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新材料学

时间:2018-04-24作者:哥德尔系统

    “正好咱们新的总部也开始建设了,最先就位的肯定是地下的机房和附属设施”,王一男说,

    “新的芯片正好用在那里,另外,你们的研究所到时候也搬迁过去吧”,

    “等到你们这里的工艺稍微成熟一点,估计很快就会变成某些国家的眼中钉肉中刺,那个岛上保密工作比较好做,附近还有空军和特种部队”,王一男把孙伟叫到一边,开始叮嘱他。

    “那我们这边这么多人怎么办?很多人可能不一定愿意到汉江去工作”,孙伟挠挠头,有点发愁,

    “你自己呢,愿意搬到汉江去吗?”,王一男问,

    “我是革命一块砖,老板让我去那我就去哪”,孙伟笑着说,“何况帝都的交通,最近两年有点崩溃的意思,任何时候在地图上看主要环路都是严重拥堵,我也是受够了”,

    “明智的选择,这也是我不愿意在帝都安家的原因,居住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何况那个房价简直吓死人,买一套小公寓的钱都可以在汉江买一套临湖的大别墅了”,王一男对孙伟的选择表示赞许。

    搞定了超导芯片,接下来王一男就剩下最后一笔欠账要还了,那就是身为帝都大学物理系,对了还有化学系的正牌教授,博士生导师的欠账了。

    本来王一男没有化学系教授的头衔,问题是人家诺贝尔奖委员会都给了物理和化学双料奖项,居然王一男还不是化学系的教授,帝都大学的各位老大们想了想,好像自己的脸还没那么大,于是没办法,只好捏着鼻子挤了个化学系教授的头衔给王一男,当然附带着,李文静也拿了一个物理学教授的头衔。这都是要拿津贴的。

    至于为什么会捏着鼻子,这也很简单,一个萝卜一个坑,这里给出了两个教授头衔,整个学校的指标就少了两个,评职称的时候,剩下的一帮排队的副教授,不打起来就奇怪了。

    拿了人家的手短,吃了人家的嘴软,既然身为帝都大学的教授,给学校挣面子的职责尽到了,但是传道受业解惑,作为老师的基本职责,还是必须完成的。

    王一男这个学期除了面向普通学生的《物理学导论》以外,还新开了一门专业课,叫做《晶格频率》,算是固体物理,准确来说,晶体物理的一门新课程。

    晶格频率,是王一男和李文静提出来的新理论,是一种新的晶格本征属性,是高温超导理论的基础,但是其作用也不仅仅局限于高温超导材料的预言和研究。

    本质上,任何晶体结构都可以抽象出晶格频率,而在量子化的晶格频率(所谓的量子化在物理学上最早是由爱因斯坦提出来的,他在光量子假说中,认为光不是一种连续的能量,而是一份一份的,有明显间隔的能量脉冲,人们由此以后,就把本质上不连续的事物抽象,称为量子化),

    量子化,而不是连续性才是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比如说著名的芝诺悖论,一只兔子永远追不上先出发的乌龟,因为每当兔子追赶了一半的距离之后,乌龟又前进了一小段,于是一半又一半,周而复始,兔子永远赶不上乌龟。

    但是在一个量子化的世界中,芝诺悖论是不成立的,因为到了一定的尺度,距离就会量子化了,没有一半距离,或者在此,或者在彼,不存在两者之间这种状态,正如不存在两个光量子中间的能量一样。

    在王一男和李文静的理论中,晶格频率是量子化的,也就是晶格频率必须符合 ax* pai * h之类的公式,这个公式里面,一定有圆周率 pai,一定有普朗克常数 h,其他的调料再加一点,差不多就齐活了。

    当然了,如果仅仅量子化,这个理论也没那么难了,所以在计算过程中,一定会出现奇点,也就是无穷大,怎么去掉无穷大是一个数学问题,但是本质上还是一个物理问题。

    历史上物理学的无穷大,比如说著名的黑体辐射问题,最后引发的,都是从最基础物理学概念出发的革命,至于量子力学中的无穷大,从数学上倒是有重整化方法可以解决了,但是物理学概念上的革命目前暂时还没有到来,或者永远也无法到来。

    因为这超越了人类的想象,是我们卑微的智慧,所无法理解的世界的本质。

    王一男在帝都大学所开设的这门《晶格频率》,除了帝都大学的研究生以外,还吸引了大量的学者前来旁听,甚至还有来自欧罗巴和大米国的资深教授,他们拿着小本子,就像专心致志的小学生一样,坐在前排,生怕自己错过了王一男所说的一个字。

