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十四章 天价索赔

时间:2018-02-26作者:哥德尔系统

    在海拔8700米的高度,甚至连安葬遗体都做不到,王一男所有能做的,也就是跟死者告个别,以求内心的安宁罢了。

    曾经有很多攀登珠峰遇难者的亲属,为了安葬自己的亲人,专门请夏尔巴人上山将亲人的遗体背回来,但那也是海拔0米以下的事情了,在离顶峰只有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想要背一个人,即使是尸体下山,也是人类无法完成的任务。

    事已至此,张琪和钱中华反而不急了,他们在珠峰大本营耐心的等待王一男跟罗绒达瓦告别之后就开始下撤,当天下撤到北坳一号营地。

    第二天中午,他们总算见到了从北坳一号营地平安回来的王一男。

    看到王一男神色憔悴的走进大本营的帐篷,来之前满腔怒火的钱中华和张琪也说不出什么来,本来准备大骂他一顿的钱中华只是拍了拍王一男的肩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外界针对来嗨,乃至针对王一男的风暴,在他杳无信讯的这段时间越演越烈各种猜测,谩骂漫天飞舞,甚至有自媒体大v信誓旦旦的保证,说是有可靠消息,王一男已经外逃到了欧罗巴。

    回到大本营,王一男跟总指挥商量了一下之后,总指挥就正式宣布这次登山活动结束了,该有的总结和检讨,总是免不了的,当然,攀登珠峰这样的高风险活动,出现这样的意外再正常不过了,说到底,王一男他们也没有任何处置失当的地方。

    王一男简单跟张琪和钱中华说了一下发生的事情,当听说在海拔8700米的地方,一名年轻的生命受伤后却没有人有任何办法的时候,都不太相信这个残酷的现实。

    “是的,现代科技非常发达,但是对于高山、森林、还有类似沼泽、沙漠这些地方,仍然是必须依靠人力的,至少现代的飞行器还做不到在雪山上自由起降”,王一男无奈的说。

    张琪和钱中华这回怎么都不敢放王一男单飞了,他们陪着王一男去了一趟罗绒达瓦家之后,再一起把王一男押回帝都,交到周慧手里,才算稍微放了点心。

    回到帝都之后,看到外界的骂声,王一男只是笑了笑,懒得理,罗绒达瓦那没有闭上的眼睛,至今还在他眼前挥之不去,谁有功夫理这些小人的狂吠啊。

    但是一面倒的舆论,对于来嗨app 的推广,甚至对容与公司还有王一男的名声都造成了很坏的影响,来嗨的活跃用户数倒是没有继续下降,人们发现这玩意是亲朋好友沟通的神器之后,每天的活跃用户数反而开始了缓慢的上涨。

    没办法,王一男只好更新了自己的围脖,“嗨,大家好,一次艰苦的旅行之后,我回来了”。

    立刻,下面就是无数粉丝的留言,“王教授,一路平安否”,

    “他们说你去了欧罗巴,是真的吗”,

    “那些谣言都是假的对吧”,

    “取消直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发现了外星人吗?”,

    “有人说死了很多人,是真的吗”,

    当然,也有不少收钱或者没收钱的喷子,“杀人凶手,我们需要真相”,

    “见死不救的家伙,你还有脸回来!”。

    事情的经过实在是一言难尽,王一男也没有心情一一回复,于是在发出这则简短的消息之后,王一男的围脖再次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所谓物极必反,陆陆续续的,在一片骂声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首先是曾经登顶珠峰的某位王姓大老板,也许是因为都姓王的缘故,他在围脖上对王一男伸出了援手。

    “见死不救的指控实在是太搞笑了,任何有理智的登山者都不会尝试在海拔0米以上的高度救人,那样只能是自杀”。

    很快也有不少专业的登山运动员,或者对登山有所了解的大v发出了类似的声音,“海拔0米被认为是道德的边界,不是没有道理的,在那样的高度,救人和自杀没有区别”。

    双方爆发了激烈的论战,抛开见死不救的指控,这次焦点集中在,王一男是否因为商业利益,强迫队员冒着风险登顶,直播雇佣的水军开足马力,针对这一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商业利益还是队员的安全,王一男教授的答案显然是不及格的”,

    “因为巨额的前期投入,逼迫队员冒险登顶,王一男教授,做科研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这样的行径,和旧社会的地主老财有什么区别?”,这位大v更绝,都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了。

    而在世界屋脊,罗绒达瓦的家里,这一天突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罗绒达瓦的母亲是一位朴实的族妇女,而罗绒达瓦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罗绒达瓦还有一个刚成年的妹妹,这家人看起来日子过得还不坏。

