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七章 天堂和地狱

时间:2018-03-21作者:哥德尔系统

    “你要是胆敢取消我的诺贝尔奖,哥就跟你拼了”,王一男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在心里暗暗发誓。

    那么,沃尔本秘书长的电话是什么来意呢,真是因为发错了人,要取消掉在王一男头上的大馅饼吗?让我们把时间回溯到一个小时前。

    蓝星、北欧罗巴,瑞典,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物理学奖评选委员会和诺贝尔化学奖评选委员会的争论还在继续,这已经是三天里面的第三次会议了。

    关于本年度诺贝尔科学奖的获奖者,至今双方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以至于瑞典皇家科学院的院长,也是最后这一次重要会议的主持人发狠地说,“今天是对外宣布获奖人选的最后期限了,不讨论出一个结果,所有人都在会议室呆着吧”。

    争论双方的焦点不在于这次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资格,事实上,近十年的诺贝尔科学奖,不论是物理,还是化学,再没有这一次委员会推选的获奖人更加众望所归了。

    唯一糟糕的是,这两个奖项拟定的众望所归获奖者是同一个人,不对,同两个人,这就使得选择获奖者变得非常困难,要知道,诺贝尔奖百年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同时获得物理和化学两个奖项。

    特别奖的馊主意也被否决了,倒不是因为经济原因,诺贝尔奖委员会不差那点奖金,关键是,这个特别奖是就这一次呢,还是形成惯例?是属于物理,还是属于化学?太多实际操作中的问题需要解决了。

    眼瞅着会议再次陷入僵局,诺贝尔物理学奖评选委员会的负责人普拉斯教授,也是瑞典皇家科学院的三名副院长之一,跟物理学奖委员会的几位委员交换了一下眼色,“是时候采用终极方案了”,他乘着这次休会间隙,拨通了诺贝尔奖委员会秘书长沃尔本的电话,

    “我是普利斯教授,对,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们物理学奖评选委员会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因为王一男和李文静教授对晶格频率理论特别是应用在高温超导上的晶格理论的贡献,预言并且在实验室制备出干冰温区超导体的卓越成就,将本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王一男和李文静教授”,

    “对,这是我们物理学奖委员会的一致意见,你可以通知王一男和李文静教授,并对外公布消息了”,别以为就华国人会春秋笔法,普利斯也运用的很熟练,他一直在强调物理学奖委员会形成了一致意见,至于化学奖委员会,他们有没有意见,我怎么知道?

    于是就有了沃尔夫给王一男和李文静的电话,蓝星的各大媒体同时也得到了这条爆炸性消息。

    王一男和李文静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消息随着电波,随着互联网很快传到欧罗巴中心,守护者联盟的地下基地,这也成为压在程潜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敲了敲房门,“去告诉亚瑟,我没问题了,按原计划进行吧”。

    门外工作人员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独自坐在白色的桌子前,白色的椅子上,程潜的眼前,浮现出亚瑟给他介绍《弗兰肯斯坦》计划时,脸上的执拗,甚至疯狂。

    “我们将最新的神经网络芯片跟大脑皮层的某些部位深度融合之后,得到了一些非常令人震惊的结果”,

    “人类的直觉跟神经网络的训练可以在生物学层次上融合起来”,

    “在大脑里面植入特定芯片,可以使用人类大脑跟超级计算机并行计算,不要说性能了,训练的效果,比最好的机器至少好一个数量级以上”,

    “但是之前的好几次实验都失败了”,亚瑟说,

    程潜还记得自己傻傻的问,“为什么会失败,失败之后的人会怎么样?”,

    “为什么会失败很简单,我们的专家仔细分析过,主要原因是大脑的承受能力不足,还有原因是潜意识的抗拒心理,毕竟前几个实验对象并不是在完全自愿的情况下接受手术的,至少有一部分细节对他们隐瞒了”,亚瑟看着程潜,一字一句的说,

    “我们需要完全的自愿者,所以我将所有的细节都告诉了你,而且我相信你也有足够的动力和毅力,来完成这个划时代的实验”。

    “失败之后也许不会死”,亚瑟说,“但是相信我,如果,我是说如果还有清醒的那一天,你会觉得还是死了好”。

    然而,这一切,跟那种彻底失败的感觉,那种看着一向被看成自己小弟,远远不如自己的角色春风得意,马上就能拿到至高无上的荣誉的挫败感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是一群人朝着房间走了过来,程潜回身躺在病床上,闭上眼睛,平静的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远在欧罗巴中部,地下基地的程潜。可以平静的等待自己的命运,而近在咫尺的瑞典皇家科学院的这间会议室,争吵还在继续,没人想到普利斯居然偷偷的来了这么一出。