    甚至还有教授带上了自己来自华国的研究生,唯一的要求,就是要翻译一下王教授说的中文。

    晶格频率属于晶格一项新的本征属性,除了能够预言wl电子对的存在,从而计算出超导体的临界温度以外,还能够用来计算熔点,屈伸度,甚至晶体的硬度。

    更重要的是,这种理论不仅仅是计算而已,通过主动改进现有结构的晶格构型,甚至可以期望新的构型呈现某种预料之中的变化,比如说更高的临界温度或者更高的熔点,更高的强度等等。

    也就是所,《晶格频率》就是材料科学新的圣经。

    一开始还局限在学术界,然而,当工业界认识到《晶格频率》对新材料研发的重要性时候,各大公司的科学家们像疯了来到帝都,一份王一男教授教课的笔记,居然能卖到五十万美刀的天价,当然这个时候,王一男的授课也进行到尾声,虽然没有禁止其他国家学者的旁听,但王一男主要的授课对象还是华国的学生和科学家们,课后的辅导和一些讨论,嗯,那还是非华国人不得入内的。

    虽然王一男的本意,是提升华国在晶体和材料学上学术水平,当然还有工业水平,要知道,在116所的材料实验室,那里对他理论的掌握和使用,比这堂课上讲的,可要高深好多,不过客观上,这些公开的课程对整个蓝星的材料学还是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以至于材料学被分为晶格频率之前的传统材料学,和采用晶格频率理论之后的新材料学,而王一男,被认为是新材料学的教父。

    就在王一男在课堂上侃侃而谈,进行着新材料学布道的时候,在遥远的欧罗巴,蓝星上最强大的围棋选手,不对,这哥们现在已经不下围棋了,利用跟米歌狗狗的对抗,让自己跟神经网络充分融合之后,程潜就不屑于参加接下来的比赛了,害的狐狸围棋网的《蓝星最强棋士决定战》无疾而终,一帮头头脑脑在那里骂娘呢。

    程潜新的目标,是王一男和李文静关于铜系氧化物超导材料的一系列数学和物理论文,在程潜之前,亚瑟们用神经网络分析的结论是,这些论文不太像是人类的成果,但也仅此而已了,毕竟一个完美的钻石放在眼前,再去质疑钻石从哪里来,怎么切割出来,就显得太low了。

    程潜开始从头开始研读王一男和李文静的论文,当然最开始是那两篇数学论文,数学是程潜的弱项,虽然学物理的数学都差不到哪里去,不过比起李文静,还有经过邱先生、陶教授,以及格罗滕迪克培训过后的王一男,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当然,那是在没有跟神经网络融合之前的程潜,跟神经网络融合之后,程潜发现自己的数学理解能力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好像在大脑里面,增加了一个开挂的系统似的,直觉有了让人惊惧的加强。

    要知道,所有的数学天赋里面,直觉是最有价值,也是最难获得的,所谓的数学直觉,就是那种一眼在纷繁的表象中能够看出本质的能力,也是那种从毫不相关的一大堆数字里面,看出内在联系的能力。

    比如说,看到3,4,5这组数字,你能想到什么?

    这是连续的三个自然数,这也是最小的直角三角形的三个边的长度,勾三股四玄五,这也是勾股定理的由来。

    然而,即使有了前所未有,强悍的数学直觉,程潜还是看不懂王一男和李文静的那两篇数学论文,没办法,数学就是这样,每一篇文章都是建立在一整套知识体系基础之上的,要想看懂那两篇文章,拓扑学,解析几何,拓扑几何乃至拓扑分析的基础,至少要达到数学系相关专业博士生以上水平才行。

    说到这里,又想起了号称预言引力波的民科,叫做郭什么森来着,好像还参加了一个《非我莫属》的节目,号称自己提出了加速系+引力波+物质波的概念,据说实际发现引力波的消息出来之后,一堆自媒体人集体**了,号称应该给这位郭先生一个道歉。

    好吧,没有任何推导过程的理论都是耍流氓,连理论都没有的一堆名词,那更是流氓中的流氓了。如果要给郭先生一个道歉的话,嗯,过了几十年,我敢打赌,一定会有我书中的一些理论被提出来,那时候读者同志们,你们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帮我拿回自己应得的荣誉啊。

    扯远了,话说程潜同学重新拿起了艰深的数学文献,开始用心的学习起来。亚瑟更是大方,专门从欧罗巴最有名气的大学,找来了拓扑学和拓扑分析,拓扑几何方向的顶尖数学家,专门给程潜一对一的授课。

    他也很想知道,人类,甚至不能完全算是人类的程潜,在学习能力上,相对于普通人,甚至相对于人类中的天才来说,能有多大的提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