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零四章 衣锦还乡

时间:2018-03-28作者:哥德尔系统

    ..,

    没有任何意外,鹏城,鹅厂总部大厦,这场针对《来嗨》或者说王一男的会议虎头蛇尾的收场了。

    面对拿到两块免死金牌的王一男,正面怼上是不理智的,一定会成为华国人民的公敌,所以,鹅厂绑起一只手跟容与公司的战斗,也只能做做sho,显示一下肌肉了。

    至于争取其他第三方的合作厂商,拜托,这个时候再去威胁别人不要跟《来嗨》合作现实吗,一帮对独家新闻的追求都快疯狂了的记者,没事都能弄点事出来,更不要说你大鹅厂露出把柄让人家抓住了。

    当然,会议的最后还是达成了三点结论,也是正确的废话。

    首先,继续谋求对《来嗨》的收购,王教授您还是安心的当一名科学家吧,互联网圈子太小,不适合您这尊大神,反正鹅厂别的没有,就是钱多,用钱把你砸晕,总不能说我不正当竞争吧。

    其次,持续改进威信的功能和人机界面,视频技术上尽可能接近来嗨,同时尽可能对用户友善一些,

    最后,正常的商业竞争行为还是要有的,尽可能多签一些独家合作的协议,悄无声息的挤压《来嗨》的生存空间。

    王一男要是知道现在连我大鹅厂对他都无计可施,只能不痛不痒的做出正确但是毫无用处的会议结论,一定会大笑三声,给自己点上一百五十个赞。

    可惜的是,他现在只能捂着像被一百斤的大锤子砸过的脑袋,跑到厨房的冰箱里面,看看能不能找到点填肚子的东西。

    虽然不论啤酒红酒,还是最后钱老叫勤务兵搬过来的老茅,都是好酒,不容易上头,不过也架不住各种混合的喝法啊,王一男昨晚能坚持到最后,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几位美女早就已经同归于尽,横七竖八的躺下了。

    到最后还能站着的,还是张琪、王一男和钱中华三个男人,毕竟相对而言,他们还算是年轻的,而且也是最开心的。

    王一男是庆祝的主角,张琪和钱中华算是王一男的伯乐吧,也就是这年头不流行结拜这回事了,要不然这三位喝到嗨处,那一定会斩鸡头喝黄酒,在桃花树下义结金兰的。

    当然,这三位一起奋斗这么些年的过命交情,有没有这个形式已经不重要了,彼此早就把对方当成了兄弟。

    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咕噜噜的灌了下去,王一男感觉好多了。

    免死金牌到手,还是一次两块,王一男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接下来该做点什么了,一些之前想做但是害怕动静太大,要低调行事所以暂且搁置的事情,可以提上议事日程了,王一男走出院子,在河边的林荫道上开始漫步,思索起来。

    飞毯就是用来赚钱的玩意,而且这个小东西也没辜负王一男的期望,给容与公司带来不少收入,不过考虑到这玩意在军事化方面拥有的巨大潜力,产量还是尽可能限制住为好。

    同温层徘徊者计划,本来是王一男用来准备给威信重重一击的大杀器,但是在启动的初期,由于涉及到太多既有利益方,所以遇到了层层阻碍,只能曲线救国,跟海军搞了个简化版本,但是从上次南太平洋搜寻任务的表现来看,还是非常不错,海军也下达了不少订单。

    特别是最新的无人机版本,如果能够按照预期实现长时间巡航的功能,建立遍布全国的独立通讯网络已经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障碍了,至于竞争对手设置的阻碍嘛,王一男笑了,“要是我豁出去做这件事情”,

    “关键是,这还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谁会站出来反对呢?”

    各家通讯公司,还有航天口的那些利益集团,估计也不会再肆无忌惮的跳出来了吧。

    《来嗨》的进展还是蛮顺利的,特别是最近,大鹅厂好像消停了许多,预料之中,暴风骤雨般的打击,直到现在都没降临在《来嗨》头上,王一男还是觉得挺纳闷的。

    王一男也不想想,要不是他拿到的这个新鲜出炉、超级炙手可热的双黄蛋,暴风雨早就把《来嗨》给淹没了。

    想到《来嗨》,王一男不自禁的想起了珠峰营地,想起了罗绒达瓦,这个朴实的z族青年,要是还活着,一定会非常高兴他的偶像拿到了科学界的最高荣誉,跟小伙伴们多喝几杯吧。

    王一男的眼眶有些湿润,他握了握拳头,在心里对自己说,“罗绒达瓦”,

    “你再耐心的等等,我一定会带你回家的”。

    等情绪稍微平复一点,王一男拿起电话,拨通了远在德市的邓卫国,电话刚接通,对面就传来了一个大嗓门,

    “哎呀,王大教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国家领导人在宴请你吗”,

    “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啊”,

    “想到祝贺你的人太多,我就没给你打电话,再次恭喜你啊,牛,大牛啊,居然一次拿俩”。

    王一男等了半天才有插话的机会,“行了行了,打电话找你是正事”,

    “那个人形机器人吗,你等我两分钟,我帮你问问”,邓卫国说完就跑了出去,

    邓卫国还是这样急火火的性子,王一男拿着电话,摇了摇头,沿着河边的林荫道走了个来回,电话里面总算传出了邓卫国的声音,“已经装配好了,但是没有办法站起来,我们这边的工程师正想问你,控制系统该怎么处理呢”。

