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九章 苍天不负有心人

时间:2018-03-21作者:哥德尔系统

    汽车在桥头停了下来,钱老刚在已经在路口的驻军营地下了车,估计是要再次交代一下他们安全保卫的注意事项。

    王一男让司机就把车停在这里,今天还有得他忙呢,最后这几百米路程,王一男想一个人走走。

    战士们将横幅挂在桥头的小树上,“热烈王一男.李文静获得诺贝尔物理化学奖”,看到王一男走过来,战士们自发的举手敬礼,虽然不是军人,好歹也在特种大队历练过,王一男严肃的立正,还礼。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但是天还没有全黑,小桥流水在暮色下隐隐约约的沉睡着,又仿佛被人们张灯结彩的喜庆心情所唤醒,随着风,翩翩起舞。

    金秋时分,入夜的风还有些微微的凉意,它调皮的吹动王一男额头的乱发,温柔,而又真切的提醒王一男,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难得有一点安静的时间,自从王一男在红墙里的会议室接到来自瑞典的电话以来,脸上就一直保持着亲切和谦虚的笑容,到现在独自走在小桥上,王一男总算感觉到整张脸都有些僵硬。

    王一男独自在桥上走着,越走越慢,越走越慢,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扶着小桥边上的栏杆,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蹲了下来,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夜晚的灯光折射出五颜六色的晶莹,不知不觉,王一男已经泪流满面。

    伸出手,徒劳的擦了两把不由自主流下的泪水之后,王一男很快就放弃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大学刚毕业时候的迷惘,虽然勇敢地选择了北漂,但是午夜梦回,独在异乡的自己,也不是没有辗转反侧,后悔不迭的时候。

    没拿到投资之前的窘迫,当自己和李文静花光了积蓄,甚至厚着脸皮跟家里张嘴借钱的时候,不是没有过害怕的时候,一直在黑夜中前行,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出口是什么样的一种煎熬啊。

    当然,还有哥德尔系统被破坏,千辛万苦恢复出来系统之后,屏幕上出现的那两个刺眼的单词,“no fault”,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一点点把自己的心切碎。

    至于每一次碰到无法解决问题时候的迷惘,每一件让人开心不起来的事情,每一个不眠的夜晚,每一次竭尽全力却一无所获之后的失望,那都是家常便饭了。

    泪水止不住的在脸上流淌着,但是那些痛苦和无助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怎么都有了一丝丝如释重负的轻松,那本应该是咸咸的泪水,流过嘴边的时候,却分明尝出了甜蜜的滋味?

    “又哭又笑,小狗拉尿”,王一男扶着小桥的栏杆,一点点站了起来,他洒满泪水的脸上,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自言自语了一句,“是啊,不管怎么样,总算等到了云开雾散、苦尽甘来的时候”。

    让泪水肆意流淌,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在最困难的时候,就算所有的人丧失了信心,王一男也得笑着面对,表现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要知道,他要是展现出脆弱的那一面,团队的分崩析离,不过是转眼间的功夫。

    不过今天,王一男可以一次性的把这几年积攒的泪水,挥洒个痛快了。

    王一男站了起来,慢慢的朝院子走过去,夜晚的风还有些凉意,轻轻地吹在洒满泪水的脸上,凉凉的,咸咸甜甜的。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汽车喇叭声,王一男回头望去,看见周慧的保姆车慢慢的靠近,然后在身边停了下来,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周慧跟开车的小助理说了点什么,就跳下车,保姆车接着朝容与公司的小院子开了过去。

    周慧下了车,看了看王一男满是泪水的脸,也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挽住王一男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慢慢的陪着他朝公司小院走了过去。

    真是一个乖巧的姑娘啊,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陪伴在身边,听着你的呼吸,感受你的快乐和悲伤,这一刻的分享,会在生命中铭刻下最深的印记,如果非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那就是,“一万年”。

    从小桥走到容与公司的院子,也不过五百米左右的距离,王一男和周慧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走了过来,像是从幼儿园那个爱看书的孩子,走到斯德哥尔摩,像是从懵懂的少年,走到意气风发的职业鸡汤手,像是从第一次来到魔都的“乡巴佬”,走到自带光环,进出红墙都无损分毫。

    时间是公平的,再长,再困难的路程,也有到达终点的那一天,再想回味,享受的时分,也有结束的时候,两人走到校园门口,周慧拉住了王一男,从口袋里面掏出一袋纸巾,踮起脚,周慧仔细的帮王一男擦去脸上的泪痕。

    “这是你一生中最风光的一段时间了,听话,一定要帅帅的”,一边擦,周慧一边说着。

    两人走进院子,虽然时间仓促,没来及精心布置,不过院子里面还是张灯结彩,显得喜气洋洋,院子里已经到了不少人,绝大多数都是容与公司最早的老班底,张琪就不用说了,这次把他的爱人张之静也带了过来。

