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十八章 陈子豪的进展

时间:2018-02-28作者:哥德尔系统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要是王一男早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一个主打时间流的外星文明,那当时怎么都要弄几台超级高精度的信号接收机放到祥龙无人机上啊。

    对数据的分析陷入了僵局,没办法,只好在尽可能的消除误差和噪声影响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提高信号处理的分辨率了,王一男记得米歌当年有一项研究成果,就是专门研究怎么样把打了马赛克的画面还原成原来的样子。

    当年看到这篇论文的时候,王一男还忍不住吐槽,“这肯定是某个无聊的程序员,拿到太阳国的某些*****之后,实在受不了那拙劣的打码效果,专门开发的出来的技术”。

    不过这样的技术用在现在的情况倒是挺合适的,王一男连忙上网找到那篇论文仔细研究了起来,你别说,针对这个题目,除了米歌的原始论文之外,还有更多对打码心怀怨念的无聊程序猿,进行了一系列的后继研究,也得到不少成果。

    不过研究完最新的几篇论文之后,王一男还是大失所望,这些论文的原理都是建立在大量数据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用大量没有打码的视频对神经网络进行训练,这样就可以很高质量的还原打码视频原来的样子。

    “我到哪里去找外星文明的没有经过衰减、也没有被噪声污染的数据来训练神经网络啊”,王一男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放弃了这个看起来很美的想法。

    王一男给杨总师打了电话,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希望能对他们的分析有所帮助,不出所料的是,那边的团队也没用什么进展,除了一大堆“正确的废话”以外。

    而陈子豪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要不是钱中华那里也没有什么糟糕的消息传出来,王一男都怀疑这哥们是不是被大米国的某些强力部门请去喝茶了。

    这天中午,王一男刚在帝都大学上完一堂普通物理的大课,这是他专门为物理专业以及非物理专业精心准备的一门物理学入门课程。

    或者换个名字,叫做王一男眼中的物理学可能更合适一些,不像传统物理教育采用的,以四大力学为骨干的组织方式,也就是,理论力学,传统意义上的牛顿力学。电动力学,麦克斯韦方程为核心的电磁理论,量子力学,世界的本质是波和粒子,统计力学,如果研究的对象太多,就试试这玩意吧。

    对于普通人来说,看到四大力学这样的**ss,那铁定是蒙圈的。就算是高中物理学的特别好的高材生,一下子要在本科学完这四大力学,那也铁定会怀疑人生。

    对了,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里面还没有狭义相对论,这个基本上是物理专业的人单独开课的,也没有广义相对论,这玩意当年据说懂的人只有三个,而到了今天,正经物理系的教授,只要不是专门研究广义相对论或者宇宙理论的,多半也是不懂的。

    王一男学完四大力学之后,深切的感觉到物理学不应该被生硬的割裂开,而且从难度来说,每一门学科里面都有特别难的部分,像传说中三体问题,那完全是理论力学的范畴,根本都没涉及到量子力学或者相对论。

    王一男根据自己的理解,重新组织了物理学的世界观,在他眼里,组成世界的基本成分就是微观的原子,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本质是量子力学的,光的本质是电磁波,这个大家都知道了。

    那么,光以及其他电磁波跟原子、或者大量原子结构(晶格)的相互作用,就构成了我们眼前这个奇妙的世界。

    理论力学,王一男只是把它作为一种数学抽象来讲解,如果再深入的内容,比如说轨道计算,扰动分析,甚至有限元分析,那多半都是工程的范畴了。

    而且王一男隐隐有这样一些预测,随着计算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神经网络的成熟,理论力学的大部分内容都会变成一个个的程序库,迟早有那么一天,很多技巧,将再也不会出现在课本中。

    重新组织后的普通物理大受学生们的欢迎,这种抛弃了很多繁杂理论,更加贴近大自然本质的讲述方式是学生最喜欢的,而且王一男在讲解量子力学的时候,没有选择通行的薛定谔波动方程。

    他选择了狄拉克的矩阵力学,当王一男自己制作了一套矩阵算符的扑克牌,并在课堂上演示怎么使用这副扑克牌来推断量子跃迁的轨道,以及泡利不相容原理的时候,整个课堂沸腾了,很多学生第一次发现,原来物理学还是这么有意思的嘛。

    “王教授,如果用麻将牌来表示矩阵算符的话,你觉得什么地方的麻将规则最合适,是花都麻将、帝都麻将还是蜀都麻将”,在讲课结束之后,一名大胆的学生在大伙的哄笑中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王一男没有嘲笑他,“这种勇于思考的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王一男说,

    “具体哪种打法更适合,我还真没有研究,不过我想可以分析一下基本的结构,比如说类型的数目,规则的映射,还有是不是可以交换等等”。..

