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三章 忙碌的林校长

时间:2017-11-28作者:哥德尔系统

    李文静用干冰甲醇溶剂将那一片薄薄的钛钙铜氧化物淹没,没有任何悬念的,万用表上表示电阻的指针在抖动了几下之后,停在零的位置一动不动。

    实验室里静悄悄的,赵教授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目前报道最高的临界温度是太阳国科学家的140k,而王一男他们一下子将这个温度提高到干冰温区,也就是至少210k以上。

    更可怕的是,刚才王一男说啥来着,他们是先有理论,再制造的材料?传统的库柏对,也就是bcs超导理论只能解释40k以下的超导材料,对于铜系氧化物,目前还没有得到普遍认可的理论,如果王一男他们的的理论能够预言新的超导材料,并计算出临界温度,那么可以认为他们已经完全攻克了铜系氧化物超导理论。

    对于物理学来说,理论从提出到得到广泛认可一般有两个层次,当一个理论能够很好的解释现有的试验现象和数据的时候,科学家会认为这个理论有很大可能性是正确的,不过需要更多的检验,但是如果有一天,一个理论能够预言一种人们还没有发现过试验现象的时候,一旦实验验证了理论的预言,那么,绝大多数科学家立刻会承认这个理论的正确性。

    狭义相对论能够很好的解释很多实验现象,但是诺贝尔奖并没有因此颁发给老爱,因为诺奖委员会认为理论还需要更多的检验,但是当爱丁顿爵士冲洗出来的底片上,出现广义相对论所预言的,被太阳所偏转星光的时候,老爱立刻封神,这就是预言和解释的区别了。

    赵教授也是留过洋,见过大世面的人,干冰温区的超导材料虽然惊人,还在理智可以接受的正常范围,但是出现可以预言铜系氧化物,甚至是任何晶体超导现象的理论,这才是令人震惊的,这下子可把老教授真吓坏了。

    “超导材料的制备可以重复吧”,

    “当然,我们实验室还在继续规范和整理流程,详细的论文很快就能看到”,

    “你们提出了新的超导理论?”,

    “当然,我们提出了晶格频率的概念,预言了一系列超导体的存在,并计算出它们的临界温度,这些都在实验中证实了”,王一男点点头,

    “详细的论文也在准备,你应该也能很快看到了”。

    作为一名严谨的科学家,赵教授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问了一大堆问题,直到再没有疑惑之后,才对王一男和李文静说,”恭喜你们啊,老李总算是后继有人了“,

    ”对了,这么大的成果还没发表就来找我,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所以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王一男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你知道毕业之后,我就开了个公司,一直自己干,李文静去年从研究所出来之后,也在我那里”,

    “容与公司是民营企业,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没娘的孩子”,

    “我就想啊,论文里面单位那一栏就写个容与公司好像有点苍白,人家都是某某研究院或者某某大学实验室,正好跟你关系不错,就想着能不能来帝都大学弄个兼职,这样的话,署名作者的时候,也好看点是不是”。

    王一男说得很含蓄,但是赵教授立刻明白了王一男的意思,他倒没有往剽窃的方向去想,毕竟这个还是很少见的,只是简单的认为王一男是担心没有后台,文章在审核和发表的时候会遇到麻烦。

    而按照惯例,论文里面都会有所属研究单位的名字,这是把研究所属单位的署名权卖给帝都大学呢,价码嘛,就是给王一男他们撑腰啊,与人钱财,为人消灾,既然是帝都大学的联合实验室,有人要是质疑论文的时候,整个帝都大学那是一定要力挺的。

    赵教授根本没去考虑学校会不会答应,只有脑子坏掉的校领导,才会拒绝这样送上门来的好事,华国多少大学和研究机构,多少院士,每年多少研究经费开销出去,获得的诺贝尔奖数目是多少呢?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刺眼的零,当然,奖不算。

    现在一个诺贝尔奖级别的成果送上门来,条件仅仅是两个兼职教授,不要说兼职了,只要符合条件,两个博导的头衔,赵教授敢打赌,帝都大学一定不会舍不得的。

    就算帝都大学不舍得,凡是自认有点资历的名牌大学,一定会抢破头的把能送的头衔拼命送出去。

    赵教授自己也不会吃亏,王一男找到他来联系校方,意思已经很清楚,就是说,这个联合实验室,学校那边的联系人就是赵教授了,有这个超级牛x实验室的头衔,以后赵教授和他的学生发文章,简直太容易了。

    想明白这些关节,赵教授拍了拍王一男的肩膀,一连说了三个好,“好,好,好,知恩图报,很有古风啊,老李没看错你”

