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四章 前夕- 致敬霍金

时间:2018-03-16作者:哥德尔系统

    本章刚准备动笔的时候,看到了霍金先生的消息,虽然我觉得作为一个物理学家,霍金先生的理论更多的还停留在假说的层面,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

    但是相对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来说,霍金先生肯定是更接近宇宙终极真理的那一小部分人,

    就像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一样,巧合的是,一百三十九年前的今天,爱因斯坦先生出生在德国,两位伟大人物的一来一去,也许预示着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真相。

    不管怎样,希望在天堂,他们能发现这个宇宙的终极真理,不过是24,还是42。

    用玩笑的口吻,证明了物理学普适性假设的正确性之后,王一男接着开始了自己的讲座。

    “物理学是关于自然界最基础理论的学科”,王一男说,

    “从根本上来说,一切自然界的现象,都可以归结为物理学的研究内容,但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物理学内容,更加接近最低层次的,事物的本质”,

    “这样的科学主要包括四个部分,基础的物质以及物质间的相互作用,能量以及能量跟物质的相互转化,空间,还有时间”。

    作为一门基础的课程,王一男的讲座从华国儒家的格物致知开始,从物理学的普适性假说开始,从科学研究的基本方法开始,所以花了很多时间从哲学开始阐述,而没有使用艰深的数学。

    当然,这些内容比枯燥的晶格频率理论要容易理解多了,于是在汉江大学,王一男又多了不少粉丝,特别是文科女学生粉丝,更是让王一男难以招架。

    要知道,虽然蓝星人都知道王一男有一个明星女朋友,但是毕竟没有结婚啊,就算结婚了还可能离婚呢,更何况王一男还没结婚,是标准的超白金王老五,于是在王一男下课以后,好几位自认为校花级别的女同学等在讲台下。

    主要目的呢,当然是问王教授要个签名啥的,顺便呢,看看王教授有没有时间喝个咖啡谈谈人生理想。

    王一男可不敢招惹这帮年轻人,现在的新新人类,做起事情来实在没谱,王一男这百十来斤,还真经不起这帮新潮女孩子的折腾,何况帝都还有个周慧等着呢,王一男可不希望回去之后自己的骨头被拆散了。

    等王一男回到帝都的时候,诺贝尔奖的媒体关注也到了最**,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本年度的诺贝尔奖获奖者就要揭晓了,按照通常的流程,诺贝尔奖各个单项的获奖委员会将会在一周内陆续公布获奖者的名单。

    一般情况下,打酱油的文学奖和经济学以及和平奖是最后公布的,最有分量的生理和医学、物理学和化学奖会在最开始公布获奖者。

    考虑到时间紧迫,这次王一男没选择高铁,而是坐了飞机回帝都。

    没想到现在不比以往,抵达帝都的王一男在机场就被重重叠叠的记者给拦住了,毕竟王一男在汉江大学刚上了公开课,他的行踪不可能瞒过媒体记者的耳目,记者们前仆后继的冲着王一男扑过来,幸亏帝都机场的保安们见识不凡,他们迅速在王一男身边组成了简易的人墙,把他保护起来。

    “王教授,关于今年的诺贝尔奖,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王教授,我就问一个问题,你觉得这次拿到诺贝尔奖的可能性有多少?”,

    甚至还有不怕死的记者,想冲过保安的堵截硬闯过来,被正好闻讯赶来的机场警卫一个漂亮的背摔放倒在地上,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前仆后继的记者们,趁他们回去查看状况的时候,王一男总算成功的从围堵中脱逃。

    惊魂未定的王一男叫了辆哒哒,匆匆忙忙的把自己包裹起来之后,总算平安的回到梦想科技大厦。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舆论的炒作也给了来嗨巨大的发展机会。

    刚走进梦想科技大厦自己的办公室坐下,王一男还来不及喘口气呢,陈子豪就兴致冲冲的跑进来对王一男说,

    “来嗨的日活跃用户已经成功的突破了一百万,这可是历史级别的数据啊”,

    “自从关于诺贝尔奖获奖的炒作开始以后,不少记者没有很好的新闻素材,就把来嗨作为一个新闻热点开始报道”,

    “毕竟关于鹅厂新闻一向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而诺贝尔奖候选人又是最近新闻的热点,诺贝尔奖候选人领头开发的软件,正面挑战不可一世的鹅厂,这可是焦点加上热点啊”,