    当然,消息被媒体公开几分钟之后,瑞典皇家科学院院长,还有几位副院长,秘书长的电话纷纷响了起来。

    “什么?”,拿起电话没说了两句,院长的脸色刷一下就变了,“已经通知媒体了吗?好的,我知道了”。

    接完电话的院长看着普利斯,张嘴想过要说点什么,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是啊,消息都已经发布出去了,现在找普利斯能干什么,人家说的也没错,物理学奖委员会确实形成了一致意见,今年的获奖者就是王一男和李文静了。

    院长没招了,可诺贝尔奖化学评奖委员会的这帮专家教授可一下子炸了锅,被人阴了这一把的老头子们

    群情激昂,也顾不得体面,一帮人逮住物理学奖委员会的同事们一阵狂喷。

    收回已经公开的奖项显然已经不可能了,那样的话,诺贝尔奖委员会将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化学奖委员会一下子抓了瞎,另外找人吗,要知道,排名第二的候选人就是拿来陪跑的,真要是把奖给了他,保证不用等待明天,诺贝尔奖化学委员会就能成为历史上最大的笑柄。

    “不管了,我可不想成为笑柄的一员,我不管你们怎么看,反正我就坚持还是王一男和李文静了”,终于有委员忍不住站了出来,有人带头,做出这个不算突兀的决定就容易多了,至少对于化学奖本身来说,委员们问心无愧。

    至于诺贝尔奖百年历史上没有过的先例,那我不管,反正要说造成这种恶果的,首先也是物理学奖委员会不厚道啊。

    没有及时制止物理学奖单方面举动的院长和秘书长们,也更没有理由制止化学奖委员会的举动了,更何况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破例、非常规,但是又是情理之中的一个方案,既然两个委员会的人先后都跳了出来,以后万一有点什么非议,至少肯定不愁找不到背锅的人。

    双黄蛋就双黄蛋吧,历史反正就是用来创造的对吗。

    于是可怜的沃尔本秘书长,这次接到的是诺贝尔化学奖评选委员会负责人的电话,“因为在分子机器理论和实践方面的贡献,诺贝尔化学奖评选委员会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决定将本年度化学奖授予王一男和李文静教授”,

    接到电话的沃尔本秘书长这次没敢造次,刚才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了足够的警惕性,不会再被人随便当枪使了,他拨通了皇家科学院院长的电话。

    跟院长反复核实之后,时隔不到一个小时,沃尔本再次拨通了王一男的电话。

    “我是沃尔本,王一男教授,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授权我通知您,因为在分子机器理论和实践中的重大贡献,特别是利用分子机器制备出干冰温区,乃至在常温下可以工作的超导体材料”,

    老头继续开始了大喘气,不过这一次王一男已经可以非常淡定的等着他,

    “诺贝尔化学奖评选委员会决定,将20xx年度诺贝尔化学奖授予华国科学家王一男和李文静”,

    “再次恭喜您,要知道,这是诺贝尔奖百年历史上的第一次,有幸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内两次通知您俩位,我估计史书上也将会有我的名字吧”,沃尔本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谢谢您,再次感谢您把这个好消息带给我,我相信,这一定是我一生中最棒的一天,不管过去还是未来”,王一男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果说有比获得诺贝奖更大的惊喜,那就是获得第二个诺贝尔奖了,跟刚开始的那种极度紧张的兴奋不一样,王一男这一次都有了点眩晕的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太强烈,王一男忍不住掐了掐自己,“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而会议室里面其他人的心情可就有意思多了,长老会应该都是由衷的高兴,估计还有一两位长老心里嘀咕,“好家伙,双黄蛋,看样子对这家伙之前的重视程度还是不够啊”。

    只不过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正常人想象的范畴,刚才排队祝贺的流程刚走完没多久,是不是应该再来一次呢?

    大长老为大伙做出了表率,他再次走到王一男身边,伸出了手,“王教授,再次恭喜你”,

    “历史上首位同一届获得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科学家,我记得你还不到三十吧”,

    “真是年轻有为啊”。

    于是人们自觉排好了顺序,就好像慢镜头重放似的,祝贺流程再次开始了。

    王一男走上了人生巅峰,程潜却面临着人生最大的考验,在地底深处一个戒备森严的实验室,他的头上插满了电极,整个身体被传感器贴的满满的,大部分躯体都浸泡在营养液中,只剩下口鼻在营养液外进行呼吸。

    而这,仅仅是一系列手术之前的身体调整和准备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