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八十章 余氏搅屎棍

时间:2017-11-12作者:哥德尔系统

    看起来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虽然王一男的跑鞋准备的稍微慢了点,不过有哥德尔系统这个作弊器的存在,就算先让太阳国、程潜和托马斯他们跑个一二十米又如何?何况经过两周紧张的工作后,王一男在浩如烟海的中间数据中,也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种类型电子对的存在,似乎是目前所有文献都没有报道过的”,王一男说,“从模拟的数据来看,哥德尔系统选择这样的晶格构型,就是为了产生这样的电子配对”,李文静点点头,“也就是说,这种没有报道过的电子对,似乎就是产生超导效应的关键,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看起来我们发现了某种了不得的东西啊”,“w-lpair,王-李对”,王一男给它取了个名字,“这个名字听起来蛮酷的”。这种独特电子对的发现,给整个项目组打了一针兴奋剂,小楼里整天灯火通明,看起来,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不过一般在这种时候,总要出现点意料之外的情况,要不然,就不叫小说了。果然,这天上午,王一男接到了张琪的电话,“我们有麻烦了”,王一男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不会又没钱了吧,我们最近没什么大的开销啊”。“当然不是钱的问题,比那个麻烦多了,你在公司吗”,“在的”,“那你等我一下,我跟邓若烟一会就到”,刚说完,张琪就挂掉了电话。最讨厌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了,王一男也没心思继续工作,他泡了杯咖啡,坐在会议室的沙发上,张琪跟邓若烟一起来,看起来这个麻烦应该跟收购凌阳厂的案子有关系。不过这种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厂子,王一男他们要是不出手,眼瞅着分分钟就会倒闭,会能有什么麻烦呢,王一男怎么也想不明白。张琪他们来的很快,王一男的咖啡还没喝完呢,白色的dlx就开进了公司大门,张琪脸色铁青的从车上下来,邓若烟跟他一块走进公司,脸色也好不到哪去。“真是中了邪了”,张琪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本来一切都很顺利,部里面已经点了头,跟地方国资委,还有凌阳厂的谈判已经进行了好几轮,大的条款都已经达成一致”,张琪说,“除了员工持股和国资委持股的比例,以及管理层的奖励计划还没最后确定,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本来预期这周就可以签订协议了”,邓若烟补充到,“结果突然冒出一个合资公司,号称是bb(欧罗巴最大的航空企业之一,在航发领域非常牛x)投资的,你知道bb是航发的大牛,然看上了凌阳厂”,张琪气哼哼的说,“要是普通的合资企业也就罢了,这家公司号称可以拿出一部分最新的航发技术投入,说粉末冶金,齿轮传动等等,你知道华国先天性的心脏病,航空发动机落后别人三十年都不止,这些技术简直是无法抵抗的诱惑啊”,“而且他们提出的条件跟我们一样,甚至更好”,“据说在上层,他们也有背景非常深厚的支持者”。“所以现在我们这次志在必得的收购,变成一场拉锯战和持久战了”,邓若烟最后补充道。虽然早就有了思想准备,王一男还是没想到麻烦来的这么快,这么猛。关键问题是这个竞争者出来的也太突兀了,按道理,以凌阳厂的现状,如果仅仅从商业角度考虑,那肯定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对象。而且以欧盟唯大米国马首是瞻的尿性,指望他们学雷锋,为华国带来先进的航发技术,还不如指望老母猪上树更靠谱一些。从这个意料之外的竞争对手身上,王一男闻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看起来,是被人盯上了啊。“这家公司叫什么名字?”王一男问,“叫做lgb科技有限公司”,邓若烟回答,“有没有调查过这家公司,他们国内的合作方是谁”,王一男接着问到,“确认是欧罗巴的bb投资的,公司成立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国内合作方目前只知道很有来头,还在让钱中华帮忙调查”,张琪回答。“我怎么感觉是冲着我们来的呢”,王一男有点郁闷了,怎么我们就这么拉仇恨吗。“我跟张琪讨论过了,针对我们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这种事情吃力不讨好,一般没有深仇大恨,不会这么干”,邓若烟说,“话说,你这是跟谁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啊”。“你看我这人畜无害的样子,咋可能呢,我连路上的蚂蚁都不忍心踩死好吧”,王一男也很冤枉啊,“不会是上次周慧的那个追求者吧,叫做什么来着,赵公子对吧”,邓若烟的消息,那是一贯的灵通。