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五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

时间:2017-11-28作者:哥德尔系统

    chaos,学名混沌,意思是无序和混乱,但是按照现代科学的观点,chaos的意思应该是混乱中隐藏的秩序,是一门崭新的科学。

    按照混沌学的观点,在大西洋那一边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将有可能导致太平洋上的一场飓风,飓风这种极度有序的自组织自然现象的形成,可以理解成一个典型无序中产生有序的过程。

    王一男和李文静所掀起这场风暴,起源于大米国的普林斯顿,对,就是程潜和托马斯所在的普林斯顿。

    《数学年刊》最早是由哈佛大学出版,1911年随着普林斯顿成为世界数学中心也迁移到普利斯顿出版,当然后来华国也搞了个数学年刊,所以一般华国都把普林斯顿的这个杂志,叫做《米国数学年刊》。

    在n京,n大的陈黔江教授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各种数学期刊。作为年轻有为的中青年数学家,陈黔江还是在sci影响因子很不错的几家数学期刊上发表过文章,其中还有几家英文刊物,他也因此被n大数学系当成重点培养对象,评上博士生导师也就是这两年的事。

    按照惯例,今天最新一期的《米国数学年刊》应该送到数学系图书馆,陈黔江一早就来到系图书馆,这是他几年来雷打不动的习惯,“只有了解最前沿的数学动态,才有可能做出最前沿的成果”,这是他经常提醒自己的座右铭。

    十点多钟,从大洋彼岸坐飞机过来的两本《米国数学年刊》准点到达n大数学系图书馆,现在学校都有钱了,也不需要再干影印这种丢脸的事情,这种顶级的期刊,不要说学校了,系里面都订阅了不止一本。

    这期《米国数学年刊》的封面,是一个三维空间的莫比乌斯结构,《卡拉比-丘流形应用于计算异构色空间群的本征属性》,这个题目的信息量很大,陈黔江教授有点晕,好像从来没有人在这个方向尝试过,提出一种新的本征属性,这是要开宗立派的架势啊。

    再一看文章的作者,第一共同作者是wenjing li 和 yinan wang,一看就是华国人的名字,而且是从来没见过的华国人名字,第三作者倒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丘成桐。大名鼎鼎的丘先生居然只是第三作者,陈黔江教授更晕了,这两位是哪里来的大神啊。

    等等,这个wenjing li 怎么这么熟悉呢,文静李,李文静?陈黔江突然想起几年前自己带过的一届本科生,有一个才华横溢的女生也叫这个名字,当时自己还花了很大功夫,想说服她来读自己的研究生,但是没有成功,听说她毕业后去了帝都的一个研究所?

    摇摇头,陈黔江扔掉自己这不切实际的幻想,这种顶级的数学成果,怎么可能是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本科生能够完成的,一定是同名同姓的巧合,丘先生什么时候在港岛大学收了这么厉害的学生,怎么之前一点迹象都没有啊。

    在封面这个浪出天际的题目下面,《使用局部纤维丛方法计算异构色空间群的本征属性》,好嘛,第二个浪出天际的题目紧随其后,这一次署名作者的身份不用乱猜了,蓝星人都知道的陶教授和yinan wang是第一共同作者。

    匆匆看了一遍这两篇论文,陈黔江就感觉两个字,难,牛。难就不说了,各种数学工具的使用,让人看的心惊肉跳,比看好莱坞大片还刺激,牛也不用说了,光看懂10%的内容,陈黔江觉得自己已经超频到200%。

    不过,这就是大牛所开辟的一片不毛之地啊,陈黔江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这中间有太多的工作可以做,比如说,增加一种颜色,减少一种颜色,或者把里面的一些从来没见诸报道的数学工具应用到新的领域,做成其中任何一件,妥妥就是一篇顶级论文啊。

    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陈黔江让助理泡好咖啡,“嗯,看起来要闭关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同样的故事,在华国各家大学和研究机构不约而同的发生着,当然,更多的人在猜测,这个wenjing li 和 yinan wang是何方神圣,一些动作麻溜的大学,已经把聘书准备好了,还有一些跟丘先生相熟的人,想方设法联系丘先生,询问这两位新晋大神的信息。

    杂志出版的当天,程潜就知道了消息。他安排人专门关注王一男和李文静的消息,不过在《米国数学年刊》看到这样署名的两篇论文,负责监视的人还在疑惑是不是同名同姓的时候。程潜第一时间的直觉就告诉自己,王一男和李文静出手了。

