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七章 风暴来临

时间:2017-11-30作者:哥德尔系统

    随着干冰甲醇浴液一点点的漫过线圈,诺大的会场,安静得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似的。

    突然,在万众期待中,容器里面发出了“叮”的一声,只看见线圈一下子撞击到容器的边沿,发出清脆的声音,现场发出了巨大的惊叹声,但是一切发生得太快,更多的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善解人意的华国电视台开始在直播中播放慢镜头,慢镜头也同步的播放在现场巨大的投影屏幕上,在十分之一的速度下,蓝星的小朋友们,看到那个小小的线圈,在完全被干冰甲醇浴液浸泡之后几秒钟,慢慢的离开了支撑它的金属支架,自己漂浮在空中,随后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撞击到容器的边沿,发出“叮”的一声。

    “完全抗磁性”,亚瑟嘴里念念有词,“不会错了,果然是干冰温区的超导体”,他一拳砸在厚厚的实验桌上,发出一声巨响,看着实验室里面呆若木鸡的上百号研究人员,“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辛辛苦苦做到商业化生产的,就是这些垃圾吗!”,亚瑟指着实验室里面,采用不同工艺完成,浸泡在液氮冷却装置里面的各种超导线圈,发出一声咆哮。

    “他们也许刚刚完成实验室工作呢”,一名胆大的研究员小声说,“我们说不定还有机会”。

    发泄了一通之后,亚瑟也冷静了下来,“继续看吧”。

    而在太阳国,某些号称拿不下第一就要切腹的科学家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嗯,貌似现在介错不容易找,要是找不到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取消呢(介错就是切腹者的助手,很有荣誉感的工作哦)。

    帝都大学大礼堂,林校长首先站起来,开始热烈的鼓掌,随后丘先生,陶教授,还要主席台上的科学家们,然后是容与公司的亲友团,各地高校物理系的教授们,然后是媒体,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掌声响彻整个礼堂,甚至响彻整个帝都大学的校园。

    李文静闭上眼睛,强忍住泪水,在心里无声的呼喊,“爸爸,你看见了吗,听见了吗,这些掌声,都是属于你的”。

    等到掌声稍微平息一点,王一男拿出万用表,他示意摄像机的镜头拉近一点,将接通电源的两个端子接到万用表上,然后切换到电阻档,在近景的直播镜头下面,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电阻指针死死的停留在零的位置,一动不动。

    不需要王一男再多说什么了,掌声在稍微停息之后,再次爆发出来,比第一次更加的热烈,也更加的持久。

    王一男示意研发团队的人上台来,赵克勤、董志、罗小音,还有向赵教授借的几个帝都大学本科实习生,他们的同学在台下看到,嫉妒的简直要发狂,“当时怎么就没有挑到我去帮忙呢”。

    “下面,我来介绍一下我们团队的成员”,王一男在掌声的余波中,一个个的念出了整个团队的名字,每一个名字都收获了热烈的掌声,念到那几个实习生的时候,台下他的同学们,更是发出了一阵阵口哨和欢呼声。

    等到热烈的气氛稍微平息了一点,林校长拿过话筒,“下面是新闻发布会的第二部分,有请王一男教授,李文静教授,还有丘先生,陶教授给我们介绍这次突破的理论背景”,

    “由于内容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会太难,直播是否需要继续,请转播的同志自行衡量”,电视台的同志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现在收视率爆表,让我停止,你当我傻啊。

    “当然,接下来要介绍的内容都已经整理成论文,会在各大学术期刊陆续发表”。

    林校长回过头,示意王一男继续。

    王一男拿过话筒,“我先介绍一下论文的情况吧,综述性的论文,我们已经寄送到《自然》杂志”,

    “wang-li pair 理论、晶格频率假说和计算方法,以及由此得到的高温超导体结构预言和相关试验结果,我们已经投寄到《物理评论快报》”,王一男说,“今天上午收到《现代物理评论》的紧急约稿,我们也给了该杂志社一份偏向物理理论的综述性论文”。

    “晶格频率假说和计算方法,涉及到数学中群论和拓扑分析,这部分是和丘先生、陶教授一起完成的,论文已经发表在最新一期《数学年刊》上”,

    “关于制备超导材料的方法,我们发展了新的氧化铜焙烧技术以及新的分子动力学技术,论文已经投寄到《米国化学会志》,也就是通常说的jacs”,

    “最后的一些实验过程,还有详细的材料分析等等,会在帝都大学校刊发布”,帝都大学出了这么大的力,总要给人家点实在的好处吧,于是限于篇幅不太好放在顶级刊物上的一些细节,王一男他们统统扔给帝都大学自己的校刊发表。

