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四章 风暴前夕

时间:2017-11-28作者:哥德尔系统

    看着王一男和李文静已经做好了试验的准备,赵教授对林校长说,“要不咱们去看看”,

    “行,不看广告看疗效”,林校长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不就知道了”。

    一行人围在茶几边,林校长和刘主任靠的最近,大伙的目光,都盯着容器里面那小小的一片“金条”,王一男指着“金条”介绍说,“这就是根据我们理论预言,制备出来的钛钙铜氧化物”,

    他指着万用表电阻档的指针,“目前的电阻是63微欧姆,跟我们理论预期是符合的”,

    拎着保温壶,王一男打开盖子,准备将冷却浴液倒入容器,“等等”,刘主任说话了,他可是低温物理的专家,林校长没发现其中的玄机,可瞒不过他的眼睛。

    他从王一男手里拿过保温壶,”这不是液氮,液氮不会这么稳定“,挥手扇了一点雾气在鼻子边,刘主任闻了闻,刚挥了一半的手停在空中,好像被施加了定身法一样,“这是。。。”,刘主任的声音也在发抖。

    王一男把保温壶拿回来,“跟你想的一样,这就是干冰甲醇浴液”。

    这次林校长也不淡定了,干冰温区,这可是一下子将世界记录提高到210k以上啊,可以预言新超导材料的理论突破,还有另外一个档次的临界温度世界纪录,任何一项都是吓死人的成果,更何况是两样一起,林校长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天上掉这个馅饼的含金量。

    这哪是馅饼啊,这分明掉的就是金元宝,是大的无可描述的政绩啊。

    没等相关人等抒发完感情,王一男很干脆的将干冰甲醇浴液倒入容器中,这回指针连摆动都省了,一下子跳到零,然后死死的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虽然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过实际看到电阻为零的超导现象发生的时候,林校长还是感觉到有些呼吸急促,刘主任的表现更是不堪,只知道一个劲的搓手,嘴里还语无伦次,不知道念叨些什么。

    会客厅陷入一阵长久的沉默,直到被急促的脚步声打断,干练的校长秘书走了进来,“已经十五分钟,林校长您该去机场了”。

    秘书的话把林校长的思绪从莫名的远方拉了回来,“刚才是不是想到我做了教育部长?”,林校长摇摇头,驱散了心中这不靠谱的幻想,不过,当自己身上,增加一个《首位华国诺贝尔奖得主,在林xx的领导下诞生在帝都大学》这样的增益状态,教育部长,好像也不是多不靠谱的幻想啊。

    “让该死的机场一边呆着去”,林校长说,

    “把我的票退了,让孙副校长去吧,不行,孙副校长等下也必须过来参加讨论”,

    “那这次回访就让教导主任带队吧,给他全权,让他自己搞定就行了,校领导估计都去不了”。

    可怜的秘书有点晕,这都什么情况,“这是早就定好的同等规格回访,您不去就已经很不合适了,校领导一个都不去的话,别人会认为我们太怠慢了”,尽职的秘书,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尽可能取得对方的谅解吧,等这边事情结束了,我专门过去赔罪”,林校长说,跟搞定王一男和李文静比起来,那个旱季稻大学算个球啊,就算是哈佛,普林斯顿,那也得靠边站,不信你问问普林斯顿,能把诺贝尔奖级别成果,让给帝都大学不。

    “另外,通知所有在帝都的学校领导,立刻到我办公室来”。

    林校长转身面对着王一男和李文静,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说说你们的条件吧”。

    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件事就是纯粹的卖方市场,讨价还价完全没有必要,王一男只要愿意,拿着成果到任何一家够分量的研究机构,都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既然今天王一男通过赵教授找到帝都大学,就说明他跟帝都大学是很有诚意合作的,林校长很聪明的摆出一副你随便宰的姿态,只希望王一男下刀不要太狠。

    “实验室挂上容与公司-帝都大学联合实验室的牌子,在帝都大学有正式编制”,王一男说,

    这是题中应有之义,没有编制凭什么署名啊,林校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必须要快,最好今天就能有文件下来,至少要在我们论文寄出之前”,王一男补充说,

    知道其中厉害,林校长点点头,“今天再晚也要把文件弄出来”。

    “我跟李文静,总要给个学校的职称吧,不然署名也不好解释”,王一男说,

    “两个特聘教授,正职,这是在学校权限内的,我们最快速度搞定,博士生导师我们会报到国家学术委员会,可能还需要时间批准”,这方面,林校长还是很大方的。

    “一旦有了什么学术纠纷,学校要站在我们这边”,

    “只要你们保证是自己的原创成果,我现在就能保证,帝都大学是你们坚强的后盾,虽然不是哈佛或者普林斯顿,咱们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随随便便就能欺负的”。

