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二十一章 观澜湖上 飘飘欲仙

时间:2018-01-02作者:哥德尔系统

    看着周慧在边上跃跃欲试的样子,王一男走到她身边,“上去试试吧”,

    “我可以吗”,周慧有点不敢相信,

    “本来就是送给你的礼物”,王一男这个x装的,我要给101分了,

    “真的啊,不过说实话,那个裙子的颜色太难看了,能不能换成红色,或者至少换成白色”,周慧一边走过去一边碎碎念,留下王一男满脸黑线的站在原地。

    “双脚站在垫子上面脚印的位置,站稳了不要移动,用身体来控制飞毯,前倾加速,后倾减速”,王一男叮嘱到,

    等到周慧在飞毯上站稳,“我准备好了”,周慧说,

    王一男在手机上点击了启动按钮,飞毯慢慢的离开地面,悬浮在空中,“真的飞起来了啊,这种感觉好奇怪,就像踩在半空中一样”,周慧说,

    “你试着身体前倾”,王一男在边上指挥,飞毯慢慢的开始向前移动,没多一会,周慧在房间里面开始自如的飘来飘去,熟练程度比起王一男来说也差不了多少。

    “你以前是不是练过啊”,王一男问到,

    “这东西比滑雪简单多了,我可是练过单板滑雪的人”,周慧很得意的说,

    “还好是夏天,要是冬天你穿条长裙在房间里这么飘来飘去,那妥妥就是倩女幽魂啊”,王一男子自己被自己描述的场景吓了一跳。

    “这东西过河肯定没问题,湖面应该问题也不大,就是不知道在海面表现如何,关键是风浪等级,这能抗多少级的浪呢”,王一男自言自语,

    鲁总在边上当真了,“要不咱们找船舶院,测试一下抗风浪等级?”,

    “我就这么一说,真用来跨海啊”,王一男摇摇头,省省吧,哥可没那么多功夫。

    “对了,整体的成本是多少”,王一男问,

    “明人不说暗话,我也不跟你来虚头巴脑的东西,不考虑人工费用的话”,鲁总说,

    “你那个电机不算,那玩意我估计便宜不了,至少整个华强最好的电机,比你那玩意都差老远”,

    “大规模生产的话,一个模块的成本可以控制在几十块钱软妹币,主要是涡轮,必须要用金属材料,还有就是喷管的控制部分,需要有微动的控制电路,另外就是聚合物电池的成本了,这一部分跟续航的要求直接相关”,

    “目前制造的样品,续航里程多少”,王一男问,

    “这个真没办法估计,跟速度有关系,跟踩在上面的人的重量也有很大关系”,鲁总说,

    “不过,目前持续工作时间可以达到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的续航时间太久了,对于一般情况,半个小时应该就足够了,这样重量也会降低,携带也会更加方便”,王一男说,

    “那样的话,成本也会降低不少,自重轻了可以使用更少的模块实现载人的功能”,鲁总点点头同意。

    这时候周慧也从外面飘了回来,王一男看她在边上停下来,按下了手机上的开关,飞毯慢慢的降低高度,最后掉落在地上。

    “感觉怎么样”,王一男问,

    “太酷了,真的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这礼物我太满意了”,周慧开心的说,

    看了看表,“才五点钟,一会换个地方,咱们真的来一次凌波微步吧”,王一男说,

    跟鲁总耳语了几句之后,王一男跟周慧说,“鲁总派车送我们,咱们先去酒店吧”,

    “对了,你带裙子了吧”,王一男问,

    “那当然,要不然你以为那么大个行李箱用来干嘛的”,周慧没让王一男失望,她回答到,

    从华强到位于观澜湖的酒店,没有经过鹏城市区,一路上很是顺利,而且沿路都是让人心旷神怡的绿,时不时还点缀着闪耀波光的水面,南国风光跟帝都完全不一样,更加令人吃惊的是,司机居然打开了天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打开了天窗,打开了天窗,打开了天窗,要知道,在帝都胆敢打开天窗的唯一下场就是,车里面的灰尘够你打扫好几天的。

    呼吸着鹏城郊区,微带着点大海咸味的新鲜空气,周慧不自禁的对王一男说,“要不我们搬来鹏城吧,这样的地方才是生活的好去处啊”,

    王一男点点头,“确实,回去要好好考虑这个问题,把公司搬过来,说不定咱们都能多活几年”。

    汽车很快就到了观澜湖度假酒店,王一男觉得这是鹏城最舒服的酒店了,虽然离市区远了点,不过架不住边上就是观澜湖啊,司机帮着他们把行李搬了上去,说了声,“鲁总一会就到”,就匆匆告辞了。

    “去换下裙子吧”,王一男对周慧说,“一会让我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飘然若仙”,

