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一百零九章 记者招待会

时间:2017-12-12作者:哥德尔系统

    南郊影视城在帝都南边,大概有五六十公里的路程,不过因为容与公司本来就在西郊偏南的位置,从这里过去的话还是挺近的。

    王一男将汽车音响打开,连接手机蓝牙开始随机播放最近的流行歌曲,你别说,人们的审美观念还是蛮符合事物发展都是螺旋上升的一般规律,难听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最近出来的新歌,似乎都还不错,又能听听了。

    正听着呢,王一男就感觉怎么老是有奇怪的噪音,不会是汽车出故障了吧,他把车靠在路边,熄了火,结果噪音还在,听起来就在杯架上。他转头望去,原来是手机一直在振动发出的噪音。

    “哎呀,坏了”,王一男这才想起,昨晚似乎就把手机铃声一直调成静音状态,难怪一天都没听见电话铃声呢,估计别人电话都已经打疯了。

    王一男赶紧接起电话,这次是钱中华打来的,先是表示了对王一男的祝贺,然后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老爷子想请他喝茶。王一男受宠若惊的答应,一有时间就去老钱家报道。

    挂掉电话,王一男随手一翻看,手机上果然一串的未接来电,王一男一一回了过去。

    “林校长啊,您找我?”,王一男说,

    “对对,今天特别忙,手机一直不在身边,什么,记者采访,都有几十家媒体了”,王一男有点晕菜了,

    “是的,已经有几十家媒体跟我们提出了采访的请求,其中包括华国国家电视台,以及大部分驻华媒体,比如说bnn,msnbc等等”,林校长说,

    “你要是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在明天下午安排一场记者招待会,李文静教授那边,我已经跟她说了”,

    “我没问题”,王一男想了想,答应了。

    既然有国外媒体采访,有些事就不得不防啊,王一男看了看时间,现在正好是ucla的早晨,他分别拨通了丘先生和陶教授的电话,跟他们聊了聊阿贝尔奖的事情,顺便还让他们帮忙发点东西过来。

    大部分电话是祝贺的,王一男就没有一一回复了,编辑了一个感谢的短信,群发了事。

    当然,邓若烟和张琪的电话还是要回的,他们除了祝贺以外,还有一些公司的事情商量,特别是张琪,听说王一男有一个挣大钱的计划,积极的不行,一定要王一男找时间尽快跟他聊聊。

    补充一下,王一男同学用的是车载蓝牙,没有违章哦。忙乎了一阵子,王一男很快就到了南郊影视城。

    王一男没有直接开到片场,毕竟现在大家都是公众人物了,在没想好怎么面对媒体和狗仔队之前,还是尽可能保密的好。

    找了一个比较显眼的建筑物,王一男把车停在旁边,给周慧发了一条威信,“我已经到了,在xxx楼西侧等你”,还附带了定位。

    打开天窗,把座椅放平,王一男半躺下来,开始考虑接下来的工作,

    自冷却的复合超导材料,从理论上应该是可行的,具体工作可以交给秦凯去干,这样既可以充分考察他的能力,也可以避免让他接触到哥德尔系统,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牛人,王一男还是有一些警惕的。

    王一男决定让董志去配合他,在一些关键点上,董志可以通过哥德尔系统获得帮助,这样整个进度不会受到太大影响,毕竟,董志同学是自己的老臣子,久经考验,应该是可以信赖的。

    至于互联网软件方面的大计划,启动起来需要很多人手,动静会很大,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陈子豪胆子大一些,尽可能的去挖人,实在不行,要去找一次红衣教主,很多事情有他帮忙,应该会好办很多。

    而且,这个大计划是打击红衣教主的敌人,对于教主来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教主还是容与的股东呢。

    因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王一男主要会在国外了,估计要领完阿贝尔奖之后,才能正式启动这个大计划。

    想着想着,王一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毕竟,昨天晚上太累了不是。

    “呯呯”,迷糊间,汽车车窗被敲响了,王一男抬起头,就看见窗边周慧似喜似嗔的一张俏脸,王一男连忙打开车门锁,周慧爬了上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她那个圆脸的小助理也跟着上来,坐在后排,王一男还是第一次见到周慧的助理,他看了一眼周慧,有些疑惑的问,“这是。。。”,

    周慧一边卸妆,一边大大咧咧地说,“跟我好几年的助理,也姓王,你叫他小王就行了”,

    “你个死丫头,知道什么事能说什么事不能说,啊”,

    “知道知道,王教授,王哥跟我五百年前是一家嘛,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放心,你俩的事情,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天已经黑了,王一男开车回到城里,周慧突然想吃火锅,“北方火锅还是南方火锅”,王一男问,

    “南方的吧,不过不能太辣”,周慧说,

    王一男打开小众点评,在附近找了一家口碑还不错的菌汤锅,三个人美美吃了一顿,吃完将小助理送回家,助理家就在周慧旁边的小区。

    然后,吃那么多,当然要好好消化消化啦,于是两人继续昨晚的大运动量锻炼,这一回王一男没迷糊,两次而已,三次显然是他自己太高估自己了。

    第二天,王一男神清气爽的早早起来,他开车直奔帝都大学,下午有记者招待会,上午要跟学校还有李文静统一口径。

    这回林校长显然做过功课了,对阿贝尔奖还是很了解,简单来说,北部欧罗巴主要有两个大国,一个是瑞点,一个是洛维,瑞点大家都知道,出了一个诺贝尔,成为整个蓝星科学界最有名气也最具权威的奖项。

