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九十二章 颤抖吧 凡人

时间:2017-11-28作者:哥德尔系统

    容与公司现在也差不多有小三十号人,大会议室里面塞的满满的,觥筹交错,气氛好不热烈。考虑到王一男之前几次喝酒的不良表现,大伙很明智的没有把主攻方向对准他。

    除了王一男和李文静,最开心的就数钱中华和张琪了,张琪还好说,毕竟当时投资的时候就看好王一男他们团队,而且风险投资嘛,玩的就是一个心跳,今天的成功虽然有些惊喜,好歹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而钱中华就不一样了,当时在最困难的时候投资容与公司,可纯粹是为了交好王一男,几千万软妹币,他已经做好扔水里的准备,没想到居然中了个特等奖,把钱中华乐的,见人就干杯。

    钱老爷子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功夫,半箱老茅就送到了。钱中华给自己倒满,跑到王一男旁边,一定要跟他干一杯,

    “咱们是兄弟不”,钱中华举着杯子不肯放下去,

    “是兄弟,就啥也不说了,干杯”,钱中华是真感激王一男,别的不说,光利用哥百万合作炒股的那家公司,每个月就是几百万美刀的收入,这还是怕动静太大,拼命克制的结果。

    还有布拉格的那条微波线路,在王一男当时住的阿尔奇米斯特温泉酒店旁边,有关部门专门租房子开了家,呃,裁缝店,他们可不像王一男那么嚣张,玩什么借鸡生蛋的把戏,做一个无声的潜伏者,源源不断的获得牙膏厂的内部核心技术资料,已经很满足了。

    为此,钱中华还收获了一个二等功,军衔也提升了一级,在和平年代,二等功已经不得了。反正跟王一男是兄弟,还得帮他擦屁股,钱中华也就心安理得的冒功领赏了。

    话说到这份上,这杯酒王一男不能躲啊,于是一大杯老茅,像一团火一样,就被王一男囫囵吞了下去。钱中华的喝了,张琪的能不喝吗,说起来,张琪还算是王一男的第一个伯乐呢。于是,又一团火下了肚。

    员工来敬酒也就罢了,王一男含混喝点雪碧应付过去,可是李文静啊、邓若烟啊、还有周慧的酒能不喝吗,于是没多久,虽然王一男不是主要目标,也只有趴在桌子上直哼哼的份了。

    李文静应该是在场最开心的人,自从李诗尧郁郁而终之后,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拿回荣誉的希望,老爹的眼光还真是一言难尽啊,虽然收了程潜这么个孽徒,不过王一男这个徒弟还是蛮靠谱的,当然,要是没有边上虎视眈眈的那两个女人就更完美了。

    于是钱中华加上三个女子成为主战场,张琪算半个吧,时不时也凑过去无差别攻击一番,当然,最先倒下的一定是他啦。

    夜已深,毕竟大部分员工都是连续工作了几十个小时,人群陆陆续续的散去。趴在桌上的王一男口干舌燥的醒了过来,会议厅里基本已经空了,只有钱中华和李文静,还有邓若烟三个人还在鏖战。

    王一男感觉身上暖暖的,一点凉意都没有,他随手摸了一下胸前,发现周慧那条很大的带着碎碎花纹的围巾,绕在自己的脖子上,难怪这么暖和呢,起身走到最后的战场,钱中华居然还没喝高,看见他过来,没等王一男问起就主动说,“周慧回去了,我叫老头子的司机送她的,肯定没问题”。

    王一男晃了晃脑袋,李文静抬起头,好像也没事一样,“是不是后悔没好好招待人家啊,就你这酒量,以后还是滴酒不沾的好”。

    “好吧,你们都是大神”,王一男觉得自己弱爆了。

    “张琪呢?”,王一男问,“在那边趴着呢”,钱中华指了指边上一张桌子。

    “既然你们都活着,那我们讨论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吧”,王一男说了一句,然后走到边上,把张琪拽了过来。

    “论文的撰写不是问题”,王一男首先说,

    “之前我们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缺少的数学理论,在即将发表的两篇数学论文中,也有了完整的证明”。

    “我估计顶多两三天功夫,论文就能写好”,李文静也补充到。

    “专利申请的资料早就准备好了,找的是最有名也最贵的国际专利代理公司,昨晚实验成功之后,今天就可以开始申请了”。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论文发表在哪家刊物,还有就是程潜和托马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王一男说,

    “几乎可以肯定,以托马斯和程潜现今在高温超导物理界的地位,任何一家知名的刊物一定会找他作为审稿人之一,驳回论文倒没什么,万一弄出点什么其他的事情,那可就有得麻烦了”,

    “咱们可没有普林斯顿一堆学术大拿的后台,要是再出现一次耶鲁大学的费利格-索曼事件(二十世纪最有名的一起论文抄袭案件),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在座的都是明白人,虽然王一男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不过在这样巨大的荣誉,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巨大利益面前,指望程潜和托马斯之流的道德品质,显然是一种奢望。

