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四章 谁是歌利亚

时间:2017-12-17作者:哥德尔系统

    十分钟后,王一男回到会议室,看到所有的应聘者都签完了保密协议,没有一个人离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看起来哥的号召力还是不错的嘛。走到黑板前面,王一男先回头看了一圈自己的班底,会议室里面大概有二十几个人吧,有程序猿、有产品经理,还有美术设计。红衣教主为了表示对王一男的支持,还特地借给他两个技术总监级别的大拿,他们是前卫士的技术总监万新,还有之前面试的时候出过场的前胡椒技术总监刘虎。加上一直跟着王一男混的陈子豪和赵天成,李飞留在容与公司负责哥德尔系统的日常维护,这就是王一男目前手里面的所有力量了。“人稍微少了点”,王一男想,“特别是还缺少测试和项目管理的高手,不过没关系,启动阶段还用不上测试,可以在项目进行中慢慢招人完善队伍”。敲了敲黑板,王一男示意大家安静,“本来,在你们没有明确加入我的项目之前,我不应该讲这么多的”,“不过那样一来,要等每个人跟人力资源单独谈妥合同,以及设计薪酬什么的,到在座所有的人都搞定的时候,我估计至少两周时间过去了”,王一男说,“再次凑齐这么多人,而且正好我还有时间的机会,可能还没那么容易找,所以,干脆今天就给大家交个底”,“因为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有信心在座的绝大多数人最终都会加入我的团队,就算有少数几位没有机会合作的朋友,我也相信你们的职业素养,毕竟还是签了保密合同的嘛”。王一男喝了杯茶,润润嗓子,“今天的时间很充裕,让我们从头说起吧”,他回身在黑板上写下,“马斯洛需求层次”,一行字,“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对这个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都不陌生吧”,王一男依次写下,“生存-安全-情感和归属-尊重-自我实现”,五个关键词。“现实世界中的马斯洛需求层次我们先不去讨论,来到我们熟悉的虚拟空间,互联网空间,让我们看一看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能够告诉我们什么样的启示”,“首先让我们做一个假设,任何互联网应用,必定是满足了人们的某种需求”,王一男问,“这样的假设没问题吧”,“没问题”,台下异口同声的说,开玩笑,这可是再正确不过的,废话了,还用得着你说。“所有提供衣食住行服务的,或者是通过互联网手段,提供现实世界中的衣食住行服务的,是不是满足了生存和安全的需求”,王一男说,“对的”,“没问题”,“想想看真是的,千度外卖,没团外卖等等”,会议室里开始了热烈的讨论,“哒哒出行满足了行的需求”,“还有小黄车,小红车,也满足了一部分行的需求”,“还有各种房产中介app。满足了住的需求”,“实际上在衣食住行里面,除了生存以外还隐含了安全的需求”,胡亭说,“非常好”,王一男对他的说法表示赞许,“实际上,高质量的生存需求一定隐含了安全的需求,安全的生存,才是人类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不安全的生存状态,是很不稳定,也不能被接受的”。“在满足了生存和安全需求以后,人类一定要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满足”,王一男说,“而这些需求,一定是社会性的需求,任何人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如果不生存在社会中,他的任何高层次需求都不可能得到满足”。“自我实现这个太高端了,有点哲学的意思,我们先不考虑”,王一男划掉生存和安全,以及最后的自我实现。“好了,让我们看看还剩下什么,情感和归属,还有尊重”,“这是现代社会的主流需求,是社会发展的一定阶段之后必然出现的”,王一男说,“这其中如果细分的话,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内容消费,包括阅读、音乐、视频(电视、电影、戏剧等等),这部分涉及到的是内容的创作和ip(可以简单理解为创意等知识产权)的价值”,王一男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圈,“如果要展开,这也是一个庞大的话题,不过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我们先放在一边”,王一男在圈里面写上“内容产业”几个字,然后把它划掉。“好了”,王一男指着情感和归属,还有尊重几个字,问大伙,“这些需求的核心是什么?”。“有点要图穷匕见了哇”,齐峰坐直了身体,这个时候要是还反应不过来,让程序猿甚至美术设计抢了先,那咱们几个西装男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几个西装男交换了一下眼色,齐峰举起手,王一男指着他,问到,“你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岗位的?”。