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可怕的未来

时间:2018-04-17作者:哥德尔系统

    对于郑东来的工作,王一男总的来说还是满意的,能搞定费天王已经是意外的惊喜了,至于没搞定cr7和美西,拜托,那两位可是超级明星中的超级明星,要是搞定了才奇怪呢。23s.com更新最快

    接下来这一年的重大赛事,除了nba就是澳网了吧,要是费天王能够在澳网一飞冲天,重返巅峰的话,那这个直播就太值了,“看起来,是需要尽快去一趟欧罗巴了”,王一男想。

    除了受人欢迎的体育运动以外,可以进行直播活动实在太多了,科学实验,太空旅行,风景游览,大型演唱会等等,只要有直播价值的地方,都有《来嗨》,不对,现在是《蓝朋友》,都有《蓝朋友》的用武之地。

    王一男继续跟大为团队市场部的同事们讨论各种直播场景,打算等《蓝朋友》大规模铺开之后,采用pgc内容带动ugc内容的方式进行推广,所谓的pgc就是专家生产的内容,而ugc就是用户生产的内容。

    爱奇就是典型的以pgc为核心,而土豆就是典型的以ugc为核心。

    这时候,梦想国际前台的同事走进了会议室,她悄悄地走到王一男身边,“老板,前台有一个姑娘要见你,她的名字是”,

    话还没说完,王一男就打断了她,“姓杨是吧”,“你把她带到我办公室吧”,

    王一男说完就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剩下前台小妹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啥情况,老板还会算命?

    用脚趾头想想,王一男都能猜得到,有办法知道他在这里,而且搞得这么神秘的,肯定是杨立函。

    王一男在自己的大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把自己放舒服了,他的两个损友刚刚讨论完毕,一起出去happy了,张琪理直气壮地说,“我们为公司创造了这么大的价值,公款吃喝加上**一下,那也是必须的啊”,

    王一男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也只有由得他去了。

    杨立函走了进来,一脸的疲惫,脸上还愁容不展,王一男吓了一跳,“不会吧,你这样子,好像刚被男朋友甩了一样”,

    “先说好啊,我可不会配合你暂时出演男朋友什么的”。

    “我说王教授,你自己不照照镜子,心里就没点数吗”,

    “我要找出演男朋友的,三里屯那旮旯,姐出去转一圈,那还不得给你领一个班回来?肯定都比你周正”,杨立函毫不犹豫的反击到,

    “行,行,你魅力四射”,王一男举手投降,“话说这次过来有啥事?我看你这一副蓝星人都欠你钱的架势,就知道肯定没好事,你能不能不说?”,

    “你真聪明,答对了,但是没奖励”,杨立函说,“不说出来”,

    “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杨立函说,

    能预知未来片段的家伙做了个噩梦,这好像有点不太妙啊,王一男打了个冷战,“说吧,我看看自己能不能顶得住”,

    “我看见了一个怪物”,杨立函说,

    “一个奇怪的怪物,像是一个人,但又是像一台机器”,

    “他好像有着触手一样,头上插满了电线,好像有模模糊糊的闪电,或者粒子什么的,在触手和机器之间快速的流动着,像森林里面的触手怪,隐藏在一团浓浓的黑雾中”。

    “你是在什么情况下看到这个怪物的?”,王一男问到,“我记得你的超能力,看到的东西肯定是跟你相关,或者跟你认识的人相关的”,

    “是跟你相关的”,杨立函说,

    “我看到这个怪物的眼睛、或者说不知道是眼睛还是什么其他东西,反正在这个怪物的思想里面,充满了对你的仇恨,当我想看得更加清楚的时候,我感觉这个怪物好像发现了我”,

    “我x”,王一男忍不住坐直了身体,“你没搞错吧,让我缓缓,你是说你可能看见了一个未来的片段,片段里面有一个半人半机器的怪物”,

    “而且这个怪物居然能够发现你在窥探他?甚至从过去对未来的窥探他也能发现?”,王一男打了个哆嗦,

    “我怎么立刻有了浑身凉嗖嗖的感觉呢”。

    “是啊,所以我就醒了,而且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杨立函说。

    就在王一男跟杨立函讨论这个神秘噩梦的时候,按照原来的计划,《蓝星最强棋手决定战》三番棋的第二盘已经到了开始的时间,在华国棋院,一帮职业高手们早早聚集在一起,这样超级水平的对局,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没有过吧。

    狐狸围棋网的直播间里面也已经挤满了吃瓜群众,鹅厂为了这次直播,增开了八条线路,保证绝对不会有任何卡顿和掉线情况。

    然而,离预计开始的时间已经过去了5分钟,对居室里面仍然只有狗狗一个人,啊不对,只有狗狗一只狗,“这个qc怎么连这样的比赛都不准时”,研究室里面,小猪咕噜了一句,他可是华国围棋队里面最不守规矩的人了,好像也不会在围棋大赛中缺席吧。

    直播间的吃瓜群众们更是一头雾水,这是啥情况,掉线呢,还是掉线呢?

