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六章 新闻发布会

时间:2017-11-28作者:哥德尔系统

    对于陶教授能应邀参加新闻发布会,王一男还是有点意外的,丘先生能来参加倒没什么出人意料,因为港岛到帝都本来就很近,而且丘先生在业内一向有提携后进的名声。

    而远隔重洋的陶教授能专程飞这一趟,确实让王一男受宠若惊,新闻发布会当天上午,王一男专程去机场迎接陶教授和她的夫人兼助理劳拉,在车上,王一男好奇的问了陶教授,怎么有兴趣跑这一趟。

    “我们校长委托我来的”,陶教授的回答很简单,

    “就是为了让我带句话,ucla的大门,始终为你们敞开”,王一男恍然大悟,难怪ucla最近几年混的风生水起,光看看人家挖人这气魄,就不是国内的二流大学能比的。

    王一男很正式的感谢了ucla校长的盛情,不过刚刚荣升帝都大学特聘教授的王一男和李文静,估计至少还得在帝都大学混一段时间。

    按照原定计划,新闻发布会本来是准备在物理系大礼堂举办,但是中午刚过,各路记者和跟风的自媒体人已经把物理系大礼堂塞得满满的,眼看着架势不对,负责会务的副校长赶紧向林校长汇报,说这势头,几百人的会场怕是搞不定。

    于是帝都大学赶紧协调,把原定在学校大报告厅的一堂公开课取消,新闻发布会改到大报告厅举行,还临时请了警察来维持秩序。下午一点半,随着丘先生和陶教授联袂到场,记者们像疯了一样的围上来,“请问丘先生,王一男和李文静教授是您新收的学生吗”,

    “请问陶教授,您最近已经很少参加公众活动了,这次为什么会参加这场帝都大学的发布会呢”,

    “有消息说,您将会担任帝都大学的客座教授,请问消息属实吗?”,

    “请问丘先生,据说您跟陶教授有矛盾,很少出现在同一个公共场合,请问这是真的吗”,八卦杂志真是无孔不入啊。

    没有理会记者的骚扰,王一男和李文静陪同两位菲尔兹奖得主来到会议厅边上的vip房间。

    房间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国内物理学界的大拿,包括但不限于帝都大学和水木大学的校长,中科院低温所的赵所长,还有曾经在高压的硫化氢中观察到超导现象的吉大的崔教授。

    一阵简单寒暄和介绍之后,发布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在帝都大学工作人员的带领下,vip房间的各路嘉宾被带到简单的主席台就座,今天的主角无疑是王一男和李文静,所以他们被安排在主席台的正中间就座,在科学的世界里面,没有那么多论资排辈,该你的就是你的,王一男和李文静也没有谦让。

    容与公司的亲友团在台下占据了最靠前的位置,张琪、钱中华,当然还有邓若烟和周慧早早就到了,他们跟众多记者一起,等待着历史性时刻的到来。

    没有再请一个主持人来分散注意力,这种露脸的机会,林校长怎么可能让给别人呢。

    时针指向两点,林校长示意台下保持安静,“今天,在座的各位专家,各位领导,还有各位媒体的朋友,百忙之中,能够来参加帝都大学-容与公司低温物理联合实验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我表示衷心的感谢和万分的荣幸”。

    “我是帝都大学林xx校长,首先给大家介绍参加这次发布会的各位嘉宾”,

    “港岛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菲尔兹奖得主丘先生”,

    “ucal教授,菲尔兹奖得主陶哲轩先生”,

    “华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赵yy教授”,

    。。。

    巴拉巴拉介绍了十几个名字,当然都是有资格上主席台的名字,普通大学的系主任啥的,那是没资格上主席台的。

    介绍完了之后,林校长没有多废话,“下面,有请帝都大学王一男、李文静教授,给大家介绍他们的研究成果”。

    王一男拿过话筒,

    “从昂内斯发现汞在低温下电阻消失的那一天,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

    “就算从bcs理论的提出那一天开始计算,到今天也是50多年了,但是一个完整的,能够预言超导现象的理论,直到今天以前,还是奢望“,

    “因为大家都知道,bcs理论不适用于最近取得巨大突破的铜系氧化物”。

    在王一男侃侃而谈的同时,大洋彼岸,普林斯顿凌晨的办公室里,程潜、托马斯还有团队的主要成员,都围在一起,观看着华国电视台的直播,“能够预言超导现象的理论,我没听错吧”,托马斯问,程潜负责将王一男的讲话,翻译成英文。