    “你跟物理系主任关系如何?”没头没脑的,王一男问了一句。

    “关系挺不错的,刘主任平时也挺照顾我的”,赵教授回答,

    “那咱们在去校长办公室的时候,最好把他叫上”,王一男提醒了一句,

    “哎呀,对,差点忘记了”,赵教授拍了拍脑袋,“小伙子不错,思路很清晰”。王一男的意思很明显,要是系主任跟赵教授不对路,那就该干嘛干嘛去,现在挺对路的,那去领功的时候捎带上,以后准有好处。

    赵教授也没耽误,看起来他跟系主任的关系确实不错,直接就带着王一男和李文静带着家伙,当然这次多了一个万用表,冲到物理系刘主任的办公室,干冰甲醇已经不多了,就没给他做演示,不过当赵教授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之后,虽然很难以置信,刘主任也没怀疑赵教授所说的话。

    在这种容易戳穿的事情上,赵教授就算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造假啊,否则今天之后,他就可以永远离开华国的学术圈了。

    于是一行人一边在系主任办公室聊天,一边等着校长的十分钟时间,系主任不愧是政工干部出身,很快就把王一男和李文静的背景摸得清清楚楚,还顺便发出了热情的邀请,特批两个正牌教授,不用帝都大学出面了,我们物理系还是有这个权限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赵教授的电话响了,是校长秘书,“跟港岛客人的会面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就结束了”,

    “你现在过来吧,校长中午要去机场,出发之前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校长办公室,帝都大学校办公楼跟物理系办公楼一样,也是那种特古老的建筑,厚厚的砖墙,仿佛在无言的诉说历史的沧桑,校长秘书安排他们在一个挺大的会客厅等候,会客厅的墙上,挂满了历届杰出校友的照片,甚至是画像。

    这帮客人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王一男和李文静的照片也挂了上去。

    秘书再次强调了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就回身走了出去,没多久,她就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中年男子戴着眼镜,西装革履的,不太像华国最高学府的校长,反而更像一个成功的商人。

    中年男子跟着秘书走进来,一边解开系得整整齐齐的领带,一边说,“今天有外事活动,非得穿正装,真难受”,取下领带之后,林校长总算有了点学术机构带头人的样子。抬眼看见会客室里一屋子人,林校长明显被吓了一跳,肯定他原以为就赵教授一个人来着。

    暗暗皱了皱眉头,林校长有些不快,本来以为赵教授是有什么私事让自己帮忙,看在几十年老教授的份上,小事也就顺手替他办了,现在整这么多人过来,明摆着只能公事公办。

    “刘主任也来了,老赵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这两位年轻人是。。。”,明显他不认识王一男和李文静。

    “事情还是老赵来说,我就是来做个见证的”,刘主任很明白现在能呆在这里,算是自己平时对赵教授不错的善报,否则人家干嘛带着他,能跟着露个面就很满足了,他自觉的把舞台让给赵教授。

    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赵教授点点头,“这两位是n大物理系毕业的王一男和李文静,自己在帝都开了一个实验室,有了一些最新的研究成果,由于是民营的研究结构,没有学术单位的背书,所以想跟帝都大学合作”。

    征得林校长的同意,他示意王一男和李文静在一边的茶几上开始搭建实验环境。

    “林校长知道最近的高温超导研究竞赛吧”,赵教授说,

    “当然,我前两天还看过文献,目前领先的好像是太阳国的140k临界温度吧”,林校长好歹是化学系的院士出生,对高温超导一点都不陌生。

    “那我就不用浪费时间介绍背景材料了”,赵教授指了指王一楠和李文静,“他们两位提出一种新的理论,不但可以解释铜系氧化物的超导实验结果,甚至可以预言新超导体的存在,并且计算出它们的临界温度”,

    “等等,我没听错吧,铜系氧化物,那就不是简单的扩展bcs理论了”,林校长的学术水平也不是盖的,要不怎么能在帝都大学当这么多年校长呢,

    “对,新的非bcs理论,适用于铜系氧化物和任何晶体”,赵教授确认,

    “不是唯象理论吧”,事关重大,虽然觉得多半不可能,林校长还是问到,

    “不是,从晶格层面理论计算的结果,具体理论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很难很难,数学工具是在丘老和ucla陶教授帮助下才完成的”。

    “两位菲尔兹奖得主?”,林校长倒吸了一口气,

    “没错”。

    摘下眼镜,林校长两手的大拇指在太阳穴上按了半天,他摆手制止了想要上来帮忙的秘书,好一会之后,声音有些发颤的开口,

    “你是说这两位提出新的理论,解释了铜系氧化物的超导现象,并且预言了新的超导体的存在”,

    “对,王一男和李文静”,赵教授说,

    林校长念叨了好几遍这两个普通的名字,从这一刻起,这两个名字已经不再普通了。

    “现在,王一男和李文静希望跟帝都大学合作,也就是说,这个成果可以署名帝都大学?”,

    “没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