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三十四章 悲天悯人的隐世者

时间:2018-01-14作者:哥德尔系统

    第三十四章 悲天悯人的隐世者第(1/2)页

    天:

    杨立函没有理会像一只老母鸡一样把王一男护在身后的周慧,她对王一男说,

    “直到听到你刚才的感慨,我才真正理解作者的矛盾心理”,

    “发现真理所带来的巨大喜悦和成就感,以及真理背后所隐含的,甚至会可能影响整个人类社会的巨大冲击,让他整天处于矛盾和无所适从中”,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帮助到他的”。

    “不要整天他他他的,那个作者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不主动站出来?”,周慧忍不住说,

    “对一位即将离世的老人,你能保持起码的尊敬吗?”,杨立函对周慧显然没什么好脸色。

    这一次周慧说不出话来了,王一男摆摆手制止了她,“好吧,他是谁,我能当面请教吗”,王一男问,

    “现在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但是我可以带你去见他”,杨立函说,

    “我只能带你一个人去”,杨立函看了一眼周慧,那意思显然是闲杂人等赶紧闪开。

    “那还等什么”,王一男说,

    他回身制止了欲言又止的周慧,“放心,能写出这篇稿子,并且拿给我看的人,不会对我有恶意的”,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咱们明天能回来吗”,王一男问杨立函,

    “我叫杨立函,地方不算太远,明天肯定能回来”,杨立函回答到。

    “等我走了之后你再跟钱中华打声招呼,就说我有事出去一趟,明天回来“,王一男跟周慧说了一声,

    知道王一男一旦下定决心,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周慧只好答应了一声,王一男跟杨立函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苏黎世机场。

    在拔黎转机之后,王一男跟杨立函来到法兰西南部最大的城市,玫瑰之城图卢茨,这里还是空中客车的重要研发和制造中心,也是协和号的诞生地。

    到达图卢茨的时候,已经夜深了,王一男和杨立函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在酒店租了辆车,王一男自己开车,一路向南,向着法兰西和西牙的边界疾驰。

    法兰西和西牙是以比利牛斯山为天然边界,在山中,还隐藏了一个小国安道尔,从图卢茨出发没有多久,经过一座小城塔布之后,汽车就进入了比利牛斯山脉。

    此刻已经是深秋,山中植被都已经变成金黄色,加上清新怡人的空气,还有路边时不时出现的牧人和牲畜,组成了一幅美丽的乡村画卷。

    杨立函负责指路,她开着导航不算,还拿出一副印刷的地图,上面画满了奇奇怪怪的记号和文字,进入山区之后,路况变得差了起来,岔路还特别多,更加可怕的是,王一男发现有的路口,他们已经经过了不止一次。

    “哎,你到底认不认路啊,这棵大树和石头,我至少已经看见第三次了!”,王一男怒气冲冲的质问杨立函,

    “你不会真的准备把我带到啥地方卖了吧”,

    “切,就你这一百来斤,谁稀罕”,杨立函不屑一顾,“我就来过一次,记不清楚路也很正常啊”,

    “女人天生就不记路,上帝都会原谅我们的”。

    “明明是这里的啊,我记得路口的左边是一栋小房子啊,小房子这里就该转弯了”,杨立函喃喃自语,

    “好吧,认路必须使用逻辑思维,不能使用形象思维的,这里一大半的路口都有一栋小房子,你用画面来导航,不迷路才怪呢”,王一男一把抢过地图,开始研究起来。

    王一男首先确定了南北方向,然后在地图上标出从塔布过来经过的路线,再配合一路上的拐弯次数和gps定位,找到了目前所在的位置和已经走过的路线。

    他指着地图上两个没有拐进去的路口,对杨立函说,“你看看是不是这其中的一个路口?”,

    杨立函看了看,“有点像哦”,

    “那我们试试看吧”,王一男掉头直奔其中一个路口,不是,“那就去第二个”,

    汽车来到第二个路口的时候,隔着老远,杨立函就开始大喊起来,“就是这里,就是这里,这里拐进去,经过一段大概一公里长鹅卵石路面,就到我们要去的村庄了”。

    果然,汽车拐进路口不远,就是一段鹅卵石路面,路面相当的窄,只能刚好供一辆汽车通行,如果要错车的话,只能在中途为数不多的几个会车点等着。

    王一男开车进去的时候,整整一公里的路程,居然没看到一辆来车。

    “村子里的人绝大多数都搬去国家森林公园边上的旅游度假村了,在那里有更好的供电、更好的收入,当然还有更好的交通”,杨立函说,

    “整个村庄就基本上荒废了,只有些不愿意离开故土的老人”,

    村庄边上有一个破旧的两层小楼,小楼的门虚掩着,杨立函指着小楼说,“就是这里了”,

    王一男把车停在路边,跟着杨立函走了过去,杨立函直接推开了小楼的门,映入王一男眼帘的是,是几个巨大的书架,书架上面密密麻麻放满了各种书籍和杂志。

    房间的中央,是一个很大的木头桌子,桌子的边上有一块巨大的黑板,上面乱七八糟的涂满了符号和数字,在木头桌子的尽头,有一个挺大的竹制藤椅,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斑驳的照射在黑板上,形成明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