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八十九章 人形机器人

时间:2018-03-13作者:哥德尔系统

    王一男最终的目的,当然是造出能爬山的登山机器人。

    实现这种功能性的机器,一般而言有两种不同的方式,一种呢,是简化前提条件,从而实现一个功能相对简单的机器,但是可以把这个功能做到极致。

    比如说长途旅行,使用轮子来代替人的双腿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创举,这就要求简化的条件,比如说铺装的路面,在这样的路面上,就算是马车跑的也比人快多了,但是碰到山路或者没有路就抓瞎了。

    另外一种,就是制造拟人化的机器,比如说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就是一个拟人(或者说拟马)的雏形,跑的不怎么快,但是对道路的适应性比马车好多了。

    水面船只的推进也是一样的道理,你看到哪条鱼尾巴后面有个螺旋桨的,但是安装了螺旋桨的船只,长期来看,比什么鱼都快,但是噪声和推进效率就不敢恭维了。

    登山机器人的设计,也有同样的这两种方式。

    但是在登山这样的特定环境下,好像没有什么好的功能设计方法,特别是在现在保护环境的大环境下面,要是王一男整个机器出来,一路轰隆隆的遇山开山,遇水架桥,那非得把珠峰登顶路上搞的一片狼藉。

    就算是再牛x的科学家,面临整个蓝星的声讨之后,估计也只有灰溜溜的滚蛋。

    所以这个登山机器人还有一个隐含的前提,就是在登山过程中,不能破坏环境,那剩下的选择,不外乎就是选择拟人路线,还是拟壁虎啊,拟山羊路线了。

    王一男最终还是选择拟人,毕竟弄个机器山羊出来,好像有点太lo。

    陈子豪从波士顿动力弄来了全部的设计图纸,王一男不准备在那份资料的基础上进行研究,他们证明了这件事情的可能性就足够了,要学习的话,最好的登山机器肯定是夏尔巴人,而不是波士顿的机器。

    坐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背后是一整面落地窗,而眼前就是蜀山之王,贡嘎山,王一男的运气不坏,云雾刚刚散去,夕阳把整个雪山镀上一层耀眼的金色。

    “日照金山啊”,很多摄影家为了等待这样的景色,在山沟里蹲点一两个月是常事,没想到来的第二天就遇到了。

    使用vpn(虚拟专用网),通过酒店的网络连接上哥德尔系统,王一男开始工作。

    机器人的设计从下半身开始,王一男首先简化了上半身的设计,只包括头部、躯干和分成两部分的上肢,主要是用来保持平衡,躯干和头部跟正常人一样,可动的范围较小。

    上肢分为大臂和小臂,基本可以自由移动,跟人体一样,主要用来保持整体的平衡。

    机器人的下半部分就复杂了,王一男基本按照人体的解剖结构,甚至连脚掌上面的五根脚趾都保留下来,使用跟腱连接小腿和脚掌部分,跟人一样,可以在有限的范围内自由活动。

    骨骼使用金属材料,具体使用钢材还是合金,王一男暂时没有确定,因为这玩意不是在强度一定的情况下,越轻越好,毕竟太轻了的话,稳定性肯定会下降,而且在高山上那么大的风,说不定一阵风就吹走了。

    骨骼之间使用液体的缓冲层,主要的用途是减震,当然,如果有机会把这玩意换成空气减震,王一男也会很乐意的,空气减震可是高级货啊。

    驱动骨骼运动的,是电至形变纤维束,或者简单的来说,就是人造肌肉,王一男决定为每一个动力单元配备自己的电池和驱动电路,使用近场网络(2.4g 的一种通讯方式跟中央控制系统连接),这样的话,可以降低布线的难度,每个动力单元完全独立,不需要任何连线。

    由于人造肌肉对电力的消耗非常小,王一男甚至都没有设计一个整体充电装置,根据他的估算,一个动力单元可以有几年的工作寿命,需要的时候,单独为每一个动力单元充电就可以了。

    当然,对于人体结构也不需要完全照搬,王一男找到探索频道拍摄的一些关于人体奥秘,运动奥秘的纪录片,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关于长跑运动员以及短跑运动员的运动分析。

