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十三章 王一男的阴谋

时间:2018-01-02作者:哥德尔系统

    “等等”,杨总师好像有点缓过劲来了,“让我想想,你这个方案之前肯定有人提出来过,不过应该用的不是无人机”,

    “对,是气球,我想起来了,米歌的loon项目,好像就是用气球来实现通讯中转服务”,杨总师一拍大腿,大声说,

    王一男点点头,“确实,米歌曾经有一个loon项目,用高空气球来进行信号的转发”,

    “不过他们的项目有两个致命的问题”,王一男说,

    “什么致命问题,居然还有俩?”,杨总师问到,

    “第一个问题,当然就是他们选择的运载工具了,选择气球是拍脑袋,看起来很美的典型,气球啊,粗粗一想,成本很低,但是气球的运行不是完全可控的,为了保持转发器的位置,就需要设计各种附加设备,比如说黑白气球啊,比如说升降设备,以根据高度来选择气流等等”,

    “这样最终的成本和复杂度,反而超过了看起来昂贵的无人机”,王一男说,

    “另外一个问题,米歌是一家公司,而不是一个国家,严格来说,米歌没有自己的领空”,

    “所以米歌只能尽可能说服南美国家,部署自己的气球网络,但是想到自己国家的上空,到处都是一家大米国公司制造的气球,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会不寒而栗的”,王一男总结到,

    “所以,到最后这个项目一定会无疾而终”。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杨总师走到办公室的大黑板前面,自从见识了王一男办公室的大黑板之后,杨总师觉得很不错,就给自己的办公室也弄了一块大黑板,还配上了全自动擦除设备,看起来是相当的酷。

    杨总师在黑板上大概画了一只下蛋的老母鸡,嗯,就是华国的地图了,“按照正方形轮廓的话,大概东西距离和南北距离都是5000公里”,杨总师说,

    “一架无人机的覆盖范围大概有多大?”,杨总师问到,

    “从最佳填充方案来看,正方形和圆形都肯定不是最好的,最佳方案应该是蜂巢形状的填充”,王一男走上前去,在老母鸡的正中心画了一个正六边形,还有相邻的六个正六边形示意图,

    “如果按照每架无人机500公里的理想信号传输距离,也就是正六边形边长是500公里”,

    “正六边形的面积就是二分之三根号三乘以500公里的平方”,王一男在黑板上写到,大概是,“65万平方公里”,

    “不对”,刚写完王一男就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500公里应该是一个六边形中心到另外一个六边形中心的距离”,

    “正六边形的边长应该是500公里的一半,也就是250公里”,

    王一男擦掉黑板上“65万平方公里”里面的“65”,说到,“覆盖面积应该只有四分之一”,他改成“16万平方公里”。

    杨总师点点头,“没错,一架无人机的服务区域就是16万平方公里”,“考虑到边境的形状和冗余度,我国的领土面积大概是1000万平方公里”,“还有海疆,我们按照陆地面积的一半来计算,也就是一共1500万平方公里”,

    “不到100架无人机就搞定了?”,在黑板上写下100的字样,杨总师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王一男点点头,“当然,这是完成全覆盖的最基础要求,如果仅仅考虑军事用途的话,这不到一百架无人机应该就足够了”,

    “如果考虑到民用市场,各地的网络发展情况是不一样的,在沿海和东部发达地区,网络通讯的带宽需求要远大于西部,或者海上,所以在那些地区,需要增加蜂窝的密度,或者在同一个蜂窝运行几个转发无人机”,王一男说,

    “还有一种应用场景”,王一男接着补充到,

    “我们的远洋舰队,甚至民用舰队,在远离本土的时候,可以每隔几百公里放一架无人机上天,这样只要在航线上有十架八架无人机飞着,不用通过卫星,也能跟国内联系上”,

    “而且通过这样的网络,估计打起撸啊撸来,都不会因为延时而吃亏”,王一男说,

    “这简直是走到哪里铺设到哪里的天空光缆啊”,杨总师的眼睛也亮了,“真应该挖开你的脑袋看看,这心眼是咋长的”。

    “我再想想啊,还有什么遗漏的问题没有”,杨总师说,

    “需要发射卫星、探空火箭的地方,航天科工委肯定有详细的规划,那些地方避开就行,这个稍微注意一下就不是大问题”,杨总师说,

    “还有高空飞行器的实验”,王一男补充道,“我们可以给科工委提供实时的无人机位置和高度信息,有相应权限的单位都可以拿到”,

    杨总师点点头,“全国范围内就算几百架,也是非常稀疏的,不会对航天和高空探索造成很大影响”,

    “跟地面怎么通讯”,杨总师突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米歌好像是直接通过wi-fi连接的”,

    “米歌最早的版本是wi-fi,最新的版本是直接通过lte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4g网络了”,王一男补充道,

