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十二章 木秀于林 风必摧之

时间:2018-02-21作者:哥德尔系统

    一直到最后,几十万翘首以待的来嗨用户还是没有等来登顶珠峰的立体全景直播,这让之前声势浩大的宣传活动,看起来就像一个笑话。

    而来嗨的官方除了一则简单的声明以外,没有对这次事件做出任何说明,这则简单声明就是冷冰冰的一句话:

    “原定的珠峰登顶直播因技术原因无限期推迟,请继续关注来嗨”。

    深感自己受了愚弄的来嗨用户纷纷打电话到来嗨的客服,除了想知道直播推迟的原因以及打听一下恢复直播的时间外,更多的是用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不满,破口大骂当然是其中最主要的一种形式。

    没办法,陈子豪他们临时增加了几十个受过专业挨骂培训的客服人员,专门为这些不满的用户提供一个发泄的渠道,“是我们的错,您尽管骂吧”。

    “幸亏我们没有收费,要不然就完蛋了”,陈子豪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只是旁听了一个用户的来电,他已经被骂的狗血淋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但是没办法,这几十万来嗨用户的安抚,暂时还只得他带着几个哥们扛着,因为自从直播前出现那件意外之后,他们就再也联系不上珠峰大本营,更不要说王一男王老板了。

    甚至周慧也找不到王一男,在威信上给周慧发了一句留言,“我想一个人静静”,之后,王一男就彻底失去了消息。

    来嗨的这次大乌龙,让之前被这款app清晰的效果,流畅的沟通打的溃不成军的其他直播软件乐开了花,xx直播是最高兴的一个,本来随着来嗨用户的直线上升,xx直播高峰时段的在线人数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把李老板吓得不轻。

    他已经在内部召开了几次研讨会,讨论怎么面对来嗨的威胁,是对抗还是合作,技术上有没有可能赶上或者接近来嗨,当然,技术部门反馈的结论是让人沮丧的,“就算招三百个博士生不吃不喝的干三年,也达不到就算接近来嗨的效果”,这是技术部门报告最后的原话。

    登顶直播的取消,可把李老板乐坏了,开心的他忍不住多去慰问了两次刚包养的女大学生,虽然有蓝色小药丸的帮助,也把他累得够呛。

    当然,“趁他病,要他命”,在商场上可没有心慈手软这一说,李老板立刻指示自己的媒体公关部门,“对准来嗨,给我往死里打”。

    李老板的选择并不是个例,其他直播app,甚至包括我大鹅厂也都默契的选择了落井下石,于是针对来嗨的一场风暴来临了。

    “登顶珠峰,是炒作还是骗局”,这还算是比较含蓄的,

    “缺乏对大自然的敬畏,评来嗨珠峰登顶直播的失败”,这是哲学反思的,

    “山峰是用来敬畏的,而不是让我们征服的”,说这话未免也太酸了,每年几百人登顶呢,也不多来嗨这几个。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所谓登顶珠峰行动大揭秘”,这篇文章就是阴谋论的典型视角,这位大v之前以质疑大米国登月闻名,他的“月球上为什么没有尘土”,“看不见星星的月亮,只是一个逼真的摄影棚而已”,著名文章,经常被怀疑登月的人当成实证引用。

    这次不知道拿了哪一家的好处,这位大v再次出手了,

    “冰面和石头的比例明显不符合珠峰的地质特性”,

    “华国梯还在闪闪发亮,实际上在高海拔地区早就应该氧化得黯淡无光”,

    洋洋洒洒发了四五篇系列文章,反正结论只有一个,“攀登珠峰的直播跟登月一样,就是一场骗局”。

    接下来针对来嗨的直播视频技术,也冒出了不少质疑的文章,h265专利委员会也跳了出来,要知道,如果说整个蓝星上面谁最痛恨来嗨,我估计直播app还赶不上h265专利委员会,来嗨的视频直播技术,可是要了他们的命啊。

    “来嗨的视频技术未经授权的使用了h265的专利,专利号2786和8971”,这篇h265专利委员会炮制的文章邀请了好几位御用专家,从来嗨的视频压缩画面以及失真的地方尽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然后在一堆谁都看不懂的公式和推导之下,御用专家们得出结论,来嗨一定侵犯了h265 的专利,要不然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视频压缩效果。

    一帮好事者开始呼吁,“来嗨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应该公布源码供it业界进行客观和公正的评判”。

