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月之影面 第七十四章 再回蜀都

时间:2017-11-07作者:哥德尔系统

    晃一晃仿佛被斧子劈开一样的脑袋,王一男又是被临近中午的阳光晒醒,咦,我怎么说又呢,让我想想。。。

    好吧,同样是那一间很小很整洁的客房,同样的头昏脑胀,王一男又想起了半年前那次喝醉酒的经历,看来以后酒还是要少喝。洗把脸走出门口,打了一套太极拳活动活动筋骨,这次可没有邓若烟在旁边鼓掌,钱中华在一边试招了。

    因为我们这位会所的女主人也喝了不少,估计现在也还在躺着呢。王一男没等她,跟服务员说了一声就告辞了,今天安排的事情还多着呢,虽然公司已经放假,员工们都陆陆续续回家了。王一男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没做,这也是年前最后一项工作了吧。

    王一男匆匆赶到机场,买了一张最近时间飞往蜀都的机票,116所的杨总师还在等着他呢,王一男昨天就给他打了电话,约好今天王一男去116所跟杨总师聊聊。

    在帮助位于东北重镇的某霍伊改进中四的气动和飞控系统设计中,王一男他们苦于数据不足,采用了抛弃了现有的数据,直接从零开始训练,反而获得良好效果之后,王一男就一直惦记着跟杨总师讨论一下,在116所的四代隐身战机中,如果同样采用哥鲲鹏2.0的训练方法,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但是跟还停留在纸面上某霍伊的中四不同的是,116所的四代隐身战机已经被证明是相当成功的设计了,要知道,否定一个成功设计,那是需要极大勇气的,王一男扪心自问,要是自己面临同样的局面,一定会很为难的。所以,王一男没有在电话里面说这件事,只是告诉杨总师,自己要回家过年,正好经过蜀都,有时间聊聊。

    由于是临时订的航班,王一男没让116所派人来接自己。飞机在机场落地之后,他叫了一辆哒哒快车,自己来到位于蜀都市区的116所,刷脸走进116所的大门(王一男在116所的知名度那可不是盖的),对116所,王一男也算是熟门熟路了,一转弯,杨总师就在门口的十号战机模型那里等着。

    阳光下,十号战机的模型显得格外漂亮,这可是116所甚至是整个华国航空工业的骄傲,也是116所的立家之本,当年在一穷二白,空军还在靠二代战机苦苦支撑,守护华国天空的时候,正是116所的宋老总师力排众议,用一个有机玻璃做的模型和当时最先进,让人耳目一新的能量机动空战理论打动了参加研讨会的有关专家,开创了十号工程这个华国自主研发的奠基工程。

    也正是宋老总师,在霍伊二七进入华国,展现出远超二代机性能的时候,能够自信的说出,“我们的十号,在某些方面是优于霍伊二七的”。因为有了他的自信,以及空军老将军的支持,在部队一片,“要二七,要更多的二七”的呼声中,保留了十号工程这块自主研发的一片天地。

    他也没有食言,在十号战机跟霍伊二七的多次对抗中,自主的十号战机不落下风,反而经常取得2:0,4:0的压倒性战绩。

    杨总师迎了过来,“一男啊,有空来我们这里考察,怎么不早点来,眼瞅着就过年,好多同事都回家了,没办法好好招待你”。

    “你太客气啦,我主要是回家,顺路来你这儿转转的”,王一男说。

    “有啥为难的事情,你就说吧”,杨总师说,

    王一男就郁闷了,怎么这年头都学过读心术吗,为啥我还没说话,就能猜得到有为难的事呢,还是我太耿直了?

    ”是有一桩为难的事,不过不是我为难,是怕你为难,不知道该不该讲“,王一男说,

    ”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咱俩谁跟谁啊,再说了,我有啥为难的,大不了就当没听到就是“,

    王一男一想也是,看来还是我想多了,”你还记得某霍伊的g老嘛,他不是找我们帮他们改进自研中四的气动和飞控系统嘛“,

    ”是啊,这是我知道,进展怎么样,方便说吗“,杨总师回答。

    ”对你没什么好保密的,效果不仅仅是好,而是非常好“,王一男说,”相对你们来说,他们的测试和试飞非常少,测试的数据和超级计算机模拟的数据加起来还不到你们数据量的十分之一“。

    ”这样用于训练的样本数量应该不足吧“,杨总师显然看到了问题的关键。

    ”是的,就是因为样本极度不足,我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参考了最新米歌关于狗蛋的论文,只是输入基本的物理学特别是空气动力学的规则,然后进行零样本训练“,

