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十六章 反转

时间:2018-02-26作者:哥德尔系统

    情绪稍微平复一点之后,这名叫做魏星的记者,拿起电话拨通了总编的电话。

    现在传统媒体超级不景气,纸质的报刊订阅量直线下降,连带着广告收入也开始断崖式跳水,反而以个人身份的自媒体大v,还有主播啥的混的风生水起。

    魏星好歹算是报社为数不多的骨干记者,总编当年把他从花都挖到帝都,花了不少力气,还帮他解决了户口、房子啥的,算是有知遇之恩,所以这样好的一个新闻题材,魏星还是决定交给报社。

    总编听魏星介绍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大喜过望,目前舆论都是一面倒的批评王一男和他的公司,这个时候要是能发表这样扭转风向的新闻,吸引眼球就不用多说了,光给王一男卖的这个人情,就足够值回票价了。

    “好,好,非常好,果然是我们报社的头牌记者”,总编在电话里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这样有轰动性的大新闻,也只有你才能挖的出来”,

    魏星被夸的都有点不好意思,“我们是不是可以制作一个专题?这样的宣传效果会更好”,

    “当然,你把视频和照片的素材尽可能都发回来,我来安排人制作详尽的专题”,总编说,

    “对了,这次去世界屋脊的费用,回头报社给你全部报销”,

    “还有,你尽可能详细的采访一下登山总指挥,这种第三方的描述和观点是最具有新闻价值的”。

    视频和照片资料通过魏星的手机,源源不断的发回帝都的报社,总编像打了鸡血一样,把所有能用上的人都叫了过来,开始制作一档详细的专题,

    专题的大标题是《真相》,小标题就是《道德的边界,人性的光辉》,对这次事件从头到尾进行了详细的报道,专题制作的差不多之后,总编托人把将要发布的内容首先给王一男过目,并顺便提出了采访他的要求,“我们还是需要王教授的第一人称视角,这样整个专题才显得完整和专业”。

    这样的正面报道是王一男梦寐以求的,对于主动示好的报社,王一男完全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人家的采访,于是在专题的重点位置,增加了两段采访王一男的视频,重点讲述了王一男痛苦的心路历程。

    虽然有点在伤口上撒盐的嫌疑,不过为了报社为了新闻效果,王一男为了扭转舆论,大家都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当天出版的报纸上,报社花了整整四个版面来报道这次失败的登山活动,延时四个小时之后,在报社的官方网站上,同步发布了专题的全部,而对外发布的新闻稿上,也包括了专题的一部分内容。

    虽然纸质报纸的阅读量在下降,但是还是有不少读者保留了买一份报纸坐公交车或者地铁的习惯,当看到报纸上令人震惊的标题,《真相》,吃瓜群众们惊呆了。

    因为这个专题,报纸当天的销量也创造了近年来的新高,虽然是回光返照,也让总编乐得合不拢嘴。

    当天地铁里面上班的人流中,居然多了不少拿着报纸而不是手机的乘客,这种景象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了,小明看着好几位拿着报纸看得津津有味的行人,很是好奇的问,“今儿个咋回事,都整张报纸看呢?”,

    一名坐在椅子上看得入神的职业女性头都没抬的回答,“当然是看《真相》啊,我就知道王一男教授不是批评的那种人”,

    更有一位年轻的小女生,看着报纸眼睛都红了,“真是太感人了,就是为了说一声再见,王教授还专门爬到海拔8700米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说他见死不救,我呸!”。

    “就是就是“,这位职业女性可算是找到共同语言了,“真不知道这些人的良心去哪里了,为了黑王教授,什么谣言都能编造出来”。

    为了保证纸质报纸的发行量,报社对外发出的文章和官网的电子版本专题推迟了四个小时才正式发布,于是早晨上班到中午吃饭这段时间,一份当天的帝都晚报成为最受欢迎的礼物,很多小年轻比女友/男友逼着去报刊亭买一份。

    中午的时候,电子版本的专题上线了,和报纸不同,专题里面包含了全部的视频资料,包括了当天登山的全部过程,重点是意外发生当时的情况,还有队员们尽力营救的场景。

    当然,最感动吃瓜群众的,还是王一男在珠峰大本营里面给罗绒达瓦讲故事的视频,短短十分钟的剪辑片段,上线之后迅速有了几十万的观看数。

    这还不是观看数最多的,王一男爬上海拔8700米的第二台阶,向罗绒达瓦告别的视频,刚刚放上去不到三十分钟,播放数就超过了五十万。

    围脖的视频服务器也因此出现大面积访问故障,把围脖t吓的够呛,紧急扩容了五倍的下行带宽,才把这所谓的“偶发性访问失败”糊弄过去。

    详尽的事件描述、采访记录,还有记录完整的视频片段,一下子将海拔8700米以上高度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原来是这样啊,摔伤了腿完全是意外,不过谁能想到冰镐会掉下去?”,..

