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三十一章 超导芯片

时间:2018-04-24作者:哥德尔系统

    不像那些蠢笨的机器人,每一步都有着固定的跨度,所以走起路来显得非常呆板,yeti会根据地面的情况来决定自己的落脚点,所以每一步的幅度是在不断变化的,这给yeti的行动带来了独特的韵律。

    迈着小碎步来到悬崖边上,yeti一跃而起,一下子就挂在两米多高的位置上,让围观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叹,“看样子策略还是有点问题啊”,王一男想,“不能用最快速度作为缺省的策略,而应该用最安全作为缺省策略”,

    “但是安全这个词太抽象了,要想教会yeti,或者它背后的哥德尔系统什么是安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王一男一边想着,一边还是给yeti发送指令,让它放慢了速度,这个时候,yeti已经在十多米高的悬崖上了,在众人的眼中,机器人已经变成悬崖上的一个小小人形,连动作都看不清楚了。

    好在还有来自机器人头部摄像头的直播画面,工作人员开始围住现场最大的一台显示器,观看第一人称的攀岩直播。

    屏幕上是充满了积雪和岩石的峭壁,yeti的摄像头离岩壁是如此的近,以至于连积雪的缝隙中,露出来一点点暗绿色的苔藓,都看的清清楚楚,

    &i抬起了头,整个视线的上方全部都是岩壁,根本看不到尽头,在屏幕上出现了各种方框和分块的图案,这是哥德尔系统对岩壁进行分析,神经网络在选择下一个手臂的支撑点。

    由于yeti可以实现单臂支撑整个身体,所以整个攀爬过程还是有充分的冗余度的,绝大多数时候都保证至少有两个支撑点,然后再寻找第三个支撑点。

    偶尔碰到只有一个支撑点的情况,yeti也会事先选择好紧急备选点,万一这个支撑点出现状况,可以迅速将手臂或者脚部插入到备选点。

    这也是王一男胆敢让yeti再没有安全带的情况下攀爬的根本原因,更何况,就算备选点也出现状况了,yeti还能在空中调整姿势,安全着地呢。

    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设备需要维修,再更换一些零件罢了。

    很快,yeti选择了一个支撑点,它的手指紧紧的抓住支撑点的岩石,先用力的晃动了一下,岩石没有松动的迹象,看起来,这个支撑点是可用的。

    将重心放在这个新支撑点上,yeti调整了自己的姿态,放弃了右脚之前的支撑点,在两点支撑的情况下,向上攀爬了大概半米,然后开始寻找右上方的下一个支撑点。

    说起来复杂,其实在屏幕上也就是十几秒钟的事情。

    &i的手指插入支撑点的时候,雪花和松软的泥土掉了下来,从yeti头部的摄像头经过,朝地面滑落下去,过了好一会,变成一阵混杂着泥沙的雪雾到达地面。

    把视线从显示器上挪开,周慧费了好长时间,才在悬崖上面发现那个还在向上攀爬的小白点,“已经这么高了啊,要是掉下来该怎么办”,周慧连忙轻轻地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怎么可能呢,叫你乌鸦嘴”。

    &i显然是不知道害怕的,至少王一男在开发攀爬神经网络的时候,没有把这种情绪编码进去,当然,神经网络会不会自己推演出从上百米的高度摔下去的后果,从而自发的产生一种叫做恐惧的情绪,那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yeti经过了半途准备固定安全带的地点,王一男在电脑上输入指令,机器人停了下来,虽然理论上从一百米的高度掉下去没事,能不出问题,还是不出问题的好,工作人员用长长的杆子将悬崖顶部垂下来的安全带递给了yeti。

    &i用一只机械臂接过安全带,随手就挂在自己的腰上,从监视器上看到这情景的王一男睁大了眼睛,“这动作怎么这么熟练的,训练过?”,

    边上的邓卫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之前专门花时间训练了一下挂安全带,你知道,安全第一嘛”。

    等到yeti挂上安全带,在场的所有人总算松了口气,虽然想象一下,机器人从近百米的高空从天而降的场景,应该非常震撼,不过万不得已还是不要体验的好,别的不说,这地方引发雪崩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i好像有些不适应挂上安全带向上攀爬,好几次机械臂被安全带缠绕住,绕半天才解开,不过这都是小插曲了,很快,一共用时不到二十分钟,中间还包括了挂安全带的时间,yeti就成功的爬上了将近一百米高的悬崖。

    等候在悬崖顶部的攻城狮们,看到一双手扒住岩石的边缘,然后银白色的yeti一跃而起,轻轻松松的站在面前,一个个都吓坏了,别的不说,哪一个攀岩运动员登顶之后,不累的跟死狗一样。