    得到王一男指点的这名学生回去之后真的花大力气研究了麻将和矩阵力学的关系,最后还发表了几篇论文,运用麻将动力学解释泡利不相容原理,

    胡牌和轨道跃迁的同胚映射,

    最后的结论是,算了,我不剧透了,过几年大伙自己看论文吧。

    回答完这位喜欢麻将学生的问题,当然,王一男最后还问了他一句,“你是来自天府之国的学生吧?”,不出所料的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这时候,王一男的电话突然响了,拿起电话,王一男发现来电显示是一个未知号码,不会又是骚扰电话吧,王一男想,难道是杨立涵,好久没有这女巫的消息了。

    接通电话,传来的却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

    “老板,你交代我的任务搞定了”,

    愣了半天,王一男才反应过来电话那端是陈子豪的声音,“搞什么名堂啊,你用什么电话打给我,为什么不用你自己的电话”,

    “你不是说要安全起见嘛,我害怕万一被人盯上呢,就用了一个网络电话打给你的”,

    “安全你个头,这是在帝都,在帝都!”,王一男说,

    “f本事再大,还敢到这里来闹事?你在哪呢,我来找你”,

    “老钱给安排的地方,你等等,我问问他们这里的地址发定位给你,先挂了哈”,陈子豪说。

    过几分钟之后,一个定位地址发到王一男的威信上,王一男按照地址驱车了三十分钟之后,来到了北边水库边上一个小院子,院门口有两个武警在站岗,看起来不起眼,不过王一男经过训练的眼光,至少发现在制高点上有三个暗哨。

    刷脸进到院子里面,王一男发现别有乾坤,很多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的,整个院子里面都能听到一阵低沉的嗡嗡声,在一间单独的办公室里面,王一男见到了陈子豪。

    “还记得之前军方想让我去的那个电子战部队吗”,陈子豪说,

    “这里就是了,我发现他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几个家伙的水平不错”。

    王一男左右打量了一下环境,“不错啊,自己找钱中华要的地方?”,

    “是啊,我跟他说想弄点波士顿动力的资料,他一听眼睛直接绿了,非要塞给我一支小队伍,还提供场地和超级计算机,他们的计算机比起哥德尔系统差远了,不过用来暴力破解密码倒是挺好使的”。

    “弄到的东西要共享是吧,跟他们合作你不要想占便宜”,王一男没好气的敲了敲陈子豪的脑袋,“以后多长点心眼”。

    “弄到的东西呢,给我看看”,王一男说。

    陈子豪在超大的显示器上调出了几份资料,“我没有尝试侵入它们的控制系统,所以总的来说还比较轻松,也没有碰到特别强的追踪系统”,

    “你看看这个”,陈子豪指着一份结构图对王一男说,

    “这应该就是最新型机器人的设计图了”。

    王一男开始仔细研究这份设计图,陈子豪的工作做的很地道,他把设计图上所有的引用部分资料,几乎都搞到手了,这样只要点击具体部位,绝大多数情况下就能看到部件说明以及详细的电气参数。

    “绝大多数还是液压驱动嘛”,王一男摇摇头,“还是非常传统的驱动方式,我还以为有什么黑科技呢”,

    “确实大部分是液压驱动,但是在一些小关节部位采用了步进电机”,陈子豪说,

    “我看看”,王一男放大了陈子豪指出来的地方,“确实是步进电机,不过这个地方应该主要用来做辅助姿态控制,阻尼不是太大,所以步进电机就足够了”,

    “还有,他们的液压动力装置指标也不普通”,陈子豪说,

    仔细查看了主要动力位置,双足和躯干连接部分的液压动力,“确实,要求指标都不普通,关键是自身的重量非常轻,你问过国内的情况没有,咱们的液压动力装置能做到这个水平吗?”,王一男问,

    陈子豪朝旁边房间里面进进出出的白大褂们努了努嘴,“他们派人专门了解过”,

    “国内最好的水平,达到同样的性能指标,自重起码要超过一倍以上”。

    “基础工业还是有差距啊”,王一男不禁开始感叹起来。

    “不过你神神秘秘的把我叫过来,就是看这些大路货?,这不像你的风格啊”,王一男怀疑的看了看陈子豪,这小子一看就是有私货。

    “还是老板了解我”,陈子豪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额头,“你看看这个”,他点开一份文档,

    人造肌肉动力装置,

    “这是我在他们服务器上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发现的,是第三方研究,很可能是他们下一代动力装置选型的胜利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