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八十一章 晶格频率

时间:2017-11-13作者:哥德尔系统

    王一男拨通了邓卫国的电话,“邓卫国啊,我是王一男,你知道那个mlgb科技有限公司的事情吗?”,

    “刚刚知道,我正想问你呢,这个公司从哪里冒出来的,咱们的合作怎么办”,邓卫国说,

    “现在厂里面之前闹腾着mbo的一帮人跟他们打得火热,就好像人家明天就会把那些先进技术拿出来一样”,

    “我看他们是脑子坏掉了,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还差不多,还真有那么好心的国际主义战士,不远千里来送温暖?”

    “不管你们信是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别管他们,这就是一根搅屎棍,你老爸怎么说,还有工人们怎么说?”,王一男问到,

    “我老爸也不信,他就一句话,什么时候老外这么好心了”,邓卫国说,“底下工人对于跟谁合作倒无所谓,就是希望尽快定下来,现在这么悬着,大家都没心思做事情”。

    按下免提,让大家都听得见,王一男大声的说,

    “别担心,这是好事”,

    “本来我还发愁,凌阳厂这么大的厂子,就算只有20%的非技术人员,那也是好几百号人,咱们肯定用不了这么多管理人员”,

    “全部开掉,社会影响太大,而且成本也不低,只有慢慢消化了,这还是一桩麻烦事”。

    “现在好了,这是在帮我省成本啊”,王一男咬牙切齿的说。

    “你帮我联系你们车间,还有其他关键车间负责干活的骨干,要那种手上有真功夫的,或者手底下能拉出一票人马的“,

    “换位思考,你就想要是自己出去搞一家精密设备制造厂,需要哪些人,按这个要求准没错”,

    “需要设备什么的,不用替我省钱,能买到最好最贵的,做个预算给我”,

    “我相信这种程度的设备,应该不会涉及到瓦森纳协议,向米国买,欧罗巴买,甚至大米国买都行“,

    “我就不信,就这样还能花得了五千万软妹币?”,

    “人联系的差不多了跟我说一声,我尽快来一趟,咱们就在棉花找个地方,尽快开工”。

    邓卫国在电话里忙不迭的答应了。

    王一男挂掉电话,就听见邓若烟说,“你这是要釜底抽薪啊”。

    王一男摊摊手,“你也看到了,这都是他们逼我的”,

    “放心,你们公司的股份一样留给你,现在不带着那帮人玩,咱们都省钱了”。

    “考验你们演技的时候到了”,王一男对张琪和邓若烟说,

    “不就是装作啥都不知道,继续跟他们谈嘛,这个简单”,张琪说,

    “你刚才说啥了,我怎么什么都没听见?”,张琪的状态也进入的很快。

    看中凌阳厂,是看中了它生产精密设备的能力,可以最快时间将分子编织设备从图纸变成实物,现在被余氏搅屎棍这么一弄,最快速的解决方案,反而变成耗时最久的解决方案了。

    跟邓卫国通完电话,再和邓若烟以及张琪商量了接下来谈判要采取的方针,为了麻痹余光为和他背后的人,谈判还得继续进行,而且最好还要表现的非常着急要达成协议的样子,这方面就看他们演技了。

    王一男召集李文静,以及理论组和超导组的成员,“我们需要修改计划了”,

    “之前的计划,是直接用哥德尔系统设计的分子编织机图纸,得到流水线设备,这样直接就可以通过编制程序,获得理论中的晶格结构了”,

    “这样确实是最佳的方案,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直接得到大量的稳定的材料”,

    “不过现在想来,也有问题”,王一男说,

    “任何科学实验都是建立在海量的失败之上的,没有任何失败的记录,直接得到临界温度如此之高的超导材料,主角光环过于醒目,未免有点开挂的嫌疑”,

    “就好像都没在珠峰大本营休息,直接就拍了两张登顶的照片一样”,

    李文静点点头,“确实,虽然说材料是实打实的,但是没有中间过程,总是不够完美”。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用分子编制技术,流水线生产超导材料,别人没有啊,总不能我们提供流水线设备,让其他实验室去验证吧”,王一男说。

    项目组的同事纷纷点头,这个问题太大了,分子编制流水线设备,这种大杀器怎么能够随便拿出去呢,这可是比极度紫外光刻机更牛的东西,说是国之重器,一点也不为过。

    王一男在白板上写下一个单词,“roadmap(路线图)”,

    “根据前段时间我们对哥德尔系统中间数据的分析,这个路线图是比较合理的”,

    “虽然能找到这么复杂的晶格结构有点科幻,不过配合我们的理论解释,也不算太离谱”,王一男说,

    “何况还可以告诉别人,我们已经省略了十倍于成功尝试的失败次数,你们看到的,只是我们成功的部分”。

    围观群众发出一阵笑声,是啊是啊,我们没日没夜的干,失败了那么多次才找到这条登山的路,发表出来,也太便宜你们了。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刷论文”,王一男敲了敲烟板,