    别人想要知道这些细节怎么办,那就必须订阅或者引用帝都大学校刊啊,这样帝都大学校刊的订阅数引用数妥妥的往上涨一波,对于提升帝都大学的学术地位,好处大大的,你没看见台上,林校长都要乐出一朵花来了。

    王一男这番讲话,在现场的听众那里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懂就是不懂,不懂的一百次方,还是不懂,所以王一男说的再高大上,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但是在亚瑟和程潜那里,这番话可就像晴天霹雳一样,炸响在所有人的心里。

    “纳尼,要不要这么牛啊,wang-li pair、晶格频率,分子动力学,还群论和拓扑分析,这是赤果果的炫技啊”,

    当发现别人比自己强的时候,你可能会羡慕嫉妒,但是当发现别人比自己强太多,多的根本看不到赶上希望的时候,剩下的只有绝望和膜拜了。

    亚瑟和程潜团队的大部分人,都是跪着看完了王一男他们的随后的学术发布会。

    王一男先介绍了wang -li pair 的理论假设,以及它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简化成李诗尧所提出的扩展库柏对,直至最后简化成bcs理论里面的库柏对,随后提出了晶格频率的理论概念,并且推导出晶格频率跟超导临界温度之间所满足的方程式。

    接着,李文静解释了晶格频率的理论计算方法,如何使用一种不带颜色的空间群,和带颜色的空间群混合之后得到这种新的本征属性。

    丘先生补充了两种颜色情况下,如何使用卡拉比-丘流形分析得到本征属性,

    陶教授再介绍了,如何利用新的数学方法,把颜色扩展到三种,以及在最终结果中,使用重整化技术消除奇点。

    等到投影上出现最终理论推导出来的钛钙铜氧化物的原子分布结构,以及边上注明220k的临界温度,现场再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那些转动着的钛原子、钙原子、铜原子还有氧原子,在三维空间中呈现出完美的空间结构,虽然只有很少人能明白里面的物理原理,但是这结构看起来就很漂亮,很酷啊,而且220k就是零下50度啊,也就是说,在南极洲,已经可以直接使用这些超导材料了!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接下来,王一男开始介绍基石轮烷,当看到投影上,基石轮烷像一个个搬运工一样,在指定频率光的照射下,将钛原子搬运到指定位置,然后释放出来,这次现场观众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巨大的惊叹声。

    “我看到了什么,这是科幻大片吗,来抽我一巴掌,看看是不是真的”,

    化学专业出生的林校长还是第一次看到分子机器的演示,坐在主席台上的他,比台下观众的反应也好不了多少,“上当了,上当了”,他嘴里念念有词,“没有仔细研究王一男他们的成果,高温超导算个球啊,就这部分内容,弄个诺贝尔化学奖都绰绰有余”,

    “我怎么就疏忽了呢,当时根本不应该交给物理系啊,这明明就该是化学系跟容与公司联合建设的实验室”,

    “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下来赶紧讨论下,一个联合实验室肯定是不够的,这部分内容,再成立一个化学相关的联合实验室,也是非常合理的事情嘛”。

    主席台上,林校长的小算盘打的哗啦哗啦的时候,在普林斯顿,程潜和托马斯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本来,程潜找人盯着王一男他们,就是未雨绸缪,准备在关键时候,利用自己和托马斯在业界的地位,做点什么。

    但是王一男来的这一手完全出乎程潜和托马斯的意料,找来丘先生和陶教授做背书,再挂上帝都大学这座靠山,虽然比不上普林斯顿,但帝都大学也不是好惹的软柿子,到最后,直接来个全球直播的新闻发布会。

    “这是一棒子打死的节奏啊”,程潜喃喃的说,一两点突破,还可能依靠学术辩论的方法混淆视听,制造点不确定性和混乱,

    王一男这套组合拳下来,再加上随后这一波论文潮水,现在程潜和托马斯再去说这个是我首先提出的,那个是抄袭我们的成果,拜托,别侮辱全球那么多科学家的智商行不行。

    关键是,你想要烟人家,首先得看懂别人是怎么说的才行,看看王一男、李文静今天演讲的内容吧,横跨物理学、数学、化学三个大学科,而且都是最尖端的领域,能看懂任何一个大学科的内容,都是值得大吹特吹的事情,更何况同时拿出三个领域顶尖论文的人了。

    程潜陷入深深的绝望中,只要王一男他们在学术上站住了脚,接下来,那个王一男口中“某些科研工作者中败类”,一定会变成丧家之犬,人人喊打的。

    甚至都不需要证据,科学的世界就是这样,大家差不多的时候,你可以玩弄阴谋,经营经营人际关系什么的,但是一旦有大神出现的时候,呵呵,神说,要有光,于是,世界充满了光明。

    大神说,“程潜是抄袭的”,那么,程潜就是抄袭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