    十分钟过去了,qc还是没有出现,黄博士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以昨天qc的表现来看,今天狗狗2.0在版本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多半还是要输。

    然而,一直到离预订的开始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分钟,在狐狸围棋网上,还是看不到qc的踪迹,“自从上次比赛结束之后,qc就再也没有登录过狐狸围棋网”,一名技术人员对闻讯赶来的狐狸围棋网老板说,“上次登录qc的地址根本在各大网络地址库中都没有记录,我们只能根据路由信息,大概的判断qc很可能来自欧罗巴”,

    没有办法,总不能一直等下去,于是在预定开始时间半个小时之后,狐狸围棋网宣布第二盘qc由于没有在规定时间赶到,将被判负,双方比分来到一比一。

    然而对于程潜来说,这场比赛对他已经再没有了意义,击败狗狗2.0的那盘棋,将是他在围棋领域留下的绝唱。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前一天,地点就是守护者联盟在欧罗巴的地下基地。

    亚瑟来到躺在病床上程潜的身边,“程潜,恭喜你击败了米歌的狗狗2.0,成为蓝星最强围棋手”。

    要不是病床边表示脑电波的仪器还在剧烈的拨动着,亚瑟都会忍不住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活着,他整个人躺在那里,但是给你的感觉却是空荡荡的。

    过了好一会,程潜慢慢的坐了起来,正在此时,基地超算的负责人拿出手机,吃惊的说,“超算节点的运算结果出来了,不是程序故障”,他的嘴巴越张越大,“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亚瑟不耐烦地说,

    “运算的结果是关于我们困扰很久的晶格频率问题,这次神经网络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就解决了问题”,超算负责人不敢相信的说,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程潜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果你说某件事不可能,多半不是客观的限制,而是主观的限制,你的心不让你走向陌生的远方”。

    这一口鸡汤烫的我猝不及防,作者表示这锅我不背,本来就是程潜说的嘛,反派难道就不是人了吗?

    程潜转过身来,亚瑟总算看见了他的眼睛,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东方人很平常的黑白两色,但是亚瑟却分明在里面,看见了一抹望不见底的黑,时不时还有光芒一闪,然后突然消失不见。

    “程潜,你感觉怎么样”,亚瑟问到,

    “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程潜说,“感觉那些神经网络和超算,已经成为我自身的一部分”。

    “这么说融合完全成功了?”,亚瑟高兴坏了,他指了指边上的大夫,“一会你给程潜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重点是大脑功能部分”,

    “我也不知道什么算融合成功”,程潜说,

    “但是我感觉基地的神经网络和所有的超算都已经成为我大脑里面的一部分,很奇妙,它们似乎能理解我的思想,我也能理解它们,但是没办法描述出来,也不能简单的下命令”,

    “它们以某种形态成为我的一部分”,亚瑟就算是神,也没办法听出来,程潜说的“我”,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作为人类程潜的“我”。

    敏锐的察觉到程潜上半句话里面所蕴含的意思,亚瑟问到,“这么说基地超算那边是你下达的指令”,

    “也不完全是吧”,程潜有些迟疑,“我只是想算一下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具体的指令什么的”,

    “然后没多一会,结果就的出来了”。

    在护士的搀扶下,程潜慢慢的坐了起来,“王一男,你等着”,在他的心中,发出了这样的誓言,当然,跟狗狗的第二盘和第三盘,程潜不会再去下了,让自己更好的跟神经网络融合,这是答应参加比赛的初衷,现在既然目的已经达到,程潜也不差那点广告钱是不。

    说实话,杨立涵的提醒对王一男来说,除了让他更加蒙圈以外毫无意义,“你的未来将出现一个半人半机器的怪物,它发誓会对你不利”,这种话连三流的家,都不好意思编出来的。

    送走杨立函,眼看着到了下班时间,王一男给周慧打了电话,让她来接自己。

    自从双黄蛋的消息爆出来之后,周慧对于自己弄上手的王大教授,那是宝贝的不得了,除了偶尔再拍一个顶多一两天的代言广告以外,所有的片约她一律拒掉,一门心思的在家相夫教子,啊不对,暂时还没有子。

    反正除了做饭,陪王一男喝咖啡看电影,还有某些运动以外,还主动揽下接送王一男上下班的活。

    这是不给任何人插足的节奏啊。

    不要说周慧了,周慧的丈母娘也三天两头的跑来帝都,反正老头子一个人在家逍遥的很,女儿做饭的手艺好像不咋滴,据说,要留住一个男人,首先要留住这个男人的胃?

    既然女儿的手艺不行,那当母亲的,当然要亲自上场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