    这样设计出长短不一,形状不同的几十个基本单元,每个基本单元包括人造肌肉,液体缓冲层,电池和控制芯片。

    这些个基本单元把几十块金属骨骼连接起来,就形成了一个人形的机器人,当然主要是下半身,上半身只有看起来很笨拙的躯干、头部还有两只手臂。

    这个机器人现在就算造出来,连站都站不起来,更不要说走路了。

    王一男需要让哥德尔系统做的事情,跟当年哥鲲鹏需要做的事情一样,就是让这堆散落在地上,软绵绵的骨架,学着站起来,进而走起来。

    王一男首先将基本的牛顿力学,刚体力学理论教给哥德尔系统,学会了物理规则之后,如果进入哥德尔系统的仿真空间,你就会发现,在重力的作用下,这堆看起来像人的东西立刻像烂泥一样洒了一地。

    “嗯,想让系统学会爬起来太难了”,王一男看着屏幕里面七零八落的骨骼,自言自语的说,

    “还是先站起来吧”,王一男拿起鼠标,把这个人形的烂泥提溜起来,站在地上(当然,过程中暂时取消了重力效应)。

    “第一个任务,就是让这摊烂泥站稳了”,王一男自言自语,

    神经网络的学习任务,就是保持这个骨骼的现有形态,王一男启动哥德尔系统,将站立的人形及其作为起始条件,开始了训练过程。

    在哥德尔系统的仿真空间中,如果有人去观察,就能看到这堆烂泥不断的垮塌下去,又不断地恢复原状,慢慢的,垮塌的速度越来越慢,维持原状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当其中一块骨骼在上面所承载的重量下,朝一个方向倾斜的时候,人造肌肉开始学着收缩,把这块骨骼开始拉直,这样整个一滩烂泥一样的人形机器就可以跌跌撞撞的保持住平衡。

    慢慢的,这滩烂泥学会了站立,王一男开始随机的施加各个方向的力量,左推一下,右拉一下,整个人形机器在这样的外力作用下显得非常脆弱,很快就倒在地上,但是随着训练时间的加长,有那么几次机器人在外力的作用下晃动了一会之后,成功的恢复了平衡。

    这种成功的经验很快被哥德尔系统发现,并且强化了,在接下来的几次碰撞中,哥德尔系统举重若轻的化解了外力。

    王一男看着屏幕中小腿微屈的人形机器,满意的点了点头,“很不错啊,居然学会这种站立的姿势来保持平衡,看来神经网络果然比人类厉害多了”。

    就在王一男看着屏幕里面的人形机器人在外力推动下,还能跌跌撞撞保持平衡的同时,遥远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欧罗巴国家,瑞典,皇家科学院。

    诺贝尔物理学奖委员会的五名委员正在一件偏僻的办公室里面,讨论今年诺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候选人,这五名委员都是瑞典皇家科学院的院士,他们在全世界筛选出大量的研究人员,主要是历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各国科学院知名院士,以及著名大学的资深教授等等。

    然后委员会向这些研究人员发出邀请,邀请他们提名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候选人。

    收集到足够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之后,他们将经过数次讨论,决定本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的排名,别误会,委员会无权决定谁获奖,他们能做的,是将他们认为应获奖的名单,一般都有两到三名(考虑到共同获奖的可能性,这个名单可能会非常的长),提交给瑞典皇家科学院的全体成员来审议。

    别以为排名第一的候选者一定会获奖,瑞典皇家科学院组成的审议委员会,枪毙掉排名第一的候选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今年委员会的工作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一些,这一年物理学领域,看得过去的成果就是王一男和李文静的高温超导,以及欧罗巴核子研究中心大型对撞机发现的新粒子了。

    虽然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噪声,叫嚣不能把诺贝尔奖给予东方的同行,但是科学家的基本操守,还是让委员会得出了一致的结论。

    一般评奖委员会首先会考虑本年度最新的够分量的物理学成果,如果有最好了,直接作为候选人报上去,如果没有,就麻烦很多,需要考虑历年应该获奖但是还没有获奖的成果,要考虑成果的重要性,还要考虑候选人的年纪,要是年纪大,肯定会优先考虑。

    当然年纪太大了也不行,要不然没等到颁奖就挂了,那不是贻笑大方嘛,诺贝奖从来不会颁发给不在世的人。

    而五人委员会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开会讨论的地方不远处,瑞典皇家科学院本部的另外一间会议室,五位同样德高望重的瑞典皇家科学院化学院士,也在讨论今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候选人名单。

    他们多次讨论之后,筛选出的最后三人名单里面,排名第一的,赫然是王一男、李文静的分子编织机器。

    历史上可从来没有过哪位科学家同时获得物理学奖和化学奖的先例,王一男他们是开创新的先例呢,还是大热倒灶?8),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