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八十四章 咫尺之遥

时间:2017-11-16作者:哥德尔系统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自古以来,“红袖添香夜读书”,就是多少读书人的梦想啊。王一男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种待遇,虽然只有一个短短的下午,只是在帝都大学的图书馆。

    可是作为一个专注合格的科研狗,王一男只能偶尔偷眼看看添香的红袖,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眼前一堆堆的文献上,很小时候,王一男就有这种发狠的特质,男人可以懒,可以各种不靠谱,但是关键时候,一定不能怂。

    周慧静静地坐着,她拿了几本杂志,随手翻开了其中一本,时不时的喵一眼,而更多的时候,周慧是看着王一男全神贯注的对付桌上的一叠叠影印本,顶尖的物理学期刊基本上都是英文的,虽然对于合格的科研狗来说,英文是基本功,不过毕竟没有母语读起来那么轻松,王一男的大脑,必须要长时间超频了。

    王一男摊开一篇综述论文,一行一行的看着,偶尔还念出声来,看到某个特别有价值的段落,还小小的挥挥拳头,轻轻的敲敲桌子,然后仔细的记录下来。碰到特别困难的地方,就好像作者就坐在对面一样,王一男还会跟那个跨越空间和时间,并不存在的人影讨论几句。

    周慧看着王一男皱着眉头,苦苦沉思的样子,不觉有些痴了。

    似乎娱乐圈最会演戏的男人,在这个专注而又充满内涵的男孩身边,都会黯然失色吧。

    当然,老妈的教育还是很有道理的,女孩子这个时候怎么着都应该矜持一点。周慧发了一会花痴之后,跟王一男说晚上有事不能一起吃饭,就先回去了。

    王一男这会正忙的火烧火燎的,没顾得上关注周慧的这点小心思。关于晶体、晶格的唯象理论,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后,发表了非常多的论文,什么是唯象理论呢,顾名思义,就是“唯现象是从”的理论,科学家常常用来总结无法接触,或者无法理解内部机制的一些现象的规律。

    比如说,假如我们从外星人那里拿到一个盒子,这个盒子的外表每天会有不同的颜色和图案,但是人类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法打开这个盒子,于是人们只好针对这些颜色和图案,总结出种种理论,什么三长两短,什么红烟配,什么九浅一深啦,这些,都可以认为是唯象理论了。

    你别说,科学家的直觉还真是可怕,王一男看到不少论文里面,都假设了各种形态电子对的存在,有的是直接对库柏对进行改进,就像李文静的父亲李诗尧做的那样,还有的直接就假设新种类的电子对,有几篇论文里面,王一男甚至还隐约看到w-l对的影子。

    “幸亏回头把这些功课补上”,王一男有些后怕的抹了一把汗水,要不然论文发表出去,别人问起来的时候,一问三不知,那就太可怕了。

    当然,唯象理论和王一男他们基于晶格频率的理论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就好像唯象理论是对盒子外表的颜色和图案进行总结,而王一男他们已经拆开了盒子,告诉大家,因为里面有一个齿轮,是如此这样旋转的,所以每天会有这样的表现。

    从历史文献中,王一男大概找到了最合理的路径,出发点是氧化铜,然后添加钙原子,这个时候,晶格会有不稳定的频率,利用不稳定的晶格频率进行理论模拟计算,王一男推断出在液氮温区,这种晶格将呈现部分超导的迹象。

    与此同时,李文静和其他研究小组的成员,利用哥德尔系统,也计算出使用分子编制技术生产出这种钙铜氧化物的最佳步骤,基本上就是光化学和电化学的那些手段,加上一点常规的有机催化剂。对于撰写论文来说,这已经足够了,总不能要求我们把所有失败的尝试都写上去对不。

    董志负责的使用焙烧技术制备氧化铜项目进展很快,在哥德尔系统的帮助下,通过程序控制高温焙烧设备,可以批量的生产合乎要求的铜原子/氧原子晶格,足够满足进一步实验的需要了,王一男让董志把论文写好,这个全算他的,不过暂时不要发表。

    在图书馆扮演一只勤勤恳恳科研狗的间隙,王一男还和张琪、邓若烟去了一趟棉花市。邓卫国在他老爹的支持下,把凌阳厂的技术骨干几乎一扫而空,在棉花市和蜀都中间,有一个德市,当地政府听说有这么一个牛x的厂要建在这里,高兴的不行,政策,土地啥的,要什么有什么。

    五通一平就不说,建好的厂房直接拿过去就能用,王一男他们过去看了一下很满意,晚上跟当年的袍哥聚会一样,一帮邓卫国的小兄弟、老兄弟把王一男放翻,大伙就是一家人啦。

    精密设备生产公司的事情,王一男作为一个吉祥物,只要晚上在酒桌上被放翻,作用基本上就起到了,有张琪和邓若烟,当然还有邓卫国父子俩,就不需要王一男再费心了,根据邓卫国的估计,用不了一个月,新的厂子就可以开工。