    “这个过程中每一个小阶段的进步,每一个阶段晶格的制备和实验,都可以刷出一篇不错的论文来”。

    董志和罗小音,当然还有赵克勤的眼睛也亮了,论文谁不喜欢啊,w-l pair 是留给两位老板的,我们弄点其他的刷刷,叫兽,啊不对,教授职称甚至院士啥的,也没跑啊。

    “还要感谢姓余的啊,帮我们补足了欠缺的环节,这就叫做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王一男说,

    “哥德尔系统的最终晶格里面,包含了钙,钛,铜和氧四种元素”,

    “从最终形态上看,氧化铜还是晶格构型的基础,而不考虑钙原子和钛原子,铜原子的晶格构型之前的文献有过报道,使用焙烧的技术可以获得”,

    “董志,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一定要保证我们有足够数量的基础晶格构型可用,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哥德尔系统改进一下焙烧的过程,提高效率”,

    “收到,老板”,董志答应了一声。

    “你别太轻松,这个活比较简单,我希望你够尽快搞定之后,能参与后期的工作”,

    “yes,sir”,董志这回大声的答应了,更多的工作,意味着更多的论文啊。

    “在氧化铜的基础上,需要放进去钙原子和钛原子,大概的比例是钙原子2,钛原子1,这一步就必须依赖分子编制技术了”,王一男接着说,

    “具体先钙后钛,还是先钛后钙,还是同步装配更可行,我也不知道,这方面需要研判哥德尔系统的大量中间数据,以及分子编制的程序,这个工作只能我和李文静来做”,

    “罗小音,你的任务很重,就是对我们所制备的中间产物,进行一系列的实验,确定电阻曲线,还有抗磁性测试,主要关注是不是具有超导性,以及临界温度是多少”,

    “必要的时候,可以找学校的研究生来做,我跟b大的赵教授说一声,让他再借几个研究生,不过一定要记住保密,让他们做实验就好,回头我找一下章子枫,让她在公司专门开辟出一个对外的实验室来,以后这种没有经过长时间考验的实习生或者新员工,都在对外实验室工作”。

    “好的”,罗小音答应了一声。

    简单的碰头会结束了,王一男感觉自己像回到当年高考前一样,开足了马力疯跑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某霍伊经过“艰难”的讨论,在王一男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件事的时候,最终选择了对气动外形进行大修的技术方案,在生产车间按照华国版yf23修改气动外形的时候,最初版本的飞控软件也送到了容与公司。

    简单交代孙伟跟某霍伊接口,把中四项目完全交给孙伟之后,王一男就没再关心某霍伊了,他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神奇的“w-l pair”上。

    从量子力学的角度上,“w-l pair”就像一个悖论一样,它明明不应该存在,但是如果哥德尔系统没有犯错误的话(这种可能性很小很小),弥散在铜原子,钙原子,氧原子和钛原子之间的自由或者约束状态的电子概率云,两两之间形成某种神奇的关联。

    它们既在此,又在彼,似乎违反了泡利不相容原理,但是仔细分析,又发现或者是自旋,或者是某种神奇的宇称又各不一样。

    这时候,王一男的物理直觉加上李文静的数学天赋,就好像一把无比锋利的倚天剑一样,从复杂的晶格结构,以及无穷大的迷雾之中,隐隐地发现了一条小路。

    很久以后,记者采访王一男,“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神奇的晶格频率的?”

    所有的官方版本里面,王一男都是这样回答的,“华国有一本《易经》你知道吗,使用六十四种卦象,就能衍生出世间万物,这就提示我,任何结构,都有内在本质的规律,于是我就想到了,对于晶格来说,这种规律是什么”。

    但实际上,王一男在当时想到的,是那个著名的红白机上,3到30条命的密码,“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像不像某种音乐的节拍?

    还有无数三流玄幻小说里面都这么写,当你去地宫探险的时候,只要踩对了步点,机关就不会触发,天堑变通途啊。

    “w-l pair”就像地宫探险的勇士,对它们来说,晶格结构就是一座巨大的迷宫,而晶格频率就是这座迷宫的密码,当“w-l pair”的本征频率和晶格频率满足某个特定公式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一旦温度降低到临界温度以下,热运动造成的扰动可以忽略的时候,电子们就开始成双成对,在神奇的晶格结构中自由穿梭,毫无阻拦。

    这,就是超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