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八十五章 天涯之远

时间:2017-11-17作者:哥德尔系统

    共振是自然界一种非常普遍的物理现象,18世纪中叶,法国昂热市一座102米长的大桥上有一队士兵经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当他们在指挥官的口令下迈着整齐的步伐过桥时,桥梁突然断裂,造成226名官兵和行人丧生。桥梁断裂的原因就是共振,因为大队士兵迈正步走的频率正好与大桥的固有频率一致,强烈的共振导致了桥梁内部结构的破坏,直至断裂。王一男和李文静做的基本假设就是,晶格本身也有自己的固有频率,当-l par 的本征频率和晶格的固有频率满足一个特定公式的时候,也会发生某种类似共振的物理现象,其结果就是电阻消失了。王一男和李文静使用一个基本的点阵群来表示铜系氧化物的晶格结构,他们创造性的提出了一个双空间群,其中一个空间群是氧原子,另外一个空间群是金属原子,对于不同的金属原子,王一男在空间群中间增加了颜色的概念,不同的金属原子具有不同的颜色,这就在数学上,变成了一个色空间群的问题。他们提出的基于拓扑空间流形分析的方法,能够有效的计算氧化铜,甚至钙氧化铜的等效本征频率,从而计算出对应的-l 对,从而预言在什么温度范围可能出现超导迹象,从钙氧化铜的实际实验数据来看,理论和实验的符合程度非常高。然而在两种颜色的色空间群中再增加第三种颜色,难度立刻指数上升,之前的计算方法完全不适用了。但是为了从理论上预言干冰甲醇温区超导材料的结构,这里的计算就是无法回避的,只有通过计算得到新晶格结构的本征频率,理论上预期-l par的产生,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无法辩驳的逻辑链条。因为王一男总不能直接把最终的结构拿出来,然后跟大家说,我们无意中碰巧弄出来了,这样好像有点太假。。。李文静暂时也没招了,她擅长的研究领域,其实更多的在形式化系统上,就是包括哥德尔定理在内的一系列公理逻辑领域,对于拓扑和流形分析,本身也不是很擅长,能做到现在的地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该查的资料已经查的差不多了,继续在图书馆里泡着,好像没啥作用,王一男恋恋不舍的结束自己科研狗生涯,在家结结实实的睡了一整天之后,第二天快到中午,他总算回到公司开始上班。“我去,这是哪里来的难民”,王一男刚走进办公室大门,正在吃饭的陈子豪就发出一声惊叹,闻声赶来公司的员工看着他们的老板都有点发呆,王一男虽然说不上貌似潘安,玉树临风,好歹也是蛮周正的一青年,好好打扮打扮,也还是能拿得出手的。结果在图书馆里泡了两周之后,出关的王一男胡子拉碴,面容憔悴,整个一某洲难民的模样。“咋了,大惊小怪”,王一男抹了一把脸,不就是早上起来忘记刮胡子嘛,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这时候章子枫走过来,打开自己的小化妆包,把化妆镜露出来递给王一男,“自己看吧”。王一男接过来一看,“我去,这个看上去面容憔悴,好像被七八个彪形大汉蹂躏了一整晚的家伙,居然是我?”所以说智力劳动是最耗费体力的,你别看搞科研的人整天坐在办公桌前面不带挪窝,但胖子科学家,还真的就没几个。王一男跟李文静简单碰了一下,交换了目前进展的情况,其他方面的进展都蛮顺利的,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数学上,多色空间群的本征频率,这个题目之前还没有人做过,李文静也在查找相关的数学文献,不过一时半会没什么结果。下午的时间在讨论中很快就过去,还没下班,王一男就被赶回家休息,理由很简单,“有碍公司观瞻”。开车回家的路上,王一男就一直在琢磨,一般来说,碰到一个难题的时候,最好的方法不是正面刚,而是迂回包抄,看看从侧面能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实在没办法迂回的时候,再正面强攻,用时间和脑细胞去堆是最不得以的选择。“侧面,这个问题的侧面是什么呢,多色空间群的微分分析,这是问题的核心,怎么绕开这个难题呢,简单的等价映射的方法肯定不适合这里,因为群论已经是最基础的数学理论了,代数和几何某些方面可以映射和转换,没听说过群论还能转换成什么等价形式的。。。”一路上琢磨的死去活来,王一男觉得脑仁都发疼,磕磕绊绊回到家里,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王一男也懒得出去,就叫了一份外卖,半躺在沙发上,准备啥也不想,做一个简单、颓废的宅男。王一男打开电视,正好在放一个《最强脑瓜》的节目,这次除了人类选手以外,还专门邀请了千度的人工智能参加,好像是比赛人脸识别来着,简单的看了一会,王一男就不屑的撇撇嘴,让人类跟人工智能比赛人脸识别,那不是扯吗。