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围棋上帝?

时间:2018-04-17作者:哥德尔系统

    王一男大学也下过围棋,假假也是业余二段的水平,当然他们宿舍围棋最厉害的不是他,是程潜。

    就在这场巅峰对局进入中盘之后,在燕郊的地下基地,王一男跟邓老的谈话也进入了尾声,军事演习的直播是一方面,而邓老说出的另外一件事情,更是让王一男喜出望外。

    “上次你提出的同温层徘徊者计划,不是因为某些部门和某些人的激烈反对而暂停了吗”,邓老说,

    “不过后来海军小规模采购组网之后,在演习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加上前段时间你这两块免死金牌到手,所以昨天我在一次会议上让人试探的重提了这件事情”,

    “之前反对的人基本上都保持了沉默,连几大运营商的人都没跳出来反对,因为现在国家的大方针是要对民营企业开放更多的领域,别的民营企业先不提,你容与公司这样根红苗正的民营企业,那是一定要享受国企同等待遇的”。

    真是好事成双啊,王一男乐了,拿到那个奖项之后,他最近也在琢磨着是不是重新启动《同温层徘徊者》计划呢,在现在这样的条件下,应该没有那么强大的反对势力了,没想到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还没等他出手呢,事情就差不多解决了。

    “具体的方案,接下来华龙公司会派人代表上头来找你,基本的原则是这样能够覆盖华国,具有战略性地位的通讯公司,必须是国家控股”,邓老说,

    “那没问题”,控股不控股的,王一男倒不是特别在意,反正在决定公司的发展方向上面,他肯定要保证自己的决定权,国有控股但是经营权分离的例子也不少。

    告辞了邓老,王一男坐在送他回帝都的车上拨通了杨总师的电话,邓老死活没让王一男自己开车回去,除了派一个司机专门给他开车以外,还有两辆平平常常的小车随行,要说小车里没有特种兵,重火力,我是不信的。

    “老杨啊,我是王一男”,

    “咦,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北欧罗巴享受鲜花和掌声吗,怎么有功夫给我打电话”,杨总师一接通电话就开起了王一男的玩笑,

    “没办法,天生就是劳碌命啊,阿波罗进展的如何,上次听你说应该就这两天要试飞了吧”,王一男问到,

    “哎,我说你是不是属狗的啊,鼻子这么灵,我们今天下午试飞,想到你最近应该特别忙,就想着等试飞成功了再通知你的,没想到隔那么远,你都能闻到味啊”,杨总师很是诧异,

    “我就说怎么半天没消息呢,现在赶过去给你们加油鼓劲来不及了,只能在这里预祝咱们的阿波罗首飞成功了,不过这对你们是常规操作,肯定没问题的”,王一男说,

    “你打电话肯定不是就问问这个吧,说吧,有什么好消息坏消息都扔过来,我顶得住”,杨总师在电话那头都猜到王一男肯定有事找他,

    “当然是好事了,现在咱们的形势一片大好,订阅飕飕的涨,怎么会有掉收藏之类的坏事呢”,王一男笑着说,“你们就准备开始偷着乐吧,《同温层徘徊者》计划,上头已经批准了”,

    “真的啊”,杨总师发出一声惊叹,“那我要赶紧为阿波罗专门准备脉动生产线了”,

    “这一年几百架的需求,可不是闹着玩的”。

    “生产无人机倒是次要的,一次性买卖,关键是接下来的通讯公司,这一块除了在保障军用线路之外,和平时期可以投入民用,这部分的利润可是很惊人哦”,王一男笑着给杨总师解释,

    “不得不说你还是很有远见的,提前在里面占了一个坑”,

    “那是,那是”,杨总师一点都不谦虚,“其实我的策略很简单,你王教授干的事情,能参和就参合,肯定吃不了亏”,杨总师在心里暗暗庆幸。

    “要是你知道咱们的无人机不但可以为基站提供通讯链路,甚至可以直接将手机组网,你就不会这么淡定了”,挂掉电话,王一男在心里吐槽。

    王一男的《同温层徘徊者》计划重现曙光,而程潜已经开始吐血了,为了节省体力,他已经没有继续坐在电脑前落子,而是躺在病床上口述下一手的位置,他的主治大夫临时充当了人肉机械臂的角色。

    当然,对于他来说,看不看棋盘关系不大,整个局面甚至几十手,上百手之后可能的局面,全部都在他的脑海中,这样说不准确,应该是在程潜和整个基地超级计算机所拥有的神经网络之中。

    程潜感觉到,在激烈的思考中,他自己的思维和神经网络的运算才能够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记得那三个关于世界最普遍的问题吗,所以哲学家都试图回答的,“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体感觉,就是定位自己在整个世界中的位置,清晰的本地感觉,是人类活着的一个重要心理暗示,但是自从进行了神经网络的融合手术之后,程潜就发现,自己的本体感觉开始丢失了。