    接下来,项目组兵分两路,其中一路是董志带头,还有罗小音和一帮实习的学生,在焙烧出来的氧化铜基础之上,通过分子编制技术,增加钙原子,形成钙铜氧化物晶体,然后在实验中,观测这种晶体是否会在液氮温区出现超导的迹象。

    另外一路,就是王一男自己了,他需要在钙铜氧化物的基础上,继续添加钛原子,从理论上计算出稳定的晶格频率,并利用计算出来的晶格频率,推断出干冰丙酮温区超导现象的存在,这个工作相对前面来说,有一个好处,因为已经超越前人的工作太多,王一男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哥德尔系统这个作弊器。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有实验数据的支持,别人也无法提出怀疑,最多骂一句,“这小子,走了什么狗x运”,当然更有可能的是赞叹一句,“真是天才的想法啊”。

    先不说王一男在图书馆里面冥思苦想,就算有作弊器存在,要从理论上阐明晶格频率怎么会产生w-l pair,并且产生超导现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当年,老爱做出了广义相对性假设之后,又花了足足好几年的功夫,才从非欧几何和张量数学中发展出适用的数学工具,从而推导出引力场方程。

    王一男的数学基础不错,什么群论啊,微分方程啊,泛函分析之类的,还是比较熟练的,不过晶格频率这种东西,涉及到群论和拓扑学的好多概念,好像还必须在高维空间里面,做流形的微分分析,这可就超过他的能力范畴了。

    好在妖怪都是成双成对出现的,李文静这个未来的大数学家,总算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王一男的风头出够了,现在轮到她了,基本的配合模式就是,王一男负责从物理理论中抽象出数学模型,然后李文静对数学模型进行分析或者求解,得到结论。

    如果跟王一男的预期符合,王一男就接着朝这个方向往下走,如果跟王一男的预期不符合,王一男就需要修改自己的模型或者假设,再重新抽象出新的数学模型来交给李文静求解。

    如此在成功和失败中不断反复,直到某一天,理论和实验能完美的符合,一篇完美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论文,就可以诞生了。

    当然,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过程,如果没有哥德尔系统这个作弊器的存在,就算有了晶格频率这个天才的想法,那也得好几十年的努力,从无数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才有可能在杂草丛生的蛮荒之间,发现这条唯一的小径。

    甚至,很有可能王一男和李文静都看不到出成果的那一天,幸运的话,后来者会在论文中提一句,“建立在w-l pair 理论的基础之上”,不幸运的话,他们的工作会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不为人所知。

    当然,有了哥德尔系统就不一样了,已经提前知道目的地的王一男,怎么会让自己成为一路上的风景,别人祭奠的对象呢,所谓出名要趁早,王一男早就给自己预定了大神的位置,目标是星辰大海的男人,怎么可能倒在这个地方。

    几周的时间过去了,在无数次的失败之后,董志带领的研究团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们按照哥德尔系统设计的光化学+电化学步骤,成功的制备出特定结构的钙铜氧化物,并且在略高于额液氮温区的温度上,观测到明显的超导迹象。

    虽然和理论预期的一样,这种迹象是不稳定的,但是实验过程是可以重复的,这就足够了,大牛的拼图上,写下了坚实的一笔。

    但是王一男自己负责的这一路,就没那么顺利了。

    问题出在计算晶格频率上,简单的氧化铜的晶格频率,王一男和李文静给出的理论很简单明晰,加上钙原子之后,通过一系列的数学手段,也能计算出来,并且和实验数据符合得很好。

    但是再增加钛原子之后,之前的数学方法就不适用了,出现了非常多的奇点,也就是无穷大。当然,在哥德尔系统的训练中,肯定也出现了同样的无穷大,只是哥德尔系统神奇的消除了这些无穷大,并得到了最终结果。

    王一男可以使用这些结果,但是对于完整的科学研究来说,他还得告诉大家,自己是怎么消除这些无穷大的。

    王一男恨不得剥开哥德尔系统的外皮,问问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可是作为神经网络,人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层一层的权重数据,你问问米歌下围棋的狗狗,为什么下一手要在这里,它也一样一脸懵圈的看着你。

    “我大脑里面无数的神经元,共同得到了这样的结论,不能理解,那是你们太弱了”,要是哥德尔系统会说话,它一定也会这么说的。

    王一男感觉自己快疯掉了,跨越千山万水,走了几十万光年来到这里,离成功就差那么一小步,估计是个人都会疯的吧。

    咫尺之遥,一水之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