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十六章 群起攻之

时间:2018-01-02作者:哥德尔系统

    李大校算是精通技术的专家了,钱中华也是新提拔的技术类型干部,同温层徘徊者计划本身的思路也很简单,完全没有涉及到什么量子啊,中微子之类玄而又玄的概念,很容易理解,王一男简单一说,他俩都明白了。

    要不怎么说系统设计是一个高智商的活呢,不是所有的东西都用最新最好的,做出来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当年毛子用不锈钢造出了同样能飞3马赫,3万米的飞机,把大米国吓了一跳,这就是系统设计的高明之处了。

    采用最简单的技术方案,实现最不简单的性能指标,同温层徘徊者计划低成本和高性能之间的巨大反差,正好充分说明了方案本身的巧妙程度。

    王一男这个新方案的核心,在于首先提出来长时间巡航的无人机概念,之前为什么米歌宁愿用气球,也没有人提出类似的飞机方案呢,这是因为按照常规思维,飞机是需要起降的,而无人机的频繁起降,会给整个系统带来极大的复杂度,想想看每天几百架次甚至上千架次的无人机起降,不出问题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到哪里去找这些飞机的起降场地,无人机在降落的时候,通讯网络如何切换,运行能源的消耗等等。

    这些问题光想想就让人足够头痛了,所以只有无人机能够实现不依赖外部能源的自洽运行,同温层徘徊者计划才有成功的可能。

    职责所在,李大校让王一男把整个ppt重新过了一遍,对里面任何可能有疑问的地方,王一男都给出了让他满意的解释,当然,最后还剩下一个问题,东方红的转发器,到底能做到多少成本?

    李大校自告奋勇的揽下了这活,“东方红股份公司这边,我来沟通吧”,他信誓旦旦的说,

    “之前跟他们公司打过交道,还是有点交情,一定想办法让他们给个最低价格”。

    李大校兴匆匆的去联系东方红了,王一男暗自吐槽,这货不会觉得有油水可捞吧。

    看到李大校,还有钱中华对同温层徘徊者计划都提不出什么疑问了,钱老爷子乐呵呵的把王一男的ppt装了起来,“我会尽快安排一次专家评审,到时候还得麻烦一男给专家们做一下讲解和答疑”,钱老说,

    “没问题”,王一男信心满满地说,想必就是走走过场,王一男对这种事情见得多了。

    然而,王一男的迷之自信在几天后,第一次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显然,很多事情不是简单的能用利弊以及技术本身来衡量的,而王一男也低估了进入某些领域,需要付出的代价。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不过王一男的心情,可就没有天气这么愉悦了,帝都郊区的某个宾馆的会议室里面,王一男刚给与会专家介绍完同温层徘徊者计划,他自认为发挥的还不错,毕竟如果从杨总师那儿算起来的话,已经是第三次讲解了。

    可遗憾的是,这里不是钱老家,更不是他的主场,帝都大学某个教室里面,在座的,更不是只会喊着“一男命”的脑残粉,王一男期待了好久,还是没有掌声响起来。

    然后,意料不到的炮火,从意料不到的方向倾泻而来。

    首先发难的,是王一男绝对没想到的专家,华国环保局的某资深工程师,

    “这么大的项目,有没有进行过环境测评,我看你这个无人机运行在两万多米的空中,这个距离跟地面之间还没有遮挡,就相当于把地面的基站搬到了空中,辐射对人体的影响,我看你们完全没有考虑过”,环保局的资深工程师说到,

    王一男有点晕了,这都哪跟哪,“就算按照您的理解,是把基站搬到空中,十几万平方公里的地方,本来就有多少基站,增加一个距离两万多米的,应该不算什么吧”,

    “那不一样,地面是有阻挡的,你这个空中完全没有阻挡”,人家这么说,还真没毛病,

    “不管怎么解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都不能有一丝懈怠,所以在没有经过科学和详尽的环境评测之前,我们环保部门是不会同意上马这样的项目的”,环保局的同志义正严辞的说,

    王一男差点没爆粗口,“咋没见你要天上的卫星也来你这儿做环境评测呢”,

    不过似乎,环保局反对的意见不是那么强烈,仔细听一听这位同志的意思,“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这么大的项目,你不上贡一点环保测评的费用,未免也太说过不去了吧”。

    王一男生生咽下这口气,“我们可以尽快安排进行环境测评,到时候还希望环保局的同志大力支持”,(赶紧叫人来收钱,收完钱就滚蛋,吃相别太难看)。

    接下来提出质疑的,是太阳能发电方面的专家,

    “我想请问一下王教授,目前太阳能电池板的发电功率大概是多少?”,这语气一听就来者不善啊,你是太阳能发电专家,会不知道?

