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三十九章 金陵某所

时间:2018-01-20作者:哥德尔系统

    金陵号称十朝古都,自三国时期孙权在此登基,得名建业以来,历经了将近一千八百年的岁月。

    也许是虎踞龙蟠的气势,也许是紫金山看尽了人世间的繁华与破灭,走在金陵的小巷子里,总会感觉到一股历史的沧桑。

    从王一男所住n大附近的酒店,到跟马所长约好的见面地点,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王一男看了看时间还早,决定步行前往,毕业了好几年,还没有好好的在金陵的街上走一走呢。

    这一片是金陵的老城区,现代化的建筑很少,绿树成荫的帝都西路两边都是那种毛熊式的老建筑,大大的院子,特别厚实,方方正正的小楼,一律刷成灰白色的外墙,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

    据说,咳咳,仅仅是据说,当年金陵解放以后,很多老干部们就居住在这里了,因为有一个很著名的军事院校就在金陵,对了好像里面有一栋房子,曾经住过李云什么来着。

    王一男晃悠晃悠的来到了电子部某所的大门口,这地方他以前可没少路过,当然每次都只能远远的看一眼,绝对没有进去溜达溜达的机会。

    要知道,在金陵人眼里,电子部某所可是神一样的存在啊,传说,仅仅是传说,当年两个波斯湾大国打得飞起的时候,某所的雷达也跟着卖得飞起。

    而且他们可是百无禁忌的,卖了傻大木,接着卖霍没你,只要有美刀,陆基海基都卖,反隐形的也卖,不过估计波斯湾的兄弟买不起。

    最精彩的还在后面,因为傻大木去邻国抢石油,后来蓝星上的小伙伴联合对傻大木实行武器禁运,作为负责任的五大流氓之一,我们当然要贯彻联合国决议啦,于是钱收了,东西就不给了,改吧改吧,再升级一下性能指标什么的,便宜点给自己部队用了。

    一部雷达能卖两份钱,这生意做的老牛了,所以那时候,电子部某所的奖金发的飞起,整个金陵谁不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

    只不过,这些年和平发展是主流,卖武器没有那么好的生意了,某所也开始涉足民品,什么led显示屏啊,什么系统集成啊,当然还有卫星地面站之类的,毕竟雷达和地面站基本原理一样,都是收发无线电波而已。

    当然,某所最挣钱的还是老牌产品,据说,还是据说,某所给老掉牙的歼七魔改版本,骁龙配备的相控阵雷达,性能指标可是超过了大米国的f35。

    116所的最新隐身战斗机配备的正是金陵某所的相控阵雷达,所以,杨总师听王一男要来金陵,就给他介绍了马所长,毕竟,卫星地面站的设备和星上设备,那也是一脉相承的。

    王一男在门口拨通了马所长的电话,他可不想溜达到门口,被卫兵当成闲杂人等驱赶了,这里的密级可不比116所低多少。

    不一会,马所长亲自出来把王一男领了进去,门口的卫兵吓坏了,“这个报到的研究生太牛了吧,居然要负责民品的常务副所长亲自来迎接”,显然,王一男的年纪,让卫兵把他当成今年刚分配过来的研究生了。

    马所长是典型的北方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高高大大,长着圆脸,而且难得的是,居然没有戴眼镜,要知道,在研究所里面做到副所长的,那一定是学究中的学究,高手中的高高手,居然没有读书把眼睛读近视了,也算是难得了。

    也许是注意到王一男的疑问,马所长很爽朗的说,“我毕业后就没搞技术了,因为民品这一块更需要的市场眼光和销售,所以我一直做了十来年的销售”。

    “不管什么事情,能做十来年,那一定很牛x的”,王一男真心实意的说了声,“佩服,佩服”。

    之前俩人在电话中已经大概聊过,马所长也没有废话,直接把王一男带到一间小会议室,会议室里面已经有好几名技术人员在等着了。

    “这几位是我们卫星地面站项目的主要负责人,这位是整体负责的李工,负责硬件的黄工,还有负责软件的陈工”,马所长给王一男做了简单的介绍,

    “我也不多废话了,设备上星这件事情,说实话,我们也想了很久,毕竟星上设备和地面设备的价格和利润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当然,研发难度和对设备的要求也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某所负责地面站的技术负责人李工补充到,