    “所以这件事动静弄的越大越好,最好搞得世人皆知,这样托马斯和程潜也就不敢做手脚了”,钱中华说,

    “没有后台,咱们可以制造一个后台出来,我相信为了通讯稿上的一个名字,不管是帝都大学还是水木大学,华国科学院还是其他什么机构都很乐意充当咱们的后台的”,王一男说,

    “帝都大学的赵教授帮了咱们不少忙,也该送个大功劳给他了”。

    “给咱们实验室挂个容与公司-帝都大学联合实验室的牌子,你我弄一个帝都大学兼职教授的职称怎么样?”,

    想到自己父亲当年受到的种种不公待遇,李文静点了点头,“那就便宜帝都大学了”。

    “就这么定了”,王一男说,

    “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我跟李文静去帝都大学找赵教授,一定要见到帝都大学的校长,如果校长不在的话,至少也是常务副校长才行”,

    “钱中华,还有邓若烟,媒体的事情你们费心了,等到帝都大学的事情一搞定,立刻安排一场新闻发布会,动静越大越好”,

    “放心,这种诺贝尔奖级别的科学突破,《新闻联播》来个三五分钟是最低规格了”,钱中华说,

    “低调做人的时候过去了,接下来,大家做好出门面对一群狗仔队的准备吧”,王一男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悲哀的想,以后要想去泡妹子,戴帽子和大墨镜的,就该是自己了。

    王一男没有回家,就在实验室里看着那块“金条”,围着周慧的碎花大围巾,迷糊了半晚上,反正这个时候,回去也睡不着,还不如在实验室看着“金条”乐呢。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王一男就爬了起来,自己动手,配好了干冰甲醇浴液。

    看着时钟指向七点,王一男拨通了帝都大学赵教授的电话,

    “赵教授啊,起来没有”,

    “早起来了,年纪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倒是你,今天这么早起来,肯定有什么事”。

    “当然是好事,你给我介绍的董志还有罗小音都非常棒,还有刚去的几个实习生,也不错,怎么着也要好好报答你啊”,王一男说,

    “对了,你今天能约一下校长吗”,

    “哪一位校长?”,赵教授问,

    “当然是一把手啦,你放心,绝对是好事,给你送大功劳了”。(学校里资深的教授地位很高的,一般而言他们想见校长,十之八九校长都会给这个面子)。

    “具体什么事情电话里面不方便说,我等下直接来学校找你,反正你尽快约上校长就行了,绝对是大好事”。

    王一男刚把电话放下,就听见汽车声音,不一会李文静就走了进来,这个晚上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远在大洋彼岸的程潜和托马斯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否则不管花多大代价,也要让鬓狗再跑一趟啊。

    当然,这次就算鬓狗长了翅膀,面临一个营的驻军,还有一排排hq防空导弹,估计也会束手无策吧。

    王一男驱车来到帝都大学,他和李文静走进校园的时候,刚好赶上学生上课时间,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刚离开大学还没几年的两只妖怪,不禁回忆起自己的校园年华,仿佛就在昨天,又仿佛恍若隔世,人生还真是奇妙。

    帝都大学物理系也是校园里最古老的建筑之一,距今也有一百年的历史了吧,厚重的沧桑感觉扑面而来,“好吧,让我们最新的研究成果,为这栋百年建筑增添最新的荣光,好像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王一男这么想着,给自己孩子硬找个教父的别扭心情立刻好了许多。

    王一男拿着装有“金条”的容器,李文静拎着装满干冰甲醛浴液的保温壶,两人像走亲戚一样,迈进赵教授的办公室。赵教授的办公室也是他的实验室,时间还早,学生都还在上基础课,实验室只有赵教授一个人在。

    正好省的赶人了,看见王一男和李文静走了进来,“我刚给校长办公室打了电话,校长确实在,不过今天特别忙,在会议间歇给了我十分钟的时间”,赵教授说,

    “一会时间确定了,会通知我过去的,希望你的事情值得这十分钟时间”,

    “放心,只要你们校长不是草包,见了我们之后,他不会再有开会的心思”,王一男信心满满。

    “好吧,现在总该告诉我,有什么好事了吧”。

    “你这有万用表吧“,王一男问,

    “这不废话吗,跑到物理系实验室问有没有万用表”,赵教授随手一指,“你要多高精度,多少测量范围的,随便挑一个”。

    王一男找了一个看起来最高档的,“我这里可没有事先准备液氮啊”,赵教授说,俺也是见过世面的,不就是液氮温区超导体吗,你王一男还能弄出啥幺蛾子来。

    “不用”,王一男神秘的笑了笑,取出容器,拿掉里面填充的泡沫,然后将两个鸭嘴钳一端连到万用表的端子上,另一端钳住钛钙铜氧化物薄片,拨动万用表的电阻测量开关,显示62微欧姆,“嗯,一切正常”,王一男说,

    李文静把保温壶拎了过来,打开盖子,一点点雾气冒了出来,“这是什么”,赵教授问,

    “反正比液氮要暖和多了”,跟王一男呆的时间太久,李文静也学坏了。

    “不会是干冰甲醛吧”,赵教授当年在超导最热的时候,也是做过一段时间的烧瓷工,对于这些基本的低温浴液还是很熟悉。

    “不错嘛,如你所想,这就是干冰甲醛”,王一男说,

    李文静正准备往容器里面倒入浴液,赵教授一把抓住她的手,”你等等,让我缓缓”,

    “你们难道真的弄出干冰温区的超导体了?”,

    “我们走得比你最大胆的想象还要远的多”,王一男很是装x的说,

    “我们从理论上预言了这种超导体,并且把它弄出来了”,

    “现在,颤抖吧,凡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