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零二章 此时此刻

时间:2018-03-28作者:哥德尔系统

    就像好酒一样,幸福也是需要时间去酿造的,等待越长久,幸福就越浓烈。

    只有耐得住背地里一个人的寂寞,才会有人群之中最璀璨的时刻,王一男和李文静在今天成为整个蓝星的焦点,但是在无人问津的时候,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那些寂寞和孤单的奋斗,又有谁能够知晓呢。

    当然,在这样一个无眠的夜晚,至少整个帝都,都围绕着他们转动着。

    新闻里面也破天荒的开始报道关于王一男和李文静的生平事迹,而这样的报道,一般情况下是只有逝去的人才能享受到的殊荣。

    以至于电视台的老大看了半天之后觉得不太对劲,紧急打电话给主持人,“你们这新闻做的怎么回事?”,帝都电视台的台长差一点就该破口大骂了。

    “跟发讣告似的,拜托能不能不要用这种沉重的语气念稿子”,

    “这两位大神还在世,还在世明白吗!不要用这种语气行不行”,

    主持人也一脸的委屈,“以前节目里面都是这么做的,也没见过有人提意见啊”。

    而从帝都大学出发,一路向南向东,学生们的长龙一直蜿蜒到永安街,闻讯赶来的市民也加入了庆祝的行列,帝都上一次这么热闹,应该是获得奥运会主办权的时候了,上了年纪的人们,纷纷开始回忆起当年的盛况。

    “那也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啊,欢庆的人群,将整个永安街都淹没了”。

    一位母亲牵着自己的儿子,站在街头远远地看着热烈的人群,“妈妈,他们在干什么呢?”,小朋友问到,

    “他们,在庆祝一位叔叔和一位阿姨获得了两个诺贝尔奖”,

    “妈妈,什么是诺贝尔奖呢”,小朋友继续问到,

    “那是一个特别难拿到的荣誉,只能奖励给最厉害的科学家”,妈妈说,

    “那是叔叔阿姨拿到荣誉了,这么多人又没拿到荣誉,他们高兴什么呢”,小朋友继续问道,这个问题可就有点难回答了,过了好半天,妈妈才说,

    “因为叔叔阿姨是华国人啊,大家都是华国人,所以身为华国人都感到开心和骄傲”,

    “那妈妈,我是华国人吗?”,

    “你当然也是华国人啦”,妈妈说,“所以,你也应该会感到骄傲”。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无数对母子或者父女之间,很多懵懂的孩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妈妈(爸爸),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无数小学生,甚至中学生都这样,有了自己最初的梦想。

    当然,要是王一男知道了他们的梦想,那是一定会泼冷水的,99.999%有这样梦想的孩子,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成为一只合格的科研狗而已,科学这个昂贵的玩意,没有天赋的话,最好还是离远点。

    而在金陵,王一男和李文静的母校,庆祝活动就有点不伦不类了,学生们的热情跟帝都大学的学子们是没有任何分别的,毕竟是自己的学长获得这么牛x的成就,热血的青年们恨不得大声的喊出来。

    而n大的校领导可就是百感交集了,当年要不是李诗瑶在n大受到排挤,也伤透了王一男和李文静的心,这种在全蓝星面前露脸的事情,怎么都轮不到帝都大学啊。

    当然,在学校的默许和金陵市政府的配合下,浩浩荡荡的队伍还是让金陵民众有了一个不眠的夜晚,只不过n大的校长,怎么也不好意思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罢了。

    夜慢慢的深了,再浓烈的庆祝,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在王教授面前露过脸的各路领导们,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容与公司的小院,哭了又笑,笑了又哭的王一男,已经不记得是今天跟杨总师,还有李文寂静喝的第几杯酒了。

    酒喝得虽然不少,可王一男还是没有一点醉意,拉着孙伟来到一边,王一男忍不住问起了超导芯片的进展情况,

    “非常顺利”,孙伟说,“采用arm体系之后,由于配套工具非常完善,咱们的进度也提升了不少”,

    “虽然在性能上,跟目前主流的芯片还是处于同一个水平”,孙伟说,

    “但是功耗只有目前最好芯片的十分之一”。

    “我x,那就是说咱们芯片做的手机,使用时间会达到现有芯片手机的十倍?”,王一男乐了,

    “没那么简单,单独的说cpu指令集的功耗,差不多是这样,但是还有gpu(图形处理单元)和其他电子元件的功耗,这部分不可能都用超导芯片来做啊”,

    “所以总的来说,待机时间可以提升一倍左右”,孙伟解释到,

    “那也很了不起了,但是批量生产的问题还是没解决吧”,王一男说,

    “是的,现在良品率只有20%,这样算下来成本比竞争对手的产品要高不少”,

    “那就先不着急推向市场,把良品率提升上去再说,反正咱们现在不缺钱”。

    杨总师端着杯子慢慢的踱了过来,“对了,咱们的飞机和发动机怎么样了”,王一男也顾不得孙伟就在上边,张嘴就问,孙伟很自觉地三两步就跑开了,“知道的越多活得越短,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杨总师喝的也不少,“王大教授,你可真是个劳碌命”,