    像咱们yeti这么轻松,还有力气摆一个pose,也就这独一份了,“yeti已经到了,我们成功了!”,攻城狮还没忘记跟下面的人发出喜报。

    立刻,人群变成了欢乐的海洋,这么可怕的悬崖yeti都能攀爬上去,对于最好的攀岩选手,这地方也是无法企及的天险吧,那估计整个蓝星,没有yeti爬不上去的地方了。

    王一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着远处隐隐可见的雪山,还有更远处看不见的横断山脉,世界屋脊,王一男在心里说,“小伙子,我很快就回来带你回家了”。

    王一男把邓卫国拉到一边,“接下来多找一些冰雪的地形进行适应性训练”,

    “难度不一定要多高,地形复杂,有天然的冰川就行”,

    “安全设施没必要太在意了,反正一百米以内,yeti自己就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注意把硬着陆的地点清理出来就行了”,王一男说,

    “什么硬着陆?”,邓卫国有点懵,过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原来王一男把yeti掉到地上当成硬着陆了,“确实挺形象的,也确实够硬的”,邓卫国点了点头,

    “你放心,我们保证在登山季节之前,把能做的训练都做好,保证yeti见多识广,哪里都去过,哪里都爬过”。

    智能机器人就是好,不但不需要人工搬运,还能够帮助测试小组搬运设备,很快,yeti拿着一堆东西,从悬崖顶上下来,看看人到齐了,王一男大声宣布,“悬崖攀爬测试圆满成功,晚上我请大家吃大餐,泡温泉!”,立刻,又引来一波更热烈的欢呼声。

    西陵雪山的山下,就是一座温泉小镇,作为华国闻名的旅游胜地,这里的酒店和餐饮设施还是非常完善的,王一男带着一伙人找了一个看起来档次不错的火锅店,高原牦牛火锅,那可不是普通地方能吃到的,当然这个牦牛是不是那个受保护的世界屋脊牦牛,这就不是王一男关心的问题了。

    酒过三巡,王一男找到邓卫国,“接下来我会去一趟欧罗巴,可能要元旦才能回国,这边的事情就拜托你了”,王一男说,

    “没问题,你就放心的去那边风光吧,我就牺牲一下帮你看家了,本来还准备去欧罗巴见识见识的”,邓卫国说。

    “没什么好风光的,据说北欧罗巴的人很正经,一点都不好玩”,王一男说,

    “切,我怎么听说那边某些事情是合法的,橱窗里面直接对外出售呢”,邓卫国说,

    “所以说你要去那边,要注意身体哦”,

    “别胡说了”,注意到周慧投射过来的目光,王一男立刻提醒邓卫国,你别说,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可怕。

    &i的事情搞定,王一男跟周慧连夜赶回帝都,准备欧罗巴的旅行,当然,在此之前,王一男还有一些欠债要还的,比如说,跟华科院联合研发的超导芯片,成品都出来两代了,王一男都还没去点个卯,未免也太不像话了,于是第二天一早,孙伟接上王一男,来到了跟华科院的联合芯片研究所。

    现在王一男来指导一下工作,可不像以前那么简单了,昨天下午研究所还专门开会,讨论如何接待自己的大老板之一,当红炸子鸡王教授。

    要不是孙伟极力阻止,“没听说哪个老板来自己的研究所指导工作,还要挂横幅迎接的”,估计研究所门口老早就挂起了横幅,“热烈欢迎诺贝奖获得者王一男教授来我所视察”,那样的话,估计王一男扭头就走,这是几个意思呢,难道这研究所没俺的一半吗?

    听取了实验室另外几个负责人的报告之后,其实基本的进展王一男从孙伟那里了解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作为领导,该认识的手下还是要认识的,该听取的报告还是要听取的。

    王一男仔细看了看研究所制定的未来发展方向,目前从芯片的性能水平上,研究所已经站在华国之巅,在主流arm芯片五分之一的功率下,可以达到同等甚至略高的性能水平。

    唯一的问题还是良品率,不过这没办法,良品率都是磨出来的,想当年棒子和风车国的7纳米超级紫外光刻工艺,那不是磨了好几年,才让良品率达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反正王一男已经做好了持续砸钱的准备,好在最近国家对芯片也特别重视,政府的资金、无息贷款都不用申请,哗啦啦的都过来了,一两年之内,倒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题。

    “哥德尔系统的专用芯片”,王一男把孙伟拉到一边,“这个应该不用我吩咐,你肯定在做了把,进展如何?”,

    “那当然,这是我们看家的本事,我亲自带了两个容与公司的老弟兄在做呢”,孙伟说,

    “虽然一直没有进行实际的流片,但是设计的优化一直跟工艺的优化同步在做”,

    “只要需要,随时可以出成品”,

    “唯一的问题就是成本了,这样生产出来的芯片,成本还是很惊人的”。

    王一男点点头,“钱不是问题,等你们的良品率提升遇到瓶颈之后,就开始批量流片吧”,

    “给哥德尔系统来一个例行升级”,

    “我很期待超导芯片武装起来的哥德尔系统,有什么样的表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