然在下围棋。

    冥冥之中,王一男觉得狐狸围棋网上,这个战胜米歌狗狗的棋手,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下围棋的怪物,“是该找那盘棋的棋谱来看看了”,王一男想。

    王一男的讲座在欧罗巴核子研究中心收获了一波雷鸣般的掌声,这种数学和哲学的讨论和思考,比高深的物理学理论更能引发大众的共鸣,除了在学术界引发了巨大的反响以外,这次讲座还广泛的被大众媒体所报道,引起了整个蓝星范围的强烈反应。

    “菲尔兹奖获得者陶教授认为,《g-w不可描述定理》是本世纪最大的数学发现,是让人惊叹的杰作,是来自外星球的思想”,这是喜欢耸人听闻的大米国媒体的报道。

    “人类的逆袭?知名围棋高手分析米歌狗狗输掉的一盘棋,得出的结论是,人类棋手的思考方式可以战胜人工智能”,这是关于米歌狗狗输掉的那盘棋的评论,也被人拿出来蹭热度。

    “是人类智慧的围墙,还是更广阔世界的出发点,《g-w不可描述定理》到底告诉了我们什么”,这是来自《科学米国人》的长篇专题,邀请了多位知名数学家、物理学家、当然还有哲学家发表他们对《g-w不可描述定理》的看法。

    而米国《时代周刊》本周的封面人物,赫然就是王一男,

    “物理学家?!化学家?!数学家?!人工智能专家?!”,《时代周刊》不知道怎么给王一男加上头衔,以至于最后小标题写道,“或许,他来自未来”。

    王一男在结束了欧罗巴核子研究中心的讲座之后,又被来自欧罗巴各地的学者们围住,毕竟,《g-w不可描述定理》这种有巨大争议和话题性的内容,实在是有太多可以讨论的了。

    一直到夜幕降临,王一男才被放过,跟周慧坐在去往酒店的小车上,王一男立刻拨通了钱中华的电话,

    “中华,我是王一男,你帮我查一个人”,王一男说,

    “狐狸围棋网,有一个家伙赢了米歌狗狗一盘,他应该不止下了这一盘”,

    “你看看能不能查到这家伙的真实身份,我总觉得这家伙今后会是一个大麻烦”。

    打完电话之后,王一男找到那盘棋的棋谱开始研究起来,好歹也有业余高手的棋力,王一男差不多还能看出来双方的厉害之处,只不过,这个叫做qc的家伙,怎么感觉下棋的风格有点熟悉呢?

    而在华国,随着诺贝尔奖颁奖典礼的临近,针对王一男和李文静的报道也到了最**,华国电视台在每天的《每日新闻》之后播放的《直击欧罗巴》专题节目,嗯,就是围在王一男身边随时随地进行拍摄的那个摄制小组拍摄的节目,收视率竟然超过了大热的棒子剧。

    近百年来被人叫做“东亚病夫”的惨痛经历,使得华国人对于“太极拳暴打搏击选手”,“《道德经》分分钟教欧罗巴哲学家做人”这种桥段乐此不彼,王一男在欧罗巴最牛x的地方,最高端的研究所或者大学里面都会受到最佳的礼遇,这样的情景极大的满足了华国吃瓜群众的自尊心。

    虽然礼遇是给王一男的,跟吃瓜群众没啥关系,不过观众们还是喜欢看着王一男目空一切演说的样子,喜欢看见欧罗巴的小年轻,金发碧眼的美女一脸崇拜的对着王一男说,“王教授,我要为你生猴子”。

    当然,跟当年王一男和李文静获得阿贝尔奖一样,华国又掀起了学习物理的狂潮,有句话怎么说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王一男用自己欧罗巴之行,似乎证明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更加理所当然的是,吃瓜群众们,还有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是不会知道,学好数理化到王一男这份上的,一百多年也就这么一个,而且99%是要靠天赋的,只有1%的部分需要努力。

    对绝大多数孩子来说,就算学好了数理化,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有资格成为一只合格的科研狗而已,不过也正是由于这样成千上万只科研狗的存在,人类文明才会不断的从理论走向实践,从实验室走向我们的日常生活,走向千家万户。

    历史,往往是大人物的舞台,然而真正的历史,又是由小人物书写的。

    王一男前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之前的最后一站,是汉斯国的首都,汉斯过最著名的理工大学,也是欧罗巴大陆上最好的物理学府,此时,离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已经非常近了。

    而每年的这个时候,整个欧罗巴都会进入一个科学的季节,有时候王一男就很难理解,科学和神学本质上是矛盾的,在这块土地上,为什么普通人信奉的上帝,跟对科学的尊重和狂热能够很好地协调在一起呢。

    就像亚瑟当年看见王一男论文里面那完美的公式和漂亮的论述之后,第一反应是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然后感叹道,“主啊,这样的荣光,应该由我来奉献给你”。

    摇摇头,“这样的逻辑还真是难以理解”,王一男把疑惑隐藏在内心深处,入乡随俗,

    “万能的主啊,保佑我一切顺利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