“就那个富二代,应该没那么大胆量”,王一男不觉得赵有极赵公子能干出这么有种的事,说话间,张琪的电话响了,“是钱中华,应该调查有了结果”,张琪拿起电话,“是我,调查有结果了?”“嗯,什么?你确信?”“好的,我明白了,我跟他们说”,张琪放下电话,一脸的苦笑,“lgb科技有限公司国内的合作方查到了,这个人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张琪看了看邓若烟,”是余光为“。果然是他,王一男听到这个名字没有感觉到一点意外,自从钱中华跟他说了余光为,他和邓若烟的纠葛之后,王一男就感觉在暗处总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自己,现在这个暗处的敌人跳了出来,王一男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有对手,甚至有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你的对手,你的敌人在哪里,那样的话,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王一男不感觉意外,可邓若烟一下子就炸了,”余光为,怎么会是他“,”他明明知道是我的项目,然还跟我来这一出,不行,我打电话问他“,说完,邓若烟拿着电话冲了出去。王一男和张琪面面相觑,大姐,你当是小孩过家家啊,商场如战场的道理,你大小姐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能不明白?王一男想了想,对张琪说,“你觉得余光为有机会联系到bb吗?”,张琪摇摇头,“一个普普通通的二代而已,要是就这么能找上bb,那bb也太廉价了”,“那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bb找到的余光为,这样分析,收购凌阳厂的事情,应该不是余光为主动为之”,王一男说,“收购凌阳厂应该是bb给余光为下的命令,甚至这个合资公司的成立,就是为了收购凌阳厂”,张琪说,“甚至不一定是真的要收购凌阳厂,只要给我们增添一个竞争对手,这样谈判就会拖得很久,到最后,他们来一句由于公司董事会不同意云云,收购取消,就只剩下我们自己哭死了”,王一男觉得甚至可以用最大的恶意来揣摩对手。“问题是,我们跟bb有仇?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付我们”,张琪问。“bb的总部在汉斯国,那里也是守护者联盟的总部,我觉得这不是巧合”,王一男说,“你怀疑,bb是受到守护者联盟的指使?”张琪说,“甚至bb本身也有可能是被守护者联盟控制的,上次从我们这里弄走了超导材料,这么久时间没动静,我就觉得这帮孙子没那么容易消停”,王一男说,凡事往最坏的可能去考虑,准没错,“十之**,就是他们干的”。这时候,邓若烟从外面走了进来,眼睛红红的,看起来有过一场不愉快的对话,“怎么样”,张琪看了一眼王一男,得,总是有人要问的,我来当这个恶人吧。“这个王八蛋跟我打官腔,说他们看好这个企业啊,外方对这次投资寄予了很大热情。。。”,“我呸,还说不知道我们也在投这个项目,早知道的话肯定不跟我抢了,满嘴没一句真话”。当然,余光为还有些话,邓若烟打死也不会复述出来的,“你要是嫁给我,咱们就是一家人啦,项目给谁不都一样?”,“还没过门就帮你们家王一男理财了嘛,大家各凭本事,谁抢到就是谁的”。声讨和谩骂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邓若烟在发泄了一通不满之后,也陷入了沉默。时间现在是最关键的因素,余光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做一根光荣的搅屎棍,只要把凌阳厂的问题,拖成招投标决定,甚至就算是研究讨论决定,他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三五个月之后,先不说王一男他们是不是能拿得下合同,就算最后拿下了合同,损失的时间可再也找不回来了。而且,你还没法指责部里面,地方国资委做的不对,有这么好的条件,甚至有引进bb先进航发技术的可能性,你们然不谈,直接就选择一家国内的关系公司,这不是公然的**和暗箱操作是什么?到时候余光为一状告上去,就算邓若烟那么硬的脖子,那也得喝一壶。“怎么办,难道真的被这根搅屎棍给难住了?”张琪有点郁闷了,“时间拖的久,对凌阳厂是不利的,他们的资金会出问题,甚至发工资都会有困难,能不能从这个角度,给上面施加压力?”,邓若烟提议。“可以试一试,不过我觉得作用不大,我要是余光为,反正就是搅屎棍,也不在乎成本,我就提议双方交保证金,每家来个五百万软妹币的保证金直接给凌阳厂,够发好久的工资了”,王一男说,“我靠,你丫够狠”,张琪说,“不过这帮孙子,还真有可能这么干”,“反正着急的是我们,不是他们”。“难道真的没办法了”,邓若烟心说,本姑娘跟王一男第一次合作出手,就被人怼回来,这也太郁闷了吧。”当然不是,这帮老外毕竟不是华国人,没法体会到咱们文化的博大精深“,王一男说,”让我教育教育他们,要知道,决定战争胜败的核心因素,只能是,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