    “就是,队员们也在努力营救了,哪个王八蛋说他们见死不救的”,

    “专家都说过好多次了,在那样的高度,不可能把一个人背下去的”,

    “嗯,你看看那个金属梯,我在视频里看着都觉得渗人,更不要说往上爬”

    “往下爬应该更难,你没听说过上山容易下山难吗”,

    “就该让这帮喷子自己去把人背下来,见死不救,亏他们有脸说得出来”,

    舆论的反转似乎就在一瞬间发生了,

    “我总算能理解王教授之前不回应的心情了,看着一个生命就这么逝去,要我也没心情搭理这些小丑啊“,

    “哎,你说谁是小丑呢?”,

    “谁之前骂的最凶,谁就是小丑”,

    “怎么,不服气啊,我记得之前好像就是你骂的最凶吧”。

    所谓爱之深,责之切,这样的对话发生在不少王一男的粉丝中,当然,对于最死忠的王一男粉来说,这样无所畏惧,有胆有识的王一男,才是他们崇拜的偶像。

    “还说人家是无良资本家,要接受良心的拷问,要我说,接受良心拷问的,应该是你们这些无良的媒体吧,来嗨为了拯救受伤的队员,放弃登顶,放弃直播”,

    “事后为了避免打扰到逝者的亲属,面对舆论的漩涡,不反驳,不讨论,尽可能的低调处理,这才是真正的良心企业啊”。

    “就是就是,我们居然还听了某些混蛋专家的说法,卸载了来嗨,不行,我要回去赶紧装上,还要动员我的亲戚朋友都去用”。

    舆论就是这样,当风一面倒的吹向某一个方向的时候,想要反转这个方向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王一男的做法就很聪明,他没有在批评的最高峰去反驳,那样会形成一场不理智的骂战。

    在那时候他选择了沉默,等到大家骂累了,也听够了那些批评的论调之后,合适的契机出现了,物极必反,就算没有魏星,也会有张星、李星跳出来跟大众唱反调的。

    一旦有了不一样的风,加上王一男科学家自带的光环,还有之前一贯非常好的名声,针对王一男的舆论反转速度可比针对某些二流演员快太多了。

    随着更多详细细节的披露,连最强词夺理的喷子们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情上,王一男的所作所为确实没有任何可以指责的地方。

    而专题在网站上发布出来的第二天,世界屋脊,罗绒达瓦家,那位西装革履的外来者和他的语翻译再次来到这里,这回我们看清了他的样子,货真价实华国人,金丝边眼镜,脸色有点苍白,搞不清是酒色过度还是高原反应。

    “罗绒达瓦母亲啊,我们经过仔细考虑,建议你将起诉的地方改在帝都而不是世界屋脊”,金丝边眼镜说,

    “在这里起诉的话,影响实在是太小了,我们在帝都起诉,肯定会获得舆论的极大关注,这样获胜的可能性很大,即使没有办法打赢官司,为了避免把事情闹大,对方也很可能选择跟我们和解,这样你也能拿到不少软妹币”,

    话还没说完,一杯还带有点温度,和浓浓腥味的牦牛奶从天而降,一下子淋了他满脸开花,

    “滚出去,你这个魔鬼的使者”,罗绒达瓦的母亲满脸怒容的看着他们,在她边上,是罗绒达瓦的妹妹,正拿着一块pad,给母亲解说着专题的内容。

    “佛主原谅我吧,被贪婪蒙住了眼睛,居然相信了这个魔鬼使者的说法,去控告王教授那么好的人”,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王一男买通了报纸,他有钱有势”,金丝边眼镜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现在就滚,不然我要叫人了,我年纪很大了,可眼睛还没有瞎,更何况我的女儿告诉我,王教授还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他怎么可能来欺骗我们”。

    罗绒达瓦的妹妹也抄起了家伙准备赶人,两位不速之客只好狼狈的逃离寨子。

    而在他们身后,两条黑影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光挨打不还手,可不是王一男的风格,自从知道罗绒达瓦的母亲肯定是被人怂恿之后,王一男就叫钱中华派人守在寨子里,幕后黑手肯定还会继续跟罗绒达瓦的母亲打交道的。

    当然,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位居然会被牦牛奶浇出来。

    当钱中华派出的人正顺藤摸瓜,追踪幕后黑手的时候,王一男正在容与公司总部发呆,他坐在电脑前,屏幕上不断滚动着连续不断的各种符号和曲线,

    “奇怪”,王一男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