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来嗨再起

时间:2018-04-04作者:哥德尔系统

    ..,

    看到这一张精确和逼真的蓝星三维模型,分布在蓝星各地,参加会议的所有人不自觉的发出一阵巨大的惊叹,“我的上帝”,

    “这是什么?”,“这不可能”。

    更可怕的是,这个三维模型不是任何一个蓝星国家的航天器绘制出来的,如果是那样的话,这样的模型要多少有多少。

    这个三维模型是通过对南太平洋上的一个激光黑洞里面发射出来的信号进行分析之后得到的结果,再不相信科学的家伙,也不会认为这是某种自然现象,毕竟,如果是巧合的话,那概率也就是比中六合彩低了几万亿倍而已。

    除了早知情的华国人,参加会议的其他人都震惊的说不出任何话来,在鸦雀无声的气氛中,王一男接下来介绍了关于这个信号的一些细节,“这个未知的文明很可能使用的是八进制,因为很多规律性都是建立在之上的”,

    “未知文明其他方面的科技发展水平暂时无法确定,但是至少在时间上,以及时间的精度处理上远远超过我们蓝星的现有水平”,

    当王一男的介绍告一段落之后,大毛的科学顾问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从王教授介绍的情况看”,????“我们初步认同您的看法,这很可能是非蓝星文明跟我们接触的一次尝试”,

    “我代表大毛国,对华国愿意跟我们分享这一珍贵资料表示感谢”,

    “我只有一个问题,接下来华国准备做什么?我们又能在哪些地方帮上忙呢?”,

    大毛这位科学代表的话显然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他们纷纷表示了赞同。

    王一男点了点屏幕,在三维的蓝星模型上,八个点开始闪烁起来。

    “大家可以看到,其中一个点跟我们上次在南太平洋发现这个黑洞的坐标完全一致”,

    “这八个点都是信号中出现极值的位置”,王一男说,“如果我们将上次的信号看成一场考试的话,我觉得,这八个点是最可能找到下一张考卷的地方了”。

    一阵阵嗡嗡的议论声,出现在蓝星的各个角落,“非常有可能”,

    “这绝对不是巧合”,“藏宝图,一定是藏宝图”。

    看着会议的情绪不错,大长老拿过话筒说,“王教授的介绍就先到这里吧”,

    “在座的都是蓝星的流氓头子之一,为了蓝星的整体利益,我们华国将这部分核心信息来共享,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还有放弃了很多东西”,大长老说,

    “至少,我们不会做一些知情不报,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说到这里,大长老还特地看了一眼米国总统,在座的都不是白痴,立刻想起了五十一区的故事,

    “我觉得大家还是应该团结起来,共同面对可能已经出现在蓝星上的外星人”。

    大长老的话说完之后,另外四大流氓的会议室里面开始热闹起来,跟外星文明的接触,虽然有着巨大的风险,但是也很有可能会有巨大的收获,问题是这个风险现在看起来还不得不冒,要不然鬼才知道别的流氓跟外星文明接触之后,会有什么收获。

    过了好一会,倒驴不倒架的日不落帝国首相首先发言了,“感谢华国能够将这么重要的信息拿出来跟大家共享”,这位年轻的首相说,

    “对这八个位置组织联合的科学考察势在必行”,

    “日不落帝国愿意主导对位于地中海的一个位置进行的考察,我们可以派出航母前往这个地区”,

    “当然,也欢迎其他国家派出观察员参与行动”。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事情就好办了,法兰西在非洲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他们也主动承担了位于非洲位置的考察工作,大毛也不客气,有的位置虽然不在大毛的国土上,但是位于大毛兄弟的国土上,“这个位于三毛家的位置就交给我了”。

    华国除了之前已经发现黑洞的位置,在自己的国土上也有一个位置,当然用不着别人了。

    这样一来二去,还剩下三个位置了,米国总统很不客气的说,“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当然,要是你们哪位觉得力有未逮,自己负责的地方考察起来比较困难的,也希望早点说出来”,