    “你唯一的儿子遇难了,你就没想过追究他们的责任吗?”,西装革履的外来者,一脸同情的看着罗绒达瓦的母亲,“放心,我是佛祖派来的使者,是来帮助你们的”。

    “自从他爱上登山这一行,我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回归高山之巅是他的宿命”,

    “不不不,不是他的宿命,你知道他被同伴扔下,在海拔八千多米的地方独自等待死亡吗,这是**裸的谋杀,这是犯罪!”,

    “全能的主,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你应该起诉他们,世界屋脊登山队没什么油水,不要起诉他们,我告诉你,应该起诉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就是容与公司”,

    “对,这家公司可有钱了,你一定要狠狠的起诉他们,可以捞一票大的,可以买上好几十头牦牛,还有自己的牧场,可以送孩子去外面读书”。

    一个普通的族中年妇女,怎么能够抵御这种撒旦的诱惑,于是不久以后,一纸诉状把世界屋脊登山队,和容与公司告上法庭。

    “玩忽职守,致使一名年轻有为的登山队员命丧黄泉,其孤苦伶仃的老母,一怒之下将王一男送上法庭”,这样的爆炸性消息立刻成为所有网络媒体的头条。

    “索赔一亿软妹币,天价索赔的背后,是对生命价值的尊重,我们希望这样的官司再多一些”,这明显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

    这天下午,周慧忧心忡忡的从外面回来,自从王一男从世界屋脊回来之后,就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学校的课也暂停了好几周,王一男跟学校说自己身体不太舒服,希望能把课程调整一下。

    周慧只要有时间就尽量陪着王一男,中午的时候,张琪给周慧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关于有人起诉的事情,周慧连忙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相关的新闻。

    果然,网上稍微有所沉寂的舆论,又被罗绒达瓦母亲起诉容与公司的消息激发起来,公司的律师已经开始研究诉状的内容,张琪让周慧转告王一男,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说错任何话,否则,就算没错也都是错了。

    周慧打开家门,就看见王一男趴在沙发上,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眼前的pad,连周慧走进房间都没有发觉。

    “看什么呢”,周慧走到王一男身边坐了下来,随口问到。

    “看看这个,酷不酷”,王一男坐了起来,把pad放在茶几上,转过来跟周慧一起看,

    pad上正在播放一段视频,一个有手有脚的人形机器人站在一排箱子前面,只见这个机器人就像人一样,双手往下,然后猛地往上一抬,两只脚用力,一下子跳上了最矮的一个箱子。

    然后如法炮制,又跳上第二、第三个箱子,在跳上最高的一个箱子的时候,好像有一点没站稳,机器人摇晃了几下,但是随着手臂在空中挥舞几下之后,很快机器人又保持住了平衡。

    “有没有搞错啊”,周慧看呆了,“这不会是特效吧,现实中怎么会有这么牛的机器人”,

    “不是特效”,王一男说,“你接着往下看”,

    视频里面,机器人在最高的箱子上面站了几秒钟,然后突然双手往上一抬,一个后空翻就从箱子上跳了下来,踉跄了几下之后,稳稳的站立在地上。

    “这也太神奇了吧”,周慧都看傻了。

    “波士顿动力最新研究成果,以前是属于米歌所有,不过据说米歌把它卖给了神秘的买家”,王一男说,

    “我怀疑这个神秘的买家,有大米**方背景”。

    “确实非常酷,有点未来战士的感觉,不过,你怎么突然对这玩意感兴趣起来”,周慧有些不解的问,

    王一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过了好一会,周慧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惹王一男不开心了,王一男才开口说,

    “罗绒达瓦还静静的躺在海拔8700米的地方,我答应过要带他回家的”,

    “我问过最资深的登山队员,甚至还有南坡最好的夏尔巴人,他们都说在那样的高度,没有人可以把他带下来”,

    “既然没有人能做到,那么,只有机器能做到了”,王一男说。

    周慧捂住了自己的嘴,“你难道想用机器人。。。”,

    王一男点点头,“从理论上来说,这样做是可行的”,

    周慧有点晕,她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对了,说起罗绒达瓦,张琪刚才告诉我,罗绒达瓦的母亲把咱们告了,索赔一亿软妹币”,..

    王一男摇摇头,“怎么会,罗绒达瓦的母亲我见过,回帝都之前我去过罗绒达瓦家,专门送了几十万的抚恤金过去,她还感谢了半天,是挺朴实的一个族妇女”,

    “你自己看”,周慧打开pad上的新闻客户端,搜索“罗绒达瓦母亲起诉”的新闻,然后把pad递给王一男。

    王一男看着看着,就咬牙切齿起来,

    “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怂恿”,

    “这是冲着我来的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