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十九章 蚂蚁的智慧

时间:2018-01-02作者:哥德尔系统

    从金陵到华强所在的鹏城,没有直达的高铁,要是王一男一个人的话,估计就会选择悠哉悠哉的坐高铁到江城,看看黄鹤楼的夜景,第二天再轻轻松松的坐高铁去到鹏城。

    可是周慧就不愿意这么折腾了,“你咋就不会欣赏一路上的风景呢,人生重要的不是目的,而是一路上的风景”,王一男不断的给周慧洗脑,但是周慧同学可不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这种鸡汤对她显然无效。

    于是王一男只好举手投降,第二天早上美美地睡个懒觉之后,中午俩人坐上飞机直飞鹏城。

    金陵到鹏城属于支线,客流量比起魔都或者花都来说小太多了,所以执飞的都是小飞机,正好又赶上夏天高空气流比较凶猛,一路上把王一男给吓得脸色惨白,抓住周慧的手就没松开过。

    惊魂未定的王一男,在飞机有惊无险的降落在鹏城机场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幸福感,就差泪眼婆娑的感谢dang,感谢政府了,“至于吗”,见多识广的周慧给了王一男一个白眼。

    缓了好久,王一男才恢复正常,两人刚走出到达口,华强那家公司的鲁总派来的人已经等在机场,拿走了王一男手里的微型无刷超导电机样品,他们还要等着这东西开模具,进行测试呢。

    王一男设计的模块,制造还需要时间,暂时把烦心的事情抛开,王一男跟周慧在梅沙边上的酒店住了两天,海浪、沙滩还有仙人掌和椰子树,当然还有海滩边上穿着火辣的比基尼让王一男心情大好,他每天变着法耍宝,总算把周慧哄的笑逐颜开,当然,适当的放空大脑之后,王一男也觉得自己状态大好,来一个陶教授pk也不在话下,算了,王一男摇摇头否决了这种念头,还是找个难度小点的吧。

    第二天下午,阳光正好,王一男懒懒的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看比基尼妹子),周慧从海里游了一圈回来,躺在王一男身边,看着王一男出神的看着沙子,简直像个傻子一样,周慧好奇的问,“看什么呢,沙子有什么好看的”,

    “你看”,王一男指着沙子上的一串黑点,“这是什么”,

    周慧凑过来看了一眼,“蚂蚁啊,这有啥值得大惊小怪的”,

    “蚂蚁可不简单啊”,王一男摇摇头,“非常多的科学发现都跟蚂蚁有关,研究蚂蚁的科学家,可能比研究人的还多”,

    “研究人类社会的科学家,好像都会先研究蚂蚁的社会,要不然你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

    “你知道赫伯特.斯宾塞吗”,王一男问,

    “那个不列颠人?很有名的哲学家?”,周慧想了一想,

    “貌似星球大战的原力最早就是根据斯宾塞的理论抽象出来的?他还提出了不可知论的概念”,

    “可以啊”,王一男不禁对周慧刮目相看,“你这水平,已经超过90%的理科生了”,

    “那是,跟大科学家混久了,水平总得有点提升对不对”,跟王一男混的时间久了,周慧似乎也忘记谦虚这个词的意思了。

    “其实我倒觉得,斯宾塞更像一个科学家,教育学家,他最大的贡献也不是哲学上的,而是科学上的,特别是在人工智能上的”,王一男说,

    “这种说法倒是很新鲜,为什么呢,他那个时代,应该还没有人工智能的概念吧”,周慧有些好奇,

    “斯宾塞是个思想家,思想的火花是可以超越时代的,他同时涉足科学、社会学、哲学甚至政治等等各个方面,他的著作也非常多,但我认为他最有价值的思想是关于智力的形成的两个路径的阐述,自上而下的路径,还有自下而上的路径”,

    “当然,他的原意可能不是智力的形成,对我来所,智能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为社会行为,所以,我对他的思想做出了自己的阐释”,

    周慧最喜欢听王一男夸夸其谈了,她觉得这个时候的王一男最有男人味,每当这个时候,她就坐在王一男身边,用崇拜的大眼睛看着王一男,整个人仿佛都在说,“嗯嗯,快用你的学识来征服我吧”。

    “自上而下是什么,自下而上又是什么”,周慧问,

    “我举个例子吧”,王一男说,“一个非常典型的儿童机器人教学里面的课程”,

    “假设有一辆车,车上放着一根直立的木棍,要想在车移动的过程中,保持木棍的直立,有什么办法呢,当然,前提是不能把木棍直接固定在车上”,

    周慧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车上有人就没问题了,可以不断把倾斜的木棍扶正”,

    “非常好,总的思路是没错的,让我们看看具体该怎么做”,王一男在某些时候,还是一个很好的老师,“按照斯宾塞的理论,这时候就有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方法了”,