    看到这样的脑残论点,陈子豪和齐峰他们忍不住都气乐了,“这是神马逻辑”,

    “谁主张谁举证,说咱们侵权的,拿出你的证据来啊”,陈子豪说,

    “凭什么让我们公布源码啊,这是脑残还是唯恐天下不乱”。

    然而,就算容与公司,同样也是谁都联系不上王一男,对于这种严重的指控,也只能是陈子豪出面,发布一个不痛不痒的申明,说是我们肯定没有侵权云云。

    这种力度的反击只会助长攻击者的气焰,这回连刚成立的开放媒体联盟也忍不住冒出头来凑热闹了,他们的官方发言人说,“我们的专家在来嗨的视频压缩中发现了一些非常类似我们已经申请专利的技术细节”,

    “我们将严肃的评估侵犯我们专利的可能性”,

    “希望来嗨团队能够倾听业界的声音,尽快公布源代码以正视听”。

    外界的质疑来得如此凶猛,而来嗨由于失去了主心骨,反应显得特别的迟缓,很快,来嗨广场里面直播的很多名人感觉到了压力。

    再加上之前很多是友情演出,根本没签署合同,于是来嗨广场的明星直播从最热闹时候的上百路,慢慢下降到几十路,然后是十几路,到最后只有零星的几路了。

    而那些跟来嗨签署合同的主持人、主播以及其他各领域的专业人士也寻找各种借口解除跟来嗨的合同,实在没办法解除的,或者已经拿了来嗨费用的,就想办法敷衍了事,随便找个地方直播,直播逛街购物算比较敬业的,有好些甚至放在窗口对着大马路直播。

    来嗨app的活跃人数也开始下降,从预计登顶前一天的超过五十万活跃用户,一周以后,已经下降到不超过二十万人,而且主要是被用作熟人或者家庭聚会之间的视频聊天工具。

    精心打造的来嗨广场就象流星一样,还没绽放出光芒就黯淡了下来。

    然而,这种程度的打击仅仅是个开始,有一些耳目灵通的记者,想办法采访到珠峰大本营的工作人员,虽然语焉不详,但是新闻敏感的他们还是从只言片语中闻到了大新闻的迹象,“天气变幻莫测”,“有队员没有回来”。

    对于搞新闻的来说,嗅觉都是一等一的好,要知道一旦出了人命,那就是大的不能再大的大事了。

    一些没有节操的自媒体大v立刻加油添醋的发布了爆炸性的消息,

    “草菅人命,隐瞒真相,来嗨攀登珠峰团队有队员失踪”,

    “来嗨团队隐瞒了重大登山事故,攀登珠峰的团队遇到恶劣天气,数人失踪,据信已经好几人遇难”,

    “无证攀登珠峰,消息人士说,来嗨登山团队没有在相关部门备案就开始登山,是典型的无证登山行为”,

    这次事情可闹大了,要知道取消直播,甚至来嗨就算停止服务了都没啥大不了的,毕竟是免费软件嘛,爱用就用,不用拉到,也没人请你来用是不。

    但是非法攀登珠峰,漠视安全规则并且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这事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更进一步的消息也真真假假,陆陆续续的传了过来,

    “至少一名叫做罗绒达瓦的登山队员确信已经遇难”,消息灵通的大v率先公布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据说,该名队员是被独自抛弃在海拔8600米的登顶路上,六个小时之后,因为缺氧和低温,活活被冻死在珠峰”,

    见死不救,这个指控已经非常严重了,然而直到现在,仍然没有王一男的消息,于是更耸人听闻的内幕消息出来了,

    “为了产品宣传,强行要求队员在恶劣天气条件下冲击珠峰峰顶,王一男的良心何在?”,

    “指挥失误,造成登山队伍重大伤亡,王一男畏罪潜逃”,

    “据可靠消息,王一男已经离开华国,前往欧罗巴避难”,这位爆料者更是发出了一张王一男出现在登机口的照片。

    当然,网友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这张照片被专业的网友对内部的信息进行了分析,最后发现这是去年王一男出国访问时候拍摄的照片。

    但是总的来说,舆论对于来嗨非常不利,特别是王一男的失踪更加深了这种不利形势,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要知道,如果一直完全没有自己的声音,时间久了,也许大伙就不会再给你发声的机会了。

    风暴越演越烈,这回连钱中华和张琪也坐不住了,他们在一直联系不上王一男之后,找世界屋脊军区帮忙,俩人从帝都飞往蜀都,再从蜀都直接搭乘专门适应高原环境的黑鹰直升机直接前往珠峰大本营。

    珠峰大本营处于一种悲伤的忙碌状态,已经平静下来的行动总指挥接待了钱中华和张琪。

    然而在珠峰大本营,他们还是没有看到王一男的身影。

    “王一男在哪里呢”,钱中华问,

    总指挥指了指帐篷中间的一块投影屏幕,分割的几块画面很清晰,而且还在不断地晃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