    周慧回房间换衣服去了,王一男在酒店边上临湖的林荫道上独自漫步,“飞毯的成本再怎么降低,也不可能低于一万软妹币,不太可能成为类似自行车或者电动车一样的代步工具”,

    “而且定位成代步工具会面临太多的问题,比如说速度怎么控制,碰撞怎么避免,而且最关键的是,万一踩飞毯的人出点什么状况,那厂家还不得叫人讹死啊”,王一男想,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把飞毯定位为奢侈品,简单来说就是装x的工具,定价一定要贵,而且可以在定制上面做文章,按照顾客的体重身高以及脚的大小来定制,卖一个怎么都得挣个万把软妹币”,

    “在公路上显示不出优势来,可以卖给游乐场,登萍渡水,一苇渡江的传说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尝试的”,

    “还有一个很酷的地方是滑雪场,在雪地里面这可是最佳交通工具啊,还有沙漠和沼泽地,也可以宣传为高端探险家必备的交通工具”,

    正琢磨着,王一男就看见鲁总带着一个工程师走了过来,工程师的肩膀上扛着白色的飞毯(按照王一男的要求,刚喷成纯白色的),“重不重?”,王一男问到,

    “还好吧,去掉一半的电池,差不多只有二十公斤了”,工程师回答到,

    “我刚想了想,这东西还是不适合作为大众代步工具推向市场”,王一男跟鲁总说,

    “嗯,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成本还是太高了”,鲁总回答道,

    “最关键的是,这么拉风的东西,怎么能当成代步工具呢”,王一男接着说,

    “一定要贵、更贵,才能显出它的卓尔不凡”,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将它定义为奢侈品?”,鲁总说,

    “那当然,或者是大型游乐场的游乐项目,还有一些专业用途”,王一男说,

    俩人正说着,周慧从酒店走了出来,稍加修饰的容颜,一袭纯白的长裙,鲁总不禁赞叹了一句,“真的像仙女一样啊”,王一男很臭屁的帮着谦虚了一句,“哪里哪里,也就是普普通通能看而已”,话没说完,自己就迎了上去,“亲爱的,你就是个仙女”,王一男说,

    几人来到湖边,此时的太阳将要落山,夕阳在湖面上挥洒出一片迷人的金光,周慧在湖边一片平整的沙滩上踩上飞毯,王一男按下开关,飞毯慢慢的离开地面,漂浮起来。

    白衣、白裙、还有白色的飞毯,在夕阳下散发出让人不能直视的美丽,王一男拿起手机咔咔咔拍了好几张,然后打开录像开关,周慧试探着往湖边前进,飞毯的一端慢慢的探出湖岸,水面上出现一圈波纹往外扩散。

    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周慧一点点的往外挪动,湖面上的波纹也越来越大,偶尔还溅起一点点水花,但是飞毯的平衡保持的很好,没有一点异常,过了好一会,飞毯已经有一半都在水面上了,除了位于水面上的飞毯裙边被湖水打湿了以外,跟岸上没什么区别。

    “放心吧,我会游泳,当年可是横渡过长江的”,王一男大声给周慧鼓劲。

    “而且观澜湖的水面最深的地方不超过0.5米”,

    估计还是这句话起了作用,周慧一咬牙,飞毯开始向前移动,慢慢的飞毯整体都漂浮在水面上,气流将飞毯下面的水面向外排出,形成不小的波浪,一圈一圈的向外传播。

    周慧环顾四周,半天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完全漂浮在水面上,过了老半天,她才发出一声尖叫,“啊,我真的飞起来啦,飞起来啦”,毕竟,漂浮在地板上,和漂浮在湖面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

    “没事,电池足够用一个小时呢”,王一男大声对周慧说,“你放心的飞吧”,

    周慧在湖面上开始试探着移动起来,前进后退,左拐右拐,一开始她还小心翼翼的不敢离岸边太远,随着信心的增强,她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慢慢的,周慧离岸边越来越远,到后来,她已经忘记了离岸边的距离,真的就像一个仙女一样,在湖面上翩翩起舞。

    而不知不觉,岸边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拿着手机对着周慧拍摄着,嘴里还发出惊叹的声音,人群中还有不少外国人,“oh,my god!”的声音不绝于耳,“amazing!”,“incredible”,从他们嘴里不断的发出各种各样的惊叹词。

    几个年轻人完全顾不上形象,当周慧踩着飞毯远远飞向湖心的时候,他们沿着湖岸奔跑着,拿着手机不停的拍摄着,嘴里还不停地大喊,“真的有仙女啊”,“这是魔术吗?”,“传说中的一苇渡江真的存在啊”,

    周慧越飞越开心,在湖面上翩翩起舞,也许是每个人都曾经有过的梦想吧,今天居然真的实现了,那还不舞个痛快?王一男的手机也没闲下来,摄像镜头就没离开过周慧。

    挑出几段效果最酷的片段,王一男打开围脖客户端,“九天仙女下凡尘”,这个标题来一段,

    “凌波微步”,这个标题来一段,

    “一苇渡江”,这个标题再来一段。

    新潮奢侈品的浪潮,就从现在开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