    “对于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来说,这就是最好的新闻素材了”,陈子豪说,

    “托他们的福,最近一段时间来嗨的用户开始了快速的增长,不过也有不好的消息”,

    好消息是在预料之中的,毕竟今天在机场的遭遇已经让王国银安见识到了新闻热点所产生的超级效应,加上来嗨本来的巨大技术优势,取得好成绩也是应该的,

    “那坏消息是什么”,王一男问,

    “别告诉我带宽又不够用了,我记得上周刚又购买了一批带宽,还从361协调了一部分高峰时段的共享带宽”,王一男说,

    “不是,带宽还够用,毕竟用户不是任何时候都会选择多人视频的聊天形式,更多时候还是文字图片为主”,陈子豪说,“所以带宽压力比我们预期的小很多”,

    “是来自鹅厂的压力,据我在鹅厂内部的朋友说,鹅厂已经开会正式把我们列入竞争对手的行列了”,

    “这也是应该的啊,如果现在鹅厂还没有把我们列入竞争对手,那他们反应也太迟钝了,也绝对做不到今天的地位”,王一男对鹅厂的反应也一点都不奇怪,

    “有什么具体的影响没有”,王一男问,

    “当然有了”,陈子豪苦笑着说,“除了手机以外,我们本来可以通过威信和企鹅账号登录进入来嗨软件的,结果从昨天上午开始,使用威信和企鹅就再也无法登录进入app了”,

    王一男有点发呆,“居然可以这么干,这会直接影响用户登录的,而且当时按照接入的时候签署的用户协议,正常情况下鹅厂要保证这一块的可靠性吧”,

    “谁说不是呢,我们的法务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发现鹅厂这样做是违反当时的接入协议的,于是昨天下午我们就正式提出了抗议”,

    “结果呢?”,王一男表示头很大,这么早正面跟鹅厂怼上,可是他一百个不愿意的,

    “结果喜忧参半,喜的是今天上午,威信和企鹅账号的登录恢复了,忧的是,所有的扩展接口都无法使用,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现在只能使用威信和企鹅账号来登录来嗨app,但是连一点利用他们关系网或者朋友圈进行推广的机会都没有”。

    好吧,没有人愿意为自己的竞争对手提供射向自己的子弹,王一男对于鹅厂的行为,表示了一百二十分的理解。

    “除此之外呢,还有没有其他方面的压力?”,王一男觉得这有点不像鹅厂的风格啊,这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对了,还有就是有人婉转找到我,询问咱们公司出售的可能性,具体买家是谁没有透露”,陈子豪又想起了一件事情,

    “不用问,买家一定是鹅厂”,王一男毫不犹豫的断定,“这条线千万不要断,你就说跟我聊过,老板还是更喜欢做科研,来嗨就是玩玩而已的,有人出价合适肯定愿意卖掉”,

    听了王一男的话,陈子豪可怜巴巴的说,“老板,你真的要把来嗨卖掉啊,这么酷的东西,我还想一直做下去呢”,

    王一男一巴掌拍在陈子豪的脑袋上,“亏你还是黑客出身,怎么这么实在呢”,

    “缓兵之计会不会,啊,要给人随时可以用钱砸晕的表象,人家才不会把你当成威胁”,王一男捂着下巴想了想,“嗯,做戏做全套,叫人再放点风声出去,说来嗨团队因为带宽压力太大,正在多方寻求投资云云”,

    陈子豪难以想象,这个叫唤着没钱买带宽要找投资的家伙,跟前两天慷慨激昂的宣布,“带宽不是问题,为了用户体验,需要多少扩充多少”的家伙是一个人,

    竖起大拇指,陈子豪不由得称赞了一句,“老板,你真奸诈”。

    “会不会说话呢,这叫睿智和低调,懂不懂,赶紧叫人来开会,我们讨论一下下一步推广的方案”,

    “乘着现在诺贝尔奖的东风,不乘机宣传一波就太可惜了”。

    有人春风得意,有人黯然神伤,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胜利者和失败者,所以得意时要低调,失意时也不要沮丧,当然,很多人都是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才领悟到这个道理的,比如说程潜。

    当王一男正在因为鹅厂把自己当成竞争对手而感到欢欣鼓舞的时候,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欢欣鼓舞,整个蓝星,有资格被鹅厂当成竞争对手的,那都是大拿中的大拿,只要不死,今后都是可以成为传奇的公司。

    在欧罗巴某个戒备森严的地下基地,程潜正在面临自己人生中第二个重大抉择。

    第一个重大抉择,毫无疑问就是很多年前他选择背叛李诗瑶,投奔普林斯顿的托马斯,如果再回到从前,程潜有时候自己回想,还是会毫不犹豫选择同样的道路吧。

    毕竟王一男的横空出世,是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事情。

    独自躺在狭小的床上,整个房间全是白色,白色的窗户,白色的门,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单,甚至,白色的桌子和椅子,程潜的脑海里,不禁又想起亚瑟的话,

    “你要想清楚,迈出这一步,可就再也回不去了”,

    “风险是很明显的,如果你的意志力承受不住,大脑停止工作都有可能,甚至更有可能的,是成为一个白痴”,

    “当然,收益也是巨大的,大脑的开发程度会上升50%,而且人类不擅长的限定问题求解,也有了最佳的解决方案”,

    “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希望看到你最后的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