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二十三章 飞毯的各种用途

时间:2018-01-02作者:哥德尔系统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王一男这个道理还是明白的,毛驴要顺着撸,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唱对台戏,否则那就真的药丸了。

    “对,对,还是邓老高明,您这么一说啊,我确实觉得我设计的这个飞毯,简直天生就是为两栖作战而生的”,王一男立马转变口风,

    “而且我还采用了模块化设计,就算其中一部分模块损坏了,也不影响整体功能,战场生存能力绝对一流啊”,

    这回邓老来了兴趣,“你说说,怎么个模块化设计”,他拉着王一男问,

    “你想想啊,每一块飞毯是由上百个带着电池,超导电动机还有微控制芯片的模块组成的,每个模块都可以独立工作”,王一男解释说,

    “这样的话,即使其中一部分模块因为各种原因损坏了,也不会影响整块飞毯的正常工作”,

    “当然啦,这种独立的模块设计,成本也是非常昂贵的”,王一男铺垫了半天,就为了这一句呢,

    这已经不是王一男第一次强调成本了,邓老也不得不重视起来,“批量化生产的话,成本肯定会降低的”,邓老说,

    “你给我个实数,一块飞毯大规模生产的成本需要多少软妹币?”,

    王一男暗自别了别嘴,“给你实数,你当我傻啊”,他装模作样的算了半天,“超导电机”,这可是蓝星独一份,“高精度的金属涡轮”,这个材料和加工都是大问题,“阻燃材料”,“微控制喷气口”,

    还有“聚合物电池”,“神经网络芯片”,必须要定制,这个倒不是瞎说,总不能每一块飞毯都直连哥德尔系统吧,所以肯定要有本地的神经网络芯片以及相应的程序来控制每一个喷口。

    直到邓老都等得不耐烦了,王一男最后报了一个数,“每块飞毯至少十五万软妹币”,

    “就这,我还没跟你分摊前期的研发投入”,王一男说,一副你占了大便宜的样子。

    “另外,军方使用的话,对恶劣环境的适应能力,还有容错概率都会提出更高的要求,所以成本只会上升,不会下降”,王一男补充到。

    王一男一边报价,一边想,“这么贵,总该把你吓回去了吧”,

    没想到邓老点点头,好像对这个价格没什么反应似的,“先装备海军陆战队一个团的话,基本作战人员一千五百人左右,考虑到战备完好率,那就是两千套设备”,邓老说,

    “每套我给你十万软妹币,两千套就是两亿软妹币,这个钱海军还是掏得起的”。

    这回轮到王一男目瞪口呆了,什么叫土豪,这才是真土豪啊,不过想想也是,两亿软妹币,顶天了也就是一架航母舰载机的价格,连航母都成对造的华国海军,花一架舰载机的钱弄一只新战法的飞毯部队,好像也很合理。

    邓老想到王一男肯定会虚报成本,可是没想到这小子会虚报这么狠,所以这砍价的大刀也就是削了50%而已,王一男已经乐开了花,就算把所有研发成本都分摊进去,光这一单,就能挣一亿五。

    王一男立马一个立正,敬了个极度不标准的军礼,“保证完成任务”,(只要钱到位)。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钱老在边上说,

    “上次你那个同温层徘徊者计划,不是被否决了吗”,

    “是啊,没办法,我也想明白了,动了这么多人的蛋糕,能让计划通过才怪”,王一男说,

    “但是咱们舰队和航空兵的通讯问题还是要解决”,钱老说,

    “你上次不是说可以自筹资金来做嘛,要不这个计划你的公司来投资,做大股东?”,

    王一男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种事情还是部队牵头比较好,我出点小钱,敲敲边鼓都没问题”。

    “真不想牵头?”

    “不想,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我也是懂的”,王一男才不傻,自古以来,咳咳,接下来我就不详细解释了吧。

    “这样”,钱老说,“我们仔细的考虑过了,计划被否决不见得是件坏事”,

    “全面铺开的话,成功了固然很好,但是万一失败了,或者仅仅是某些指标没有达到要求,再往下进展就会非常麻烦”,

    “所以我们决定先建设一个小规模的实验性网络”,钱老说,

    “最开始用十架左右的无人机验证可行性,按照你的方案,应该可以覆盖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吧”。

    这倒是个好主意,王一男开始仔细考虑小规模部署同温层徘徊者的可能性,除了那些拿不上台面的理由以外,现在影响这个计划的最关键因素就是信号收发器的成本了。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其他方面的问题都好办,但是从东方红股份有限公司的态度来看,指望他们为同温层徘徊者计划提供信号收发器是不可能的”,王一男说,“这方面我们没有经验,短期没有合适的解决方案”,