    “还有就是超导材料的专利权和其他商业产权完全属于容与公司,论文的署名权归属双方的联合实验室”,王一男说,

    这个也是预料之中的,本来也没指望会拿到商业化的收益,林校长很爽快的答应了。

    王一男松了口气,“其他的都是小事了,一个就是我们实验室里面有几个想走学术路线的研究员,副教授或者讲师的职称总要给人家,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希望这个实验室,帝都大学最好派赵教授代表学校参与”。

    “完全没问题”,林校长全盘答应下来。

    条件比林校长预期的要宽松太多了,王一男甚至都没有提到学校对实验室的投入问题,林校长已经做好了把今年头几个月的科研经费,砸一半给这个联合实验室的的准备,不就是十几个亿软妹币吗,买一个诺贝尔奖的可能性,划得来。

    王一男要是知道他只要一开口,十几个亿软妹币就到手了,会不会找个地方偷偷的哭出来?

    “对了,李文静的专长是数学,如果是特聘教授的话,最好是数学系的”,王一男突然想到,

    纳尼,这回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李文静,王一男没说话,也看着李文静,好吧,作为合作伙伴,李文静也知道自己的存在感太低,王一男这是提醒她该高调的时候一定要高调呢。

    “我们在计算晶格频率的时候,提出了一种新的空间群分析和计算方法,我跟一男还有丘先生共同完成了一篇开创性的拓扑流形论文”,

    “应该会在本月的《数学年刊》刊登,很快大家就能看到”,

    “这个数学理论是新的超导理论的核心”,王一男接着补充。

    大伙这才开始重视王一男的这位合作者,在座的都是行家,如果没有数学工具,只是单纯的提出物理理论,那叫猜想,甚至说的更不好听点,仅仅提出猜想,但是没有任何可以检验的结果,那叫“民科”。

    “我的想法是,咱们这边该做的事情做完之后,开一个记者发布会”,王一男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先把声势造出去,影响越大越好”,

    虽然不是很明白王一男为什么那么强调声势,不过对帝都大学来说,这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林校长完全没有反对的理由。

    大伙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在帝都的各路校领导,陆陆续续来到林校长的办公室,所有人都一头雾水,还有些知道林校长今天出访的,更是纳闷,按道理,林校长这时候已经在天上飞啊飞的了,我是不是接到了一个假通知哦。

    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林校长秘书过来小声说了几句,林校长起身回自己办公室开会,“赵教授,你帮忙招待一下两位,刘主任你先跟我来”,

    “放心,做学术的人,应该脑子都不会有问题的,你们等着签字就行了”。

    在林校长办公室,各路头头脑脑来了一堆,当然主要是理学院的。林校长把情况介绍了一下,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成果是不是可信,“我亲眼看到他们做的试验,不会有假”,林校长说,

    “何况,除非是疯了,他们也不会在这种容易戳穿的事情上做假”。

    “当然,在对外召开发布会之前,我们内部肯定需要对成果进行详细评估,这也是正常的程序嘛”。

    “联合实验室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没看到有关这个实验室的经费方面的资料”,负责学校财务的副校长,翻看着林校长刚整理出来的简单合作要点,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他们没有提,我刚才专门问了赵教授”,物理系的刘主任站起来回答了这个问题,

    “王一男他们公司去年的净利润超过一个亿软妹币,应该是不缺钱的”。

    “那就按照联合实验室的最高标准列入预算吧,咱们不能占这个便宜”,林校长拍板了。

    不过在特聘教授的问题上,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在论资排辈盛行的高校里面,对于两个连研究生都没读过的本科生,能成为帝都大学的正职教授,反对的意见还是很强大的。

    当然,支持的意见也很强大,两个教授换诺贝尔级别的成果,简直太划算了。

    两方争执不下,办公室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就差拍桌子砸板凳了,当然在座的都是斯文人,等闲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等到正反两派的意见都说完了,说充分了,林校长站了起来,

    敲了敲烟板,好吧,以后办公室不装块超大的烟板,你都不好意思出来装x,“别吵了”,林校长说,

    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的莫名湖,“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是什么地方”,

    “一百年前,蔡公在这里,写下了‘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校训,他请来了陈寅恪做教授,我记得陈先生,好像是高中毕业吧”。

    “还有后来的胡校长,他当教授的时候,好像比王一男还年轻吧”,

    “还有沈从文,似乎只是小学毕业?”

    好嘛,蔡公,胡校长都拿出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反对派立刻偃旗息鼓,举白旗投降。

    于是提议全票通过,接下来就是走程序,文字工作了。

    王一男签完一堆文件就闪人,尘埃落定,风暴已经酝酿完毕。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目不暇接,让全世界都睁大了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