    “我的想法是,咱们暂时没必要一次到位,可以把lte作为长期目标,第一阶段可以使用专用的微波通讯设备”,王一男补充道,

    “这样咱们的同温层徘徊者在短期可以实现两个目标”,

    “第一,提供一个低延时,高可靠,大容量的军用通讯网络,延时比卫星低一个数量级以上,甚至比卫星还可靠,敌方的天基武器战时可以攻击我们的通信卫星,甚至军用卫星,但是他们不可能攻击我国领空上数以百计的隐身无人机吧”,

    杨总师笑了笑,对于116所的隐身技术,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那他们先得想办法找到咱们的飞机才行”,

    “第二,我们可以在各个大城市,现有网络的中心节点,部署专门的民用地面站,这样在现有的国家光纤骨干网之外,建设一条独立的网络新干线,完美的解决民用互联网存在的各大运营商互联互通问题,以及高峰时段的卡顿、丢包问题”。

    王一男说完,杨总师陷入了沉思,听起来整个方案非常完整,可行性也非常高,不过总是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王一男肯定在什么地方藏了一手。

    王一男确实藏了一手,而且是很大一手,当然,他也不是有意瞒着杨总师,毕竟这件事情的牵扯太大,没那么简单。

    大伙注意到王一男说起的无人机跟地面的通讯协议吗,提到lte,也就是4g协议的时候一笔带过,实际上,这才是王一男隐藏最深的杀手锏。

    在无人机所携带的通讯设备上,第一代同温层徘徊者可以使用东方红股份公司的生产的收发器,达到王一男所说的短期目标,但是,请大家注意到,同温层徘徊者是可以随时飞下来升级设备的!

    按照王一男他们实验室里面对分子机器的研究,以及超导材料的成熟,很有可能在信号的收发和处理上,取得非常大的突破,这就意味着,信号的处理能力和距离将很可能会有突破性的提高。

    也就是说,非常有可能,同温层徘徊者在升级第二代或者第三代收发设备之后,只要大规模增加蜂窝的密度,比如说,将蜂窝半径从二百五十公里缩减到一百公里,甚至在人烟稠密的地区,可以更高。

    在这样的条件下,所有地面设备,就可以直接通过lte协议跟天空中的同温层徘徊者通讯,除非在遮挡过于良好的地下室或者电梯里面,普通用户直接用自己的手机就可以连接上王一男的数据网络了,当然,连上了数据网络,语音或者视频通话,那还是个事吗?

    这妥妥是一个超级大运营商啊,而且现在铁塔公司,就是那啥的基站建设不是跟运营商要分离吗,王一男只要找到铁塔公司,在新建的铁塔加上他的设备,这个可比其他运营商容易多了,有电,能见天就行。

    这样连室内的短板也补上了。

    所以,这事王一男怎么能说呢,说出来肯定要把杨总师吓坏的,有些事情啊,只能偷偷的做,不能说出来的,等到王一男设想的第一、第二步实现了,大家已经接受这家独立的半军方背景的干线通讯厂商了,再来探讨一下电信业充分竞争的必要性也不迟嘛。

    杨总师想了好久,以他的阅历和聪明程度,估计怎么着也猜到点边,不过这就算是王一男的阴谋吧,那也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杨总师也犯不着跳出来当圣人不是。

    “可以以云影无人机的气动外形为基础,但是肯定要重新设计,毕竟一个是高速,一个是低速,一个是活塞发动机,一个是电动螺旋桨”,杨总师说,

    “这方面你是行家,你们说了算”,王一男点点头,

    “太阳能电池板,还有锂电池我们有配套厂家,之前有几款无人机也在用,如果你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就用我们的”,

    “暂时用你们配套厂家的没问题”,王一男说,

    “不过我们的实验室正在研究新一代锂电池,应该很快就有成果,到时候可以换我们的试试看”,

    “我靠,你丫还在搞锂电池”,杨总师彻底晕了,“这么个好东西你就自己吃独食,也不放到咱们的联合材料实验室来”,

    “很久之前就启动的,最近也该出成果了”,王一男说,

    “放心,有好东西肯定第一时间给你们用”,

    “超导电动机什么时候能拿出来,转发器倒不用着急,先给我们技术参数就行,随便弄点有效载荷就能进行飞行试验”,杨总师问到,

    “争取三个月吧,这个我来亲自抓,我还准备给我的suv上弄俩螺旋桨,堵车的时候呼哧就飞过去了,想想都酷”,

    “行,弄好了给我也装一个,这个要飞行驾照吗”,

    “好像不用吧”,王一男说,

    “就算用,你们弄个飞行驾照,不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说的也是,回头给你弄一个直升机的驾驶证”,杨总师点点头,

    “哎,我还真没见过直升飞机的驾驶证呢,你有没有,给我看看”,

    。。。

    话题就这么被这俩人带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