    ”等等,你是说你们完全没有使用任何人工模拟或者测试的数据“,杨总师显然有点晕。

    ”是的,我们让哥鲲鹏自己从零开始学习飞行,从试错中慢慢的学会自如的飞行“,

    ”结果怎么样“,杨总师问到,

    ”非常好,甚至比有样本还要好,哥鲲鹏最后得到建议的最优常规布局气动方案,非常类似米国的yf23验证机,这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种零样本训练的可行性“。

    ”所以你来找我,是因为你觉得如果采用你们最新的零样本训练方法,再次对我们的四代隐形战机进行模拟训练的话,也有可能会有更好的结果“,杨总师立刻想到了王一男来的目的。

    ”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你们跟某霍伊不一样,某霍伊的中四仅仅是一个原型,所以进行飞控系统的修改,甚至气动外形的修改,牵涉的问题要简单的多,而你们的四代隐形战斗机已经通过第一阶段的验收,是一个相对成熟的系统了“,王一男说,

    ”仅仅是修改飞控代码还好,万一哥鲲鹏提出修改气动外形的意见,那对你们可能就是非常为难的事情了“。

    杨总师明白了王一男的顾虑所在,他沉思良久,对王一男说,”你跟我来“,

    杨总师带着王一男绕到十号战机模型的后面,发动机舱的部位,杨总师指着十号战机后部的发动机舱,对王一男说,”刚开始的时候,十号预定使用的是国产的ws-6发动机,所以整个发动机舱都是按照ws-6设计的“,

    ”但是后来,由于国内基础工业的缺乏,造成ws-6不断的延期,甚至有可能被取消,我们面临无发动机可用的问题,当时正好国内引进了霍伊二七,他的三姨夫发动机很不错。于是不得已,我们选择了毛熊的三姨夫发动机作为替代,三姨夫装上来试飞之后一切正常,但是相对原定的ws-6,三姨夫要更长更细,原型机只是简单的将机身加长”,

    “原型机试飞完成之后,我们就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维持机身加长的方案,会造成空间浪费,和一定的性能损失”,

    “但是很稳妥”,

    “另外一个方案,就是按照新的三姨夫的发动机外形,进行修型,甚至会重新配重,重新吹风洞,优点是性能最佳,缺点是会有风险,还有就是进度会延期”。

    “我的前任,宋老总师,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我不想留下遗憾”。

    杨总师指着十号模型后部,修长而显得格外美丽的发动机舱说,“这就是宋总师的回答,也是我们116所的精神,不留遗憾”。

    王一男的眼里不知不觉的含满了泪水,在116所四代隐形战机试飞成功之后不久,宋总师就撒手人寰了,不过他所倡导的不留遗憾的精神,在眼前的杨总师和那些不起眼的116所工程师身上,传承了下来。

    这也就难怪在资源和重视程度都远远不及某霍伊的情况下,116所能抢下十号项目,更在四代隐形战机的竞争中远远把某霍伊抛在后面。想起至今犹豫不决的某霍伊,王一男暗暗叹了口气,他们的考题,比116所要简单十倍以上,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来到杨总师的办公室,王一男跟杨总师,还有几位没回家的工程师一起商量了针对116所隐身四代机的哥鲲鹏2.0方案,大家约定116所提前准备好隐身四代最新的气动外形和发动机动力参数曲线,春节放假回来之后立刻交给容与公司进行无样本的神经网络训练。

    具体改进方案等到神经网络训练结果出来之后再商量,不过显然,杨总师跟116所已经做好了大修型的准备。

    忙完之后,王一男心说总算把这一年的工作画上句号了,走了一个后门,王一男跟116所借了一辆军牌的帝都吉普,虽然开起来不那么舒适,不过够大够酷,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王一男没法把平治开回来,总要弄个吉普装装门面吧。

    王一男老家所在的城市棉花市,离蜀都不过一百多公里的路程,王一男一路狂奔,总算在天烟之前回到位于棉花市郊区的某研究所。

    夕阳下,位于一座小山下的研究所披上一身美丽的霞光,有几十年历史的研究所大门,已经有一点破败了,跟王一男两年前离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王一男想起当年被n大录取之后,从学校骑车回来,一路高歌,一路狂奔,仿佛就是昨天一样。

    王一男打开车窗,让寒冷冬天的晚风吹乱自己的头发,“我王汉山又回来啦!”
小说推荐