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十七章 凌阳厂的未来

时间:2017-11-11作者:哥德尔系统

    年轻人总是在歌声中忘记了烦恼,一行人闹腾到一点多钟才消停下来,王一男也忍不住上去嚎了两首,当然,他发挥的很不错,因为没把别人吓跑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卡拉k结束的时候,杨胖子主动要送路婷回家,而路婷虽然看了两眼王一男,还是没有拒绝,这就是一个好的开端啊,虽然杨胖子得瑟了一点,爱吹牛了一点,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挺不错的好孩子,王一男心想。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王一男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在家里过着猪一样的日子,其实,有时候想想猪的一生,99%的时光都是很幸福的,能吃能睡还没人管你要干什么,更没人在意你脏不脏,在意你的形象,最多也就是去屠宰场的那%的时间不那么愉快而已。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棉花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所以没有市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之类的规定,快到午夜十二点,爆竹声响彻整个棉花市,不同种类的烟花,从不同的地方,你追我赶的直冲云霄,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出美丽的图案,或者天女散花,或者流星赶月,当然最多的,还是一朵朵烟花爆炸开来,形成火焰的花朵,在夜空中盛开。王一男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新的一年,是我们一起走向辉煌的一年,加油!“,群发给所有公司员工,当然,回复就各种各样了,”下一个目标是哪里?“,一看就是陈子豪的,”老板,钙加锌啦“,这肯定是孙伟的,”我们的富豪梦,就看你的啦“,这肯定是张琪嘛,”咋在你身上就看不出一点辉煌的迹象呢“,这种泼冷水的,只有李文静啦。当然,王一男也没忘了“其他人”,“新的一年,愿你心想事成,拥有一个如梦的未来”,如梦如烟,这肯定是发给邓若烟的。“新的一年,变化的是人世,不变的是星空,还有你的容颜”,我靠,真够肉麻的,也亏这小子写得出来,发给谁就不用我说啦。回复来的很快,“你也一样,都拥有如梦的未来吧”,好含蓄的邓若烟。“马屁拍的不错,明年姐姐带你继续拍戏哈”,不用看,这肯定是周慧啦。有一搭没一搭的用威信聊着天,王一男时不时还陪着父母和妹妹看两眼春节联欢晚会,虽然看着一帮演员卖力的展示着自己,指望能博得观众一笑,王一男还是觉得他们简直傻透了。不过没办法,架不住父母喜欢啊,王一男努力降低自己大脑的频率,跟父母一起哈哈大笑。在爆竹声达到最**的时候,新年钟声敲响了,过去的一年是那么波澜壮阔,精彩纷呈。不过,都过去了对吗,从现在开始,更精彩的一年,更精彩的篇章就要拉开大幕,我们的征程,一定是星辰大海。王一男他们家是从魔都搬过来的,在棉花市没什么亲戚,按照这边的风俗,直到大年初三都是去亲戚家拜年的时候,王一男就趁这几天,天天睡到自然醒。王一男猪一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初四中午,邓卫国找了过来,“赶紧赶紧,去我家吃饭吧,我老爸找你聊聊“。”也不知道他中了什么邪,居然相信你小子真的有办法帮到他“,邓卫国抱怨道。”那是你老爸比你有眼光,早就看出来我骨骼精奇,以后要拯救世界的“,王一男毫不谦虚的说,邓卫国也毫不犹豫的送给王一男一根中指,”滚粗“。在邓卫国家简单吃了点,邓卫国的老爸,邓建设,也是凌阳厂的d委书记把王一男叫到书房,关上房门,书房里只有邓卫国父子和王一男三个人,”说吧,你对凌阳厂有什么想法”,到底是几十年的老革命了,这句话一出来,气场就把王一男给震的不要不要的。要说一年前,王一男只是一个在自己的实验室小打小闹的科技宅男,那一定被邓建设吃的死死的。不过这一年来,王一男也不是吃素的,见多识广,红衣主教,钱中华,还有钱老邓老,哪一个不是气势非凡的人物,就邓建设这个厂d委书记,还真不够看的。“这话我不爱听了,我对凌阳厂能有啥想法,反正你们也就这样了,过个半年一年的,有没有这个厂还两说呢”,王一男说,“这跟我有没有想法,可是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王一男摆出一副别以为我有求于你,是你自己要挂跟我没关系的姿态,反正缺了凌阳还有一堆二线厂子,大不了用二线厂子,再来解体后的凌阳厂挖点人呗,估计这么算,成本还能更低一点。