    “虽然我们也在尝试购买国外的设备,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国外的设备就算了,就算他们肯卖给你,我们也不敢让它在天上飞啊,谁知道除了信号收发的本职工作以外,这些设备还会干点什么”,钱老否决了王一男的想法,

    “不过有两个方向你可以尝试一下”,钱老说,

    “一个是电子部金陵所,他们的雷达是蓝星一流的,雷达其实本质也是一种无线电收发设备,他们好像也有想法进入转发器领域”,

    “另外一个是位于棉花市的霓虹厂,他们好像生产过地面卫星基站的设备,虽然指标比卫星差很多,不过你们的要求本来就比卫星上的收发器的要求要低一些”。

    王一男一拍大腿,真是灯下黑啊,这两个地方说起来他都不陌生,王一男在金陵的n大读的书,有同学毕业后去了电子部金陵所,而霓虹厂就更简单了,他老爹的研究所跟霓虹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没问题,这活我接了,不知道这个小规模试验网络,你们能出多少钱”,王一男问到,

    邓老有点不好意思,“这个,你知道评审会没有通过,所以这个项目只能作为一个一次性的实验项目来申请经费”,

    “我们大概能拿出两千万软妹币吧”。

    确实够寒酸,不过,想到飞毯项目可以挣一票大的,王一男脸上不动声色,一副为国家不惜奉献,大义凛然的表情,“支持国防建设,义不容辞,两千万就两千万吧,其他的经费,我们公司自己出了”,

    大话说了出去,王一男想想还是有点肉痛,马上开始补救,“当然了,这个项目今后可是要投入民用的”,

    “所以116所也投点钱,占点股份,帮我分担点压力,不过分吧”。

    当然不过分了,王一男把活揽了下来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本来两个老狐狸已经做好了王一男不答应,再放点好处给他的准备,结果王一男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他们不禁暗自点头,“确实还是一个爱国的好青年”。

    谈完两个大合同,王一男还是很开心的,飞毯的具体技术指标,需要实战部队的指挥员提出来,比如说大小多少才能满足抢滩登陆的需求,还有载重量以及续航力的要求。

    王一男答应邓老,等鲁总给他运来的那块飞毯一到帝都,立刻就送给部队测试,这才制止了老头变身为好奇宝宝的趋势。

    而实验性的同温层徘徊者由于是大部分是王一男自己出钱,除了答应两千万软妹币的经费尽快到位以外,俩老头没有提出具体的时间要求,毕竟,大部分钱是王一男自己的掏的,再逼着人家出时间表,未免有点太过分了。

    晚上回去之后,周慧听说自己的飞毯被截胡了,还老大不乐意,跟王一男发了半天脾气。王一男答应尽快给她定制一个更漂亮的,而且,新公司还没开张就签下了两个亿的大单子,关键是周慧自己还有五个点的股份,想明白之后,妹子立刻破涕为笑,好好奖励了一下王一楠,具体怎么奖励的,咳咳,就不方便说了。

    只不过王一男在给鲁总下的第二个飞毯的订单里面,载重量的要求达到了两百公斤,也就是飞毯上可以同时承载两个人,哎,你们可不要瞎想啊。

    开心的事情总是短暂的,对于王一男来说,飞毯只是讨好妹子,挣点小钱的小插曲,至于无意中解锁了某种姿势,以及造就了一只空前恐怖的两栖登陆部队,那都是意外收获了。

    第二天一早,王一男驱车前往梦想科技大厦,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到目前为止,他那个草台班子,居然还没有人提出离职,“看起来哥的号召力,没的说啊”,王一男沾沾自喜的想。

    陈子豪他们早就在会议室等着了,为了给团队打气,王一男特地先去鲁总在北京的分公司把刚送到帝都的飞毯拿到车上,然后告诉邓老派人去梦想科技大厦取。

    于是,在会议室几十号人的注视下,王一男像一个娱乐明星一样,从门口飘了进来。

    他骚包的在原地转了两圈,然后摆了个pose,沿着大会议桌在整个房间里转了一大圈,还时不时挥手,意思是让大家的掌声更热烈一些,于是会议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口哨声。

    王一男大声问,“这是什么?”,

    “飞毯!”,同事们大声回答,显然,大伙都看过围脖上的视频。

    “以前见过吗?”,王一男问,

    “没有”,

    “酷不酷”,王一男原地转了两圈,接着问,

    “酷”,“酷毙了”,

    “帅不帅?”,王一男摆了个更骚包的pose,

    “帅”,“帅呆了”,气氛更热烈了,

    “打败了歌利亚”,王一男说了一半,连忙改口,“这个太难了”,

    “只要哪一天,歌利亚真的把我们当作对手了”,王一男大声说,

    “在场的所有人,每人奖励一块飞毯,定制款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