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五十九章 大卫捡起了石头

时间:2018-02-09作者:哥德尔系统

    前往南太平洋的舰队还有两周才会出发,除了搜救以外,这也是一次舰艇的远洋演练加上无人机的大练兵,当然由于水下搜索的设备还是有些欠缺,所以这次搜索的目标区域还是以海面和浅水为主。

    116所的祥龙全状态试飞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从目前试飞的进度来看,承担远洋接力通讯的任务还是没有问题的,唯一需要担心的,可能是复杂海况和天气情况下在舰艇上的降落了。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116所也带够了配件和维护人员,大不了摔坏了立刻修呗。

    王一男也正好把自己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来嗨》上,除了隔三差五去帝都大学讲讲课,在雕刻时光跟周慧待在一起,放松一下心情以外,他基本上都呆在关村科技园的梦想科技大厦,跟大卫小组一起雕琢第一个版本的客户端app。

    服务器开发团队已经使用 rust 语言加上哥德尔系统的帮助开发了一整套完整的基础信息传输设施,rust的语法进行一定的简化加上哥德尔系统的自动推断和纠错机制,很好的解决了不仅仅是写程序,而且是正确的写程序的问题。

    对于开发一个庞大的系统来说,最开始做的事情是什么,王一男看过一本经典的著作,叫做《indos nt的前世今生,王一男至今记得清清楚楚,dave对于大系统,复杂系统开发的一些经典论点,字字珠玑啊。

    要知道,indosnt项目时候的真知灼见。

    那就是,要为整个项目选择一致的,明确的策略。

    策略是什么呢,策略就是评价的标准,优先级的选择,在碰到问题时候判断优劣的准则。

    比如说ift。

    两种方案各有利弊,跨平台的方案,代码量小,需要维护的东西也少,但是性能肯定比平台原生方案要差,而且碰到一些底层的调用,还得求助于原生代码。

    而原生方案其他都好,就是一个问题,同样的功能每个平台都要写一遍。

    经过长时间的权衡和讨论,最后决定安卓直接上kotlin,ios直接上swift,反正这也是版本0.1,没有任何遗留代码的包袱。

    解决了开发语言和随之而来的开发工具的问题,接下来就是浩如烟海的具体功能了。

    当然对于推向市场的第一个版本吗,功能可以简化简化再简化,但是最基础的一对一视频、一对多视频以及多对多视频是必须支持的。

    在此之前,有一个看起来简单,但是直接影响成败的问题需要解决。

    那就是用户的注册问题,在移动互联网来临之间的pc互联网时代,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鹅厂的一次点击明码标价,大概从几毛钱软妹币,到几块钱软妹币不等。

    但是再好的内容,注册的广告做得再好,50次点击能够产生一次注册,那就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因为注册至少需要用户填写用户名,密码和确认密码三个栏目,而且用户名这个栏目跟已有用户名冲突的可能性是100%,需要用户反复尝试输入。

    当然还有更多作死的产品经理,要求用户在注册的时候输入昵称啊、性别啊、年龄啊、爱好啊等等等等,这样完完整整完成一次注册的用户比例就更低了。

    于是鹅厂当年最早推广企鹅的时候,采用了唯一企鹅号码的办法,自己挑选组合加上随机生成的办法,这种方法最大的好处是避免了用户名的重复,但是增加了用户的记忆成本,其实不是一个好的方案,只不过后来出现了根据企鹅号码位数来判断q龄,甚至可以拍卖尊贵号码捞一票等等奇葩的事情,所以这个蹩脚的方案被吹上了天。

    这种用户的注册和绑定是需要极大的投入和持续的努力,想想看吧,pc互联网时代以千度和361的牛x程度,他们匿名用户和注册用户的比例,也是十比一以上。

    匿名用户搜索是没问题的,使用安全软件也没问题,但是要想使用即时通讯功能,或者卖点avtar,引诱用户玩游戏充值花钱什么的,那就一定需要注册用户了。

    这也正是361公司pc软件的安装量跟鹅厂的差距不大,估计也就是一个亿跟1.5亿的差距吧,但是收入差距达到几十倍的原因所在了。

    感谢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感谢我大水果和米歌推出的智能手机系统,也要感谢众多互联网厂商持续不断的用户教育,用户注册的问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反而没有pc互联网时代那么困难了。

    因为所有人都有一个唯一的身份标识,那就是手机号码。

    借助向指定手机号码发送随机验证码的常规操作,免除了用户需要记忆登录密码的需求,只要在自己的手机上,才能确认自己的身份。

    这种方式也解决了以前pc互联网时代非常难以解决的密码遗忘或者密码丢失的问题,甚至还有用户名遗忘的问题,很少有人会遗忘自己的手机号码吧,何况就算遗忘了,因为手机实名制,也可以通过身份证找回。

    “使用手机号作为用户唯一标示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王一男对陈子豪还有一帮骨干说,

    “你们说说是什么?”,王一男问,

    “是真实身份绑定吗”,陈子豪问,

    “这个好处刚才已经说过了,还有更大的好处,当然需要用户配合才行”,王一男说,

    “是跟手机通讯录有关系吧”,齐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非常正确,其实随着移动互联网如此紧密的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大伙对匿名的要求已经大大下降了”,

    “当然,这个跟重视隐私保护是两回事”,王一男说,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对于我的熟人或者说放在通讯录里面的人,其实我是不介意他联系到我的”,

    “甚至不介意他知道我的名字,真实的身份等等”,

    “但是我的住址,收入,包括家庭情况,就是属于隐私的范畴了”,王一男说,

    “你们做产品的,一定要仔细和准确的分辨这里面的微妙差别”。

    “我再问大家一个问题”,王一男接着问到,

    “对于企鹅通讯软件或者威信app来说,核心价值是什么,或者说对于后来者,最大的竞争壁垒是什么?”,

    对于陈子豪、齐峰还有万新这帮在互联网圈子里面混迹了好多年的老油条来说,这个问题未免太简单了,以至于这帮家伙对望了一眼,都不咋乐意回答,最后还是陈子豪给了自己老板面子,

    “当然是朋友关系啊,好友和群组啊”,

    “要不是企鹅或者威信上那一堆好友和群组,换个软件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好吧,王一男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实在是有点太小儿科了,随便找个熟悉互联网江湖的人都能答得上来。

    “这也是阻碍后来者进入这个领域最关键的因素”,王一男说,

    “但是,随着智能手机成为日常生活的标配,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了”,

    “因为作为熟人社交工具来说,通讯录的好友圈基本上和即时通讯软件的好友圈是重合的”,

    “也就是说,只要app能够访问用户的通讯录,在保证隐私的情况下,比如说上传电话号码的5摘要,然后跟数据库中的5摘要比对,就能够找到所有的好友了”,

    “当一个新的用户通过电话号码加入之后,同样可以通知已经使用者app的所有联系人”,

    “这样基本上只要用户简单的一个确认步骤,就可以很快的建立他的熟人社交关系”,

    “而一旦使用咱们app的用户达到一定数量级之后,这种社交关系的建立将会是加速进行的”。

    王一男最后总结到,“只要有了一定的用户基础,咱们就可以使用立体加全景的大杀器,迅速的指数扩展咱们app的用户数量”,

    “挑战歌利亚,也就不再是幻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