“齐峰,产品经理”,齐峰站起来说,王一男点点头,“你来说把,核心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是沟通,或者说交流”,齐峰说,“为什么”,王一男问到,“因为情感和归属,包括尊重,都是出现在人和人之间的,特别是在互联网的虚拟空间里面,单独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满足情感和归属包括尊重的需求呢”,齐峰回答。“非常好,齐峰”,王一男示意他坐下,“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我想你一定是一个合格的产品经理”,“那么,目前有哪些互联网的应用,是满足这些需求的呢”,王一男问,“围脖”,会议室里有人说到,“满足尊重的需求”,王一男点点头,在黑板上写下“围脖”两个字。“小企鹅”,“还有威信”,“都是满足情感和归属的需求”,“能够提供人和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的功能”,“还有莫莫”,“对,这个约会神器也能满足情感需求啊”,“那你这么说,胡椒也是啊,包括冰山,还有最近特别流行的抖一抖”。“威信除了沟通以外,还有朋友圈啊,所以威信既是沟通和交流的工具,也是展示自己,获取尊重的工具”。等到会议室里面的讨论进行的差不多了,王一男拍拍手,“好了好了”,“现在你们知道,歌利亚是谁了吧”。会议室里面出现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是大企鹅?”,“还是威信?”,王一男点点头,在黑板上写下,“威信”,两个字,这就是歌利亚,我们的目标,齐峰有点晕,虽然想到能够用歌利亚来比喻的,一定是一个很大只的巨人,不过,这个巨人未免也太大只了一点。胡亭环顾四周,大伙全是有点迷惘的表情,要知道,故事里面的大卫虽然是个牧童,不过人家以后可是大卫王啊,他看了看王一男,“别以为你也姓王就能干得成,你这个王,可不是大卫王的那个王哦”。会议室里面陷入一阵久久的沉默,显然,这个歌利亚的体型,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怎么都不说话了,吓坏了?”,王一男看着会议室里面沉默的人群,“看你们现在的样子,我这公司是不是开门第一天就直接关门算了”。“我记得之前有不少公司挑战过威信,后来都挂了”,有人说,“好啊,那我们来数数有哪些挑战者,你叫什么名字?”,王一男点点头,示意他站起来说,“我叫万新”,“啊,你曾经是61卫士的技术总监”,王一男显然听过他的名字。“我记得最早挑战的是雷布斯的大米聊吧”,王一男点点头,“这段典故,很多新人都不知道了,准确来说,威信应该是大米聊的挑战者才对”,“当然,后来依靠着跟大企鹅消息互通,威信打败了大米聊”,王一男说,“这个非战之罪,如果华国有像样的反垄断法,胜负还很难说”。“再后来是莫莫吧”,万新说,“莫莫没敢当对手,自己怂了,估计是怕被人弄死,上来就对所有人说,我不是针对那啥的,我只是个约会的工具而已”。“最近的应该是四十大盗弄的那个什么铛铛”,万新对这些动态还是很熟悉的,“铛铛啊,跟莫莫差不多,还没上来就先怂了”,王一男说,“我不是针对那啥的,我只是一个企业沟通的工具而已”。“你们没发现吗,除了比威信更早的大米聊以外,现在的情况跟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很相似”,王一男觉得自己首先必须把士气鼓起来,不然这仗还没打呢,士兵都已经跑光了。会议室里面又响起了一阵阵的议论声,听王一男这么一说,大家一琢磨,还真是那么回事,最近几年,就没人敢摆明车马,正面挑战威信,少有的几个对手吧,没出场呢,先怂了一大半。王一男趁热打铁,“我再问大家一个问题,当年所有的人用的都是大企鹅,大企鹅也有手机版本,为什么在手机上,威信可以打败大企鹅呢?”“我先声明啊,这种事后总结,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大伙姑妄说之,我呢,也就姑妄听之”。“操作简洁性吧,毕竟大企鹅是p端的操作习惯,肯定不太适应手机端触摸屏的操作”,有人回答,“还是威信群更方便吧,大企鹅群实在太麻烦了”,“我觉得是威信朋友圈,这个实在太强大了”,“瞎扯,大企鹅也有自己的企鹅空间啊,当年也是火的不行”,大伙争论了半天,也没有得出都能接受的结论,于是都看着王一男,这时候,应该是大boss给大家答疑解惑了吧。“你们说的都有道理,我这里也没有标准答案”,王一男摊摊手,“当然,我倒是可以用一句话来解释为什么大企鹅会输给威信,只不过这句话是正确的废话,说了等于没说,但是你们一定会觉得好有道理”,“快说,快说”,“哪句话,这么牛x”,。。。王一男看着会议室,等到自己成功的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手机时代的威信,替代p时代的大企鹅,难道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吗”,王一男慢悠悠的说。好吧,果然好有道理,但是确实什么都没说,但是仔细一琢磨,一个时代总有一个时代的弄潮儿,这话没毛病啊。看着会议室里,大伙都开始认真的思索,王一男决定再加一把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