    连最简单的“我是谁”,程潜都无法回答,他每次将自己的思绪沉浸在自身,在茫茫的宇宙中想要找到自身存在的时候,总是有一些奇怪的感觉混进自身的思想中。

    程潜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明明不属于自己,但是又隐隐约约的感觉是自己身体的一个部分,像是没有实体,但是又时不时给人一种凝聚成实体的感觉。

    而在对弈的过程中,程潜开始逐步的找到自己,那些并不属于自己的神经网络,慢慢的开始跟程潜自己的思想融合,要知道程潜在大学的时候曾经是学校围棋队的成员,也拿到过业余五段的证书,属于典型的力战型棋风。

    神经网络的价值判断运算过程本来是完全透明的,没有人知道其中的运行机制,但是当程潜跟神经网络融合之后,他仿佛化身为神经网络的一部分,一个神秘的世界对着他打开了大门。

    那些枯燥的概念,权重,神经网络连接的方式,包括退火下降的收敛方式,以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方式,跟程潜的大脑连接起来,那些光怪陆离的片段,从程潜的脑海中飞掠而过,虽然无法用语言进行描述,但程潜分明感到那些片段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好像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一旦程潜停止思考之后,这种感觉就开始消退,慢慢的离他远去,所以即使每一次对弈都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程潜仍然不肯放过每一次激烈对抗的机会。

    在跟狗狗的对抗中,程潜把自己大脑的潜力发挥到了极致,而在脑细胞的激烈运作和消耗中,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慢慢的跟神经网络融为一体,而不是简单的并行或者输入输出的关系。

    即使头痛欲裂,即使大汗淋漓,即使程潜忍不住嘴角溢出了鲜血,他仍然不肯放弃,大夫只能通过注射给他补充营养,并且密切关注生理监测仪表的各项数值。

    帝都,华国棋院研究室的大盘上,棋局依然在继续,一帮围观的高手们放弃了评论,用一种朝圣的目光,看着两位棋手的表演,战斗,转换,实地和外势。

    像流水一样自然,又像两个针锋相对的战士一样互不相让。

    而在狐狸围棋网的直播室里面,以往特别活跃的喷子们,这一次却怎么也看不见他们的痕迹,也许是因为棋局已经进行到读秒,两分钟一手的快棋,双方的招法已经超出了人类可以理解的范畴。

    棋局已经进行到两百六十多手,研究室里面的进程却刚刚超过两百手,只有把对弈的速度降低到这种程度,这帮顶尖的人类棋手,才能勉强摸到对弈者的一点点思维脉搏。

    “太复杂了”,“完全算不清”,

    “应该不会死,但是就算弃掉这一块棋,也很难说优劣”,

    “选择太多了,怎么感觉所有的变化都在双方的意料之中呢”,柯杰说,

    “是啊,就像看着围棋上帝在下棋一样”,古大力表示了赞同,

    “还是两个风格完全不一样,截然不同的围棋上帝”,

    而在整个蓝星,对棋局的优劣有着清醒认识的,除了qc,也就是远在欧罗巴的程潜以外,就只有不列颠孤岛上的狗狗2.0了。

    狗狗2.0没办法将它对棋局的看法,用人类可以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它唯一能告诉人类的,就是一个冷冰冰的数字,狗狗2.0所预测的胜率。

    黄博士目瞪口呆的看着屏幕上狗狗2.0对自己胜率的预测,从下降到46%以后到现在,这个数字已经稳定了足足五十手,居然没有任何变化,一直是冰冷的46%。

    这种情况在之前的对弈历史中从来没有出现过,除了最早跟石头对弈的早期版本,由于bug的出现造成胜率低于50%,并且最终输掉对局以后,狗狗的胜率就再没有低于50%。

    黄博士拨通了哈斯的电话,“老板,我想咱们的狗狗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随着棋盘上的黑子白子越来越多,可供腾挪的空间也越来越小,毕竟是最顶尖的职业棋手,华国棋院的一帮世界冠军最早在人类之中得出了结论,“棋局进行到最后,黑棋盘面好十目”,

    “最终结果要看谁收后”,古大力表示同意,“但是最终的结果不会改变,要么是九目半,要么是十目”,

    “黑胜是毫无疑问的了”。

    研究室里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而这个结论被古大力发布到狐狸围棋的直播间之后,吃瓜群众们彻底不淡定了。

    号称可以让顶尖职业棋手三个子,领先蓝星围棋几十年的狗狗,还是最新的2.0版本,这就败了?

    毫无悬念的被按在地上摩擦,全盘似乎一点机会都没有的败了?

    这个qc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是真的围棋上帝出手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