被拿捏到痛处,邓建设也硬不起来了,本来凌阳厂就像是待宰的羔羊,好容易碰到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心狠手辣的屠夫,还能真把他赶走了不成?看到邓建设服软,王一男连忙抛出一个甜枣,“凌阳厂的生产设备和训练有素的工人,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有价值的”,“对于未来的出路,凌阳厂方面有些什么考虑呢”,王一男问,“目前主要有两个不同的意见”,邓建设老老实实的回答,“一个是管理层b,主要是凌阳厂的现任厂长和几个高层管理人员极力鼓吹的方案,不过他们给出的b价格太低了,不要说上级部门,就算我都觉得不能接受”,“另外一个就是直接卖给外资,目前有好几家外资集团表示了很明确的意向,报价也比较有诚意,所以上级和我们管理层的其他人都比较倾向于第二个意见”。“然后你们就跟好几家外资集团一起谈判,时间拖得很长,然后你们厂由于前途不定,人心惶惶,业务进一步萎缩,再往后现金流也开始紧张,然后突然好几家外资就退出了,只剩下唯一的一家“,”这时候时间已经很紧迫了,唯一剩下的一家开始翻脸,提出种种追加的苛刻条件,迫于时间和资金的双重压力,你们只得一退再退,之后白菜价卖给唯一的一家外国公司“,”这种套路太业余了“,王一男说,邓建设目瞪口呆,良久,他的脸上露出苦笑,”这种业余的套路,我们多半也是会上当的”。“你们请过专业的资产评估公司对公司进行资产评估没有”,王一男问,“评估过,厂房,土地是最值钱的部分,设备折旧的厉害,工人还有一些债务什么的,减值不少”,邓建设说,“最后估值五千多万软妹币吧”。王一男心说这个资产评估公司不是被外资收买了,就是跟管理层有猫腻,这么牛的一个可以生产航空发动机的厂子,你给我估值五千万,你咋不上天呢。不过现在王一男小小也是个资本家了,估值越低对容与公司越有利,他还不至于圣母到跳出来说你们这个估值太低,应该多少多少云云,那也太傻了,只要落在俺手里,能更好的为华国做贡献就行,这些细节,咱们就别纠结了吧。邓建设补充道,“就这个估值,主张管理层b的厂长一帮人,还有外资集团都嫌高,他们说安排厂里面两千多人的就业就是个大问题,还有债务什么的,反正按照他们的算法,这厂子就值不了几个钱”。王一男都快被气乐了,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那你的想法呢,还有部里面的想法”,王一男问。“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不能让厂子被这帮人给败了,部里面已经被带节奏了,觉得这个厂子已经是个包袱,恨不得立刻把它扔出去”,邓建设说。“我有个想法”,王一男说,“你说”,邓建设有点郁闷,貌似谈了半天,全是我在说说说,王一男这个半大小子,表现的老谋深算,反而我这个多年的政工干部,像个雏一样啥都说了,所以谈判不是技巧决定的,是底牌决定的,口袋里面一堆大小王,谁都可以出去大杀四方啊。“你们的那个资产评估报告,我认”,王一男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分分钟已经把b派和外资集团三振出局了,你们要谈可以,先承认这个资产评估报告再说。“但是不能我们直接出钱把凌阳厂买下来,那样的话,肯定不是最佳方案,我想部里面也不缺这点钱对不,更重要的是,要为厂里面的两千多工人找到更好的前途,这才是我们一切方案的核心点”,王一男说,自己感觉身上神圣光环开始爆表。“不直接买下来,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也是我最害怕的,我们买了下来,做好了,一定会有人翻旧帐,说怎么这么便宜就卖掉啦,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什么的”,王一男摆摆手,制止了邓建设想说什么的举动,“你不要辩解,我相信你不会,但是你能担保别人不会吗,就算别人不针对我,那也一定会有人针对你“,王一男说,在钱中华和张琪的潜移默化下,王一男对这些事情,也不算是一无所知了。”所以我会拉上帝都老邓家闺女的公司,和我的公司一起投资,凌阳厂的估值一部分应该归属于员工的股份,另外一部分还属于部里面,也就是国资委的股份“,王一男说,”当然,现在那些bb要b的所谓管理层,我一个不要,投资之前,你们打扫干净了,请他们走人“,”大家谈一个合适的股权分配比例,钱,我们出大头,股份我们也要占大头,核心技术,我们会拿出一部分入股,总能谈成一个大家都满意的方案的,这样,就算有人想翻旧帐,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脖子是不是够硬”。看着侃侃而谈的王一男,邓建设一瞬间竟有些恍惚,眼前这个指点江山,随口就决定几千人大厂前途的年轻人,真的是那个小时候光着屁股跟邓卫国玩泥巴的隔壁老王家的小子吗。老了,老了,邓建设感慨,看着边上跟自己一样目瞪口呆的邓卫国,老书记心想,未来是年轻人的世界了,就让我扶上马,送他们一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