    以他们一贯的风格来看,这两篇论文只是暴风雨的前奏而已。程潜第一时间去了史密斯糖果店,史密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再次前往华国的委托,“不不不,这不是美刀的问题”,

    ”你太小看华国的有关部门了,我们现在在大米国,他们鞭长莫及,呃,事实上不是鞭长莫及,我们在牛约的机构应该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也就是说,你这次过来也在他们的视线中”,

    “放心,在牛约他们应该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但是再去华国,别逗了,我敢打赌只要一踏上华国的土地,你我就会被请去喝茶的”。

    史密斯不肯再去冒险,程潜只好再寻找别的侦探机构,但是这都需要时间,他万万没想到,这场风暴发展的会如此猛烈。

    而史密斯糖果店,送走了程潜之后,史密斯立刻拨通了亚瑟的电话,“《数学年刊》上最新的两篇封面论文看了吗”,

    “已经注意到了,我正让人核实作者是不是我们要关注的那两个人”,亚瑟说,

    “程潜刚从我这里离开,他确信文章的作者就是我们关注的那两个人”,史密斯说,

    “问题是他们是做高温超导研究的,突然在这么艰深的数学领域发表论文,是什么原因呢”,亚瑟陷入长时间,难以确定的疑惑之中。

    跟他一样陷入疑惑的,还有程潜和托马斯教授,看起来这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领域,当然,要是说王一男和李文静脑子抽风了,转行做数学家,连最荒诞的编剧,都不敢写出这样的剧本吧。

    除了一直盯着王一男的程潜、托马斯和守护者联盟,蓝星上其他的超导研究机构,还在为提升1k的临界温度绞尽脑汁,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代表一个时代,崭新的高温超导列车,已经在王一男和李文静的驾驶下呼啸而来,很快就会将他们碾碎,再呼啸而去。

    当然,王一男也没让他们等太久。

    在数学论文刊登后的第三天,帝都大学发表声明,帝都大学-容与公司低温物理联合实验室,在帝都大学特聘教授王一男、李文静的领导下,取得了重大研究成果,将在帝都时间第二天下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整个蓝星宣布(考虑到全球直播的时差因素,王一男特地将时间改在下午)。

    在钱中华和邓若烟的努力下,华国几乎所有排的上号的媒体都会出席,同时华国电视台国际频道将向整个蓝星全程直播新闻发布会。

    丘先生和陶教授将作为特邀嘉宾参加新闻发布会。

    华国科学院,物理所,以及国内知名大学物理系教授们,当然还有院士们都受到了邀请。

    王一男一向是比较低调的,有周慧这个前车之鉴,聚光灯下的生活,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适应的。但是既然决定把动静弄大,那就可了劲往大里弄呗。毕竟王一男还奉行一个准则,那就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绝”。既然要让程潜和托马斯死了剽窃的心,王一男不介意多请点人,往棺材板上多钉几颗钉子。

    为了更好的演示效果,在容与公司的实验室,经过大伙的努力,新的钛钙铜氧超导材料被制备成线材,并绕制出一个线圈,能找到的磁性最强的永磁体也准备好。

    当然,帝都大学不可能那么孟浪的压上自己的名声,在发布声明之前,帝都大学低温物理实验室牵头,还邀请了华国科学院的专家对王一男和李文静的理论以及所制备的超导材料进行了内部评审。

    科学是不会骗人的,虽然对于w-l pair 理论,与会的各路专家,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毕竟所涉及的数学难度,甚至超过了量子色动力学所依赖的杨-米尔斯场。

    这跟当年广义相对论提出来的时候的情况一模一样,非欧几何、张量代数远远超出了当时普遍的数学水平,当记者问爱丁顿爵士,“据说整个世界只有三个人懂广义相对论”,爱丁顿沉默良久,然后说,“我还是没想到,那第三个人是谁”。

    但是w-l理论能够预言新的超导体,并且在实验中证实了这个预言,这就足够了,对于科学共同体来说,剽窃、排挤、毕竟是非主流,共同探索大自然的奥秘,对于绝大多数科学家来说,是最大、最终的动机。

    评审会上,看到干冰甲醇浴液下的线圈表现出完全抗磁性的时候,虽然n大物理系主任,已经把之前排挤李诗尧那帮混蛋咒骂了一百遍,小小的会议室还是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各路认识不认识的教授、研究院甚至还有院士,纷纷主动上来跟王一男和李文静握手,或者拥抱。

    看着同样激动,甚至有点哽咽的李文静,

    王一男充满激情的对着她大喊,”明天,让我们一起震惊世界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