    “难度虽然不小,但以我们所的技术实力,我就不相信弄不出世界一流的产品,要知道,现在全蓝星最好的多波段相控阵雷达,就是我们所的产品”,

    “只不过,别人不给我们机会”,这位年轻的技术负责人说着,神情有些黯然。

    “行了,你先介绍一下目前咱们的地面设备吧”,马所长打断了这位愤愤不平的负责人,

    “这是我们目前地面设备的一些介绍”,李工边说边演示了一个简单的ppt,

    “基本收发的功能跟星上设备是一样的,我们的性能还要更好一些,因为在设计过程中,我们利用了雷达研究中的快速跳频和闪频技术,对恶劣天气和人工因素造成的干扰,具有更强的抵抗能力”。

    “当然,跟星上设备最大的差距还是在转发性能上,我们只需要处理十几路转发信号就可以了,星上设备要处理几万路,甚至更多的信号转发”,

    “还有一个问题当然就是卫星的恶劣工作环境,太阳照射到的时候,温度可能会达到接近100摄氏度,而在没有太阳的时候,甚至可以低到零下七八十摄氏度”,负责硬件的黄工补充到。

    “软件部分,信号的编解码部分是统一的规范,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转发逻辑部分是我们的弱项,目前能做到十几路转发已经是极限了,再多的路数,很可能造成软件系统本身bug过多,无法满足设计要求“,负责软件的陈工说,

    “这不是问题,只要咱们合作了,软件的问题交给我们”,王一男说,

    “嗯,这方面我相信你们肯定也能搞定,毕竟116所那么复杂的系统你们都能帮助搞定”,马所长点点头。

    “我们的要求不太一样”,王一男补充说,

    “我们通讯距离只有从地面算起的十到二十公里,还有在同温层不同无人机之间的500公里”,

    李工点点头,“之前我们大概研究过,这样对设备的功率要求就会小很多,设备的重量和大小也可以随之下降很多”。

    “但是各个节点之间的转发算法会很复杂,因为涉及到任何两个节点之间的通讯,以及节点跟地面之间的通讯”,陈工还是有些担心,

    “软件方面的事情我们来搞定”,对王一男来说,有哥德尔系统的帮助,软件的事,还是事吗?

    “对了,你们设备的能耗是多少,这个也很重要,毕竟我们的发动机本身就是需要使用电力驱动的,太阳能电池板的功率是有限的,所以无人机上设备的总功率也受到限制”。

    双方的讨论非常深入,基本上把所有可能的问题都涉及到了,当然,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大家熟归熟,王一男还是必须要问的,

    “每一路的成本是多少?”,

    马所长想了想,“咱们还是以十路为单位吧,毕竟不可能做出只能支持一路的设备来”,

    “行,每十路多少软妹币”,王一男问,要知道,东方红股份那帮人,每一路可是报价五千万软妹币的。

    “初期成本,应该在一千万软妹币左右吧”,马所长小心翼翼的看着王一男的脸色说,也许是看到王一男半天没反应,觉得自己太黑了,他连忙补充了一句,“如果总的批量上升了,单价还可以下降的”。

    马所长不知道王一男的心中已经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了,还是俺们金陵人实在啊。

    “行,没问题,研发费用咱们另算,需要我们先给你们预支一部分研发费用过来吗”,王一男问,

    “不用了”,马所长一口回绝,

    “王教授用得上我们,是咱们所的荣幸,谈钱就太俗了啊,何况,咱们金陵某所,还不至于落魄到连研发费用都出不起的地步”。

    找到电子部某所合作,对王一男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毕竟他们可是地面站和无人机一肩挑的,这样有什么联调啊,兼容性问题啊,自己内部就搞定了。

    而且就这报价,简直是华国人的良心啊,王一男就差哭着拉着马所长的手,“亲人啊”。

    搞定了同温层徘徊者计划的最后一个难题,王一男心情大好,虽然这个项目没有成为真正的国家项目,目前只是海军、容与公司、116所,现在加上电子部金陵某所,一共四家单位的自筹资金项目,算是自留地吧,不过王一男相信,等到开花结果的那一天,那些反对的人,一定会摔碎一地眼镜的。

    接下来王一男去了n大,毕竟这里是他的母校,而且在超导电机项目上,校方也是做出了足够低的姿态。王一男一向是投桃报李的人,他在学校做了几场专题讲座,从数学到物理,从科学到哲学,包括最新的gw不可描述定理(在遍布蓝星的数学家们,花了几周时间补足了格罗腾迪克论文里面遗漏或者忽略的部分之后,这篇论文的结论总算可以称之为定理了,人们把格罗腾迪克的文章里面的结论称之为g格罗腾迪克w王不可描述定理)。

    王一男也是极尽所能,给学弟学妹们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至于能领悟多少,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这天下午,刚讲完课的王一男突然接到李文静的电话,

    “快看新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