    但是因为跟数学家的瓜葛,诺贝尔奖没有设立数学奖,这就给了洛维机会,洛维有一个英年早逝的数学天才,名字叫做阿贝尔,于是洛维政府设立了阿贝尔奖,专门跟诺贝尔奖对飙,连奖金都差不多,而且只设立数学奖,很快就成为继菲尔兹、沃尔夫奖之后的第三大数学奖。

    而且从奖金数额,影响力来讲,逐步有成为第一数学奖的趋势。

    林校长觉得自己简直太英明了,这简直是买一送二啊,买一个低温超导,送了一个化学诺贝奖候选,顺带还有一个同等量级的数学奖。

    记者招待会下午如期在帝都大学小礼堂举行,国内传统媒体以及新媒体几乎没有缺席的,连驻帝都的外媒,都到了九成以上。

    按照国内通常记者招待会的套路,那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气氛,先是华国国家电视台的记者,请林校长介绍一下这个阿贝尔奖的重要意义。

    这可是林校长最拿手的了,巴拉巴拉,从北部欧罗巴的历史,说到华国科学的发展,从帝都大学的建校精神,说到数学对我们现实生活的重大意义,反正云山雾罩的,整个意思就一个字,“牛”,如果用两个字,那就是“很牛”。

    接着呢,有记者请王一男和李文静介绍一下他们的成果,王一男最近风头出的有点多,他随便说了两句,就把机会让给李文静,于是李文静开始巴拉巴拉,从空间群,到颜色过空间群,到拓扑流形,到重整化,等等等等。

    李文静用一连串的专业术语,把全体记者轰炸到蒙圈状态,一时间大家都忘了提问。

    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的,bnn驻华国的记者,中文说得很溜,她首先对王一男、李文静获奖表示了祝贺,然后蓄谋已久的炮弹就砸了过来,

    “我们注意到,你们获奖的两篇主要论文,一篇的第三作者是港岛大学的丘先生,另外一篇的通讯作者是ucla的陶教授”,

    “而这次阿贝尔奖获奖者,没有丘先生和陶教授的名字”,

    “据说,陶教授对此表示了不满,认为你们有欺世盗名的嫌疑”,

    “对此,你们有什么评价?”,

    话音未落,李文静就炸了,她拿起话筒就准备开喷,王一男一把按住她,示意她冷静。

    现场立刻响起了一片低低的喧哗声,明摆着bnn是来砸场子的,不过她的问题也很尖锐,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所有人都看着王一男,等着他的回答。

    “这位记者同学的问题很好,很有水平”,王一男拿过话筒,

    “当然,是捕风捉影,造谣生事的水平”,王一男接着说到,

    台下又是一片哗然,这个指控也太明确了吧,大家都不知道王一男为什么敢这么说。

    “奉劝你一句,科学家一般是不屑于玩心眼的,但是对你这样的小人,不多长个心眼,还真是对不住你”,王一男微微一笑,哥就知道今天会有人跳出来,打脸的东西早就准备好了,没想到还是个美女,哎,打起来啪啪啪的,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哈。

    王一男掏出手机,同步到招待会现场的投影屏幕上,“我先请大家看两段视频”,

    示意现场的灯光调暗一些,王一男点开一个邮件的附件,是一段视频,王一男点击了播放按钮,屏幕上出现了一间办公室,然后,镜头里出现了港岛大学的丘先生,他对着镜头挥了挥手,

    “嗨,一男,文静,还有在场的记者朋友”,

    “首先祝贺你们获得阿贝尔奖,”丘先生说,

    “其实今年的阿贝尔奖评奖委员会征求过我的意见,是我强烈推荐你们两位获奖的,因为你们提出的方法和思路,开创了一种新的数学方向,是拓扑学和色空间群论的一个全新领域,意义重大”,

    “而我只是帮助你们完善了其中一个细节而已,能署名已经很开心了,至于获奖,我可没有这么厚的脸皮”,

    。。。

    视频很快就放完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bnn的记者,王一男还不放过她,点开另外一封邮件的附件,还是一段视频,王一男点击播放按钮,再给她重重一击。

    不出所料,视频上出现的是ucla的陶教授,

    “嗨,大家好,我是ucla的陶”,

    “首先恭喜王一男和李文静获得阿贝尔奖,当王一男来到ucla找到我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第一篇论文,就吃惊于他们的数学天才和直觉,这样重大的数学进展,获得阿贝尔奖,我觉得是阿贝尔奖的荣耀”,

    “至于我自己的工作,第二篇论文只是对第一篇论文的完善而已,即使没有我,或迟或早,总会有人完成它”,

    “所以我也建议阿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将荣誉授予最应该获得它的人”,

    “再次祝贺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