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章 王一男的无差别攻击

时间:2017-12-19作者:哥德尔系统

    “第一个问题说起来比较抽象一些,但是很重要,我想知道潘教授对量子计算机的定位,是面向大众的通用型计算机,还是适用于特定用途的专用型计算机”,王一男说,“第二个问题是,潘教授能给我一张时间表吗,最主要是估算从投入资源开始启动,到最终达到可以市场化的程度所需要的时间”,“我觉得只有提供这样的时间表,才能够为决策层作出决定提供有参考价值的指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潘教授不敢轻易回答,他发现,“会咬人的狗不叫”,这句话真是一点都没说错,王一男看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这两个问题问的太刁钻了。比如说第一个问题,潘教授想要回答通用型的计算机,那显然是行不通的,毕竟以目前量子计算机那可怜的两三种算法,要想达到根据需求就可以为量子计算机书写相应程序的程度,那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呢,这答案稍微加以推敲就站不住脚。但要是回答专用型计算机也不对,那样的话,作为专用型计算机,其应用领域先天性就受到很大限制,制造出来就只能是面向一个狭小的应用领域,怎么可能作为国家的战略方向呢。考虑了半天,潘教授还是不敢冒险说瞎话,他只能采取打太极的办法,“量子计算机在目前阶段可以作为专用计算机使用,实现质因数分解、搜索以及退火等等算法”,潘教授说,“今后随着理论的进展,新的量子算法不断提出,是有可能成为通用型计算机的”。王一男点点头,示意接受了他的说法,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潘教授暗自松了口气。“第二个问题,我暂时也拿不出可靠的时间表,毕竟整个计划里面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了,但是我相信在五年之内,一定会有可以市场化的成果”,第二个问题就太好应付了,潘教授随口就给出了一个答案,五年以后,我就不信你王一男会有那个闲工夫来找我核实。这就是随口瞎扯了,王一男摇摇头,嘴里嘟囔着,“真是伟大的革命乐观主义啊”。“我不太同意您的说法”,王一男说,“这个理想的时间表需要依赖于新算法的出现,量子编码的完善,还有新技术的提出以打破量子输入输出目前存在的壁垒”,“这么多新的技术凑在一起,还要解决一个个从来没有解决的问题,暂且不说这中间可能出现的新问题,据我所知,不要说华国了,就是整个蓝星,也没有哪个实验室或者哪个公司敢打包票,说自己什么时候能完成”。王一男转过身,面对主持人和其他专家,“恕我直言,我的判断是”,“二十年之内,除了某些特定领域,我看不到量子计算机有任何作为通用型计算机推向市场的可能”。好嘛,这一棒子打下去,一堆人要跳起来了,要不是有高温超导的成果加上阿贝尔奖的加持,王一男说不定直接就被扣上扰乱会议秩序的大帽子,给架出去了。“我不同意王一男的说法”,潘教授也是急了,也顾不上叫这个小年轻王教授,“我们已经实现了12个量子位的计算,进一步提高到100个以上的量子位也是可以预期的”,潘教授说,“那你们计算使用的初始数据是固定的还是可以随时变换的”,王一男问,“这个,应该是固定的吧”,“哦哦”,王一男点点头,“你们都没开始做输入输出,就开始号称五年市场化了,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当然,王一男要真这么说,那可就结仇了,王一男说,“实现实时的数据输入设定以及实时输出结果,你们还没开始做吧”,眼见着躲不过去,潘教授只好说,“还没开始”,“但是普林斯顿的tim教授,他的团队已经报告了一种设定初始化值的方法,这方面应该也是很快可以取得进展的”,潘教授开始补救,“tim教授的论文里面,用三个小时,十几台激光器,实现了一个量子位的设定,你觉得离实用化还有多远”,王一男随口说道,潘教授感觉自己的脸啪啪啪的响,“你妹啊,到底我是量子计算机专家,还是你,怎么tim教授的论文,你tmd比我还要清楚”,潘教授不再说话,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眼看着潘教授吃瘪,量子派的另外一个得力干将,华国科学院计算所的孙院士跳了出来,“一项新技术在刚提出来的时候,一定会面对各种质疑,如果因为这些质疑而不投入力量的话,我们可能会永远失去这次弯道超车的机会”,孙院士说,“量子计算机天然的并行特性,使得它从根本上超越了现有冯诺依曼架构的传统计算机,这个是你无法反驳的吧”,王一男点点头,“当然,我不否认这一点”,“我只是认为潘教授估计的时间表过于乐观而已,这种过于乐观的估计,有可能让我们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上产生巨大的误判,浪费海量的人力和物力做无用功”,王一男还有一句憋在嘴边没说,“就像您老人家,现在流行的趋势是arm体系,你非要在别人全都已经放弃的alpha上面执迷不悟,这不也是巨大的浪费么”。