    “其实按照我们的一贯风格,这八个位置都应该是我大米国负责的”,

    “不过看在华国提供信息的份上,今天就尊重大家的意见了,不过谁要是掉了链子,可别怪我大米不客气!”。

    当然,派出观察员参加别国的考察队伍也是应有之义,要不然保不齐某些人会跟外星人达成不可告人的交易呢。

    五大流氓之间开会还是比较高效的,毕竟会议的效率和参加的人数成反比,要是把同样的议题放到联合国大会上去讨论,没有十天半月,估计都没办法进入正题。

    接下来的具体讨论,就不需要长老们还有王一男这种量级的专家参与了,王一男倒是想作为观察员参加某只考察队伍,不过以他如今的身份,估计也只能想想而已。

    在家休息了几天之后,闲不住的王一男来到位于关村科技园的梦想科技大厦,现在可不比以往,团队济济一堂,比王一男最早组建那个草台班子的时候,扩大了足足三倍。

    而王一男也在这次召集团队核心的会议上,首次透露了自己的野心。

    “当然,单纯比有钱,你们有谁觉得我们能是鹅厂的对手”,王一男站在白板前面,对着自己的核心班底说,台下传出了一阵哄笑,开玩笑,对于每天单游戏就能进账几个亿软妹币的鹅厂,谁敢跟它比有钱啊。

    也许从公司市值或者其他方面比较,鹅厂还不是第一,但要是比现金流,不是我说,你们加起来都不一定打得过鹅厂。

    “但是”,王一男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咱们公司确实比鹅厂要有钱”,看着台下一帮有点茫然的核心员工,王一男接着解释到,

    “因为容与公司不是一家上市公司,所以只要我跟其他几个大股东同意,咱们可以不以挣钱为目的,甚至以花钱为目的都行”,

    “而鹅厂就做不到了,作为一家在港岛上市的公司,鹅厂必须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原则,所以它的任何举动必须以商业利润为目的,或者至少以商业利润为最终目的”,

    “这就决定了,我们的可以不挣钱,甚至赔钱,但是鹅厂的是做不到的”。

    “当然,不挣钱只赔钱的商业模式是不可能长久的,但是,我们可以在商业化的挣钱和用户对软件功能的需求之间取得一个平衡”,王一男在白板上写下一行大字,“挣该挣的钱”。

    “再比如说,竞价排名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王一男接着说,

    “但是一旦内容的提供方由于受到利润的压力,有意无意的混淆非商业化内容和商业化内容的时候,这种模式就一定会成为某些不法行为的帮凶了”,

    “这就偏离了我们的原则,挣该挣的钱”,王一男敲了敲黑板,再次强调了这一点,“我希望接下来在的产品设计中,大家一定要把握这一点,这也是一个红线”,

    “谁碰谁死!”,王一男杀气腾腾的说。

    等核心员工们充分消化自己的话以后,王一男接着说,“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足够的用户基础,每天的日活用户超过三百万”,

    “也有了足够的技术壁垒,或者叫做避风港,我们的视频直播和通话技术,超过最接近的竞争对手两代以上”,

    王一男还有一句话没好意思说,“外界也知道我是的后台老板,两块免死金牌到手,有人要想对采取一点不是很正大光明的竞争手段的时候,估计都需要掂量二三”。

    “所以,我们今天也可以摆明车马,正式亮出的根本目标,或者说真正的定位了”,王一男很认真的说,

    “我们不仅仅是一款视频通讯软件,也不仅仅是一款直播app”,停顿了一下,王一男一字一句的说,

    “我们就是一款熟人社交的app”,

    “某种程度上,跟威信直接竞争的一款产品”。

    最早加入团队的一帮家伙习以为常,而后来加入团队,没有被王一男的大卫理论洗脑过的员工发出一阵惊呼和感叹,“跟威信竞争”,“老板不是疯了吧”。

    王一男听到了台下的议论声,嗯,看起来思想工作还是要加强啊,虽然人多了,但是战斗力还真不一定上升了。

    他点了点最早参加团队的产品经理,“齐峰,你来给新来的员工说一说,为什么我们这个团队的代号,叫做大卫”。

    齐峰站了起来,“有人知道歌利亚是谁吗?”,老人们相视一笑,保持了沉默,一个刚提拔的程序经理站起来说,“是不是中描述的巨人,力大无穷的那个”,

    齐峰点点头,“那么华国互联网世界的歌利亚是谁呢?”,

    “鹅厂!”,“企鹅”,“威信”,回答也异乎寻常的迅速和一致。

    好吧,别的不说,至少我大鹅厂在华国互联网的地位,那是完全不需要怀疑的。

    “回答正确”,齐峰点点头,“所以大伙明白我们的团队,为什么代号叫做大卫了吧”,

    “明白了”,这回台下总算整齐了一些,齐峰接着说,

    “当年老板问了我们一个问题,大卫为什么能够击败歌利亚”,

    “如果能够回答老板的这个问题,也就会明白我们为什么有可能打败威信”,齐峰接着说,

    而参加过那次面试的人,不禁又回想起王一男给出答案时候信心满满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