米歌围棋狗狗的出现早就证明了,在这种相对限定的领域,如果所有的信息都是开放的话,人工智能碾压人类是毫无悬念的。如果一个处理器搞不定,那么再加一个就是了,如果一层神经网络不行,那么再加一层就是了,反正最后,人类是必败的。真正要比的,就是非限定领域的一些问题,当然,说到形成感情和个性那也太早了,不知道让人工智能做智商测试题目会怎么样,不要那种编好程序的人工智能,那没意思,要用类似米歌狗蛋或者哥鲲鹏2.0之类的零知识神经网络来弄,肯定很有意思。说起智商,你别说,王一男的智商还真是不低,当年小学的时候刚流行智商测试,王一男可是整个学校里面排名第一的,一百六十多的得分,远远超过一百二十的聪明线。不过,那个大米国的华人,姓什么来的,好像姓陶吧,据说智商超过两百二,那该是一只什么样的妖孽啊。就是不知道老爱的智商是多少,王一男又开始有的没的瞎想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智商测试吧,不过两百应该怎么都没跑。王一男觉得自己好像前段时间大脑超频有点过度,稍微一开动,居然隐隐有些头疼,看起来,是时候放松一下了。好吧,貌似这个时候,需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王一男强忍住给某个女性朋友打电话邀约的冲动,现在不是泡妹子的时候,要想大脑放空,还是需要一个人独处的。天气已经慢慢的暖和了,现在去滑雪显然已经不是时节,北方的春天是单调和灰色的,万物复苏的绿色,要到晚春时节才能看到,也许,是时候去看看大自然了。王一男看看时间,还好不到七点,应该不算太晚,他摸一摸口袋,手机,身份证在钱包里,随手拿上手机充电器,王一男驱车直奔机场。把车停放在机场的停车场,王一男跑到帝都机场航站楼,看了看机场大屏幕的显示,八点半还有一班飞往海亚的航班,不过售票窗口说已经没票了,没关系,王一男知道还有一个候补秘诀。他直奔候补柜台,每趟航班经常会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赶不上登机,所以基本上每家航空公司都会提供候补通道,根据在候补通道登记的顺序,让候补旅客代替没有到的旅客登机,这样可以提高航班的上座率。王一男的运气不错,虽然经济舱已经满座了,但是头等舱有旅客没来及的登机,一个小时之后,王一男已经在万米高空,飞往海亚的787梦想客机上。由于是夜航的航班,没有晚餐供应,王一男才想起自己还叫了外卖的,估计送餐的小伙子正站在自己门外,一脸懵逼的拨打一个已经关机的电话呢,“早知道就送给送餐骑士了”,王一男想。客舱的灯光调得很暗,王一男把座位放倒,躺下开始休息,只是一闭上眼睛,那些该死的数学公式又开始跳出来,在王一男的脑袋里开始跳舞。“好吧,你们牛”,王一男举手投降,好在头等舱是有酒供应的,王一男按下呼叫器,“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海航的空姐果然一个顶一个的年轻漂亮,王一男烦躁的心情,似乎也因为美丽的空姐,平静了不少,“请问你们有什么酒”,王一男问,“啤酒,红酒还有威士忌”,“红酒有哪些“,”波尔多,国产的干红,还有梅洛“,”好吧,给我来一杯梅洛,还有冰块“,王一男叫了一个没听说过的种类,当然还是老土的加冰喝法。”再给我来几块蛋糕吧“,貌似肚子还有点饿。空姐还是第一次看见不带任何行李就登机的头等舱旅客,当然像饿死鬼投胎一样,蛋糕吃完了还要好几次的头等舱旅客也是非常罕见的。王一男心说,我表现的这么有特色,等下机的时候会不会有空姐偷偷塞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有口红写的电话号码啊。好像电影里面都是这么演的,当然,我们可以确信,他是想多了。迷糊之间,飞机很快就在海亚机场着陆了,王一男打开手机,好像还不到十一点,手机上一串快递小哥的未接电话是免不了的,王一男没去管它,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用手机预订了海边最大的五星酒店,当然,海景房是必须的,哥飞了几千公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嘛。一走出机场,一股热带潮湿的气息迎面而来,里面还参杂着植物浓郁的芬芳,王一男深深的吸了口气,这就是生命的气息啊。叫了辆出租,王一男直奔酒店,虽然已近午夜,但是在灯光下,公路两旁茂密的热带植物郁郁葱葱,还是让人心旷神怡。果然,环境的巨大变化还是有奇效,直到在酒店两米八的大床上沉沉入睡,王一男难得没有再想起那些该死的公式,以及更该死的晶格结构。我们可怜的主人公,总算可以做一个好梦了,就是不知道,梦里面会有谁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