主持人眼看这架也吵得差不多了,该听到的也都听到了,就开始打圆场,“王教授,这么说来您应该是支持超导计算机作为重点突破方向的,对吗?”。王一男四周看了看,没找到黑板,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啊,这样很影响发挥的。王一男一张嘴,立刻举座大哗,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首先我不建议将量子计算机作为国家层面的战略,这个领域咱们保持足够的研究力量,跟进或者保持目前蓝星的领先研究进程就足够了,因为至少在二十年内,我不觉得通用型的量子计算机会达到实用化的程度”,这个意见在大家的意料之中,不过王一男下面说的一句话,就惊掉了一堆人的眼镜。“其次,我不觉得超导计算机是一个完整的研究方向”,会议室里面立刻响起了一阵阵的议论声,“在来之前,我专门研究过目前所有关于超导计算机的文献,跟量子计算机不同,整个蓝星对于超导计算机没有形成一个为大家广泛认同的定义,那么,到底什么是超导计算机呢”。“我归纳了一下,关于超导计算机,大概有这三种应用场景”,“第一种,是将整个芯片的导电部分由现在的铜或者银,改成超导材料,这样如果将整个芯片冷却在超导材料的临界温度以下运行,可以极大的降低芯片的功耗和发热”,“第二种,是利用超导的迈尔斯效应,或者说完全抗磁性,来表示0或者1,这样利用超导来实现更快速的数据存储,我个人觉得,把它叫做超导存储器而不是超导计算机可能更加合适一些”,“第三种,是利用超导的约瑟夫森效应,使用超导材料来制作任何图灵机所必须的依赖的基础门电路,我觉得这可能更接近我们通常理解的超导计算机”。“综上所述,我觉得这三种都可以归结到制造工艺的层面,也就是说,量子计算机利用了微观粒子的量子态进行大规模并行计算,从概念上,是跟目前通用的冯诺依曼体系完全不同,而超导计算机,实际上只是利用超导材料的某些特性,来改进现有工艺而已”,本来看着王一男把潘教授说的哑口无言,帝都大学的刘院士正乐呢,可听着听着,就不对劲了,这是典型的坑死人不赔命啊,猪队友,说的就是这种人吧,刘院士忍不住都要跳起来质问王一男了,“你丫到底是哪一边的啊”。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上来就是无差别攻击,按照王一男的说法,“量子计算机二十年之内没戏”,“超导计算机,这是神马玩意,芯片厂商自己利用超导材料来改进工艺得了”,好嘛,那我们还聚在这里开什么会,大家洗洗睡吧。面对王一男的炮火,主持人也吃不住劲了,也许,把这家伙请过来就是个错误?“王教授,那你觉得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战略呢?”。王一男习惯性的想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点什么,伸出手才发现眼前没有粉笔,更没有黑板,他只好收回手,用指关节叩了叩桌子,嗯,就算是敲黑板的意思吧。“时间有限,我就提三点简单的建议吧”,王一男说,“首先,我认为在未来的技术趋势中,软件要比硬件重要,特别是大规模并行计算的软件架构和体系,以及怎么保证在日益复杂的软件需求和日益紧迫的进度要求条件下,大规模软件的正确性,这方面应该加大理论和实践的投入”,“其次,以光刻技术为基础的传统芯片制造技术,还远未走到尽头,利用新的超导材料,甚至量子效应对传统工艺进行改进是可行的,所以,该补的课还是得补,弯道超车没那么容易”,这回连主持人的脸都变了,“貌似弯道超车是我一开始提出的概念啊,你丫还真是无差别攻击,不管不顾,上来就一顿啪啪啪啪”。“最后,除了必要的基础研究经费以外,我不建议国家做无偿的投入,创新还是要以企业为主体,经费可以用贷款的方式,或者入股的方式投入企业,我相信花起要还的钱之前,总要仔细掂量一下吧”。真要是按照王一男的第三点意见来,啧啧,连不是特别明白这里面道道的李文静都摇摇头,果然是无差别攻击,王一男也顾不上一道道要吃人的目光,说完就施施然的坐下来。反正哥也不指望在圈里混,你咬我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