    “已经装配好了?”,王一男大喜过望,“还以为你们能把零件制造出来就不错了呢”,

    “那是,你王大教授亲自要做的事情,能不重视吗,厂里面只有最好的技师才有机会参与这个项目,车间里面为了争取这个机会,差点没打起来”,邓卫国说,

    王一男看了看时间,好像还挺早的,“那你们在厂里面等我,我现在就过来”,王一男话还没说完呢,边上传来一个声音,

    “你准备去哪里啊?”,王一男回头一看,杨总师捂着脑袋从小院里走了出来,

    看着对方的狼狈样,俩人相视一笑,“你什么时候回蜀都”,王一男问,

    “马上就走,空军有个紧急任务,需要我回所里面处理一下”,杨总师回答到,

    “那太好了”,王一男乐了,“是不是又有免费的飞机可以搭乘了”,

    “你省省吧,现在可没有哪个空军的驾驶员,敢让你上飞机了”,杨总师立刻打消了王一男的幻想,”部队的运输机执行的适航标准不一样,安全性比民航客机差远了,你这样的当红炸子鸡,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谁付得起这个责任?”,杨总师说,

    好吧,看起来要跟以前那种率性的日子说再见了,王一男悲哀的认识到,看起来是没机会亲身体验116所的隐形战斗机了。

    “还好哥有准备,以后俺自己研发的飞机自己坐,总没人来管了吧”。

    没办法,王一男只好自己驱车前往机场,不过按照昨晚他喝酒的程度,现在要是被交警抓到,至少是个酒驾,说不定还是个醉酒驾驶。

    正好下午时分,花都航空有一架超级大只的空客380从帝都飞往蜀都,王一男戴上帽子和大墨镜,偷偷地登上了飞机,当然他现在也是有钱人,必须订头等舱,不然的话,也可以测试一下花都航空公司的应急反应,会不会主动将他的机票升级为头等舱。

    以王大教授如今的火热程度,想来答案不会让大伙失望吧。

    航班到达蜀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作为116所的编外专家,也是最近两天蓝星媒体毫无争议的第一焦点,这次116所的所长专门来到机场迎接王一男,简单聊了一会之后,派了辆车给他使用,并且一定要王一男答应,忙完之后来116所吃个便饭啥的,联络联络感情。

    王一男的心思已经全部放在德市的精密仪器制造厂了,邓卫国早就在车间门口等着他,看到王一男从车上下来,邓卫国走过来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王大教授,能在拿到双黄蛋的第二天就见到你,还真是给咱们厂面子啊”,邓卫国说,“要不给大伙说两句?”,

    “好歹都是给你干活的员工呢”。

    王一男看了看眼前漂亮的厂房,不少员工趴在窗户上朝这边张望着,显然,王一男这个诺贝尔双奖,对他们也是非常大的激励,“行”,王一男点头答应,“凡是能抽的开身的员工,都到大会议室吧”,

    “对于生产线上不能离岗的员工,回头我给他们每人签个名!”。

    “可以啊,考虑的这么周到,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牛x呢”,作为老同学,对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敬畏很快就过去了,邓卫国迅速开启了吐槽模式,

    “到底是能者无所不能啊”。

    很快,激动的员工们把最大的会议室挤得满满的,王一男走到大大的白板前面,敲了一敲,“你们邓老板非要让我给大伙说点啥”,

    “我想了半天,到底说点什么呢,要不给大伙讲讲量子力学,还有-l电子对?”,台下传来一阵哄笑,还有几个不怕事的员工大声的喊着,“好”。

    “那我得先看看你们准备好臭鸡蛋没有”,王一男接着说,“当然是开玩笑的,那些东西先不说能不能听得懂,对于你们来说也是毫无价值的”,

    “我还是给大家讲讲这些年科研过程中的一点点感悟吧,希望能对大家有点用处”,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的一个道理,是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和平常心”,

    “事情永远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真相往往在两者之间”,王一男停顿了一会,补充到,“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这次诺贝尔奖,我以为最糟的结果是一无所获,最好的结果是拿到一个”,

    “所以做好了跟别人分享的准备”,王一男笑着说,

    “没想到诺贝尔奖委员会的人这么慷概,居然超出了我最好的预料”,

    “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的第二个道理”,

    “凡事皆有例外”。,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