    “今天就该放开了喝,一醉方休,你倒好,还关心起工作来了”。

    “无人机应该快试飞了吧,我们已经做过模拟实验,如果不出意外地话,是可以实现长时间续航的”。

    “而发动机当然没那么神速啦,该做的适航认证一样都不能少,虽然主要是无人机和军用飞机使用,但我们是按照民航发动机进行试航认证的”。

    王一男点点头,“那太好了,等你们的发动机进展的差不多,我的空天飞机计划,差不多也可以开始启动了”。

    杨总师随手拿起一杯红酒,跟王一男碰了一下之后,自己一饮而尽,“那是,你这家伙如今免死金牌到手,现在自己想干点什么估计不会有太多障碍了”,杨总师满是羡慕的说,

    “就算摆明了车马进军航天事业,估计那帮保守的家伙也不敢多说点什么”。

    朝中有人好办事,拿到两块免死金牌之后的王一男,现在甚至都已经超越了这个阶段,只要他王教授的名号打出去,任何人想要说“不”之前,估计都得好好掂量掂量,接下来的后果,自己能不能扛得住。

    “咱们是合作伙伴啊”,王一男笑着一口喝掉杯中酒,“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拉着你们的”,

    “毕竟发动机研发的主力还是你们”。

    杨总师指了指王一男,“骚年,蓝星已经无法容纳你了”,王一男也不谦虚,“那是,星辰大海才应该是梦想的归宿”。

    先不说王一男的梦想是月亮,还是火星,反正肯定已经不在蓝星上,而另一个他的老熟人,也从地狱中归来了。

    在欧罗巴中部,戒备森严的地下实验室里面,经过十几个小时之后,手术台上的程潜开始慢慢平静下来,呼吸也开始变的平稳,但是在显示脑电波的仪器屏幕上可以看到,程潜的脑电波曲线仍然非常剧烈,远远超出正常人的水平。

    亚瑟看了一眼边上的疯狂科学家,“他现在是什么情况?”,亚瑟问到,

    “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非常奇怪,在以前的实验中从来没出现过”,这位科学狂人说,

    “之前的实验对象,从来没有撑到过这个时候,不是疯了就是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

    “他的各项生命体征都非常平稳,除了大脑活动异常以外”,科学狂人摇摇头,

    “我只能猜测,他现在还没有醒过来的唯一原因,是他还不愿意醒过来”,

    “也许,他现在正在做梦?”

    他说的没错,程潜现在确实在做梦。

    将大量的电极植入大脑皮层之后,而这些电极又通过高速的光纤线路,跟卷积神经网络的专用芯片阵列相连。

    守护者联盟这帮疯狂的科学家,甚至都没有搞清楚这种卷积神经网络阵列所产生的电磁信号,传递到电极之后是如何跟人脑产生相互作用的。

    他们通过某些来历不明的技术渠道,获得了一些新的材料,这些材料在植入人类大脑皮层之后,会发生奇特的融合反应,具体的反应机理,没有人知道。

    但是经过融合反应之后,似乎人类的大脑皮层,可以通过一种奇怪的方式,“理解”神经网络的运转过程,而同时,人类的思维过程,也会通过一种奇特的方式,对神经网络进行训练。

    在之前的人体实验中,一些融合了电极的个体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直觉。

    程潜的梦境非常奇怪,像是发生在一个扭曲的三维空间中,或者说发生在四维空间的一种非常规投影方式下,在这样的梦境中,程潜觉得自己就是时空的主宰。

    所有的原子,分子,甚至电子和基本粒子形成的概率波,都在他的眼前无所遁形,程潜在梦境中像上帝一样,挥手就能创建出万物,再一挥手,万物都会分解成最初的样子。

    当然,程潜毫不客气的幻化出王一男和李文静,王一男可笑的模样,在扭曲的世界里显得特别的卑微,他挣扎着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程潜一挥手,王一男的身体立刻被分解成最基本的原子,然后像流沙一样散开,剩下李文静徒劳的想抓住这堆沙子,却总是一无所获。

    程潜狂笑着,把王一男变出来又分解掉,这个简单地游戏,他玩的有点不知疲倦,就像小孩子拿到心爱的玩具一样,怎么也不肯放下。

    程潜玩的不亦说乎,在边上的亚瑟可感觉不太对劲了,他看了看程潜脸上丰富的表情,转身问大夫,

    “现在叫醒他会不会有问题”,大夫检查了一下生理监测仪器的数值,有点犹豫的说,

    “生理指标都很正常,理论上来说叫醒他应该没问题”,

    亚瑟长长的出了口气,

    “叫醒他”。

    瓜.*?子ww w.  e .全新 改版,更2新更3快更稳3定,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