    王一男想了想,还是报了一个相对保守的数值,“大概每平方米200w左右吧”,

    太阳能专家摇摇头,“你这个是理想数值,首先,在高空的无人机上,工作条件和地面是不一样的,常用多晶硅在这样的工作条件下,具有什么样的能量转化效率,还需要大量的实验才能有数据,不能拍脑袋”,

    王一男有一种时隔多年,在中学教室里面被老师训斥的即视感,“咋就不能拍脑袋了,我只知道影响太阳能电池板效率的大部分都是散热问题,同温层恒定零下五十五度的低温,我才不相信能量转化效率会比地面低”,

    但是科学的事情可不能凭意气说话啊,虽然王一男有99.9999%的把握,效率不会比地面低,但是,人家说的也没错,需要有大量的实验才能确定,万一低温下太阳能电池板不工作了呢?

    专家还没发挥完呢,“其次,理想转化效率,是需要保证阳光直射电池板的,我就想问问王教授,你怎么安装无人机的太阳能电池板,能够保证阳光能够一直垂直射入电池板?”,说完,太阳能专家得意的笑了,

    王一男承认,这一点确实是之前忽略了,“即使转化效率比直射有所下降,高空本身的太阳能辐射强度也是远大于地面的,所以我想至少,这两个条件可以相互抵消”,王一男也不是吃素的,

    “这些都需要大量的实际数据才行,我的意思是,王教授的计划过于乐观了,很有可能,电池板的输出功率在白天都根本维持不了无人机的正常飞行,更不要说同时还要给锂电池充电了”,

    “对,我记得有一个叫做阳光动力的太阳能飞机吧,据说翼展超过七十米,花了一万七千多块光伏电池,造价超过两亿美刀”,这位来自

    科工委的专家,也凑上来给了王一男一刀,

    “国外最新技术用了两亿美刀才实现的不依靠任何外部能源的飞行,凭什么王教授认为自己花两百万软妹币就能实现?”,

    王一男都懒得辩驳了,大哥,你能不能不要混淆有人飞机和无人飞机的概念啊,阳光动力可是按照适航标准安装了全套电子设备,加上两名驾驶员,我连座舱都没有,就送几百公斤的东西上去,用得了那么大吗,何况,阳光动力有我那么高效能的超导电机吗。

    但是,今天这气氛不对,很不对,王一男以前也不是没参加过这种评审会,评审或者被评审的角色都扮演过。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偶尔有争论比较激烈的,那也是确实有正反两方面的意见相持不下。

    像今天这样一面倒挑刺的,王一男还真是第一次碰到,一定有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王一男环顾四周,大部分人都仔细的听着别人的发言,还不时的思考着什么,这种情况也不太对劲啊,王一男之前参加过的好几次评审会,除了一两个直接利益相关,或者会议主持人以外,其他的专家都很轻松的。

    大家或者聊聊天,或者喝喝茶,轮到自己发言的时候,再不痛不痒的说两句,即使不太赞同,也尽可能不得罪人,这才是评审会正确的打开姿势啊。

    王一男有点迷糊,啥时候咱们国家的专家,都变成坚持真理,不畏强权的典范了,何况,我好像离强权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啊。

    “我也说几句不成熟的想法吧”,还没等王一男弄明白咋回事,又一门大炮开火了,

    “我觉得安全问题,王一男教授还是想得太简单了”,这位好像是航天口的专家,

    “大家都知道,我国每年都有大量的卫星发射任务,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我们每年还有大量的探空火箭,探空气球等等亚空间的飞行任务,这些任务都会超过离地面两万米高度的平流层,也就是说,同温层徘徊者在华国上空的上百架无人机,会对这些正常的科研任务,产生非常大的安全隐患”,

    “而且更严重的是,你们怎么保证无人机的飞行高度在两万米之上,万一有那么一两架无人机的高度降低到一万米左右,那对正常飞行的民航客机,就是致命的威胁”,

    这就是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了,用来吓唬一下外行人没问题,听起来还蛮像回事的,其实就是狗屁。

    你想想啊,每天在华国上空,同时有多少架民航客机在飞行,我们做个简单的估算,整个华国所有民航公司的总在役的飞机,再加上飞经华国的外航飞机,大概是三千架左右,高峰时段,这三千架至少一半在空中,也就是一千五百架。

    这还没算军用飞机,也就是说,同一时刻不管民航也好,空军也好,航天或者探空发射也好,都要面对这一千五百架不断改变位置甚至高度的民航客机,再增加一百架在原地打转,高度还不变的无人机,算个x。

    王一男也不想管这该死评审会咋的了,逆来顺受可不是他的风格,他站起来正准备开喷呢,

    就看见科工委的李大校和一个西装男子匆匆走了进来,李大校那肯定是站在自己一边的啊,王一男给自己按下暂停键,

    难道,事情还有转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