    看见王一男和周慧走了进来,院子里面立刻传来了一阵掌声,欢呼声和口哨声,王一男摆了摆手,开了个玩笑,“同志们辛苦啦”,立刻引来了一阵欢笑。

    王一男环顾四周,一眼就看见了今晚的另外一个主角,李文静。李文静站在人群的正中间,人们像众星捧月把她围了起来,精致的脸上,能看到李文静的眼睛红红的,不用说,一定也是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王一男朝李文静走了过去,周慧很知机的站在原地,这个时刻,是属于这两位主角的。围着李文静的人们,在王一男走进的时候不自觉的散开了,王一男走到李文静的边上,看了看她红红的眼睛,当然在别人眼里,王一男的眼睛也一样是红红的。

    王一男一把抱住了李文静,俩人久久的,久久的拥抱在一起,这个拥抱没有任何男女之情,但是可以说是两位生死与共的合作伙伴,历经风雨,终于见到彩虹之后的深情拥抱。

    也是为过去这几年俩人的努力和坚持,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更加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回荡在这座小院的上空,久久,久久不肯散去。

    而对于华国的其他很多地方,这同样是一个欢乐的夜晚,棉花市就不用说了,老王家宾客临门,不是至交好友,你连研究所的大门都进不来。

    而在帝都大学,校门口只有在百年校庆时候挂出来的灯笼都被擦洗的焕然一新,把校门口打扮的喜气洋洋,一条巨大的横幅就横跨在校门上,

    “热烈祝贺我校王一男李文静教授获得20xx年诺贝尔物理学和化学奖”,

    校门口聚集的人群也越来越多,“独乐乐,不如与众乐”,这样的大好消息,总不能一个人呆在宿舍或者图书馆什么的偷偷乐吧,那是一定要喊出来,最好是一群人一起喊出来才牛x啊。

    而在物理系大楼,还有化学系大楼前的林荫道上,更是人声鼎沸,水泄不通,学生们自发的贴出了一条条的横幅,这种非官方的横幅,可比干巴巴的官方祝贺用词要有意思多了,

    “百年诺贝尔奖历史首次,双黄蛋舍我其谁”,

    “王一男教授,我要给你生猴子”,

    “李文静教授,听说学校开放师生恋了”,

    “比诺贝尔奖更牛x的,是两个诺贝尔奖”,

    “厉害了,华国科学家”,

    “从我做起,振兴华国!”,

    以往门庭冷落的物理学系专业图书馆,晚上立刻多了不少彻夜苦读的学生们,据说,王一男诺贝尔奖的成就,就是在这座图书馆做出来的,在这里看看书,吸收点文气也是好的啊。

    学生们的热情让林校长倍感压力,看到校门口聚集越来越多的人群。林校长又喜又忧,高兴地,当然是学生的热情可贵,对帝都大学的未来,那是一次很好的洗礼和教育啊,忧的是,这个人群越来越多,万一有点什么意外,麻烦可就大了。

    把手头所有的校警都派了出去维持秩序,在家休假的也赶紧叫到学校来,林校长还是觉得不放心,他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这帮人不闹腾到一两点不可能消停。

    林校长跟办公室里面的几位副校长还有两位只会傻乐的系主任商量了一下,拨通了帝都市常务副市长的电话,“我是帝都大学林xx”,

    “知道知道,恭喜恭喜啊,帝都大学今天可是露大脸了”,

    “双黄蛋啊,百年诺贝尔奖历史上第一次”,

    “哪里,哪里,侥幸侥幸”,林校长说,“给您打电话是这样的”,林校长看了看校园里面越来越多的人群,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学生们的热情需要有一个宣泄的渠道,所以我们觉得,与其让他们在学校这个狭小的地方闷着,还不如放到大街上去,他们的热情可以释放,还能顺便提升一下民族的心气”,

    “但是这种活动是需要提前申报的,不过今天这种突发情况,也不可能提前申报对不对”,

    “这是一件好事,可以提升华国的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常务副市长首先为事情定了性,“你们先尽量安抚住学生,我跟书记和市长汇报之后,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

    “原则上我觉得是没问题的”。

    在这种露脸就是政绩的时候,国家机器发挥了难以想象的效率,很快,一条从帝都大学出发,经过水木啊,林业啊,工业还有空天大学之后,到达永安街的路线被规划了出来。

    在学生会的带领下,聚集在校园各处的人群开始汇聚成一条长龙,“民族复兴从科学开始”,林校长带头举起这条横幅,长龙朝着帝都的中心进发了,

    水木大学虽然一向跟帝都大学为了争第一闹得不亦乐乎,但是这个时候,任何小争论都要扔到一边啊,于是这条长龙从帝都大学出来之后,直接从水木大学西门钻了进去,宿舍,自习教室,图书馆的学生们哪里还坐的住,纷纷汇集到这条长龙中。

    从水木大学南门出来之后,这条人群的长龙估计粗了整整一倍,然后一路向东,林业,再向南,工业还有空天大学。

    而在西郊,容与公司的小院里,又是另外一番情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