    王一男说,“我把自上而下的方法,叫做上帝的方法”,

    “顾名思义,这就是全知的上帝对于这个问题所采用的办法,上帝知道这个世界的所有物理法则,还有超级灵敏的传感器,当这辆车开始加速减速或者拐弯的时候,上帝通过传感器检测到加速度或者角动量,计算出木棍即将要受到的力,然后根据物理定律,计算出在木棍的什么位置,应该施加多大的力正好跟木棍受到的力相抵消”,王一男总结到,

    “采用这个办法,通过一个编制完善,全知全能的程序和高精度的传感器,就可以实现木棍的稳定”(一只拉普拉斯妖)。

    “那还有一个办法呢”,周慧问到,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自下而上的办法,或者说蚂蚁的办法”,王一男说,

    “让我们假设车上没有上帝,只有一千只或者一万只蚂蚁,他们聚集在木棍下方,他们得到的任务是保持木棍的垂直,当然,也许他们不能理解垂直的概念,简单的说,就是保持木棍跟每一只蚂蚁的距离,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更不能偏离”,

    “蚂蚁也有自己的简易生物传感器,虽然不精确,不过也能感受到车在加速还是减速,还是拐弯”,王一男绘声绘色的描述着,

    “每一只蚂蚁都努力的让木棍保持住跟自己的距离,从无数次失败中,他们开始学习,当车加速的时候,应该推木棍才能让它不砸向自己,或者应该拉住木棍才能让它不远离自己”,

    “他们不会物理,更不会计算,因为他们可怜的脑容量,根本没有办法理解那么复杂的理论和概念”,

    “他们只是不断的被训练,当减速的时候,该怎么样,当加速的时候又该怎么样,拐弯的时候,该如何发力”,

    “经过漫长的学习之后,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年,突然有一天,你会惊奇的发现,这一千只或者一万只蚂蚁,他们的整体竟然隐约的让人感觉到,一种叫做智能的东西,无论车怎么加速减速、甚至拐弯,木棍在蚂蚁的共同努力之下,依然能够稳稳的立在车上”。

    想一想王一男所描述的场景,周慧竟然隐隐感到一点点恐惧,“这是猜想还是事实”,她的声音有点发抖。

    “至少有一半是事实吧,科学家没有用蚂蚁做过实验,毕竟要教会蚂蚁保持距离这个概念实在太难了”,王一男说,

    “但是在计算机模拟试验中,科学家用了一万个简单的程序单元来模拟蚂蚁,每个单元只能根据收到的简单信息,加速减速或者拐弯,来决定自己的策略,策略也很简单,就是对木棍施加力量的大小和方向,然后用木棍倒下的速度作为惩罚”,

    “经过长时间的模拟训练之后,这一万个程序单元很轻易就能够保持木棍垂直,而且整体控制效率不比全知的上帝差多少”,

    周慧长大了嘴,半天合不上,过了好久,她悠悠的说,“我总算知道教会为什么要烧死你们这些科学家了”,

    “为什么”,

    “因为你们这些凡人,老是胆大妄为地窥探神灵的领地”。

    王一男是凡人吗,我觉得显然不是,这样的凡人,估计连神灵都会退避吧。

    第二天晚上,沈卫的电话首先来了,“一百个小玩意已经弄好了”,

    “你叫人坐晚班飞机送到鹏城华强,到了机场会有人去接他的”,王一男叮嘱到,

    接下来王一男给鲁总打了电话,让他派人去机场拿东西,而王一男自己呢,作为万恶的资本家,当然是开开心心的睡觉去了。

    第三天上午,快到午饭的时候,鲁总的电话总算到了,“搞定了”,鲁总的声音很是疲惫,

    “你怎么了,听声音有气无力的,好像被人xxoo了似的”,

    “别说了,做你这单,我可是亏了血本,最好的机器,最好的工程师连续熬了三天,总算完成了你的要求”,

    “放心,只要东西满意,费用不会亏待你的”,

    “这东西的控制怎么办,超级麻烦,我最好的工程师说,根本没办法让这么多控制的单元协调运作”,

    “放心,我早就准备好了,你只要把数据接口给我准备好就行了”,

    “早准备好了,标准存储器映像的方式,你直接按照ram寻址,就可以获得每个单元的离地高度,以及控制每个小孔的姿态”,

    “你们赶紧都去休息一下吧,我现在过来,咱们下午一起见证奇迹吧”,王一男兴冲冲的说,

    “你让他们弄的东西,就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吗?”,

    “是不是很酷啊,先说好,不酷我是不会要的哦”,

    “送给我的礼物,跟你说的故事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是蚂蚁的智慧呢,难道礼物是竖着木棍的小车,那太low了,我肯定不要啊”,

    在叫了辆哒哒专车前往鲁总公司的路上,周慧差点没把王一男给烦死,

    “你听过那只好奇的驴子吗”,王一男说,

    “你知道那只驴子是怎么死的吗”,

    “不是在树上撞死的,是她自己的口水把自己淹死的”,

    。。。

    好吧,整个世界清净了,除了王一男的耳朵有点红以外,一切都很祥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