    “你没听错,王一男就是这么说的”,程潜的脸上阴晴不定,看不出情绪来。

    在欧罗巴,花大价钱从柏林大学物理系请来的华国研究生,一句句的将王一男的讲话翻译成德文和英文,当听到“预言超导现象的理论”这一句的时候,跟托马斯一样,亚瑟也反复证实了好几次,王一男是不是这么说的。

    “在此,我要提到一位老人,他在法兰西,巴黎大学的时候就开创性的提出,库柏对不过是某种超级电子对的近似表示而已”,

    “只要掌握了这种超级电子对的形成理论,就能建立起一种全新的超导理论,甚至有可能预言超导材料的组成”,

    “这位老人的名字,叫做李诗尧,是李文静的父亲,也是我的老师“,

    “回国以后,李老师继续完善他的理论,并在铜系氧化物中,首先发现了超导现象的存在,当然由于某些科研工作者中的败类的缘故,这一荣誉并没有被归功到他老人家的身上”,王一男沉默了一会,

    “历史也许是曲折的,也许有时候,乌云会挡住我们的眼睛,但是,总有一天,每个人都会得到历史公正的评价,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幸运的是,李老师在天上并没有等待多久,他的学生,还有他的女儿,沿着他开创的道路一路前行,到今天,我们已经走的很远很远,走到了从来没有人到过的地方”。

    “我们已经能够从理论上预言超导体的成分和结构,计算出它的临界温度,并且制备出来,最终用实验来证实我们的预言!”,

    这句话的信息太大了,台下懂行的人,还有蓝星上所有观看直播的内行,包括亚瑟、程潜和托马斯,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太阳国刚拿到世界纪录的科学家们更是睁大了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吹牛的,他一定是吹牛的,怎么可能有人做到这种程度”。

    王一男也没有让观众等待太久,“下面,就让我们来目睹这一伟大的时刻吧”,他和李文静站起来,走到主席台前方。

    “烦请帝都大学的赵教授,还有华国科学院低温所的佘所长,来帮我们搭一把手”,请这两位,一呢是让这两位露露脸,二呢也是打消一些可能的怀疑,要是造假的话,请这两位来做戏,没这么干的吧。。。

    所有的镜头对准了主席台前方的简易实验桌,王一男拿出一个线圈,金黄色的绝缘漆掩盖了超导材料本身的颜色,“这就是用按照我们理论预言所制备出来的超导材料所制作的线圈”。

    观看直播的吃瓜群众眼镜又掉了一地,这么一大个线圈,居然都是超导材料?难道这帮孙子居然做到量产了吗?不过今天的震惊已经足够多了,程潜觉得自己还顶得住。

    拿出一块永磁体,王一男将它放入容器底部,“这是一块永磁体,请赵教授演示一下”,赵教授拿出一枚硬币,“啪”,的一声,稍一靠近硬币就牢牢吸附在永磁体上面。

    将线圈的两头接在直流电源的正负极上,再将线圈放在永磁体上方的一个金属支架上,王一男示意佘所长打开开关,“好了,这就是一个简单的通上电的线圈,大家看,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大家知道,超导体的一个重要特性,就是完全抗磁性,磁力线是无法穿透超导体的”,王一男示意李文静从桌子底下拿出保温壶,打开壶盖,一缕雾气冒了出来,“提醒大家一下,这不是液氮”,王一男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他这么一说不打紧,吃瓜群众们彻底不淡定了,“what”,托马斯大喊一声,“没错,他说这不是液氮”,程潜好像早有思想准备,亚瑟在胸口画了个十字,“万能的主啊,看起来东方的异教徒,居然要夺走你的荣光”,而在太阳国,几个不太坚定的科学家,已经开始在脑海中幻想切腹的惨状了。

    “这是干冰甲醇浴液,我亲自配置的,冷却温度在零下60到零下70摄氏度之间”,科学院低温所的佘所长补充到。

    会议厅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之前太阳国的记录是零下132摄氏度,这一下子就把临界温度提升了70摄氏度,而且从液氮温区到干冰温区,所带来的成本降低,以及应用范围的扩大,更是数字无法衡量的。

    王一男把话筒拿开,小声对李文静说,“你来完成最后一步吧,代表你父亲,这是属于他的荣耀时刻”。

    李文静重重的点点头,在王一男大声说出“让我们见证新的时代吧”的同时,将保温壶里面的干冰甲醇浴液倒入容器。

    透明的浴液在腾腾的雾气中,淹没了永磁体,金属支架,还有那个小小的线圈。

    电视台的镜头全都对准了实验桌上,那个小小的容器。

    这一刻,整个蓝星都屏住了呼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